您当前的位置:中国星空时尚网资讯新闻正文

战火四千金分集剧情详细介绍第20集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9-01-13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何晟铭

  南天联络站里的贾老板因为脚受了伤就让南天负责送一些字条口信之类的东西到其他的联络站里面,南天监视到了北平地下党电台的直接联络人赵七,他让手下人先监视着,然后再分区停电,找到电台的位置。

  南天再跟贾老板说话的时候得知上次停电把他们的电台给烧坏了,南天说自己是邮电大学毕业的,学的是电子机械或许可以吧电台给修好。南天在修电台的时候侧面打听到了共产党在敌公布还有一个合法的电台,平时不常用,只是在必要的时候给根据地直接发报。他要手下人严查有备案的商业电台,然后多区停电,非要查出共产党的地下电台。

  汤局长跟胡处长去看望墨玉,汤局长说了日本人这几天都快把他给折腾疯了,非要挖出全北平的地下电台。李杰克跟汤局长一起合作炒股,他告诉汤局长说可以利用电台炒股,李杰克屋子里面放了一个电台,和贺英良去看了李杰克是怎么用电台炒股的。墨玉告诉了李杰克说日本人下了大力气要查清楚他们所有的电台,李杰克知道了之后赶紧告诉了地下党的人。

  和贺英良已经开始怀疑起了李杰克,他说要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李杰克确实是一个可怕的对手,他现在要静静的等待着自己的对手出错。赵七他们联络站的电台出了故障,让南天修理的时候他偷偷抄下了电台的主板型号和线路板型号,他告诉和贺英良说这是组装的,按照他的猜想这是在北平采买然后组装的,和贺英良听后说他做得很好。

  和贺英良让手下去查清楚北平的电料行,看看有什么人买过这样的东西,能查到共产党的下落。日本人抓住了电料行的老板德国人黑森先生,问出了一些的情况,李杰克也知道了这件事情,他告诉了赵七说他们内部已经出现了内鬼,这个人是懂得电台的工作和电台原件的人,他让地下党的通知好好调查一下,看看最近是不是有什么新人。

  和贺英良查出了黑森跟李杰克有生意上的往来,他说现在还不能搜查李杰克,让黑森把德国原厂的电台型号找出来,看看是不是跟南天提供的一样,要是一样的话李杰克的嫌疑就无法洗清了,到时候看看他还有什么花样。

  李杰克告诉墨玉说经过一年的工作墨玉已经成熟了很多,但是她们内部已经出现内鬼,这次自己恐怕是要暴露了,不顺利的话自己很快就会被抓住,顺利的话自己还能转移。随后李杰克交代墨玉说如果自己出现了什么状况让墨玉立刻进入潜伏状态,不让她主动去搜集情报和传递情报,日过日本人拷问墨玉就让墨玉坚定的说跟自己没有关系,就只是世交。直到又一个老道的暗号跟墨玉联系才能让墨玉结束潜伏状态。

  墨玉听后说害怕自己一个人做不到,他害怕以后就再也不能跟李杰克见面,她害怕自己犯错,害怕自己挑不下这么重的担子。李杰克要墨玉坚强起来,不管自己是不是牺牲了都让墨玉好好地执行任务,因为他们身后有自己的同志跟党,墨玉哭着说不让李杰克死,他紧紧地抱住了李杰克。(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红玉在医院里醒了过来,她告诉大家说自己很好,不让大家担心,陈博大说这次真的把自己给吓得不轻,都担心死她们四个了。日军发动了全面的侵华战争,陈博大痛心疾首地说他感到日本人使用的每颗子弹上面都刻有自己的名字,他陷入了内心巨大的痛苦之中。但是他也采取了一些力所能及的抵抗方法。

  陈博大借口高炉故障就做出了停产的决定,以减轻自己内心的负罪感,此举惹怒了渡边雄一,他警告陈博大。陈博大听后恼怒了起来,他告诉渡边雄一说要是惹急了他,自己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陈博大回家之后跟青玉商量说既然冶铁所是重要的战略设施,绝不能落到日本人手里,实在不行自己就毁了他。

  北平由于打仗所有的铁路都被日军封死了,红玉在医院里一直等着药品,墨玉找到了李杰克,想让他帮忙弄一些药品。和贺英良到陈家说自己找到了给红玉动手术的药品,大家都高兴得不行,谁知道这是和贺英良的阴谋,他想借此把红玉控制住在医院里面,趁机牵制住陈博大不让他狗急跳墙鱼死网破。

  红玉在医院做手术的时候没想到电力系统被日军给炸坏了,大家都焦急担心的不行,墨玉更是心急如焚,她跑到了电力公司,要电力公司了的人带着发电机去医院发电。起初她挟持了一名人质,到后来说了红玉的遭遇苦的不成样子,苦苦的哀求。电力公司的人最后给医院发了电,红玉的手术也完成的很顺利。

  日军为了防止陈博大破坏冶铁所,就派兵守在冶铁所门口对来上班的工人们进行搜身,渡边雄一来叫陈博大去给工人们开会,陈博大不愿意当日本人的走狗和汉奸,他感觉十分的耻辱,回到家之后让青玉赶紧给联络站的人联系。

  渡边雄一给陈博大下命令说前方战事紧张,冶铁所必须要扩大生产,这是上面的命令,他让陈博大新建一座高炉扩大生产。墨玉在家里面又跟陈博大吵了起来,起的陈博大气的不行,墨玉离家出走住在了和贺英良安排的地方。

  联络站的人找到了青玉,给了她一份图纸,让陈博大看看图纸上画的冶铁所有没有什么错误。陈博大看了那份图纸之后在图纸上标注出来了重点的地方。联络站的人拿到了图纸之后要炸毁冶铁所的冷却站,他们在执行计划的时候被看守的日军发现了,壮烈牺牲。

  陈博大第二天看到了一具具尸体之后更加激起了内心的抵抗情绪,他找到了宋先生两个人商量了一番下一步的计划。陈博大去医院看红玉,墨玉跟父亲也说了一些话,陈博大想要跟墨玉解开她心中的心结,他告诉墨玉说让他们姐妹四个人跟着自己回趟老家。(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墨玉说自己不回去,随后自己又赌气的走了。第二天墨玉回家之后发现父亲带着其它姐妹回了老家祭祖,王嫂告诉墨玉说他回来的要是再早一点就能赶上了。渡边雄一知道了陈博大去祭祖了之后猜想陈博大肯定是准备在冶铁所又什么行动,就增加了冶铁所的守备和巡逻的兵力。

  陈博大因为与和贺广同是世交,所以他想把冷玉许配给和贺英良,但是和贺英良没有答应,冷玉知道了之后伤心的不行。和贺英良给冷雨说了自己内心的想法,现在日本正在和中国打仗,时局有变,在这个时候他自己跟冷玉结了婚就等于说把冷玉拉进了火坑。冷玉听后跟和贺英良当着大家的面商量说等战争结束之后,两国交好他们俩就结婚。

  和贺英良回去之后立刻就像是换了一个人,他要等着看陈博大下一步会有什么动作,他揣测着陈博大的计划。

  就在和贺英良极力揣测陈博大心思的时候,北平一群热血青年自发组成了地下锄奸组织开始行动了,一时间北平锄奸团的消息震动了当局。谁也想不到的是,北平锄奸团的活动最终和陈博大的命运联系在一起,演化成一场悲剧,而这悲剧的始作俑者正是他的未婚女婿和贺英良。

  和贺英良已经怀疑到了北平锄奸团的暗杀活动跟张越有关,就是张局长的儿子,北京协和医院的大夫,红玉的主治大夫。宋先生去医院找到了张越,告诉张越说上峰戴局长已经同意他加入复兴社。

  陈博大收到了宋先生的行动计划,自己心里面一计划的十分精确。和贺英良把第二天陈博大要来看墨玉的消息告诉了墨玉,同时张越也知道了,和贺英良也想出了陈博大这个隐患,安排好了下手的人。

  陈博大趁着机组室里面没人的时候做了些手脚,从而导致电厂停电,高炉里出现故障,从而破坏冶铁所。他做完这一切之后跟着冷玉在冶铁所附近的空地上观察者冶铁所的情况。

  在石景山冶铁所的火光与爆炸声中,陈博大苦心经营一生的心血化为灰烬,他知道日本人不会放过他,他心里面已经报了必死的决心,他决定去接回墨玉给墨玉讲明一切。和贺英良猜想这一切都是陈博大做的,只有他能把冶铁所的一切联系的这么紧密,而负责的渡边雄一也别炸死了,他下决心要在今天晚上除掉陈博大以解心头之恨。

  陈博大晚上坐车去接墨玉的时候在半路上被一身锄奸团打扮的和贺英良给杀害了,和贺英良在地上撒了一把传单之后赶紧骑着自行车走了。这时候和贺广同看到了儿子,随后他又看到了陈博大的尸体,顿时心中知道了凶手是自己的儿子。

  墨玉接到了自己父亲出事的消息之后赶紧跑了出来,她看到了自己父亲在车里面的遗体之后撕心裂肺的哭了起来,她接受不了自己父亲遇害的这个事实。警察局的人检验了陈博大的尸体之后青玉要了自己父亲身体里的一颗子弹,宋先生看了之后说那不是他们的子弹,是日本人干的,想栽赃嫁祸于他们。(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警局的人断定陈博大的死是蓄意伤害,墨玉因为过分的伤心精神上出了些问题,青玉抱着墨玉哭了起来。墨玉看大家都在哭才想起了自己的父亲已经去世了,她后悔的不行十分的自责,认为都是自己的任性才惹了这么大的祸。

  墨玉精神失常仿佛看到了自己的父亲,她出来了之后自己的父亲又不见了,墨玉看到了家里面的灵堂之后还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庆王爷在陈家打理着陈博大的后事,墨玉因为情绪不稳定睡不着觉,和贺英良给墨玉请来了医生到家里面来给墨玉治病。大夫说墨玉是因为强烈的刺激而产生的阶段性的失意,从而产生的幻听幻视,如果不住院就只能使用镇静剂,但是对病人的副作用很大。

  红玉还在医院里面治疗着,青玉去医院告诉红玉说让她这段时间好好照顾好自己,家里面出了些事情。在红玉的追问下她得知父亲死了,被人杀害了,她撕心裂肺的哭了起来。

  庆王爷安排好了陈博大下葬的事宜,陈家姐妹三个人决定带着墨玉一起去,但是庆王爷担心墨玉太难控制害怕出现状况。庆王爷端着药去喂墨玉吃药,墨玉不吃药又疯了起来,庆王爷一气之下打了墨玉,墨玉清醒了过来。

  安葬了陈博大之后青玉带着墨玉去了自己的家乡,她转告了墨玉父亲说过的话。墨玉决定自己不走了,她想给自己的父亲报仇。和贺英良想调查清楚张越的事情,他想利用墨玉打入张越的圈子,调查出来张越的组织到底是干什么的,或许复兴社的人还可能干掉墨玉。

  墨玉去了警局问了自己父亲的案子有没有什么线索,警局的人说这是保密的行为,让墨玉安心的在家里等待,还说案子已经移交到更高一级的机关负责审查了。墨玉说他实在是不想再等了,还想协助警察破案,这时候黄副局长带着特别处的沈处长过来了,他告诉墨玉说陈博大的案子现在是沈处长正在负责。

  和贺广司在卧病的期间想明白了陈博大的死跟自己的儿子和贺英良有关,他心里面十分的内疚,只有以死谢罪。和贺英良才想到了自己父亲自杀的原因,他为自己的父亲为一个中国人而自杀感到耻辱。和贺广司经过抢救脱离了危险,但是可能成为一个植物人。

  红玉告诉青玉说自己想要出院,她不想再医院再待下去了,她感觉这一切就像是一场梦一样,整天在自己的脑海里面挥之不去。青玉告诉红玉说她年纪还小,有很多的事情一下子跟她说不清楚,等他长大了之后就慢慢的明白了。

  青玉因为要去读大学就告诉墨玉说让她在家里面好好的照顾自己,不能跟大姐顶嘴,还想让墨玉跟她去燕京大学读预科,墨玉说自己不想上学。青玉嘱咐完了所有的事情之后就上路了。(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墨玉等青玉走了之后去跟沈处长见了面,但她不知道自己这样做会为他们家和亲人们带来了血的代价。沈处长告诉告诉了墨玉说他们现在调查案件确实遇到了一些困难,随后他说现在证据指向北平锄奸团的人,但是现在没有充分的证据,想让墨玉跟王允修接触来掌握他们的组织和证据,来将他们一网打尽。

  墨玉认识王允修跟张越,她说这根本就不可能,是不是警局的人误会了,他心里面开始盘算了起来。李杰克无意间看到了墨玉跟一个人在说话,就让地下党的人盯紧墨玉看看她都跟什么人接触。

  在沈处长的利诱下墨玉心里面也开始怀疑张越了,沈处长让她在好好想想。张越去家里面看看墨玉的情况,说话间无意说起了王允修,冷玉想让墨玉跟张越出来外面转转散散心,墨玉说自己哪里都不想去。

  墨玉找到沈处长说自己真的不适合干这个,她害怕坏事到时候再说弄巧成拙。墨玉在医院看到张越在推着红玉散步,她还是不相信张越跟王允修就是凶手,但是还一直躲着王允修跟张越。墨玉想起了沈处长给她说的话,她心里面有波动了起来,情绪十分的不稳定。

  和贺英良知道墨玉暂时没有上钩,他说墨玉还会回来的,因为墨玉没有别的事情,肯定还会想为自己父亲报仇的事情。墨玉找到了沈处长,她下定了决心自己要去监视张越和王允修他们,自己就是想了解真相,来证明不是张越干的。

  墨玉没有事的时候就跟张越圈子里面的人在一起聚会,时不时的跟沈处长汇报一下自己了解到的情况。李杰克派的人打听到了一些线索,他说等下次墨玉再去茶楼跟那个人接头的时候就来报告自己。

  沈处长又跟墨玉接头的时候沈处长告诉墨玉说他父亲是被国民政府的人杀的,是有政府背景的谋杀。墨玉彻底相信了锄奸团就是杀害自己父亲的凶手,她落入了别人给她精心设计的圈套之中。李杰克知道了沈处长的背景,知道了他是日本人派来专门抓抵抗组织的,是个不折不扣的汉奸。

  墨玉把张俊的行踪告诉了沈处长,沈处长在燕京大学已经设下了埋伏,准备把复兴社的人一网打尽。青玉晚上回家了之后跟墨玉在一起吃饭,青玉要回学校,但是墨玉不让青玉走,在青玉的追问下墨玉说出了实情。青玉听到了之后知道了墨玉跟张越在一起既是为了打听他们的情况报告给了警局。

  青玉说墨玉闯下大祸了,杀害父亲的是日本人,因为自己就是这个组织的,这一切都是日本人的嫁祸,墨玉被骗了。随后青玉回到了学校准备通知大家活动取消,她在集会的教学楼里放火来警告大家。

  张越赶紧回到了家里,让仆人把资料都烧掉,自己拿出了枪给日本人展开了抵抗,墨玉在家里面担心起了张越的情况。张越在打光了枪里面的子弹之后毅然跳楼自尽了。(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和贺英良去医院告诉冷玉说青玉出事了,被抓了起来。沈处长抓住了青玉,青玉很镇定地说自己什么都不知道,只不过是在教学楼上面做实验的。和贺光良跟着庆王爷还有李杰克来到了警局,和贺英良猜想到复兴社现在已经被打草惊蛇了,审问青玉应该审问不到什么结果,留着他或许能找到复兴社的线索。

  宋先生找到王允修,告诉他说张越已经为党国捐躯了,王允修听后伤心不已,宋先生告诉王允修说让他赶紧离开北平,还说他们内部已经有了特别处的奸细。王允修听后第一个想到了墨玉。

  青玉被放了出来,庆王爷告诫她们说以后可千万不要再出什么事情了。青玉跟墨玉还有冷玉回到家门口的时候王允修骑着自行车叫了墨玉一声,随后拔出了枪向着墨玉开枪,青玉立刻挡在了墨玉的身前,中了枪。

  墨玉跟冷玉把青玉送到了医院之后有警局的人找到了墨玉让她去警局一趟,说是有事情想要向墨玉了解。青玉交代墨玉说这是她最后一次犯错,不许有下次了,墨玉点了点头。沈处长给墨玉说张越已经被击毙了,现在抓住了很多抵抗组织的人,他想骗着青玉去指认那些她认识的人。

  墨玉看到了自己手上姐姐的鲜血之后想明白了事情的一切来龙去脉,明白了自己怎么样落入了敌人的陷阱里面,怎么样成为了坏人的帮凶,她下定决心这次绝对不能认。墨玉没有指认出一个学生,警局害怕动静太大就把那些学生全都给放了。

  墨玉回到医院之后发现青玉不见了,冷玉和墨玉赶紧去问了医生,医生查了一下说青玉因为抢救无效已经死亡了,尸体应该在停尸房。墨玉去了停尸房之后发现没有了青玉的尸体,医生说那就可能已经拉到焚尸长了。随后墨玉跟冷玉赶紧去了焚尸厂,但是她们姐妹两个人还是没有找到青玉的尸体,墨玉坚信说青玉没有死。

  墨玉回到家里面坐在床上伤心的不行,她仔细想了青玉给自己说过的话,墨玉自言自语地说自己不会再错了,她说青玉说过的每一句话他都牢牢地记在了心里。第二天报纸上登出了墨玉的事情,墨玉告诉大家说是自己害死了青玉,他对不起大家。随后墨玉手里面拿了把枪去了警察局的门口。

  墨玉看到沈处长出来了之后准备去杀沈处长这时候李杰克开着车过来把墨玉抱到了自己的车上,阻止了墨玉。杰克把墨玉拉到了郊外,看了墨玉自己拿的玩具手枪,还说墨玉这样做会害死家里面所有的人,墨玉听后撕心裂肺的喊着该怎么办。

  李杰克在带墨玉回来的路上问了墨玉跟沈处长的事情,墨玉如实的告诉李杰克自己上当的经过,李杰克说自己相信墨玉。(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墨玉告诉李杰克说自己现在没有办法回家,她想去看看红玉,因为红玉是这个世界上唯一不会嫌弃自己的人。墨玉去医院看了红玉,李杰克给陈家打电话说墨玉挺好的,就是情绪上有些不稳定,让大家放心,现在正跟红玉在一起。冷雨停后说不对,墨玉要出事情,要大家赶紧去医院找墨玉。

  李杰克打完电话之后发现墨玉不在红玉的病房,他知道墨玉肯定是想不开了,就赶紧上了天台。墨玉坐在了楼顶的房檐上,这时候和贺英良也过来了,李杰克赶紧拉着她去劝墨玉。和贺英良趁着李杰克跟墨玉说话的时候赶紧把她拉了下来,他们俩把墨玉送到了三通会之后,李杰克回去给大家说了墨玉的情况。

  李杰克一个人坐在车里默默地想着这半年多来发生的一切,他知道这一切是有人安排好的,而操纵这张网的人一定离陈家不远。墨玉醒来了之后问杰克是不是她大姐来过了,杰克说是的。他告诉墨玉说不让墨玉再想不开,因为她离开了之后家里面的人会十分的痛苦,会为她难过,让墨玉多为家里面的人想想。

  墨玉说自己生也不对死也不对,想给父亲报仇却害死了姐姐,这个世界上如果真的要是有绝路不过也就是这样了。李杰克听后说既然人来到这个世界上都应该留下点什么,这一切的原因都是因为日本人,随后他让墨玉把青玉的身份还有这两天的事情不要再给外人说了。

  和贺广司醒了过来,但是大脑智能恢复不过来了,成了个植物人。墨玉想明白了一些事情之后决定不会再做傻事了,冷玉也尽了自己的力,和贺英良安慰冷玉说一切都会过去的,一切都会好的。

  墨玉跟李杰克在一起喝酒跳舞,庆王爷知道了墨玉整天在三同会里面喝酒跳舞之后叹气地说墨玉真的跟日本人混在一起了,他心里面有愧于亡灵。墨玉在三同会里面跳舞的时候认识了一个日本人,是石景山冶铁所得会长村田,墨玉把他骗到了楼上之后推了下来。

  李杰克知道了之后问墨玉有没有要告诉她的,他说三同会不是家,不能再这里面常住,家里面人都十分的担心她,因为这里面全都是日本人。杰克在墨玉的门口捡到了村田的一张名片,他问了墨玉是怎么回事,墨玉心里面害怕了起来,李杰克说他不管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事情,也不管村田是谁,但是让墨玉记住不管是谁问她都要说喝过酒之后就没有见过那个日本人。

  墨玉知道了自己该要怎么做了,她在三同会里面就是要让日本人血债血偿。墨玉整天都喝很多的酒,和贺光良也没有从墨玉身上问出什么。(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墨玉一个人在喝酒,李杰克找到墨玉问她整天喝酒到底是想干什么,他告诉庆王爷说自己也没有办法,总不能天天跟着她。李杰克想让庆王爷把墨玉劝回家,庆王爷说自己不进日本人的地方,但是在李杰克的好言相劝下去三同会找墨玉。

  庆王爷找到墨玉让她回家,墨玉说自己回不去了,她闯了天大的祸,已经发生的事情是不可能改变的,她在家里每分钟都会活在痛苦之中。墨玉说当自己害了那么多自己的亲人之后只能活在醉生梦死之中,她让庆王爷别看她也别管她。庆王爷生气的说既然如此从今以后就让她自生自灭,墨玉的事情再也与他毫不相干。

  墨玉在三同会里面又杀害了一个叫小岛的日本人,再一次的成功坚信了墨玉报仇的信心,三条人命还差一条,只要在杀一个日本人就是让墨玉杀头他也愿意。和贺英良知道了又一个日本人被杀害了之后决定来个彻底的清查,抓了不少无辜的学生。

  和贺英良对小岛的死找到了一些线索,并且已经有点怀疑墨玉了,他派了一个叫松田的人去接近墨玉,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李杰克跟黄副局长商量着可以私放几个被抓错了的人,然后可以敲诈一笔钱财。

  李杰克找到墨鱼问她松田是怎么回事,他分析了墨玉的想法和行动计划,还问墨玉田村跟小岛是怎么死的。墨鱼没有承认,李杰克不让墨玉走,他暗事墨玉不要对松田动手,要不到时候他们大家的麻烦都来了,说完一番话之后自己就走了。墨玉的心里面想着李杰克说的话没有去跟松田约会,和贺英良通知松田取消行动计划。

  墨玉犹豫了一番之后还是去松田家找了松田,她在松田家跟松田一起喝酒,墨玉把松田灌醉了之后假装去洗手间呕吐,松田给快餐店打了个电话之后就假装醉倒在了沙发上面。墨玉看到了之后准备动手,她在抽屉里面找到了一把刀准备去杀松田,这时候松田起来制服住了墨玉,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李杰克夺门而入杀了松田。

  随后李杰克让墨玉赶紧回三同会去,李杰克捡了墨玉丢的一只耳环,随后他去三同会找了墨玉,交代了墨玉一些要说的话。他告诉墨玉说自己把松田死亡的时间做在了七点十分左右,是个假象,墨玉回来的时候是六点半多,日过事发之后有警察过来找墨玉就证明墨玉早就被日本人给盯上了,而且松田就是被派来监视墨玉的。

  李杰克还告诉墨玉说上次被她杀害的小岛是个日本间谍,现在北平城里面到处都是白色恐怖,她捅了个天大的马蜂窝。警察知道了松田遇害的消息之后立刻过来找了墨玉,和贺英良也跟着一起来了,墨玉把李杰克交给她说的话告诉了警察。(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墨玉事后告诉李杰克说她把李杰克告诉她的话给警察说了,她还告诉李杰克说她现在已经杀了三个日本人了,如果再杀一个就是赚的,她还想让李杰克跟着她一起干。李杰克听后告诉墨玉说她害死的这几个日本人引起了日本宪兵跟警察大肆搜捕全城,不知道杀害了多少抗日分子,这一切都是她惹的祸。

  随后李杰克给墨玉说了这一切的危险性,还说了墨玉想得太简单了,现在已经有人盯上墨玉了,或许就在他的周围,只要墨玉一露出破绽就会被死得粉碎,墨玉听后害怕的哭了起来。和贺英良在墨玉喝酒的时候想跟墨玉一起跳舞,他告诉服务员说不能让墨玉再喝下去了。

  庆王爷让李杰克给他出一千五百块现大洋,十四姨告诉李杰克说庆王爷是要办正事,准备把家里的孩子们送到城外去抗日,去有发展的地方。墨玉去找到了庆王爷,她求庆王爷送她走,离开北平,她说自己知道错了,如果庆王爷不答应自己就跪着不起来了。请王爷说既然她愿意跪就跪把,省得她迷了天良,还告诉下人们说都不许管墨玉。

  李杰克回到了王府之后让墨玉起来,庆王爷不让墨玉起来,李杰克给庆王爷解释了墨玉在三同会都是为了报仇,庆王爷知道了之后懊悔的不行,问她为什么不说,还答应墨玉送她离开北平。

  墨玉会三同会整理好了自己的东西,她给和贺英良说他为自己家里面做了那么多的事情自己还没有给他说过谢谢,她给和贺英良说了声谢谢。墨玉准备走的时候十四姨告诉她说如果在外面过得不好就还再回来,墨玉跟大家告了别之后就准备离开。和贺英良准备在晚上一批学生去游击区的时候混入自己的间谍。

  和贺英良发现墨玉不见了,他知道墨玉走了,随后他跟冷玉一起去了庆王爷家,请王爷说估计没事的,李杰克也说是不是大家有点神经过敏了,庆王爷让那个大家先回去睡觉,有什么事情第二天再说。

  墨玉跟着大家过敌人封锁线的时候中了埋伏,德子跑回去之后告诉请王爷说出大事了,鬼子在大王庄岗楼设了好多的埋伏,他跟墨玉走散了。墨玉受到了不少惊吓,她回到了庆王爷家里面,庆王爷第二天叫来大家商量说要给墨玉找个什么事情做。

  十四姨找到墨玉说让她不如先在妇女会里面工作,墨玉说自己不去,还是要走的,她要报仇。在十四姨的劝说下她去了妇女会,就是个慈善机构,专门帮助妇女儿童和逃难者的。墨玉去医院看了红玉的病情,她告诉红玉说自己在妇女会工作,但是她不会真心在妇女会做事的,只不过是在等待机会。(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墨玉坐车上街的时候看见了青玉,但是一转眼就不见了踪影。青玉没有死,当年宋书耕派人从医院的手术台上救走了青玉,现在经过几个月的修养已经康复,并且以北平复兴社锄奸团组长的身份回来了,她的任务是重振北平锄奸团。

  北平文化专员胡士群想让墨玉做他的翻译助理,但是墨玉没有答应,他说可以让墨玉先考虑一下再说。墨玉回家之后就躺在了床上,冷玉说墨玉刚才给客人说话的态度确实不好,说墨玉太任性了,墨玉说自己想安静一会儿。

  墨玉晚上找到了李杰克,说她白天在大街上看见青玉了,李杰克听后说请与应该不是鬼,墨玉说青玉没有死,她心里面激动得不行。第二天墨玉又去了看见青玉的地方等,她果然又看见了青玉,青玉拉住了墨玉,墨玉哭得一塌糊涂。青玉告诉墨玉说不能跟任何人说看到了自己,她说跟她在一起会连累墨玉的,以后就是在马路上遇见了也不能跟她打招呼。

  墨玉说自己想跟青玉在一起,还说自己不会再做错了,成熟了许多。墨玉去医院看望红玉的时候告诉红玉说自己看见青玉了,冷玉过来的时候也知道了,墨玉告诉大家说千万不能把青玉在北平的消息告诉任何人。

  墨玉带着红玉跟冷玉去了那个看见青玉的打字社,去了之后发现打字社已经搬走了,墨玉又失魂落魄了起来。和贺英良从太原押回来一个八路军高层的老婆来北京审问,李杰克受到了命令之后务必要不惜一切代价把这个叫孙芳的女人营救出来。

  日本人正在审问孙芳的时候她临产了,送到医院之后虽然是保住了命剩下了孩子但是还是十分的危险。和贺英良说一定要让那个婴儿活下来,日本人去了妇女社找墨玉来伺候孙芳母子。墨玉回家之后看见李杰克也在他们家,她给李杰克说了自己再医院照顾一个抗日分子,李杰克知道了之后心里面好像已经有了数。

  李杰克的行动小组在研究去医院的营救计划,和贺英良去医院找到孙芳让她给她丈夫写信,孙芳没有答应。和贺英良说找个安全的医院把孩子带走,把孩子跟她分开,墨玉知道了之后去问了孙芳该怎么办。

  北平地下党的人偷偷地从医院的楼顶上救走了孙芳和他的孩子,李杰克接到了孙芳之后得知所有的楼梯口都被鬼子封了,孙芳让李杰克照顾好孩子,自己向楼顶跑去引开鬼子。孙芳跑到了楼顶毅然决然的跳了下去,正好被墨玉看见,李杰克抱着孩子进入了红玉的病房,,墨玉跟红玉青玉还有李杰克扮作日本人出了医院。

  墨玉又看到了李杰克另外的一种风貌,一种勇敢而无私的风貌。(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墨玉问李杰克把孩子送到哪里了,她说自己早就应该知道李杰克是什么人了,她说自己佩服李杰克,他是好样的。随后墨玉问李杰克是不是跟她二姐一伙的,她知道李杰克是打日本人的,她想加入。李杰克让魔域好好看看自己的那副嘴脸,他不在乎墨玉回去告密,她是一个真心爱人的女孩子,干吗非要把自己弄成一个恶棍的样子。

  墨玉说自己求李杰克了,她想让李杰克给她一条报仇的道路,说着说着她自己就哭了起来。李杰克给组织汇报说上次协助营救孙芳的女孩子想加入他们的组织,希望组织能好好考察一下。墨玉问了李杰克自己的事情怎么样了,跟他的人商量了没有,李杰克没有给墨玉说的那么明白,墨玉生气地走了。

  和贺广司的病情也在渐渐的好转,和贺英良知道自己的父亲知道自己杀死陈博大的事情,他也害怕自己的父亲恢复好了之后成为自己的绊脚石,心里面生气了一股歹意同时还有侥幸。墨玉又找到了李杰克,还是说自己想加入他们的组织,她给杰克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还让组织考察自己。然后墨玉又给李杰克说胡士群又过来找自己了,想让自己去给他当助理。

  墨玉在李杰克的授意下去了文化局当胡士群的助理,她把一些在市政府发生的事情每天下班回来的时候都告诉给李杰克。冷玉把和贺广司接回了自己的家里面,说是自己能够更好地照顾他,和贺英良还是担心自己的父亲能恢复记忆。冷玉在家里面也是细心的照顾着和贺广司。

  李杰克把墨玉打听到的重要情报都提供给了根据地,根据地的领导同意让墨玉加入北平地下组织,代号蚕。还让李杰克成立北平敌工部,墨玉由他直接单线领导。李杰克知道了之后给墨玉打电话约她出来吃饭,他告诉墨玉说组织上已经同意让她加入共产党在北平的地下组织。她说从今以后他就能和墨玉在一起并肩战斗了,墨玉激动的哭了起来,她问李杰克以后自己干什么。李杰克说她现在干什么以后还干什么,在政府文化处的工作就很好,她现在就是一个情报人员了。

  李杰克跟墨玉安排了以后的工作,还给墨玉说了以后的工作重点和方法,让墨玉改改以后的性格跟办事方法,还要给自己找一个正当的理由。

  红玉挑学校挑来挑去的,她想找一个不念日语的学校来读书,冷玉把红玉送到了北平满人中学去念书。和贺英良在政府看见了墨玉,回家之后问了墨玉怎么去妇女会上班了,墨玉说自己再妇女会实在是太没意思了,枯燥乏味极了。在政府上班就轻松多了,冷玉听后让墨玉好好干,可别干砸了。

  红玉听后说不愿意墨玉去为政府工作,那里的人都是汉奸,都是日本人的奴才,墨玉心里面难受了起来。(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墨玉又跟李杰克说了自己打听到的消息,有好多消息墨玉不知道有没有用,李杰克说这些情报都有用,他夸墨玉是好样的。墨玉还录制了日语唱片,胡士群说这些都是全北平日语普及的教材,还说墨玉是全北平普及日语的第一人。

  胡士群还想让红玉录制一张关于幼儿日语教育的录音带,红玉说自己不会日语,生气地走了,她告诉墨玉说让她换份工作。胡士群给大家开会说过几天会有个日本官员来北平考察,他希望尽快的实行日语的教学工作,他第一个视察的学校是满人学校。胡士群还在大会上表扬了红玉,还请红玉上台,红玉把头买的很低很低。

  墨玉去会场上面把红玉拉了上来,红玉回教室的时候被人泼了一身墨汁,她一句话也不说的从学校出来走在大街上,墨玉在一旁跟着红玉。回到家之后大家都问这是怎么回事,红玉上了自己的房间去洗澡,她洗着洗着自己就哭了起来,内心里面十分的压抑委屈。

  墨玉把红玉的遭遇告诉了李杰克,她问李杰克说自己的工作真的有意义吗,现在很多的人都不理解自己。李杰克听后给墨玉说了这份工作的意义,让墨玉好好地干下去。墨玉又再工作中打听到了小林师团的动向,还有一些日军调动的情况,李杰克听后说非常的好。

  因为打仗,市场上的东西卖的都十分的贵,墨玉去上班了之后看到楼里面的人怪怪的,小杨告诉墨玉说徐州快让日本人给打下来了。胡士群接到了要办一场庆祝表演的晚会,他让墨玉去请一些演员,尤其是唱京剧的秋先生,墨玉说这件事情自己可是办不了。胡主任说让墨玉把请柬先给秋先生送过去,墨玉答应了。

  秋先生看了墨玉送过来的请柬之后说自己不愿意去给日本人唱戏,庆王爷告诉墨玉说让她赶紧想办法推掉。墨玉说这不是什么大事,演不演全在秋先生自己,墨玉回去之后告诉胡士群说请柬自己已经送到了。事后墨玉把这件事情告诉了李杰克,还说自己担心这样做会害了秋先生。

  李杰克给墨玉说了现在的战争形势,和日本人要办这次庆祝会的意义,墨玉现在肯定是被日本人给利用了,成为了人民眼中的汉奸。第二天墨玉睡醒以后赶紧看了报纸,上面写着秋先生准备领衔主演日本人版的庆祝会,庆王爷告诉墨玉说以后她要是还在政府工作就不让她进自己家的大门。

  墨玉上班的时候问了胡士群到底是怎么回事,人家秋先生根本就不想演,现在怎么会登上报纸。随后胡士群又给墨玉说了这次是日本人的一位将军在一起商量着一些事情。墨玉去了庆王爷的家,他让人给秋先生带话希望他能找个地方躲一躲先。(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庆王爷想了个办法把秋先生给弄病了,墨玉给胡士群说能不能换个人,胡士群说墨玉不懂事,就算是那天秋先生不唱戏也要站在台子上。墨玉又找到李杰克想让他帮忙把秋先生送出去,和贺英良说自己有办法把秋先生送出城,让秋先生藏在自己采购的车里面应该没有问题。

  十四姨跟秋先生说自己也跟他一起走,两个人可以一起去静海躲藏起来。这和贺英良交代好了手下的人一定要在这次抓住秋先生,但不能伤到他,将军点名道姓的要听秋先生唱的戏。秋先生坐着和贺英良的冷冻车到了城外之后跟着德子一起准备去静海,但是半路上德子被日本人打死了,邱先生也被日本人抓了回来。

  胡士群让墨玉去看守所里面看看秋先生,让秋先生好好吃饭给日本人唱戏,或许日本人一高兴还能放了他。墨玉把事情先告诉了李杰克,随后又去看守所里面看望秋先生,李杰克说救秋先生出来的可能性是非常小的,要等他给日本人唱完戏之后才有可能弄他出来。随后杰克跟墨玉说她现在的任务就是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秋先生的事情先不让她管。

  墨玉回了家之后红玉告诉墨玉说现在大家都说她是日本人的走狗,她自己不喜欢墨玉现在的这个样子。秋先生准备唱戏的时候告诉墨玉说把自己身上的一个香囊交给十四格格,墨玉接了过来。秋先生在戏台上痛骂了倭寇一顿之后毅然决然的从戏台上跳了下来自杀身亡了。

  墨玉看到了秋先生的死,她告诉李杰克说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她说自己就是汉奸,在为政府里面做事,是日本人的走狗。李杰克听后安慰了墨玉一番,说这一切也不全都是墨玉的错。墨玉把秋先生给自己的东西转交给了十四格格,十四姨看了之后伤心地回了自己的房间,庆王爷也没有理墨玉,让人送客。十四姨跟庆王爷说了自己没有嫁给秋先生的后悔之处,她还想要跟秋先生结婚。

  庆王爷正在安排事情的时候有下人过来说十四格格出事了,庆王爷去了之后发现十四格格已经悬梁自尽了。和贺英良过来墨玉家通知冷玉说赶集去一趟庆王府,十四格格出事不在了,临走的时候还留下了字条说让庆王爷继续给他们把婚礼举办完。

  和贺广同好像已经恢复了一些记忆力,但是他好像没有表现出来,只不过是再刻意的隐藏。墨玉听后十四格格去世了之后心里面十分的难受,她去了庆王爷家,同时还在心里面暗暗地告诉自己说自己又欠下了两条人命,总有一天自己会一笔一笔的还清的。(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庆王爷还让人吹吹打打的给十四格格和秋先生举办婚礼,墨玉去了庆王府的门前不知道跪了多久,街坊四邻们知道了之后都往墨玉身上面扔烂菜叶子泼脏水,把对日本人的痛恨全都在墨玉身上发泄了出来,墨玉忍辱负重的在庆王府门前跪的一直晕厥了过去。

  李杰克在医院看望墨玉,他告诉墨玉说以后他们了两个人不可能经常见面了,他给墨玉说了以后两个人的联系方式。他告诉墨玉说在外人眼里面他们是为敌人为虎作伥的汉奸,但是他们是这个世界上最最孤独的人,但是在信念上绝对不能有丝毫的动摇。

  红玉要去上学的时候冷雨告诉她说这两天不去上学了不行吗,她害怕红玉去学校受到同学们的欺负,红玉说逼死十四格格跟秋先生的又不是她,随后自己去了学校。学校里的同学都用异样的眼神看着红玉,红玉在上课的时候要回家,但是看门的大爷不给红玉开门。

  红玉受不了这样的生活,她想死,不想活了,她告诉自己要是死了就什么都解脱了,随后她在学校里面拼命的跑了起来。红玉跑着跑着昏倒在了学校里,冷玉在医院里照顾红玉,她告诉红玉说他们去美国,去了美国之后什么都好了。红玉看到墨玉之后说让墨玉赶紧离开,她不认墨玉。

  墨玉哭着找到李杰克说自己不想干了,红玉看她的眼神十分的厌恶,她自己受不了红玉用异样的眼神看着自己,墨玉心里面十分的难过伤心,她说自己受不了,实在干不下去了,自己要走。李杰克紧紧地抱住了哭的撕心裂肺的墨玉,他让墨玉坚强一点。

  李杰克告诉墨玉说组织上已经同意墨玉去延安学习,他向组织上已经汇报过了,还可以让墨玉带着红玉一起去,但是就要委屈冷玉了,冷玉不知道他们俩的下落之后肯定会更加伤心的。

  青玉偷偷的找了墨玉一次,墨玉告诉青玉说自己已经准备辞了工作然后带着红玉去美国,青玉听了之后这才松了一口气。李杰克又跟墨玉再走之前下了一个任务,让她摸清楚日本情报处挖出的唐浩文的具体情况。胡处长因为担心刚跟日本人洽谈的唐浩文威胁到他们市政府里人员的前途和官职,胡处长就请墨玉去给他们当翻译,听听他们都在讨论些什么。

  墨玉把自己听到的事情告诉了李杰克,他告诉李杰克说那个军统站的唐浩文已经掌握了所有北平的地下党的下落,并且已经把河北军统战给出卖了。李杰克听后说墨玉提供的情报非常重要,将会直接挽救在北平甚至华北地区许多同志的生命。(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李杰克说必须赶紧给根据地和区委发报,随后他去了三同会给根据地发报,没想到日本人已经监听到了李杰克的电报信号。墨玉一直在外面等着李杰克,李杰克发完报之后告诉墨玉说现在应该不会有太大的问题了,随后她跟墨玉一起在跳舞,墨玉说自己十分的兴奋。

  李杰克让墨玉注意好自己的情绪,做他们这工作的不能有一丝一毫的松懈,墨玉回去之后躺在了床上想起了李杰克跟自己在一起的点点滴滴。青玉也接到了他们军统站遭变节的情况,要青玉做好转移的准备。

  和贺英良了解到共产党在北平地下的交通站跟联络站全都转移进入了休眠状态,随后他让手下的人去给正在跟唐浩文浅谈的松井大佐汇报说北平地下党的人好像是发现了什么。因为墨玉的情报及时,使北平跟河北的地下党免受了重大的损失,还给北平敌工部立了个集体三等功嘉奖,墨玉听后高兴得不行。

  墨玉仔细的考虑了之后觉得自己的工作是很有用处的他现在已经不想离开北平了,但是为了红玉她心里面又难受了起来。青玉收到了宋书耕给自己提供的唐浩文的下落,因为唐浩文喜欢古董,青玉就带着一个古董花瓶去找了唐浩文,趁机杀了唐浩文。

  墨玉在市政府上班的时候得知唐浩文已经死了,江市长十分的感谢墨玉,他跟胡处长还有警察局的汤局长,是一伙的,官官相护,他们想要墨玉留下离开跟他们一起干,还说会好好地照顾好墨玉的。墨玉告诉李杰克说自己不想走了,她找到了自己前方的路,自己不能走,她现在找到了自己的使命。

  李杰克说这可不是儿戏,这是一份十分艰难困苦的工作,墨玉说老天给了她这次机会,自己没有选择,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墨玉问胡士群都能给她一些什么好处,胡处长说只要墨玉说了自己都答应,薪水跟职务都要墨玉来开。

  李杰克说要让墨玉找一个留下来的理由,墨玉说自己视为青玉留下来的,因为自己在汤局长那看到青玉的通缉令,想利用自己在市政府的关系救出青玉。李杰克说这是个很强大的理由,问她想过红玉跟冷玉的感受吗,墨玉说自己没有想过。

  墨玉告诉冷玉说自己不想走了,让红玉一个人走吧,冷玉十分的不理解墨玉,生气地走了。红玉知道之后对墨玉彻底的失望了,她说墨玉从今天起就不是自己姐姐了,就是个汉奸。冷玉不知道自己到底应该怎么办,她问和贺英良自己该怎么办,这个家眼看就要散了,自己没有能力把它给和上。

  和贺英良找到了正在喝酒的墨玉,墨玉让和贺英良什么都别问,自己没有什么话要说,和贺英良听后说墨玉肯定有什么不能说的,既然她有留下来的理由不如说出来让大家解脱。墨玉说将来大家会明白的,自己有留下来的理由,她不让和贺英良再问了,她让和贺英良劝劝冷玉,随后自己就先走了。(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青玉去墨玉上班的地方找了墨玉,她问墨玉是怎么回事,墨玉说自己是又想青玉又害怕她。青玉给墨玉说她现在是不折不扣的汉奸她自己知道吗,墨玉说自己知道,现在没有人能救得了自己,这是自己的命,她认命。墨玉告诉青玉说她现在是被警察局通缉的人,以后出门要装扮一下才不会被人认出来,青玉看到墨玉现在这个样子生气地走了。

  墨玉参加了北平第一届中日亲善小姐大赛,并且成功入围。红玉一个人从家里面出来找墨玉,她拿了把枪准备去杀了墨玉,冷雨发现了之后赶紧叫司机开车去阻止红玉,红玉拿着枪去打墨玉的时候冷玉上前推了一把墨玉,子弹打在了冷玉的肩膀上。红玉开完枪之后惊慌失措的跑回了家里面,她倒在了屋子里哭了起来。

  墨玉不知道那一枪是红玉开的,她找到李杰克说自己请求组织上能够保护她的家人,她害怕红玉跟冷玉也受到伤害。李杰克告诉墨玉说这就是他们工作最残酷的地方,有时他们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亲人倒在自己面前,不能去救也不可以去救,他们的无情是把他们的感情埋藏在心里面最深最深的地方。墨玉听后说自己宁可去死也不愿看着自己的亲人一个一个的倒下。

  李杰克安慰墨玉说他们都不会有事的,要墨玉相信他一定会有办法的。墨玉回家的时候有个警察去找墨玉了解情况,还让墨玉看到了那把凶犯丢失的手枪,还说这次凶手针对的是她,而打到了冷玉是机缘巧合。

  墨玉认出了那把枪是他们家的,她拉着红玉说要红玉去医院看看冷玉,随后当着红玉的面把枪放在了抽屉里面。冷玉要红玉答应她以后不要再干这样的事情,要是自己当时没有去那么她肯定会后悔一辈子的。冷玉说只要红玉还是爱着他们爱着这个家,就不允许她再伤害墨玉,她说自己曾经在爸爸的棂前发过誓,一定要好好的带着他们三个人走出战争,红玉哭着说自己答应冷玉。

  和贺英良也搞不懂墨玉是为什么非要留在北平不愿意离开,她猜想里面一定有什么秘密。墨玉经过了一番考虑之后写了一份与姐妹们断绝亲属关系的声明,随后离开了家,墨玉告诉李杰克说一切的选择都是自己心甘情愿的,她不后悔,只是心里面有些闹腾。随后墨玉又说自己现在什么都没有了,没有了朋友亲人和自己的家。

  李杰克说墨玉还有他,还有所有的同志都会在墨玉的身边。冷玉在报纸上看到了墨玉的那份声明,她难受的哭了起来,随后跑回家里面去找墨玉。和贺英良告诉墨玉说她的决定让他们都难以理解,为什要弄得姐妹失和。

  冷玉找到了墨玉为什么要这样做,就不能看到自己的情面上原谅红玉,到底是什么迷住了墨玉的心。(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冷玉说着说着又触动了伤口,墨玉告诉冷玉说那都是做给别人看的,她对冷玉跟红玉的心一点都没有改变。这是最好的办法也是保护他们的唯一机会,自己担心自己汉奸的名声会给他们带来杀身之祸,没有办法才这么做的,这是她想到的最好的办法。冷玉听后说墨玉撒谎,为什么墨玉非要当汉奸。

  墨玉没有办法告诉了冷玉说自己这么做都是为了青玉,她把自己在市政府看到青玉通缉令的事情告诉了冷玉,自己给江市长在一起的原因就是自己或许可以救青玉,在带着红玉离开还是救青玉上自己选择了救青玉。她不让红玉把这件事情告诉任何人,因为现在北平政府要将军统在北平的人赶尽杀绝。

  冷玉听后说墨玉为什么不早点告诉自己这一切,墨玉说等以后红玉就知道了,她担心冷玉跟红玉的安全,让冷玉答应自己离开家,让冷玉不怀疑自己,相信自己。和贺英良算出了墨玉肯定是帮助江朝宗的北平政府去海军俱乐部偷听的人,他自己更加好奇墨玉到底是什么样的动机留下来的。

  墨玉问李杰克说自己是参加演说还是跟着劳军团参加劳军演出活动,李杰克告诉他说去参加劳军慰问演出可以更大限度的获取敌人军队的调动情况,这样对根据地很有帮助。青玉接到了上面的指示要除掉大汉奸陈墨玉,青玉心里面难受的不行,她告诉宋书耕说这次行动她要自己动手,要为家里面清理门户,让她死在别人手里还不如死在自己手里。

  警察局的汤局长派出去的眼线查到了青玉的线索和北平军统战的老巢,墨玉在吃饭的时候听到了这个消息。吃完饭出来的时候墨玉找到李杰克说青玉现在十分的危险,让李杰克想办法赶紧通知他们,李杰克告诉墨玉说他现在做的已经超出了他的工作范围,他说自己要申请上级的批准。

  墨玉在上班的时候青玉给他打电话说出来见个面,墨玉说自己也正好有事情找她,两个人也约好了见面的地点。见面的时候青玉拿着枪对准了墨玉,她说自己是奉命执行任务,已经跟爸爸说过了,她问墨玉还有没有什么想说的。墨玉说青玉要暴露了,联络站也不要回去,还要青玉给她一个快速联系的方法,她说自己在政府里面工作,有渠道得到消息。

  青玉听完之后又拿着枪对准了墨玉,墨玉让青玉赶紧开枪,这样他就能早点离开,青玉哭了起来。墨玉握着青玉的手在自己肚子上开了一枪,随后他让青玉赶紧离开,墨玉在医院里面急需输血的时候冷玉拉着红玉去给墨玉输了血。红玉说自己欠墨玉的已经还给墨玉了,以后他们两个人还是没有任何关系。

  和贺英良分析说既然是军统的人打伤了墨玉,那就证明她不是重庆的人,或许墨玉还有着另外的身份,有可能是延安的人。(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冷玉问了大夫墨玉的伤情,大夫告诉冷玉说墨玉受的枪伤伤到了盆腔里的子宫和卵巢,可能没有办法生育了。冷玉听后让大夫再想想办法,大夫说自己也束手无策,没有办法了。

  墨玉没有告诉汤局长是请与开的枪,说自己没有看清凶手枪就响了,青玉来到墨玉的病房里,冷玉进来之后看到了青玉,她先是激动后来知道是青玉对墨玉开的枪。冷玉气的打了青玉一巴掌,说把自己也打死得了。这时候红玉也过来看了墨玉,也见到了青玉,青玉说墨玉现在是汉奸,她不想让墨玉再陷得更深。

  冷玉说青玉再不走自己就喊人了,她还说墨玉已经不是一个完整的女人了,青玉亲手毁了自己的妹妹,让青玉放过墨玉。红玉听后说原来还是有天理的,自己和青玉没有对她下狠手原来是老天对墨玉的惩罚,说完红玉就走了。冷玉听后哭着说墨玉已经付出的太多了,不能再让任何人伤害墨玉了。

  冷玉伤心的去找了和贺英良,她说了墨玉的事情,他说墨玉在政府里就是为了替青玉找一块免死金牌,不惜背上汉奸的名义,说着说着冷玉捶胸顿足的哭了起来。和贺英良把冷玉送回了家,他告诉手下说陈墨玉的事情就先告一段落吧,不用再调查她了。

  李杰克去医院里面看墨玉,他说自己知道墨玉的心已经死了,但是让墨玉想开点,还有那么多爱着她的人。墨玉说现在自己不想说话,自己再所有人的笑容里面只能绝望地活着,自己也没有爱情,甚至连爱情的权利也没有。李杰克说了曾经让自己心动的女孩子,他入迷的说着,说的就是墨玉,他让墨玉好好地活着,让墨玉相信他说的话耐心的等待。

  红玉在家里面告诉冷玉说自己想走,她在北平呆一天就还是陈墨玉的妹妹,她不想做陈家的四小姐,她要做真正的陈红玉。冷玉找和贺英良说了红玉想去香港的事情,和贺英良说这样也好,香港是个平静的地方,让冷玉不要想那么多,现在应该想的就是怎么让红玉快快乐乐的出发。

  红玉去给庆王爷到了别,庆王爷告诉红玉说他们这样人家的孩子没有孬种,将来不管到了什么时候都不要丢了自己的傲骨和气节,红玉给庆王爷磕了三个头之后就走了。墨玉知道了红玉要走,她给冷玉说自己不能去送红玉,但是给了冷玉一对母亲曾经带过的手镯,让冷玉交给红玉。青玉也悄悄的回了家里面给红玉道了别,还给了红玉一个在香港的地址,让她有什么困难就去这个地址找一个姓王的,就说自己是宋书耕的朋友。

  和贺英良在共产党联络电台的交通站里面安插了自己的一个眼线叫南天,他告诉南天说要他尽可能的查清楚共党在北平电台的位置,但是不能暴露自己,一定要保护好自己。(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贾老板给南天说因为领导对他维修电台能力的重视,将对他的工作进行调整,让他去敌公布新设的电台工作。南天去给和贺英良送消息的时候被李杰克发现了,地下党的同志知道他就是日本人潜伏进来的间谍,所以决定立刻转移。李杰克说要等大家都转移了之后自己再走,地下党的同志说要李杰克赶紧转移,要不然等德国原厂的型号一到就是他想走也走不了了。

  墨玉出了院,回三同会的时候跟李杰克见了最后一面,李杰克回了庆王府给庆王爷跪了下来,他说自己给他添麻烦了,这个家可能住不下去了。李杰克告诉了庆王爷说自己是共产党,在北平敌公布的负责人,庆王爷开始不相信,李杰克说清楚了之后庆王爷赶紧让李杰克起来。

  庆王爷知道自己以前冤枉了李杰克,赶紧说这么多年来自己错怪他了。李杰克给庆王爷说自己没有来得及孝敬他就要让他跟着自己舍弃家业,他对不起自己的舅舅,庆王爷听后说他跟李杰克走,李杰克是他们满人的英雄,随后一切听李杰克的安排。

  地下党的同志送庆王爷转移,李杰克又回了三同会,收到了同志们安全转移的消息,他要做完最后一项工作给根据地发完报之后才能离开。日本人监听到了共产党的地下电台就在三同会,准备派人把三同会全部包围起来,等德国的原配件型号一到就去抓李杰克。

  庆王爷去了三同会让李杰克走,说是自己留在三同会,墨玉来通知李杰克说外面全是警察跟宪兵,他可能已经暴露了,庆王爷让李杰克带着墨玉赶紧走,自己穿上了李杰克的衣服留下来。墨玉拉着李杰克先是藏到了自己的房间,他让李杰克从洗手间的窗户里面跑了出来。

  日本宪兵在大街上追着李杰克,和贺英良告诉冷玉说李杰克是共产党,宪兵去三同会抓他的时候结果老王爷死了,冷玉又问了李杰克的事情,还说自己去看看老王爷的遗体。和贺广司听到了这个消息在家里没有人的时候哭了起来,他心里面已经全部都知道了,他知道了自己儿子的所作所为。

  和贺广司听见了枪声之后出来看见李杰克被一群日本兵追着,他让李杰克赶紧藏在了工具房里,他说现在只有自己才能送李杰克出城,让他等着自己,到晚上再来接他。和贺广司晚上换了衣服之后开着车把李杰克送出了城,李杰克问和贺广司这么做到底是为了什么,他告诉李杰克说等以后他自己就会明白的,随后让李杰克赶紧走了。

  和贺广司送走了李杰克之后就投水自尽了,冷玉问和贺英良事前有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和贺英良不知道自己的父亲为什么要自杀,而且还是为了中国人,他没有理冷玉,自己一个人开开门走了。他知道是和贺广司开着自己的汽车放走了李杰克,他说和贺广司是大日本帝国的敌人。(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李杰克脱离了危险之后审问了南天,南天说他是被冤枉的,他要求见自己的上级。在李杰克审问下南天说了自己的背景和隶属单位,李杰克知道了这一切幕后的黑手是和贺英良。

  和贺广司临死的时候给冷玉留下了暗号说她会在父亲的注视下找到真相,冷玉十分的费解,他不知道这暗示指的是什么,但是又好像处处都充满着玄机。

  墨玉接到有人给他打来的电话说是去三清观参加父亲的法式,墨玉见到了李杰克,她高兴得不行,他问李杰克这次回来还走不走了。李杰克说自己不走了,墨玉说自己一个人真的不行,到处都是敌人的眼睛,自己连吃饭睡觉都不安稳,好多次自己都快熬不住了,李杰克说墨玉已经做得很好了。

  他还告诉了墨玉说和贺广司是被活生生的撕裂的,因为他知道了冶铁所和墨玉父亲的遇害,墨玉听后激动地问李杰克说爸爸是怎么死的。李杰克告诉了墨玉当年在冶铁所发生的事情,还说了日本茂川公馆的特务头子就是和贺英良,是他一手策划了冶铁所得事件,还杀害了陈博大。

  墨玉听后心里面久久的不能平静,她说自己要报仇,李杰克要墨玉现在做的就是保持冷静,他们付出了这么大的代价才走到这一步,和贺英良现在还不知道自己身份的暴露,他要墨玉现在做的就是忍耐,一切等待组织的安排。

  冷玉在家里面找到了和贺广司写给他的东西,墨玉回了家之后对着父亲的遗像不知道该怎么办,她不知道要不要告诉冷玉,她害怕冷玉接受不了这个事实,同时她也害怕这样做把冷玉送进了虎口。墨玉想了想之后决定先不能跟冷玉,墨玉见了冷玉之后冷玉哭了起来,冷玉知道了事情的真相,还知道了自己深爱的人和贺英良的罪行。

  冷玉告诉墨玉说她们一定要为爸爸报仇,和贺英良去找冷玉的时候冷玉告诉他说要把和贺广司葬在北平,跟自己的父亲葬在一起。和贺英良还是在南天的消息,冷玉告诉墨玉说他们要赶快动手,要不然等和贺英良发现了他们两个人都会死。墨玉先让冷玉安静下来然后再说。

  和贺英良看到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之后墨玉还是那么的镇静,他感觉墨玉有点不是太正常。和贺英良的手下说想要把墨玉秘密的抓起来审问一下,但是和贺英良说墨玉现在是中日亲善小姐,擅自抓了他不好处理,还是等等看看再说吧。

  冷玉整天都想着要怎么杀了和贺英良给自己的父亲报仇,但是自己还弄巧成拙了一次,躺在床上哭了起来,墨玉安慰冷玉说自己去动手,让冷玉在屋子里面等着。墨玉下了楼之后在绿豆汤里面放了老鼠药,然后端给和贺英良喝,和贺英良好像也没有察觉到什么就端起了碗,墨玉在他旁边紧张的看着。(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和贺英良因为碗里面有根头发没有喝墨玉给她端过去的汤,墨玉暗暗下定决心说一定要亲手杀了和贺英良。李杰克告诉墨玉说让墨玉忍耐,说这是他们的工作,李杰克给自己的人研究了刺杀和贺英良的计划。

  冷玉问墨玉会不会用枪,墨玉说自己不会,但是她又告诉冷雨说自己练练。和贺英良晚上坐车从三同会出来的时候感觉有点不对劲,他让一个服务员跟他一起坐在了车子里,墨玉刺杀和贺英良没有成功,反而弄巧成拙打乱了李杰克原有的计划。

  和贺英良离开了三同会穿上了日本的军装,恢复了自己侵略者的真面目。李杰克告诉墨玉说她这次擅自行动给组织上造成了不可估量的损失,还给他们北平敌工部集体记大过一次,还暂时取消了墨玉的入党请求。墨玉听后心理面难受了起来。

  和贺英良带着士兵去找了冷玉,他说自己是来拿自己父亲的遗物的,冷玉让那个他赶紧离开,说他们家里面不欢迎穿日本军装的人。冷玉告诉墨玉说他们没有机会杀和贺英良了,墨玉说现在没有机会以后还是有的。

  胡处长告诉墨玉说过几天就是江市长的七十大寿了,到时候一定要好好的热闹热闹,她让墨玉去请一些有头有脸人物来参加,还给了墨玉一份名单,还说新上任的特务头子和贺英良一定要请到,墨玉答应了。墨玉去找了和贺英良,她告诉和贺英良说江市长要过七十大寿,请他务必要赏光。

  和贺英良说冷玉的态度对自己发生了很大的改变,甚至连他们家的门都不让自己进去,墨玉听后说冷玉是冷玉,自己是自己。墨玉说她自己现在就是江市长的人了,只不过是奉命办事,自己也有自己的难处,和贺英良听后答应了墨玉去参加江市长的婚礼。

  墨玉把事情告诉了李杰克,但是说要刺杀和贺英良会有很大的困难。李杰克听后说办法总比困难多,他让墨玉小心不要暴露自己,随后跟自己的人制订了行动计划,决定从三同会的地下挖出一条通道来进入三同会的内部,在地下室里面穿行。

  和贺英良去了墨玉的办公室里找墨玉,他告诉墨玉说不管结果是什么样的,都希望墨玉能一直在他的视线里,说完了一番话之后和贺英良就走了。李杰克告诉墨玉说既然和贺英良给墨玉说了这样的话,就证明和贺英良怀疑墨玉。墨玉说第二天她不在三同会,就是和贺英良怀疑她也没有证据。

  青玉回家把自己的佩玉放在了父亲的灵堂上,冷玉看见了之后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冷玉也要去三同会执行任务,她不顾宋书耕的劝阻执意要去。冷玉告诉墨玉说青玉可能要出事情,墨玉听了之后让冷玉先回家等消息,随后自己决定去找青玉。

  墨玉去了三同会,三同会里面正在举行着江市长的七十大寿宴会,十二点李杰克他们安放的炸药就会爆炸。墨玉找到了冷玉说让她带上她的人在十二点之前赶紧离开三同会,要不然到时候就来不及了。(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墨玉正说着的时候日本宪兵带着枪进入了三同会,和贺英良的手下告诉他说刚刚得到准确情报说军统的一个行动小组已经潜入了会场,要将所有的中国人集中起来逐一祯变。随后又打死了一些从通风口里爬进来的军统的人。

  李杰克知道了三同会里面出现了一些状况,他在考虑要不要取消引爆计划,一直在观察着。青玉找准了机会准备杀死和贺英良,墨玉一直暗暗地跟着青玉,青玉对着和贺英良开枪的同时也被和贺英良开枪打伤了,随后三同会里面发生了爆炸。

  墨玉带着受伤的青玉从三同会逃出来之后坐了个黄包车出了城,墨玉背着青玉艰难地走着,这时候日本兵也从城里面出来大肆搜捕着她们。墨玉把青玉带到了一个破屋子里,她让青玉忍着点,青玉问墨玉所有的事情她都事先知道是不是,她问墨玉到底是什么人。

  墨玉说自己就是陈墨玉,随后要去给青玉找大夫,青玉不让墨玉走,让墨玉陪着她。两个人抱在了一起说了很多话,墨玉说自己没有变,她还是依然的爱着家人们,青玉要听墨玉说她自己到底是什么人。墨玉告诉青玉说自己是共产党北平地下党,青玉听后高兴的说太好了,她让墨玉再说的详细一点。

  日本人包围了青玉跟墨玉所在的房子,青玉让墨玉把自己的玉收好,说自己要是不在了那就是自己,随后青玉用枪顶在了墨玉的头上走了出来,她说这么做就是为墨玉找一条活路。和贺英良的手下告诉青玉说她现在抵抗已经没有意义了,和贺英良现在已经死了,随后他给青玉一些考虑的时间。

  青玉告诉墨玉说这辈子能做她的姐姐自己感到很骄傲,随后自己开枪自尽了。墨玉因为在这件事情中又重大的责任被看押了起来,李杰克收到了组织上的消息说要他们暂时转移,李杰克还是担心墨玉的安危。冷玉在家里也想尽了一切办法想要救墨玉出来,她心理面也后悔当初不该去找墨玉告诉她青玉的事情,或许一切就会有所不同,冷玉下了决心要报仇,要为全家报仇。

  冷玉去看了重伤的和贺英良,她拿了一把手枪想要杀了和贺英良,但是冷玉没能狠心下得去手,自己哭了起来。冷雨去了自己父亲的坟前说自己没用,说自己是陈家最没有用的女儿,说自己一无是处,她为自己没有保护好家人而感到自责,她就快要崩溃了,感觉自己就是走投无路了,想死的心都有了。

  冷玉去了教堂,想要得到精神上的解脱,墨玉在监狱里面想起了李杰克,想起了自己成为地下党以来的点点滴滴。(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冷玉回家之后让家里面的仆人都走了,王嫂告诉冷玉说自己不想走,想跟她在一起等墨玉和红玉,冷玉让王嫂留了下来。冷玉加入了教会,帮助一些苦难的人们来减少自己内心的挣扎和矛盾。和贺英良伤好了之后瞎了一只眼睛,他一直要坚持调查陈墨玉,也一直怀疑墨玉还有着其它的身份。

  墨玉在牢房里一直警醒着自己要坚持和忍耐,不能漏出任何的破绽。汤局长被和贺英良抓起来审问,和贺英良问了他墨玉为什么会到三同会来,祝寿的名单上并没有墨玉,汤局长为了推卸责任就说这件事情肯定和陈墨玉脱不了干系。随后和贺英良说把陈墨玉带过来审问。

  墨玉被绑在了凳子上接受和贺英良的提问,和贺英良问了一些问题之后就让人把墨玉带了下去。墨玉看到和贺英良还活着的时候知道这次锄奸失败了,他想不通用在自己身上那些的仪器是干什么的,但是她告诫自己一定要镇定。

  和贺英良在接下来的调查中告诉墨玉说用在她身上的仪器是测谎仪,和贺英良告诉墨玉说她说谎了,当天胡世群并没有给墨玉打过电话。墨玉事后要为自己的撒谎找到合理的借口,还要让和贺英良相信,她在思考着怎样破坏测谎仪的正常数据,她要把自己的身体弄的虚弱,来破坏测谎仪的准确性。

  墨玉因为把自己的身体弄得很虚弱让和贺英良的测谎仪失了效,和贺英良要把墨玉送到刑讯室严刑逼供,他感觉墨玉说的话太完美无瑕了,所以一定是编造的谎言,这其中一定有秘密。

  第二天墨玉被带到了刑讯室,经过一番拷问之后和贺英良问她有没有什么要说的,墨玉摇了摇头,随后和贺英良对她施加了更为残酷的刑讯。墨玉哭着说是她自己去三同会的,胡世群根本没有找过自己,她是为了青玉才去三同会的,因为自己接到了冷玉给自己青玉身上玉佩所以猜想青玉会去三同会刺杀,自己要去阻止青玉。随后墨玉又说了是怎么跟江朝宗还有汤明善走到一起的,还说了自己知道的事情。

  和贺英良听后相信了墨玉,墨玉心里面暗暗地为自己打气说她做到了,她做到了利用别人来保全自己,很好地把自己给伪装了起来。和贺英良的手下整理好了这件事情的经过,这次事件是重庆一手策划的,汤明善想借重庆方面的手来达到自己权利的目的,所以是知情者。但是和贺英良还是不能接受这个事实,因为没有什么原因能让他说服自己,所以他只好在结案书上签了字,汤明善被枪毙了。

  和贺英良说墨玉是个极度危险的分子,但是碍于中日亲善小姐的头衔和上面的压力没有办法处决墨玉,他决定把墨玉一直关着不释放。(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和贺英良被调到军部当参谋,在离开北平城的时候他自己觉的并没有丝毫的喜悦感,他已经和这个城市密不可分,他知道自己一定还会回来的。按照和贺英良说的,墨玉一直被关着,没有审讯没有人理睬,无人问津,墨鱼就是在这样一个狭小的环境里渡过了一个有一个的晨。她不知道这样的生活什么时候是个尽头,但是她从来没有放弃过信念和希望。

  果然,在墨玉入狱的第三个年头,墨玉迎来了自己的胜利,她作为中日第一个亲善小姐得到了天皇的特赦。墨玉回了家,王嫂看见墨玉回来之后抱着墨玉哭了起来,墨玉心里面也是百感交集。王嫂告诉墨玉说青玉去了教堂,自己没有走一直在家里等着她回来。

  墨玉去教堂里看见了正在给穷人施粥的冷玉,冷玉看见了墨玉之后压抑着多年的泪水一下子都爆发了出来,她给墨玉洗了澡,看到了墨玉满是伤痕的后背。冷玉抱着墨玉说还算好,这一切都过去了,墨玉告诉青玉说还没有。李杰克看到了在教堂里面跟青玉说话的墨玉,他取下了眼睛擦了擦,心理面起了波澜。

  墨玉回到家之后接到了李杰克跟她联络的信号,她坐车去了教堂里面跟李杰克见面,两个人隔着一层薄布说起了内心里面的故事和忏悔。李杰克也跟墨玉说出了自己的痛苦,他说这几年自己一直再找她,他害怕自己再也看不到墨玉,听不见墨玉的笑容,他害怕还没有来得及说出一个爱就失去了墨玉。

  墨玉的手跟李杰克的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墨玉回家之后美惠子找到了墨玉,她告诉墨玉说自己现在是东条英机夫人的中文秘书。美惠子是墨玉从小最好的朋友,她说要带墨玉去东京一起生活,墨玉听后笑了笑,她告诉墨玉说让她忘掉这里,这里不是墨玉生活的地方。

  墨玉说自己谢谢美惠子,这让她想起了友谊,但是现在的所有都不是从前了,她说自己生下来就是个支那人,最多不过是个亲善小姐,日子怎么过他们并没有办法去选择,每个人只不过都是浮萍,只有随着水流一直漂泊。墨玉把自己跟美惠子的关系告诉了李杰克,李杰克说墨玉可以利用美惠子的关系在重新找一份工作。

  美惠子把墨玉介绍认识了一个叫藤卷的日本人,她让藤卷好好照顾墨玉,藤卷问墨玉愿不愿意到他的餐馆做经理。李杰克知道之后说这样做太危险了,这个餐馆在北平有着特殊的地位,是川岛芳子来往于被平和东京之间的联络站,里面有着很复杂的人事关系。墨玉决定要去这个餐馆做经理,以更好地了解情报。

  日本在太平洋战场上作战失利,想取道大陆来支援南亚战场,因此秘密派川岛芳子跟重庆政府谈判,还在华北地区大规模的集结兵力,李杰克要墨玉打听清楚日军的具体动向。和贺英良也在这个时候带着任务来到了北平。(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和贺英良在餐馆里见到了陈墨玉,墨玉跟和贺英良打了招呼说自己是这里的老板,和贺英良吃惊地问她怎么在这里。墨玉说既然自己说是这里的老板那么自己当然就是芳子小姐的人,和贺英良说自己还真没有看出来墨玉还能在这里当上老板娘。

  和贺英良问墨玉说她跟芳子小姐很熟吧,墨玉说芳子小姐是她的老板,还给自己提供了保护,对自己有救命之恩。和贺英良还是跟墨玉打折哑谜,墨玉说为什么和贺英良总是在怀疑自己,但是和贺英良说为什么墨玉总是在关键的时刻出现在重要的位置,墨玉说那是和贺英良一直对自己心存芥蒂而产生内心深处的偏执,随后她告诉和贺英良说藤卷在等着他。

  和贺英良告诉手下说要全方位的监视墨玉,因为墨玉的位置太关键了,他猜想墨玉可能不是一个人。和贺英良这次来的身份是代表军部来跟川岛芳子见面的,墨玉也跟藤卷说了自己对和贺英良的看法。墨玉把自己知道情报告了李杰克,李杰克说墨玉的情报太重要了,要墨玉在和贺英良身边一定要多加小心。

  墨玉去教堂跟李杰克接头的时候被人给跟踪了,冷玉阻止了那个人进入告诫室,李杰克给墨玉说了下一步的工作任务。冷玉发现了李杰克的身份,也知道了墨玉的身份,她除了向主祈福保佑墨玉平安其它的什么都做不了。

  红玉也回了家,她见到了墨玉还是不愿意理墨玉,吃完饭之后红玉回了自己的房间。冷玉回家跟红玉见面,红玉给冷玉讲了自己这两年在外面的经历,墨玉告诉王嫂说自己在家里面红玉会不开心的,自己去了餐馆。红玉给冷玉讲了自己见到的战争的残酷景象,她说自己累了烦了才回来的,她觉得自己真没有志气很丢脸,现在就想找份工作聊以度日吧,自己哪也不想去了。

  李杰克问墨玉红玉有没有什么异样,墨玉说自己摸不透,说不出来,就是感觉红玉身上有一种很内敛的杀气。墨玉回家一直着红玉的情况,红玉去了一个电器商行说自己是来应聘秘书的,随后被带到了后面。红玉是军统在北平的人,她是一个上尉。

  王嫂跟墨玉说红玉现在把自己的生活打理得井井有条,就跟变了一个人一样,墨玉进到红玉的房间里面看看了有关上了门。红玉参加了军统在北平的行动,墨玉上班的时候藤卷告诉墨玉说让她去电器商行约佟老板,那佟老板就是红玉的顶头上司,红玉也见到了墨玉,她不知道墨玉来到底是为了干什么。

  墨玉知道了红玉是接受正规训练的,她知道了佟老板是军统的人,墨玉跟佟老板说完了话之后就走了。红玉等墨玉走了之后告诉佟老板说墨玉是汉奸,让他不要跟墨玉有过多的接触,还说墨玉曾经是她的姐姐。佟老板让红玉好好工作,他相信红玉会很出色的。(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墨玉回家之后告诉冷玉说红玉让她不放心,她想让红玉换一份工作,冷玉让墨玉也多注意一点。墨玉把自己见到佟老板的事情告诉了李杰克,李杰克说那个佟老板叫钱建秋,是军统北平处处长,随后墨玉有告诉了李杰克说红玉就在这个小组里面,他希望组织上帮助查清红玉的身份和这些年的履历。

  李杰克让墨玉放好心态,不要因为姐妹的感情而影响了自己的判断,也许红玉这些年已经变了。墨玉说她知道红玉没有变,红玉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她现在已经深陷泥潭,她要把红玉拉回来,不能让红玉在那些人得蒙蔽下坐着以后让他追悔莫及的事情,他让李杰克救救红玉。

  红玉去教堂看冷玉,他想让冷玉换一份工作,但是红玉拒绝了冷玉,红玉走的被宋书耕给找到了。冷玉给墨玉说了红玉的事情,她让墨玉主动跟红玉谈谈,墨玉说自己只能心到神知了。宋书耕问了红玉知道钱建秋也来了,他说组织上并没有跟自己任何消息,按理说不应该,他想了想之后不让红把跟自己见面的事情告诉任何人。

  红玉回到家之后跟墨玉吵了起来,墨玉说红玉跟她在北平就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有着共同的目的。他说钱建秋十九号就要跟川岛芳子见面,还有日本驻华方面军司令部参谋,她说只要红玉相信这是一场简单的饭局就让她一直保持着自己的单纯和天真,狼和羊会在一起喝水只会是童话故事,她让红玉想好自己的事情,别给自己找麻烦。红玉听后说就算自己被蒙蔽了也不会和墨玉这个汉奸一样。

  红玉去了墨玉跟她说的地方看到了钱建秋跟和贺英良的见面,红玉看到了之后一下子瘫坐在了椅子上面。红玉回到家之后王嫂告诉他说有个人约她去茶楼,宋书耕在茶楼里告诉红玉说这次他们的行动保密性非常高,往往执行任务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危险也很大,让红玉做好准备,随后自己就走了。

  红玉回到家之后感到了恐惧,她告诉冷玉说自己见到和贺英良了,冷玉听后哭了起来说自己没用,杀不了他。红玉心里面很乱,她感到越来越害怕了,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墨玉感到了红玉这段时间以来的异常情况,第二天一早她看见红玉拿着东西走了,王嫂告诉墨玉说红玉因为商行工作忙要在那里住一段时间。

  墨玉一直想要策反红玉,她告诉李杰克说让她再想想。和贺英良派出去全方位监视墨玉的人并没有发现任何的异常,和贺英良说自己感受过陈墨玉强大的生命力,他说陈墨玉不会是个普通的人,他一直把墨玉当成了自己生命里强大的敌人。(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和贺英良去墨玉的餐馆跟墨玉说话,他说跟墨玉的立场不同,虽然看不到墨玉的眼睛,但是可以感觉得到墨玉想杀了她。墨玉听后说自己想,但是做不到,她还说和贺英良不是也照样想杀了自己,随后和贺英良说自己知道墨玉心里面想什么,还问了墨玉李杰克是不是在北京,墨玉听后说和贺英良是一条狼,而且还是风狼。

  红玉跟和自己一起去买电报机里面的二极管的时候遇见了李杰克,李杰克把红玉拉到了一边问红玉在做什么。红玉说自己做的本来以为是好的,但是现在自己有点糊涂了,李杰克跟红玉说了一番话之后说自己要走了,随后跟红玉告了别。

  冷玉晚上回到家里面找墨玉,她告诉墨玉说想让红玉跟墨玉在一起,她心理面害怕红玉是走弯路了,想让墨玉拉红玉一把。冷玉告诉墨玉说自己知道她是什么人,因为自己看见过墨玉跟李杰克在一起,墨玉听后说冷玉可能是弄错了。冷玉说自己其实都知道,她说现在只有墨玉能拉出红玉,她想让墨玉帮红玉一把,因为红玉是他们的妹妹。

  墨玉说自己知道,她不是不信任冷玉,只是自己的工作太过于危险,她自己下不了决心拉红玉跟她在一起。冷玉说只要红玉跟她在一起自己才放心,墨玉说自己知道了。墨玉找到了李杰克说自己决定要策反冷玉,还说这其实是冷玉说服她的,墨玉还说冷玉愿意帮助他们。

  在无数次的讨价还价之后和贺英良跟钱建秋签署了一份联手剿共的协定,双方互利共赢,一起对付共产党来达到各自的目的。和贺英良走的时候去教堂里面看了冷玉,他问冷玉过得好不好,冷玉说自己很好,和贺英良感谢冷玉把自己父亲的墓地照看的很好,随后自己就走了。冷玉一个人坐在屋子里面又哭了起来。

  钱建秋回去之后告诉了小组里面每一个人上峰对他们的工作十分的肯定,每人发青天白日勋章一枚,然后放假一天。李杰克跟墨玉说了现在的形式,还说现在敌工部的任务就是要了解他们密谈的内容,然后减少根据地最小的损失。钱建秋让人看看红玉有没有什么不正常的动向,放假也不要让她放松警惕。

  李杰克跟红玉在河边见了面,他说自己知道红玉的身份,还说红玉为了抗日是好样的,但是现在已经背离了她的初衷。他让红玉别回避,要正视现在的形式,墨玉还是想为自己找借口,李杰克说他们现在想救红玉,还需要红玉,并且需要密谈的内容。红玉说自己是个军人,不能背叛自己的组织,请李杰克不要再说了。

  红玉的心再也没有办法平静了,李杰克说的话让她知道了事情的真相,也印证了自己的想法,他不可能这样浑浑噩噩的走下去,她想查清楚事情的真相。红玉问了钱建秋下一步的任务,钱建秋告诉她说要在北平长期的潜伏下去,还会有新的任务,让她再为党国立功。

  红玉又问了自己的同事小美他父亲的情况,小美说他父亲本来带着部队在津浦线跟日军死战,但是接到了撤退的任务,没有放一枪就撤退了。红玉说报纸上面不是说战斗很激烈吗,小美说要是上面写直接撤退那成什么了,不过日军通过了之后原先共产党的地盘全归国民党了。红玉听后知道了自己原来是破坏抗日的帮凶,她想好了,决定要跟李杰克见面。(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红玉让李杰克帮助她离开自己的组织,她说自己只要能离开去哪里都无所谓,要是自己再待下去就变成汉奸了,她希望李杰克能帮帮她。李杰克听后问红玉想不想去根据地,红玉说自己不是不想去,害怕自己去了以她的身份没有人会信任她。

  李杰克跟冷玉和墨玉说了这件事情,墨玉听后说是到了自己该出面的时候了,到时候就看红玉是怎么想的吧。墨玉跟李杰克还有冷玉去见了红玉,李杰克告诉红玉说墨玉是地下党在北平最重要的情报人员,是为了民族的利益牺牲了太多的英雄。红玉听后接受不了这个事实,她大声的说着不可能。

  墨玉告诉红玉说自己对不起她,墨玉给红玉说了这么多年来自己所承受的痛苦和煎熬,红玉哭着听完了墨玉说的话,她知道了墨玉的真实身份之后感觉自己太对不起墨玉了,她紧紧地抱住了墨玉。墨玉让红玉留下来跟着她一起坚持战斗,让红玉弄到这次密谈的内容。

  和贺英良看到了红玉,他知道红玉是军统的人,他说怎么会这么巧合,他们密谈的内容共产党可能已经全部知道了。冷玉要墨玉跟红玉发誓这次一定要杀了和贺英良报了爸爸的仇,墨玉跟红玉他们答应了。红玉告诉李杰克说自己昨天晚上发出了一份很长的电文,应该就是这次密谈的内容,她害怕地下党的的同志没有截获到电文。

  李杰克说这次电文地下党的同志们已经成功截获了,他代表全根据地的人民感谢红玉,说红玉在这件事情中立了头功。墨玉告诉李杰克说现在密谈就要结束了,和贺英良就要躲回他的军部了,她问李杰克组织上对他有没有什么安排。李杰克说他是个双手沾满鲜血的刽子手,组织上一定是不会放过他的。

  墨玉给冷玉说了让她把和贺英良单独引出来,然后他们的人会分散和贺英良那司机的注意力趁机在汽车上安放好炸弹,汽车在行驶的过程中炸弹就会自动爆炸。李杰克告诉红玉说组织上已经安排好了红玉的转移,让她去西平,红玉问那她会不会再回来跟姐姐们一起战斗,李杰克说不会了,但是他永远跟墨玉在一起战斗。

  宋书耕接到了重庆蒋介石方面的密电,要除掉钱建秋和他的同伙,是对叛徒跟日本人合作的警示。冷玉给和贺英良打电话说让他第二天中午去教堂,说是要说一下和贺广司留下的遗产问题。和贺英良去跟墨玉见了面,李杰克他们的人在和贺英良的汽车里面安放好了炸弹。

  钱建秋带着自己组织里的人去吃饭,说是感谢她们这段时间以来的努力工作,墨玉收到了宋书耕送来的纸条,上面说红玉会有危险,让她早点离开酒楼。墨玉知道了之后借口去淮扬菜馆借他们的厨师一用,要去通知红玉赶紧离开。和贺英良发现了李杰克跟红玉的见面,他让人立刻去红玉他们吃饭的酒楼抓红玉回来。(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墨玉去了红玉他们吃饭的酒楼,墨玉在跟老板说话的时候故意声音很大,红玉听到了墨玉的声音之后借口上厕所出来一下。墨玉看到红玉出来之后赶紧拉着红玉上了自己的汽车,这时候宋书耕带着人去了钱建秋吃饭的房间开始刺杀。和贺英良接到下人来报说泰州酒楼发生枪战,随后和贺英良带着人前去酒楼看看情况。

  李杰克把红玉安排在了交通站先住下,说一找到机会就把红玉送出城去。和贺英良没有被汽车里的炸弹炸死,他当时没有在车里,逃过了一劫。和贺英良给上面汇报了密谈失败的情况,还说自己想留在北平协助调查抓住红玉跟李杰克他们。冷玉听说了泰州酒楼发生枪杀的时候去看红玉的情况,但是冷玉被宪兵给抓了起来,问了一番话之后就被放了出来。

  和贺英良要下决心调查清楚冷玉,墨玉和红玉的事情,他心里面气愤的不行。和贺英良说自己要监视住冷玉,看看红玉是不是会找冷雨联系,还让人对外放出消息说自己已经遇刺死亡,制造一个假象让他们放松警惕。墨玉听到日本人说和贺英良已经死了的消息,她去跟李杰克说了这件事情,李杰克说他们的人也调查说和贺英良已经真的死了。

  墨玉给李杰克说冷玉在走之前想再见见红玉,李杰克说自己会安排的。和贺英良在冷玉的教会里打扮成了一个乞丐,他一直监视着冷玉,冷玉出来跟红玉见面的时候和贺英良也跟了上去。李杰克接到了和贺英良没有死的情报,他拿着枪要去找红玉跟冷玉。李杰克去了他们见面的地方之后猜想和贺英良已经来了,他决定引开和贺英良。

  和贺英良果然在附近藏着,他看见了李杰克,他叫住了李杰克之后说出了自己已经想明白了一切,还猜出了李杰克的想法。李杰克说他猜得不错,但是没有猜到日本人一定会战败,说完之后李杰克跟和贺英良同时开了枪,李杰克中弹倒地,和贺英良也被李杰克打中。

  墨玉冷玉她们听到枪声之后赶紧跑了过来,李杰克说和贺英良已经中弹了,他跑不了多远,随后把自己的枪给了红玉,让她们去杀了和贺英良。墨玉抱着李杰克说要送他去医院,但是李杰克跟墨玉说了一番话之后就牺牲了,墨玉伤心的不行。

  随后她们姐妹三个人拿着枪要去杀了和贺英良,但是和贺英良用枪逼住了冷玉,冷玉选择了死亡给红玉争取了开枪的时间。和贺英良死了,冷玉跟李杰克也牺牲了。

  墨玉在家里面吃饭的时候听见了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的消息,她流出了激动的泪水,想起了自己以前所经历的点点滴滴跟重重的遭遇,艰难和困苦。墨玉跟红玉留下了一封信之后就离开了。(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可以联系本站!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