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中国星空时尚网资讯新闻正文

一生只爱你分集剧情详细介绍第2集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9-01-13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刘畊宏

  胜利在部队的表现非常的好,他演出完了之后郑副团长告诉他说他的节目跟别人的撞车了,因为人家的节目比他们的早报了一天所以他的很有肯能被刷下来。胜利听后心里面有点不舒服,他看了小青给自己写的信,小青在信中说自己过得挺好的,让他放心,还说自己回了趟他们的老家,信里满是思念之情。

  小青的文工团下了两个转正的指标,孙团长让胡副主任赶紧把小青转正的事情给办了,但是胡副主任说这事情需要组织决定,随后让孙团长先回去,说自己心里面有数比他清楚。孙团长临走的时候心情十分不好,他告诉胡副主任的秘书志高说一定要他吧小青的事情给盯住了。

  小青在团里面参加工作的时候出现了反胃的情况,大家都让小青去医院检查一下,小青说自己没有事情,孙团长让小青同宿舍的两个人扶他回去休息。缨子有点喜欢孙团长,但是她看见孙团长对小青十分的照顾心里面就有点不高兴,晚上樱子去给小青送药。

  月春晚上去看小青的时候想了想问她这几个月例假正常吗,小青没有说话,樱子猜想小青或许已经跟孙团长发生了关系有了他的孩子了。文工团里面的人都私下里面议论小青好像怀孕了,淑香回来之后带着小青去医院做了检查,检查的结果是小青怀孕了。

  孙团长给大家开会的时候发现大家都不拿正眼看他,随后他问大家是怎么回事,小青怎么没有来,大家都没有人说话,随后有个人说小青在淑香家里面。孙团长去了淑香家里面之后得知小青怀孕了,随后淑香说肯定是小青在招待所里面出的事情,肯定是胡副主任干的,除了他就没有别人了。

  缨子在外面一直偷听着淑香跟孙团长的谈话,淑香说要是这件事情传出去那么小青就毁了,她让孙团长带着小青签个字去把孩子做了,再晚就来不及了。缨子听了之后去找孙团长说他知道自己错了,孙团长打了缨子一巴掌之后就走了,缨子在路上遇见了胡副主任的秘书志高,她把事情告诉了志高。

  志高回去之后给胡副主任说了这件事情,胡副主任听后衣冠禽兽的样子一览无余,他装得十分正义的说自己肯定不是这种人,随后还说小青肯定是跟孙大河搞到一起去了,他还让志高去调查此事。说如果事情要是属实的话一定要严惩孙团长,志高在走的时候胡副主任说自己就要去地区工作了,还说让他照顾一下自己的妹妹小凤。

  第二天志高以胡副主任的名义去找淑香谈话,想了解一下孙大河和小青的事情,淑香不想跟他说话就要走。孙大河带着小青去了医院要做手术把小青的孩子给做掉。(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胜利跟小青两个人是一对感情非常好的情侣,胜利本来要跟小青一起去当兵的,但是临上火车的时候志高告诉小青说她不能当兵,因为地方歌舞团里面的领导不同意,不让小青当兵。胜利在火车上含着泪跟小青道了别,半年之后胜利在部队当了文艺兵,他跟小青两个人只有通过写信来沟通感情。

  小青因为是歌舞团里面的主要演员,团里的胡副主任告诉小青说让她陪地区的杨主任吃个便饭,是杨主任特意邀请的。小青不好意思去,他要拉着歌舞团里面的淑香一起去,小青去了之后在座的一些主任和志高把小青留了下来。淑香本来想给小青提个醒的让他长个心眼,但是孙团长说她这是干什么呢,让她不要把事情想得那么严重。

  在吃饭的时候胡副主任把小青给灌醉了,胡副主任让志高去把杨主任留下的那间房子打开,让小青睡在这里,随后还让人把孙团长给送回了家。胡副主任把小青带到了房间之后问志高是在招待所住还是回家住,志高说自己回家里面住。

  这时候招待所已经没有什么人了,胡副主任看着床上熟睡的小青心理面起了歹意,他悄悄地拿了小青房间的钥匙打开了小青的房门。原创剧情。胡副主任进去了之后看见小青在床上睡得很熟,他慢慢的脱下了自己身上的衣服,可以看得出来熟睡的小青长得很美丽,胡副主任对她肯定是垂涎已久的。

  胡副主任禽兽不如的强奸了小青,第二天小青睡醒了之后发现自己光着身子,她马上意识到了发生了什么事情,她坐在床上显得惊慌失措还有点无助。志高去的时候问了服务员小青的情况,他去敲门的时候小青说自己已经醒了没有事情。

  小青回去之后告诉淑香说自己喝多了不知道是谁脱了她的衣服,还说自己的肚子怪怪的。淑香听了之后没有说话,她要拉着小青去医院做个检查,小青说自己不去,太难为情了。招待所的服务员三小在整理房间的时候发现了一只钢笔,还发现红枕巾也少了一条。

  淑香去了招待所问了三小值夜班的时候有没有发现什么或者听到了什么,随后让三小带她去看看,淑香去了招待所之后也没有发现什么。淑香回去之后还是感觉非常不好,小青说他真的感觉没有事情,让淑香坐车走吧,自己没有事情的。(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淑香听了志高的话之后说他怎么可以这样怀疑孙团长,还说小青怀孕是在去招待所的那天晚上有人进了小青的房间,让他先把这件事情查清楚。淑香去了医院之后小青说还没做,随后孙团长问了大夫说小青心脏有问题不能做,而孩子只能生下来。小青听了之后就昏倒了。

  胜利演出完了之后准备去看望小青,他说小青都一个多月没有给自己写信了,他担心小青会出什么事情。安宝贵知道了事情的真相之后去找孙团长道歉,孙团长说他自己受点委屈没什么,但是小青怎么办,现在孩子不能做掉怎么生下来啊。随后他还说要是胜利知道了怎么办呀。

  小青整理好了东西准备离开文工团听淑香的安排去把孩子生下来,小青晚上走的时候遇见了宝贵,宝贵见她要走就问她为什么要走,小青说来不及了,胜利就要回来了,她不能让胜利看到她现在这个样子,还说胜利回来千万不要把自己的事情告诉他。宝贵看小青走了之后去找了孙团长,孙团长追着去了火车站送小青。

  孙团长问了小青准备去哪里,小青说自己准备去自己的一个远房表姐家,在万县,随后小青又求孙团长说千万不能告诉胜利。就在小青去火车站的时候胜利回来了,胜利去了文工团,三丫头骗他说小青去演出了,估计晚上就回来。三丫头看骗不住胜利了就说小青遭罪了,现在正一个人准备走了,让胜利赶紧去把她给追回来。

  孙团长送走了小青之后就被带到公安局里面隔离审查了,文工团里面的人都知道小青的事情跟孙团长没有关系,但是县里面的领导认为就是孙团长。胜利去了文工团之后问大家小青到底是怎么回事,大家都不说话,胜利急得不行,问大家小青到底是出什么事情了。但是大家都说不知道,胜利急的掀翻了桌子出来了。

  志高代表胡副主任去调查孙团长跟小青的事情,志高告诉孙团长说让他好好交代,把问题和错误都给想清楚了,随后他给孙团长放下了一盒烟就走了。胜利因为没有找到小青的消息就去家里面看了一下然后就回部队了,他乞求老天保护好小青。

  小青去乡下找了她一个远方的表姐桂兰,桂兰问她有事情呀,小青说自己现在真的是没有地方可以去了,是来投靠她的。桂兰知道了小青的事情之后说不是自己不留她,是自己现在的条件没有办法收留她,自己现在就有五个孩子,她男人常年在外面干活,一年到头回不了几回家,还说自己没有能力照顾她了。(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小青说自己真的不会给她添麻烦的,还说自己能够照顾自己,随后就帮着桂兰干起了活。淑香找到了地区妇产医院的院长,他答应说能解决小青的问题,淑香回了文工团找小青的时候知道小青走了,随后他准备找孙团长的时候得知孙团长被隔离审查了。

  淑香去县里面找了胡副主任要求见一见孙团长,但是胡副主任不让淑香见,淑香也没有办法。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间小青已经生下了肚子里面的孩子,接生婆接生下孩子之后发现小青是大出血,赶紧让桂兰把她送到了医院。桂兰拉着平车把小青送到了医院里面。

  志高跟胡副主任的妹妹小凤结了婚,胡副主任喝过喜酒走的时候告诉志高说要抓紧时间把孙团长的案子给办了,到时候一定要给人民一个交代。招待所的接待员三小以前在小青住过的房间里面捡到过一支钢笔,三小把那支钢笔交给了志高,说自己当时看那支钢笔好看就自己想留下来用。志高问了他有没有跟其他人说过这件事情,三小说自己没有说过,随后志高就让三小走了。

  孙团长被审查了几个月之后因为没有证据就被无罪释放了,孙团长出来之后得知小青孩子没有做成给生下来了,孙团长心里面也不好受。安宝贵告诉孙团长说他们文工团解散了,大家都要各奔东西了,孙团长听了之后一个人独自地喝着闷酒,让他们两个人都走了。

  胜利去火车站接了一个新来的女同志,胜利回去还想给郑副队长请假,他猜想说小青肯定是出事了,他心里面着急。郑副队长说过两天去北京采购服装,到时候就带着胜利一起去,顺便让他打听打听小青的下落。小青生下来孩子之后自己看都不愿意看一眼,她让桂兰赶紧抱走送人或者把孩子给扔了,她的情绪十分的不稳定。

  胜利去了文工团之后发现已经没有人了,他见到了孙团长,他不让孙团长瞒着他,告诉他小青到底是出什么事情了。孙团长跟胜利喝着酒说自己真的不知道,胜利急的没有办法要跪下来求孙团长。桂兰找了个人要把小青的孩子给抱走,但是那家人看到了孩子头上的胎记之后说不要了,害怕养大以后再被小青给要回去。

  小青知道了说她肯定不会要回来,他这辈子就不想再见到这个孩子,但是桂兰说人家不这么认为呀。小青气得不行,她晚上趁着桂兰睡觉的时候偷偷地把孩子给抱了出来准备把孩子给埋掉。(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桂兰半夜里醒来发现小青和孩子都不见了,小青在河面上面凿着冰准备把孩子给扔进去,她凿了一个冰窟窿随后抱起了孩子。桂兰去了之后发现河面上有个小孩的帽子,她跑过去一看发现冰面上只有一个冰窟窿,她跪在地上哭了半晌,他以为小青抱着孩子跳河了。

  桂兰在回去的路上看见了小青抱着孩子在树下面坐着,她看到了小青之后高兴得不行,她把小青带回了家,他告诉小青说不管怎么说这可是她的亲生孩子。要是真的不行就让小青把孩子给她放在自己家里面养着,自己也不差这一个孩子。她让小青带着孩子在家里面住下,还说自己能养活她们俩,还问了小青打算什么时候把这件事情告诉胜利。

  小青说自己没有脸见胜利了,以后也不打算见胜利了。桂兰的男人回来之后非让桂兰把小青给赶走了,她男人喝多了酒之后在家里面嚷嚷着闹得不行,小青自己在屋子里面收拾好了东西就抱着孩子走了。小青刚走胜利就去了桂兰家里面找小青,但是桂兰男人说小青刚走。

  胜利也不知道小青去了哪里,他去了火车站的时候和小青又是再一次的擦肩而过,胜利走着火车走了。小青把孩子放在了火车站的板凳上面看看孩子有没有人抱走,这时候有一对夫妇看着这孩子没人就把孩子给抱走了。小青在窗户里面看到孩子被抱走了之后心理面也难受,她蹲在墙角里哭了起来。

  小青想了想之后又突然间后悔了,他要上车去抱回来自己的孩子,但是乘警说让她去补票,小青去补票的时候火车已经开走了,小青追着火车哭着跑出去了好远。车上那对抱孩子的夫妇看到了孩子头上的胎记,但是那女的说自己就喜欢闺女,没有什么的。

  小青想不开准备躺在铁路上面卧轨自杀,但是她被一个好心的铁路工作者给救了,那个人让小青现在他们家给住下来,要是不嫌弃的话就把他们夫妇俩当成父母也行。胡副主任找了志高,得知还没有小青的下落,而孙团长的事情也处理好了。

  时间到了八十年代,小青在一家合作社干起了服务员,桂兰的男人也时不常去看看小青给她带去点家里面的特产和吃的。小青这些年来一直帮衬着照顾桂兰家的孩子们,给他们寄点钱过去,小青问桂兰的男人这次来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呀,小青问了之后才得知桂兰住院了。

  小青给桂兰办了住院手续,她去医院告诉桂兰说让她别担心,就是做了小手术,让她什么都不要管,自己回家先帮她带着孩子。(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胜利和小青分开已经五年了,胜利一直不停地找着小青,但是始终都没有什么下落,胜利心理面一直也在后悔感觉对不起小青,他下定决心一定会把小青给找回来,让她平平安安的。胜利他们部队文工团里面一个女同志叫美娟,她好像一直喜欢着胜利,而胜利好像一点也不知道,他心里还一直惦记着小青。

  美娟一个人在排练舞蹈的时候不小心扭伤了脚,胜利看到了之后就背着美娟去了医务室进行治疗。胜利有时间就去医院看看美娟,美娟让胜利去北京演出的时候往自己家里面稍点东西,胜利爽快的答应了。胜利把美娟往家里面寄得钱和药品给美娟捎回了他们家。

  胜利去了之后看到美娟家里面的条件也十分的困难,美娟当兵这些年帮家里面了不少的忙,她爸爸有病常年卧床不起,她还有个妹妹还是分得小。胜利回了家之后拿了不少的东西给美娟家里面送了过去,胜利的一个朋友何必开着车帮着胜利把东西给送了过去。

  在回去的路上何必问胜利跟美娟是什么关系,胜利说他真的是误会了,他们就是普通的战友关系。胜利回了家之后他妈告诉他说有个叫淑香的姑娘来过家里面找他,但是已经走了,走的时候还给胜利留下了一张字条。胜利又去了桂兰家,他问桂香家的男人到底知不知道小青的下落,桂兰她男人说自己真的不知道,小青就是在他们家住过一段时间。胜利听了之后就走了,说有时间自己再来。

  桂兰的男人去医院告诉桂兰说胜利来了,让他给撵走了,小青听后哭了起来,桂兰说他把事情给办坏了。桂兰说去北京的车就一趟,让小青赶紧去火车站看看能不能找到胜利。小青去了火车站的站台下面看到了在车上的胜利,她没有叫住胜利,只是站在了一边看着胜利默默地哭了起来。

  安宝贵再一次偶然的机会下见到了小青,小青问了安宝贵团里面的事情和孙团长的情况,宝贵看到小青之后也是高兴得不行,他问小青这几年过得怎么样,有没有回去过,小青说自己过得挺好的,没有回去过。宝贵去了小青住的地方,他把小青家里面破旧的家具和门还有窗户都给修了修。宝贵走的时候问小青这么多年见到胜利了没有,小青说没有见到过。宝贵听后也没有说什么,小青问了他淑香姐的下落,宝贵说好像去石家庄了。

  淑香一直知道着事情的真相,他一直想找到有力的证据去把胡副主任给告下去,不能让他这个恶人逍遥法。(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淑香心里面还是一直惦记着小青的事情,她又去招待所找了当年的那个服务员三小,随后他又去找了志高,还是说当年小青的事情。志高听后情绪有些激动,他说都过了这么多年自己根本就没有印象了,自己当年只不过是一个秘书,做的工作只是领导的安排,志高赶走了淑香之后让他以后不要来麻烦自己了。

  安宝贵经常去小青住的地方给小青帮些忙干点活,还给小青做了一个大木头箱子让她放衣服,小青留宝贵在家里面吃饭,她给宝贵做了碗面。宝贵吃完了之后给小青送了一个发卡,小青接到手里面显得有点不好意思,宝贵结结巴巴的看着小青说自己想要娶小青。

  小青听后红着眼睛不让宝贵再说了,小青说她知道宝贵是个好人,但是自己的情况宝贵不了解。宝贵说他知道小青有孩子,但是自己不在乎,肯定会对孩子好的。小青听后说不是的,她这辈子再也生不了孩子了,宝贵听了之后也是明显的吃了一惊,他没有想到小青会是这么个情况。

  胜利当了八年的兵就要复员回家了,他们文工团的队长和一个战友晚上的时候来给胜利送行。郑副队长告诉胜利说到了地方之后要好好学习好好工作,就这样,胜利专业回家了,走的时候美娟跑过来追上了胜利。美娟给胜利送了自己给他织的毛衣,胜利让美娟在部队好好干,说自己在北京等着她复员回来。

  宝贵回家想了很久之后又找到小青说自己想好了,可以不要孩子,自己非要娶了小青,小青听后说她不能答应宝贵。胜利复员回北京之后被安排到一个厂里面负责文艺工作,工会主席还专门给胜利分了一间办公室,和一个叫沈虹的姑娘一起办公。

  胜利看见办公室里面放的一把手风琴,他心里面又想起了自己当年没有当兵在文工团跟小青在一起的往事。小青在火车站的饭店里面当服务员,曾经抱走她孩子的那对夫妇去了饭店里面吃饭,饭店里面的服务员告诉小青说马师傅的脚崴了让她赶紧去看看,就这样小青差一点就看到了自己的孩子。

  胜利在工厂里面给工人们排练节目,因为和胜利一个办公室的那个女同事沈虹嫉妒心有点强,还是个大龄的单身女性,还会拉手风琴。胜利因为害怕沈虹跟他闹矛盾,所以就一直不敢说自己会拉手风琴,但是有一天沈虹请假说要晚来一会儿,但是工厂职工要彩排节目,胜利没有办法就给大家拉起了手风琴配乐。沈虹过来之后看到了舞台上面的胜利入起了神。(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沈虹有点喜欢上了胜利,她上班的时候精心的打扮了一番之后还穿了裙子去上了班,她悄悄地在胜利的桌子上面放了一块巧克力。胜利去了办公室之后看到办公桌上巧克力,沈虹装作若无其事地说是她爸从国外带回来的,随后胜利给沈虹说让她去找厂长说说去参加市里的歌咏比赛。

  安宝贵去找了马师傅,因为马师傅两口子这么多年来对小青就像是当成亲女儿一样照顾,所以宝贵想说服马师傅两口子让小青嫁给他,但是马师傅听后说小青这么多年来心里面还是一直忘不了胜利,他说宝贵应该也是知道胜利的,这么对待小青也太不对了。

  宝贵知道自己有点配不上小青,还知道自己这么做还有点对不起胜利,他去找了小青说自己追求小青已经这么多年了,他说自己知道自己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他告诉小青说希望小青心理面知道自己是真心喜欢他的。小青也不说话在一旁默默地哭了起来,宝贵说自己只要听小青一句话,自己立马就走,他说小青干什么非要这么难为自己。

  沈虹晚上把胜利约到了自己的家,宝贵在小青的身边一直说让小青跟着他走,还说自己会给小青幸福,要是找到女儿的话就让小青告诉孩子说自己就是孩子的亲爸,自己肯定会对孩子好的,三个人在一起生活多幸福。小青想了想哭着说自己回答宝贵,她说自己愿意嫁给宝贵,宝贵听后高兴地不行。随后小青又说自己是为了孩子才愿意嫁给宝贵的,自己是为了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才愿意嫁给宝贵的。

  小青说自己知道胜利还在一直找她,她自己也没有忘记胜利,小青说自己想让胜利忘了她,小青说自己是为了将来要找的女儿和让胜利断了念想才愿意嫁给宝贵的,宝贵听后说自己喜欢小青,愿意接受小青。胜利去了沈虹的家里面之后才知道今天是沈虹的生日,晚上何必去给沈虹送花为他庆祝生日。胜利跟何必见了面之后都高兴的不行,但是三个人坐在一起的时候气氛有点尴尬。

  何必好像有点想追求沈虹,沈虹把何必送走了之后有跟胜利在家里面坐了一会儿,沈虹给胜利表白了自己的心意,但是胜利拒绝了沈虹,他说自己跟沈虹真的不可能成为那种关系。自己已经有了喜欢的人了,沈虹听后有些激动地说让胜利赶紧滚,胜利走了之后沈虹在家里面哭得不行,还砸坏了不少的东西。

  胜利跟何必在一起吃饭,他告诉了何必沈虹的事情,胜利还说自己还是忘不了小青,他一定要找到小青,这是他对小青的承诺。宝贵要带着小青走了,临走的时候马师傅告诉宝贵说一定要对小青好,要不然他肯定不会饶过宝贵的。(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小青跟着宝贵走了之后马师傅心理面也空落落的,马师傅回家说只要这安宝贵能真心的对小青好那么他们也就放心了。宝贵带着小青回了家,宝贵晚上睡到了隔壁的屋子里面,小青看宝贵的院子里面乱的不行,第二天早早的就起来把院子收拾得干干净净。

  宝贵起来了之后看见小青把院子收拾好了,饭也给他做好了,宝贵吃着饭高兴得不行,他说自己也算是有福气的人了,他说小青没来的时候自己院子里面就没有这么干净过,还没有吃过早上饭。宝贵高兴的说以后他这做乐器的小作坊里面的账务都由小青管。

  宝贵给人家做的琴因为质量不好被人家又给送了过来,小青给宝贵出了主意打了圆场。沈虹一直生着胜利的气,因为厂里面要演出,胜利跟沈虹要一起排一个节目,但是沈虹不愿意。工会主席批评沈虹说个人问题不能影响到工作,太不像话了。

  胜利也知道自己也有做得不对的地方,他跟沈虹在一起说话,沈虹说自己喜欢胜利,对胜利的感觉自己这辈子都没有过。她说是自己先爱上胜利的,自己本来以为胜利原本就是一个平凡的人,但是自己就是在彩排的时候看见胜利拉着手风琴自己才爱上他的。沈虹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胜利说对不起,他不是不能去爱沈虹,但是他对自己心爱的人有过承诺,但是这一定要有一个结果。

  沈虹说她真的很嫉妒小青,他知道这不是胜利的错,随后她抱着胜利哭了起来。小青把宝贵的家里面打理得井井有条的,还把宝贵的生意给大理的很有起色,小青闲着的时候还是经常会想起胜利。派出所的人找到了小青说他们找到了一个孩子,这孩子各方面的情况都跟小青说的十分的相近,小青去派出所看了那孩子之后发现就是自己当年丢失的女儿。

  小青清醒了之后发现这是自己的幻觉,宝贵回家之后她抱着宝贵哭了起来,她说自己想自己丢失的女儿了。宝贵说小妞子丢了已经这么长时间了,要不然他们就再抱养一个儿子吧,小青听后说这件事情就让宝贵决定吧。

  胜利给厂里的领导请了几天假说是要去靖县一趟,胜利过了这么多年还是没有放弃寻找小青。何必跟沈虹在一起吃饭的时候说了胜利的事情,沈虹听得有些生气,但是还是被何必给拉着坐了下来。(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胜利去找了孙大河,但是没有找到人,以前文工团里面的人也都各自散了去,他也没有找到以前的人。胜利辗转反侧的打听到了三丫头的消息,他找到了三丫头问她知不知道小青在哪里,他说要是知道小青的消息一定不要瞒着自己。三丫头拿出了小青给她写的信让胜利看了。胜利看了上面的地址,三丫头说让胜利去找她吧。

  小青在家里面给宝贵说了现在主要是跑乐器的销售问题,说自己想要去北京看看有没有市场,宝贵担心小青去北京找了胜利,有点不想让小青去。小青说自己知道宝贵是在怎么想的,让他放心,自己不会去见胜利的。宝贵把小青送到了车站,让她注意好身体按时吃药,还让她好好照顾好自己。

  胜利去了宝贵的家,胜利在屋子里面等着小青。宝贵把小青送走了之后去孤儿院了一趟看看有没有合适的孩子自己想抱养一个,但是他去了之后去晚了,被别人给抱养了。宝贵在饭店喝闷酒的时候遇见了一个熟人,宝贵喝了点酒回家之后工人告诉他说有个人找小青。

  宝贵进屋之后看到了是胜利,宝贵一下子慌了神,胜利见到了宝贵之后高兴得不行,他说怪不得小青会当经理,原来这个乐器加工厂的厂长是宝贵,怪不得自己没有想到。随后胜利激动地问着小青的情况,他说自己现在就要带着小青回北京,自己什么也不管了。

  宝贵先劝着胜利冷静一点,然后他告诉胜利说自己跟小青结婚了,胜利听了之后一下子就像是霜打了的茄子,宝贵晚上准备了几个菜跟胜利一起喝酒。胜利一句话也不说,饭也不吃,一直的看着墙上挂的小青跟宝贵的结婚照片。宝贵喝了不少的酒,他说希望胜利能够明白,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跟胜利说,胜利喝了几口酒之后说自己明白,随后就失望的走了,走的时候给宝贵留下了一封信,还留下了给小青买的那件衣服。

  宝贵看了胜利给自己留的信,信上说他过来就是想看看小青过的好不好,既然事情已经成这样了那么自己也就不好再说真么了,随后他告诉胜利说要好好的待小青,不要告诉小青说自己来过了。

  小青在北京跑了很多家乐器行但是他们都不敢收私人企业的乐器,小青费了好大的力气才跑好了一家乐器店,那家乐器店的经理说让小青回去之后把每样乐器都带过来两件,只要质量好肯定就没的说,他们的店顾客遍布全国各地。

  胜利在安平的火车站一直等着小青回来,他足足的等了两天但是都没有见小青回来,最后他没有办法就坐火车回了北京,在车上胜利还想着曾经跟小青在一起的点点滴滴,他感觉这就像是一场梦一样,但是梦醒了之后他必须要面对现实。(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小青在北京找到了淑香,淑香看到小青之后高兴得不行,宝贵在家里面一直闷着,心理面不高兴,在床上也不下来。胜利回北京之后沈虹在车站等着胜利,胜利看到了沈虹之后紧紧地抱住了她哭了起来,小青把自己这么多年来的事情告诉了淑香,淑香听了之后也为小青的苦难生活哭了起来,她说要是小青有个三长两短那么胜利该有多难过啊。

  淑香告诉小青说让小青在多住一晚上,给宝贵打个电话说第二天再回去。胜利跟沈虹在一起吃饭,他一直想不明白小青为什么会嫁给安宝贵,沈虹问他现在打算怎么办,胜利说自己只想再见小青一面,他要问清楚小青为什么要嫁给安宝贵,为什么要不辞而别。

  胜利送沈虹回家的时候抱着沈虹说她真好,胜利的心里面对沈虹的感情好像也在一点一点的发生着改变。胜利在回去的路上遇见了复员回家的美娟,他们俩在一起说了个自己的事情,胜利问了美娟的工作和感情问题,美娟心里面其实是一直喜欢着胜利,她问了胜利找到了小青了吗,胜利低着头没有说话。

  小青丢失的女儿因为收养她的那家男人福禄子经常赌博,他们家的日子过得也不好,那个福禄子好像是自己有毛病因此不能生孩子。福禄子说这几年他抱来的孩子越长越大感觉好像不怎么亲了,晚上淑香给小青说这件事情不能就这么算了,自己非要把那个人给揪出来让他受到法律的制裁。小青说事情都过去这么多年了,自己真的不想再查了,想把这件事情给忘记了。

  宝贵在家里面一直喝着闷酒,他害怕小青知道胜利来了因此小青再跟着胜利好了,他心里面也不高兴。第二天淑香送走了小青,并叮嘱小青要照顾好身体,宝贵原本把胜利给小青买的衣服扔到了房上,但是自己想了想又觉得不对劲儿,把衣服拿了下来放回了屋子里面。

  小青回家了之后问小娇自己走了之后家里面有没有什么事情,小娇说前两天有个从北京过来的人找她了,好像叫胜利。小青听了之后心理面咯噔了收紧了一下子,晚上宝贵想了想把胜利来过的事情告诉了小青,他还拿出了胜利买的衣服让小青试试。

  小青看着衣服默默地哭了起来,胜利在家里面还是一直的想着小青,胜利他妈妈催他赶紧跟沈虹确定关系把事情给办了,但是胜利说他跟沈虹的关系还没有确定。(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中午的时候沈虹跟何必去胜利家里面吃饭,沈虹让何必帮着把自己的工作给调了,沈虹还想说服胜利也把工作给调了,但是胜利不答应。小青他们的乐器在北京也打开了一点市场,也算是小有名气,生意也一天比一天好了。何必在一直谁求着沈虹,而沈虹喜欢着胜利,胜利对何必喜欢沈虹的事情却一点也不知道。

  小青回去之后给宝贵说他们家里面的手工作坊太小了,根本就不好发展,她给宝贵说想把附近的家具厂给包下来,那里面有机器厂房和办公室。小青说自己这两天就去问问,如果可以的话自己就回趟老家,把老家的房子给卖了凑点钱。宝贵一直对小青挺好,家里面的大事小事也都十分听从小青的意见。

  小青回了趟靖县,把卖房子的事情托付给了村长,村长说自己真的搞不懂当初他跟胜利感情那么好怎么就嫁给宝贵了。这么多年了胜利一直在找着小青,他不知道小青这是为什么,小青说自己已经嫁人了,过去的事情就不要再提了。

  小青走的时候去文化局找了孙团长,但是里面的人说孙大河已经不在那里面工作了。志高当上了工商局的局长,他姐夫胡国才找志高去办事,但是志高拒绝了他。胡国才因为已经不是革委会主任了,志高给他安排的工作他也不去,志高也拿他没有办法。

  孙大河因为不在文化局干了就在大街上摆着地摊卖包子,被工商局的给查了之后孙团长没有办法就躺在地上不让他们拉东西。这时候志高过来看到了孙团长就让工商局的人把东西还给了孙团长,还说让他第二天去局里面找自己,看看自己能不能帮上他什么。

  小青在街上遇见了孙团长,他跟孙团长在一起吃饭说了这么多年来的事情,还说自己把孩子生下来了,但是在火车站给弄丢了,现在还没有找到。福禄子跟他老婆秀芳又生了一个男孩子,所以对小青的女儿就开始不好了,经常动不动就是打骂。

  孙团长第二天去找了志高,志高给他打了个电话安排了工作过,孙团长也十分的感谢志高。随后孙团长还说了小青的事情,他说都过了这么多年了小青也真的不容易,自己都替她感到屈。志高回去之后也在想小青的事情,他是知道真相也了解事情经过的,但是就是因为当年胡国才位高权重,而且还是自己的大舅哥,所以没有揭发他。

  胡国才又去找志高说想借志高他们工商局的关系干点便利去倒卖一批电子表,但是被志高给拒绝了。志高还侧面的问了一下胡国才当年小青的事情,还说孙大河给给自己说过怀疑是他干的,但是胡国才有矢口否认了,还说是诬陷。(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小青去了表姐桂兰家,桂兰的女儿要出嫁了,桂兰问了小青宝贵对她好不好,小青说宝贵对她挺好的。秀芳得病死了,小青的孩子不上了学,在家里面照顾起了弟弟还做饭干家务活,而福禄子整天还是吊儿郎当的不务正业。秀芳的妹妹去了福禄子家里面之后说想把小青的孩子给带走,他说福禄子一个大男人带着两个孩子不好养活。

  福禄子说秀芳这一死家里面就指望她干活了,不让秀芳的妹妹把孩子给带走。沈虹忙着给胜利调动工作的事情,但是胜利说自己不想离开厂里,沈虹听后气得不行。沈虹回去之后给胜利打电话说让他再考虑考虑,还说中午跟徐秘书一起吃个饭,但是胜利说自己要出差没有时间。

  胜利是厂里面销售科的科长,工作也很忙,胜利跟小田去加油的的时候去找了美娟,美娟的同事说美娟刚走,她爸爸病得很严重。胜利去了美娟的家,他背着美娟的爸爸去了医院,中午的时候胜利跟美娟一起去吃饭,胜利问了美娟家房子的事情,他说自己先回家去住,让美娟的父母去住自己的房子,这样对美娟父亲的腿有好处。

  美娟看着胜利就哭了起来,胜利一看美娟哭了就去安慰美娟,美娟拉着胜利的手说自己不明白为什么胜利对她这么好。这时候沈虹也在饭店里面吃饭,她上厕所的时候刚好看见美娟拉着胜利的手,沈虹生气的打了胜利一巴掌之后就哭着跑走了。胜利追上了沈虹,沈虹说自己不听胜利解释,自己再也不想看见胜利了。

  下午的时候胜利跟小田开着车去出差了,小青的孩子在家里面做饭干家务,孩子在家里面做饭的时候摔倒了,头一下子碰在了灶台上面昏了过去。晚上的时候福禄子抱着孩子在大马路边上劫车子送孩子去医院,但是来来往往的车辆都不停,是胜利跟小田开着车子路过的时候停了下来,并且赶紧送孩子去医院。

  胜利把孩子送到了医院之后大夫说孩子现在脑部大出血,很有可能发生意外,大夫让福禄子去交住院费的时候福禄子吓了一跳,没有带那么多的钱,随后是胜利交上了住院费。胜利走了之后再路上想着孩子,他说这孩子长得很像小青,小田说他是想小青想疯了。

  孩子醒了之后失忆了,谁都不认识了,福禄子问了大夫之后大夫说这是脑部神经的损伤,要看恢复的情况。小青的场也很忙,他给宝贵商量说想去北京看看有没有合适的地方,在北京开一家乐器店。宝贵听了之后说自己听小青的,让小青决定。小青临走的时候给宝贵说让他好好吃饭,随后自己交代了工人说自己也出去一趟。(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小青去了北京之后乐器店的老板说他们厂里面上次送的那批货都有毛病,可能是材料上面的问题,他们可能都被卖材料的给骗了。小青说他回去之后再跟宝贵商量商量看看这批货怎么处理。宝贵有了钱之后在外面又养了一个情人,宝贵给人家说能不能让她给自己生个孩子。

  小青回家之后发现宝贵不在家,她问了工人知不知道宝贵去哪了,工人们说不知道。那个女人问宝贵说就是想让自己给他生孩子才跟自己在一起的吗,宝贵想了想说是吧,但是开始的时候自己是这么考虑的,但是自己把所有的事情都给想好了,到时候就把她安排的妥妥当当的。那女人听后说宝贵根本就不是爱她。

  宝贵回去之后小青问他说这批材料他是从哪里进的,宝贵打着马虎眼给小青说了一声,但是小青生气的没有说话就走了。宝贵追上了小青之后问她是怎么了,小青说不让宝贵碰她,她问宝贵为什么要骗自己,她问宝贵说金玉娥是谁,宝贵听了之后没有说话,小青哭着过马路的时候被汽车给撞了。

  小青的孩子被秀芳的妹妹秀芬给接回家了,她决定养着小青的孩子。但是秀芬回家问福禄子孩子的时候福禄子说孩子还在医院,医院会处理的。秀芬听了之后气得不行,随后去医院找孩子。胜利出完了差之后决定去医院看看那个孩子,孩子看见胜利了之后哭着说胜利是不是自己的爸爸,随后秀芬也去了医院把孩子接回了家。

  胜利跟着秀芬把孩子送回了秀芬家,秀芬告诉胜利说这孩子是自己姐和姐夫当年在万县给捡回来的,胜利听了之后想了想没有说话。胜利去山西看朋友的时候遇见了孙团长,孙团长正给别人送货,胜利陪着孙团长一起去了,随后两个人还准备跟孙团长叙叙旧。

  胜利跟孙团长说了小青的事情,沈虹从何必嘴里面得知胜利跟美娟就只是战友,胜利看美娟家里面挺困难的就一直帮助美娟。胜利回厂里面之后科长告诉胜利说沈虹来厂里面找过他,还说沈虹人不错,家里面条件也很好,让胜利多体谅体谅她。胜利说自己知道了,随后就走了。

  小青在家里面收拾好了东西准备走,宝贵发着火说他们俩在一起也算是过了五年了,一点感情都没有啊,宝贵说自己是犯错误了,求小青原谅他一会,小青打了宝贵一巴掌。小青要走的时候宝贵给小青跪了下来说这个家不能没有小青,还说厂里不能没有小青,小青哭着哭着就昏倒了。(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沈虹在家里面一言不发的发着呆,心神不宁的,何必去看了沈虹之后问她胜利回来了没有,沈虹说不知道。何必陪着沈虹去街上走走,沈虹问何必说胜利这个样子是不是爱自己,何必说应该是的,但是小青现在嫁人了就是胜利在惦记着也该面对现实啊。

  胜利在家里面默默地想起了沈虹对自己的一往情深,他给沈虹打电话没有打通,随后他穿上衣服去找了沈虹。沈虹没有在家,胜利就一直在沈虹家门口等着沈虹,胜利等了一会儿还不见沈虹回来就走了,美娟在胜利住的地方等着胜利。美娟说自己是给胜利道歉的,她说都是因为自己沈虹才误会了胜利,胜利说没有事情的,随后送美娟回家。

  这时候天上下起了雨,胜利拉着美娟去了自己住的地方让美娟先避避雨,随后他给美娟拿出了自己的衣服让美娟先换上。这时候沈虹来胜利住的地方找胜利,她敲了门之后胜利开了门,沈虹抱着胜利就哭了起来。这时候美娟刚好擦着头发出来了,沈虹看见美娟之后又哭着跑走了。

  胜利追着沈虹,但是沈虹让胜利放开她,这次胜利算是彻底的解释不清楚了,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沈虹回家之后一直一言不发的,胜利给她打电话她也不接,沈虹想了想给何必打了个电话让他去自己家里面一趟。

  何必去了之后沈虹问他是不是一直喜欢自己,何必说是的,自己是一直喜欢沈虹。沈虹听后让何必坐到她旁边,让他把衣服脱了,何必莫名其妙的脱起了衣服。何必说这样不好吧,随后沈虹脱起了何必的衣服,这时候胜利去了沈虹家里面,发现何必跟沈虹已经即成了事实了。

  沈虹带着报复的快感给胜利说怎么样,他很吃惊吧,随后胜利就走了。胜利一个人在家里面喝着闷酒,沈虹其实就是想接着跟何必的事情报复一下胜利,她自己心理面也难受的不行。沈虹其实跟何必没有发生关系,他就是拿着何必的衣服放在了床上而自己用被子盖着身体给胜利做个样子刺激一下胜利。

  何必说自己恨沈虹,自己就是个傻帽,沈虹给何必说他们两个人要谈谈,何必说自己不想跟沈虹再玩这种无聊的游戏了,沈虹说就让何必再相信自己最后一次。沈虹给何必说自己想嫁给他,她问何必愿不愿意娶自己,何必听后说自己愿意。

  胜利被派往去山西的销售点工作一段时间,小青在医院里面一直昏迷不醒,宝贵照顾着小青,他也十分后悔自己的做法。胜利去了山西之后先去看了看那个孩子,秀芬看到是胜利之后高兴得不行,还说孩子就是记着胜利。胜利问了孩子的情况,秀芬说孩子现在什么都不知道了,胜利说自己过两天要回趟北京,想带着孩子去北京看病,秀芬听后十分的感谢胜利。(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小青还是一直的昏迷不醒,大夫告诉宝贵说让她先不要急,观察一段时间再说。胜利带着孩子去看病的时候刚好跟小青住的是同一家医院,孩子自己好像心有灵犀一样就去了小庆祝的病房。胜利跟秀芬出来之后发现孩子不见了,胜利赶紧去找孩子。

  胜利找到了孩子,但是孩子一直对着小青的病房叫着妈妈,胜利看了几眼也没有看清楚病床上的就是小青。小青安顿好了秀芬跟孩子之后说让他们先住几天,随后自己就先走了,说过几天忙完了再来看孩子。宝贵去给小青洗脸的时候小青醒了过来,小青好像感觉到有害孩子叫自己妈妈。

  胜利给沈虹写了一封信,他给沈虹说自己跟美娟只是战友关系,是沈虹误会了,或许是自己陷入以前的日子陷得太深了,这可能是他们之间的问题所在。小青病好了之后宝贵带着她离开了北京回了家,宝贵说自己知道错了,以后肯定会好好对小青的。小青也原谅了宝贵。

  小青去北京要开乐器店,小娇陪着小青一起去了,路上也好照顾着小青。胜利一直照顾着小青的孩子,还辅导孩子做作业。福禄子还是天天的不务正业赌博,胜利说回来就能让孩子去上学了,他告诉秀芬说自己马上就要回北京了,随后还给秀芬放了一些钱让孩子好好上学。

  沈虹跟何必举行了婚礼,沈虹还有点惦记着胜利,小田告诉沈虹说胜利估计第二天才能回来,何必也高兴得不行,大家伙都在闹着新郎跟新娘。沈虹有点不高兴,回家之后坐在那里也是闷闷不乐的,不让何必碰她,何必有点生气自己去睡觉了。沈虹一个人坐在沙发上面喝着闷酒。

  第二天沈虹去火车站等胜利回来,而何必在家里面张罗着跟沈虹一起吃烛光晚餐,他在家里面等着沈虹。胜利下车的时候沈虹看见美娟也来接走了胜利,沈虹心理面又难受了起来。美娟告诉胜利说她就要去加拿大了,她失散多年的爷爷通过华侨商会找到了他们。

  沈虹回家之后心情十分的不好,何必一直在哄着沈虹,但是沈虹不说话,何必有点生气的说不就是胜利回来了吗,她想干什么就告诉自己,自己肯定不会说什么的,随后何必就去外面睡觉了。胜利帮着美娟整理好了东西把他们一家人送上了车,美娟一直默默地看着胜利一言不发。(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何必去找了胜利,他给胜利诉苦说送结婚到现在他自己连一天舒服的日子都没有过,沈虹总是能找着各种理由来跟自己吵架。何必说自己恨自己太窝囊,连一个女人都改变不了,随后何必说自己这次来是跟胜利告别的,自己要去深圳,他已经想好了自己必须离开。

  时间到了九十年代,何必走了之后一直也没有跟沈虹打电话联系,胜利问沈虹她将来打算怎么办,沈虹说让胜利给何必打电话问问他是怎么想的。小青的孩子也长大了,秀芬把孩子送到了城里面上学,福禄子还想把孩子给领回家里去,秀芬说他别想打孩子的注意把孩子给接走了。

  胜利的厂里面要采购一批乐器,因为科里的人都不懂乐器,胜利看了单子之后发现是安宝贵的乐器店。宝贵在乐器店里面跟小娇又发生了不正当的关系,小娇一直缠着宝贵让宝贵给她买东西。胜利去宝贵的乐器店里面找了宝贵,采购完了乐器之后小娇想把卖乐器的钱给存了,她想存点私房钱。

  中午的时候宝贵跟胜利一起吃饭,宝贵问了胜利成家了没有,胜利说没有。胜利问宝贵跟小青过得好不好,宝贵说还行吧,也算不上过得太好,宝贵说小青现在有点高血压,还经常吃药。胜利问宝贵说到底干什么了,宝贵给胜利说自己是有老婆了,但是没有孩子,他说小青十八岁就把子宫给摘了,胜利听着没有说话。

  宝贵喝多了酒,胜利送宝贵回去,宝贵说当初胜利干什么非要去当兵,要是他不去当兵小青就不会出那破事,他知道胜利怎么想的。宝贵说他根本就不知道小情发生了什么事情,自己答应过小青不能告诉胜利,宝贵不让胜利送他回去,胜利走了。

  小青出去交电费了,回来的时候宝贵喝的晕晕乎乎的,小青问他中午去见客户了,宝贵说陪客户去喝酒了。晚上宝贵在算账,小青整理者家务,宝贵问小青怎么这次没有打个招呼就过来了,小青说以前帮他们忙的程经理就要退休了,自己过来送送人家。

  小青在洗衣服的时候发现了卫生间里面有一只耳环,她没有问宝贵而是把耳环悄悄地收了起来。小青问宝贵说孤儿院里面又去了一个小男孩,八个月大,宝贵听后说有时间了他们就回去看看。晚上的时候小青躺在床上也睡不着觉,心里面想着耳环的事情。(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小青的孩子恢复了以前的记忆,她问秀芬说自己怎么记得以前管福禄子叫爸,秀芬说别让她问东问西了,只记着给自己叫妈就行了,那都是以前的事情了。小青走了之后小娇又跟宝贵住在了一起,小娇告诉宝贵说她怀孕了,宝贵听了之后高兴得不行。宝贵说以后就不让她去上班了,让她养好身体准备生孩子。

  小娇说这孩子她要打掉不能要,宝贵说让她提条件,自己什么都答应她。小娇说让宝贵跟小青离婚然后娶了自己,宝贵听了不说话了,小娇有点生气。她说自己就把孩子给打掉,让他还是安安生生的过日子,宝贵听后说答应了小娇跟小青离婚。

  小青给宝贵打电话让他回家一趟去孤儿院看看孩子,宝贵有点不高兴,小青问他是怎么回事。宝贵给小青跪了下来,他说自己错了,小青问他又做错什么了。宝贵说自己有孩子了,小青问他是谁的,宝贵说是小娇的,小青听后生气的打了宝贵一巴掌。回去之后宝贵说自己就不回家了,他要回去照顾小娇,小青给宝贵说他们离婚吧。

  宝贵说自己对不起小青,他不是人,宝贵说自己就想要个儿子。小青说自己知道宝贵的想法,他们俩已经不可能再过下去了,说完之后小青就回了家。宝贵回了北京之后给小娇说他已经跟小青离婚了,小青什么都没有要。小青在家里面收拾好了东西准备走的时候工人小歹要去送小青,小青没有要宝贵给他的钱自己就走了。

  小青遇见了马师傅,马师傅知道了小青的事情之后大骂宝贵是个王八蛋,马师傅的老婆也气得不行。小青住在了马师傅的家里面,她又想起了胜利,小青走的时候只拿了胜利用过的手风琴和胜利给她买的衣服。马师傅去北京找了宝贵,马师傅见了宝贵之后狠狠的打了宝贵一顿。

  沈虹发烧生了病,胜利去沈虹住的地方看了沈虹。沈虹问胜利见到了小青没有,胜利说自己没有见到小青。胜利去了宝贵的店里面,店里的人说宝贵的爱人生了孩子,胜利去看了之后发现不是小青,他问宝贵小青呢。宝贵给胜利说这孩子不是他跟小青的,胜利知道了宝贵跟小青离了婚。

  胜利下楼了之后又要打宝贵,宝贵阻止了胜利,胜利问宝贵说小青到底在什么地方,宝贵现在已经伤害了小青,要是他还想弥补一点的话就告诉自己。胜利拿着地址去找了小青,但是小青搬走了,胜利又去晚了一步。小青一个人租这一个房子住了起来。(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小青一个人在市场里面摆起了小摊卖衣服,小青每天早出晚归的十分辛苦。胜利没有小青的消息,他看着以前的照片又想起了小青。美娟从加拿大回来看了胜利,胜利去机场接了美娟,他问美娟在那边过得好不好,美娟说还可以,自己这次回来就是去把家里面房子的手续给办了。

  胜利让美娟去他那里住,自己回家住,他把美娟接到了自己住的房子里面让她先休息休息,随后自己去厂里面上班了。美娟一直喜欢着胜利,她这次回来除了办一下房子的事情主要还是看看胜利,美娟在胜利的房子里面看到了以前的老照片,又想起了在部队的时候胜利对自己的照顾。

  胜利为了给小青的孩子攒手术费整天也是省吃俭用的,小田说大家知道了之后商量着决定一起帮帮胜利。小田还问了胜利跟美娟的事情,胜利没有说话,他心里面一直在想着小青。美娟给胜利打电话说自己想出去走走问他家里面还有没有钥匙,胜利给美娟说了抽屉里面有,让她把钱也给拿上。

  美娟去大街上想给胜利买衣服,她转着转着就到了小青的摊子上面,美娟看着小青说自己好像在哪里见过小青,但是一时又想不起来了。美娟给小青挑了件衣服,但是发现自己出门忘记了带钱了,小青说没事,让她先把衣服给拿走了,回头再把钱给自己送过来,自己也老出门忘记什么都不带。

  胜利下班回家之后美娟给胜利做了一桌子的菜,胜利吃饭的时候问美娟今天都去哪了,美娟说给胜利买了件衣服,但是还没有给人家钱,自己出门的时候忘带了。胜利的妈妈给胜利打了个电话让他带着美娟回家里吃饭,胜利说美娟做饭了,随后胜利的妈妈又跟美娟说了几句话。

  美娟问了胜利小青的事情,胜利给美娟说小青搬走了,自己去晚了,要是再早去半个小时就好了。胜利给美娟说自己真的不明白小青为什么要嫁给安宝贵,他说自己知道了他们俩结婚之后那种感觉就像是万箭穿心一样,自己怎么也想不通她会嫁给安宝贵。

  胜利说尽管自己心里面很难受,但是自己相信宝贵一定会对小青好的,但是自己万万没有想到安宝贵竟然抛弃了小青,连小青去了哪里自己都不知道。胜利说着说着心理面又难受了起来,不停地喝着酒。胜利跟美娟吃完饭了之后就回家了,走的时候他跟美娟说自己星期天想回以前的地方看看。(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小青还是每天起得很早去批发市场卖衣服,小青每件衣服都是自己亲自挑的,她眼光又好,因此生意也不错,就是十分的辛苦。胜利周末去给小青的奶奶上了坟,他在坟前说了很多的话,他说自己一定会把小青给找到的,让她过上好日子。

  沈虹去医院检查的时候发现自己得了乳腺肿瘤,她晚上的时候去找胜利,但是胜利不在家。胜利给美娟说自己去了小青奶奶家,没想到小青把房子都给卖了,自己一点线索都没有了。沈虹一个人走在街上心理面也不好受,胜利跟美娟吃完饭了之后去把上次买衣服的钱给人家送过去。但是在路上胜利遇见了沈虹,美娟自己去把买衣服的钱给还了,胜利陪沈虹说着话,胜利又错过了跟小青见面的机会。

  美娟把钱给了小青,沈虹跟胜利说了几句话之后就走了,美娟跟着胜利回了家,路上美娟问了胜利沈虹的事情,胜利说自己感觉沈虹有点不对劲,但是自己有说不上来。小青收到了桂兰寄来的信,信上说桂兰的儿子要结婚了,要小青一定要去参加婚礼。

  沈虹在大街上走着走着就哭了起来,她一个人十分孤单也十分的难受。胜利把美娟送到了自己住的地方之后美娟让胜利陪她说说话。小青慢慢的生意做大了进的货也就批发的多了起来,她一下子就屯了很多的货准备卖。美娟在屋子里跟胜利一起喝着酒说着话,胜利看美娟喝了不少的酒就不让她再喝了。

  沈虹回家之后看着她跟何必的结婚照想起了何必,她给何必打了电话,但是打通之后她又挂了电话。胜利晚上没有回家睡在了沙发上面,夜里美娟给胜利盖了被子之后就坐在胜利旁边一直看着胜利。小青晚上做饭的时候睡着了,锅里面的熬干了之后把旁边的报纸给点燃了,随后房子里面就着起了火,小青新进的货也全都给烧了。

  小青一个人走在大街上忧郁的走着,她去了胜利上班的汽车厂里面想要找胜利,但是门卫打了个电话之后说刘胜利不在,小青留下了自己姓名。这时候小田过来遇见了小青,他把小青带到了胜利的办公室,小田给小青说胜利去局里面开会了,一会儿就回来,让小青等着胜利,千万别走。

  小青在胜利的办公室里面显得有点局促不安,他看到了胜利当年上火车时候背的挎包还有胜利给她买的手套,小青哭了起来。小青看着东西又想起了跟胜利在一起的点点滴滴,胜利开完会去自己办公的时候被一个人给叫住了。(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小青送门缝里面看到了胜利的背影,她心理面犹豫着要不要叫胜利一声,随后传达室的人叫住了胜利说有个人找他,胜利去看了之后知道是小青来找了自己,胜利的心里面咯噔了一下。小田告诉胜利说小青在他办公室里面,胜利冲到了办公室之后发现小青不在。

  胜利跑下了楼疯一般的去找小青,但那时小青在院子里面藏了起来,她看着小青跑走的背影没有叫住胜利。小青见胜利的一瞬间又退缩了,她或许是太爱胜利了,所以不敢见胜利,胜利没有找到小青去找了宝贵,他问宝贵多久没有见过小青了,宝贵说自己听说小青过的挺好的啊。胜利问宝贵说小青是不是出事了,他问宝贵跟小青离婚的时候有没有给小青钱,宝贵说自己给了小青没有要。

  胜利气得不行,宝贵说胜利没有资格说自己,当初是他扔下了小青非要去当兵才让小青受这么多的苦。胜利失魂落魄的走在大街上,小青站在天桥上面看着下面的火车独自发着呆。胜利回家之后美娟在洗澡,胜利看到了之后赶紧转过了身,美娟抱住了胜利,胜利说美娟不能这样。

  美娟问胜利是不是还想着小青,胜利是不是一点都不喜欢自己。胜利说小青离婚了,她的处境很艰难,胜利说小青今天还来找过自己,但是没有见面,她刚走自己就会来了。胜利给美娟说了对不起,他说过了这么多年自己仍然不知道小青发生了什么,自己不能就这么离开他。他说自己忘不了小青,不管怎么说自己是有责任的,都是自己的错。

  跟小青要一起卖衣服的燕子找到了小青问她下一步准备打算怎么办,小青说自己不知道。美娟回了加拿大,小青去桂兰家参加桂兰孩子的婚礼,桂兰让她搬回来住,小青说她那里现在还能住,邻居们帮着她收拾了一下,还弄了些旧家具。

  小青走的时候桂兰给了小青一点钱让她拿着,回去好好干,有什么事情了就给家里捎个话。小青回去之后又在批发市场卖起了衣服,小青跟燕子说等回来自己要租个门脸房开个自己的服装店。沈虹又去医院做了检查,医生说让他第二天跟爱人一起来,不要再自己来了,沈虹回去之后给何必打电话没有打通。

  沈虹回家之后收到了何必寄来的离婚协议书,她去找了胜利。燕子跟小青商量着他们俩搭伙干一起开个服装店,他说自己有钱,让小青和她一起干。小青听后答应了,高兴得不行,燕子说自己早就想好了,店面自己也看好了,随后她拉着小青去看了看店面。(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小田去找胜利的时候看见沈虹也在,小田问沈虹是不是有什么急事要不然自己去叫胜利,沈虹说自己没有什么急事,让小田先去忙。沈虹不见胜利回来就给胜利留了个字条,小青跟燕子去看了房子,小青给燕子说肯定能成,她说让燕子别担心,燕子告诉小青说以后他们俩要是开店了就让小青也做个名片,还说让小青把名字也给改了,老小青的叫着不好听。

  沈虹回家之后一个人伤心地喝着闷酒,胜利下班之后去找了沈虹,他看到了离婚协议书,胜利也不知道该给沈虹说什么。沈虹哭着说自己可能的了癌症,胜利给沈虹说要不然就给何必的父母打个电话问问何必的消息吧,沈虹说自己不想惊动他们。胜利说自己第二天陪着沈虹去医院,晚上的时候沈虹拉着胜利不让他走,沈虹抱着胜利的胳膊在沙发上面睡着了。

  第二天胜利陪着沈虹去了医院,胜利劝沈虹让她不要那么灰心,医生说现在只是早期,只要积极配合治疗肯定会能康复的。胜利陪着沈虹做了手术,小青和燕子一起开了一个服装店,生意也算是红火。沈虹接受治疗了之后情绪一直十分的悲伤,胜利照顾着沈虹,沈虹说自己没有信心,可能自己活不了了。

  何必去找了胜利,胜利带着何必去看了沈虹,沈虹看到了何必之后哭了起来。何必跟胜利说自己这次回来本来是想开一家服装厂,顺便把婚给离了,但是没有想到沈虹会是这个样子,他说自己既然已经回来了那就不走了。

  小青拿着东西去看了宝贵,宝贵把小娇跟孩子叫了出来,小青看了宝贵的孩子,她走的时候宝贵去送小青。宝贵问小青过的怎么样,小青说自己过得挺好的,让他照顾好孩子跟小娇。宝贵说胜利前几天来找自己了,他说胜利现在还是一个人,让小青为自己想想也为胜利想想。

  小青跟燕子的服装店半年来生意一直不好,燕子说自己实在是熬不住了,他想回去摆地摊,自己也没有办法。小青劝燕子在撑一阵子,但是燕子说自己已经想好了,随后在协议书上面签了个字,小青也在协议书上面签了个字自己撑着服装店。

  胜利收到了小青孩子给自己写的信,信上说她已经考上了大学,学的是服装设计,胜利一直攒着钱想把孩子头上的胎记给孩子动手术去掉。几年之后,小青的服装店里面生意也做大了,小青把燕子也给叫了回来一起发展,小青还开了一家服装厂。(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一生只爱你分集剧情介绍 第23集

  何必也做起了服装生意,他开了一家公司,何必已经打起了小青服装厂的主意,因为小青的服装厂里面的服装全是小青自己设计的。何必邀请小青去峡山开个时装发布会,顺便小青还能去找找自己的女儿,小青也想起了自己的女儿,她不知道女儿过得好不好,说着说着又哭了起来。

  胜利带着小青的孩子做了手术把头上的胎记给去掉了,手术进行的十分的成功,孩子头上的胎记也给去掉了,没有留下任何的疤。秀芬跟胜利都高兴的不行,胜利要走的时候秀芬拿出了自己传家的首饰要送给胜利,说什么也要让胜利给收下。

  美娟回国了,胜利去见了美娟,美娟见到了胜利之后高兴得不行。美娟告诉胜利说这次她是和男朋友一起回来的,胜利见了美娟的男朋友魏良。美娟问了胜利找到小青了没有,胜利说还没有,也不知道小青现在是什么情况。

  小青跟淑香见了面,淑香问了小青的情况,是不是还想一个人过下去。小青说现在自己什么想法都没有了,只想多赚点钱然后把孩子给找到。淑香听了之后说胜利现在因为她还是单身,这都是因为还爱着小青,让小青去找找胜利。小青说自己原来去找过胜利一次,但是自己觉得没有脸见胜利,淑香听了之后心理面难受了起来,她说当年都怪自己,自己过段时间就回靖县,不管多长时间自己都要把那个人给揪出来,还小青一个清白。

  志高的老婆得了重病不知道还能活多久,志高心里面也不是个滋味,他是唯一知道当年事情真相的人,他纠结着胡国才是自己大舅哥所以一直隐瞒着真相。小青因为生意上的事情去何必的公司找了何必,何必告诉小青说他们公司现在女装和童装方面有缺口,他想让小青加入他们。小青说自己不考虑收购,只考虑合作,小青给自己点时间,自己把服装店的店面扩大了之后肯定会以一个平等的姿态跟何必谈的。

  何必忙完了之后去接胜利到他们家吃饭,美娟在胜利家帮胜利打扫卫生,胜利叫上美娟也一起去了何必家。沈虹跟美娟两个人在客厅里面说这话,何必跟胜利忙乎着做饭。吃完饭胜利送美娟回家,美娟问胜利真的能找到小青吗,胜利说自己相信能找到小青,说不定哪天自己就能在大街上遇见她。

  胜利跟着美娟逛街的时候去了小青的服装店里面转转,胜利看到了小青服装店里面挂着的自己曾经送小青的一款大衣。胜利看到了之后想买一件送给小青的孩子,燕子说这是他们经理亲自设计的,胜利看了之后就买了下来。(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一生只爱你分集剧情介绍 第24集

  福禄子也得了病,身体也一天不如一天了,秀芬带着小青的孩子去看了福禄子,小青的孩子去问福禄子说自己真的是他们生的吗。福禄子告诉孩子说她不是自己亲生的,也不是秀芬生的,她是捡来的,随后福禄子就把她的具体情况告诉了她。小青的孩子听后没有说话,自己哭着出来了。

  胜利把自己买的衣服给小青的孩子寄了过去,小青坐火车去峡山参加服装节,小青穿着胜利当年送给她的那件衣服在车上想着胜利。小青的孩子也准备去参观一下服装节,她打扮好了之后穿着胜利给她买的衣服,又穿着秀芬给她买的一双新鞋。孩子又想起了福禄子说的话,她是捡回来的。

  小青的孩子因为没有票所以礼宾不让她进去,这时候小青也过来,她看着孩子身上穿的衣服一下子就愣住了,孩子也看着小青好像有一种似成相识的感觉。小青问她是不是想进去,孩子说自己是峡山美院的学生,自己是学服装设计的,但是没有请帖,随后小青把她给带了进去。

  小青一直看着孩子,但是发现她头上没有胎记,小青走过去问她叫什么名字,孩子说她叫张引弟,小青随后又问了孩子的年龄和生月,都跟自己的走失的女儿很像。小青在发布会上面获得了最佳设计奖,引弟子看完了之后给胜利打了个电话,她说衣服自己收到了,随后她告诉胜利说自己不是她妈生的,自己是捡来的。

  胜利告诉孩子说他虽然不知道她的亲生母亲是谁,但是自己知道她的母亲肯定是有什么难处迫不得已才这么做的,随后胜利安慰孩子说让他别难受。孩子打完了电话之后又去找了小青,小青告诉孩子说有个小女孩跟她是同年同月生的,自己已经很久没有见过她了,还说那是她女儿。

  小青告诉孩子说这件衣服是她自己亲手设计的,没想到她的叔叔这么有眼光给她买了回来。小青跟孩子说着话就去了那孩子家,小青说自己就不进去坐了,一会儿还要回北京。孩子告诉小青说自从看到她之后心理面就有一种从来没有过的感觉,小青说自己也是,随后小青给了孩子自己的名片,让她经常给自己写信。

  淑香又去找了三小,问了三小当年到底有什么情况没有,三小说自己真的想不起来了,如果真要说就是第二天自己在小青的房间找到了一支钢笔,还说自己后来把那只钢笔交给李志高了。淑香想了想肯定是胡国才干的,随后他去找了志高,但是工商局的人说他已经掉走了。

  志高的妻子死了,淑香找到了志高之后告诉他说让他凭良心办事还小青一个清白,志高刚开始的时候还想抵赖,但是淑香说了那支笔的事情,志高拿出来之后说那支笔是他的。随后志高又说这支笔确实是他的,小青和醉了之后他跟胡国才把小青送回了房间,可能是这个时候他的笔掉了下来。(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何必跟小青洽谈说让小青加盟他们七彩服装公司,然后开一条生产线专门生产女装,这样小青就有了她们公司的股份,小青听后说答应了。淑香跟孙大河商量说还是应该去找胡国才,只要还了小青清白那么小青就能去找胜利了。随后淑香问了胡国才的情况,孙大河说胡国才被判刑了,在监狱里面,淑香要孙大河想办法见上胡国才一面。

  小青给以前她在靖县工商银行贷款的人打了电话,希望再贷一些款,那个人听后说这要找行长审批一下。随后那个人把小青的个人资料给志高看了,志高是刚上任的靖县工商银行的行长,志高问了小青的具体情况心理面又在思考着什么。

  小青给何必打电话说自己的资金还没有到位,恐怕还要让他多等几天,何必听了之后高兴的说自己可以等。志高想见一下小青当面谈一下贷款的事情,小青接到了银行的电话之后就去了趟靖县。孙大河跟淑香去监狱里面问了胡国才当年的事情是不是他干的,但是胡国才耍着赖皮死活不承认是他干的,把孙大河跟书香气得不行。

  小青去了靖县工商银行发现是志高当的行长,志高见了小青之后两个人都非常的高兴,志高告诉小青说自己应该给小青道歉。他说自己当年要不是把小青从火车上拉下来小青也不至于后来受那么多的罪,随后小青说过去的事情就不提了,他让志高看了自己的资料和贷款的事情。

  志高把小青贷款的事情给办了下来,秀芬问了福禄子是不是把孩子的身世告诉孩子了,福禄子一口咬定说没有,但是秀芬想着孩子应该是察觉到了什么了。秀芬回家之后趁着孩子睡觉的时候把小青的名片给拿走烧了,她害怕孩子被她的亲妈给找了去。

  宝贵乐器店里面生意一直的不好,小娇给宝贵出主意说要不然让他去找小青借点钱,宝贵说一提小青自己就来气,自己没有脸去借。小娇听后跟宝贵闹了起来,宝贵生气的打了小娇一巴掌,小娇哭着走了。雅娟去找了胜利,她告诉胜利说魏良想自己求婚了,雅娟说着说着哭了起来,他说这么多年了自己心里面一只有胜利。

  雅娟说自己心里面一直抱着一线希望,但是要是答应了魏良连这一线希望都没有了,胜利听后告诉雅娟说自己知道她对自己的情谊,但是自己不能辜负了她,他说魏良是个好人,希望美娟过得幸福。引弟子给小青写信的时候发现她的名片没有了,孩子问秀芬为什么要拿走她的名片,她这样做是不对的不能干涉自己的事情。

  孩子说着说着就恼了,她哭着说秀芬不是她妈,秀芬听了之后打了孩子一巴掌,她最害怕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引弟子跑出来了之后胜利打了电话。(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胜利接了电话听见孩子一直在哭,胜利不让孩子哭,引弟子把事情的经过给胜利说了一遍,胜利安慰孩子说可能是她妈妈担心那个阿姨是孩子的亲妈,所以才这么做的。胜利还告诉孩子说秀芬是在她病得最厉害的时候才收留她的,还说她妈妈是世界上最好的妈妈,让她赶紧回家给她妈妈道个歉。

  引弟子挂上电话之后跑回去抱住了秀芬,秀芬也抱着孩子哭了起来。小青在店里面见到了月春的女儿去买衣服,小青认出了兰兰,她看见兰兰背了一把琴就问她是不是也干文艺了。兰兰说自己在香港发展,她过来是采购乐器的,顺便参加一个音乐交流会。小青听了之后介绍兰兰去安宝贵的乐器店里面买乐器。

  宝贵给胜利打了电话,但是胜利不在,胜利也不知道宝贵找自己是什么事情。随后胜利去宝贵的店里面看看是什么事情,宝贵告诉胜利说小娇他们在电视上看到小青了,胜利听了之后说要是这样那小青应该生活得挺好的。胜利临走的时候告诉宝贵说店里的生意不好也别跟小娇闹了,好好过日子,随后胜利就走了。

  胜利刚走小青就过来了,她问了宝贵店里面的情况,小青告诉宝贵跟小娇说她这次给他们介绍了一个大客户,香港的民乐团要来内地采购一批东西,随后兰兰过来之后小青忙着把乐器给他们订购了一下。忙完了之后宝贵才想起告诉小青说胜利来过店里面,他们俩前后脚只差十分钟。

  小青回家之后收到了引弟子的信,引弟子在信中说自己虽然就跟小青见了一面,但是心里面却十分的想念小青,她希望小青工作顺利。胜利回家之后一直想着小青上电视的事情,他不知道小青过的好不好。小青办的贷款批了下来,志高给小青打了电话告诉了她这件事情,小青听后高兴地不行。

  小青加入了何必的彩虹服装设计公司,何必高兴得不行。秀芬把小青给引弟子寄得信全都给收了起来,何必为了庆祝小青的加入跟董事会的人一起请小请吃饭。在饭后何必给小青说了自己的经历,何必说着说着就说起了自己跟沈虹的感情经历,这时候沈虹就站在何必的后面静静地听着。

  何必说着说着有说到了胜利,但是他没有往下面说,小青说自己真的很想知道,何必听了之后就继续的说了起来,但是有人叫住了沈虹。何必看见了沈虹之后赶紧给小青介绍认识,沈虹好像有点生何必的气了,她害何必当众有些丢脸。

  何必回家之后跟沈虹解释说自己跟小青一点关系都没有,只是合作上的关系,胜利也去了何必家里面,他劝沈虹想开一点。(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秀芬拿着小青给引弟子的信让福禄子看了看,秀芬担心小青就是孩子的亲妈,那孩子从她身边带走。福禄子看了之后说这个写信的姑娘可能就是引弟子的亲妈,这都要多亏了胜利出钱吧孩子头上的胎记给去掉了,要不然那个女人就把孩子给认出来了。

  美娟跟魏良去小青的服装店里面挑选结婚礼服,小青认出了美娟,她说今天是她们店里面四周年纪念日,她就帮着美娟挑选了一套衣服,随后说不要钱送给了美娟,顺便恭喜他们。美娟邀请小青也去参加她的婚礼,小青高兴地答应了。

  福禄子跟着秀芬回老家去给秀芳上坟,但是在火车站被马师傅给看见了,马师傅拉着福禄子跟秀芬说当年那孩子不是他们的。秀芬听后一下子慌了神,她大骂马师傅是个神经病,随后拉着福禄子就走了,马师傅说自己这两天什么都不干,就天天在站台上面站着,非要逮着他。

  志高去北京出差的时候把小青的贷款手续给送了过去,美娟去找胜利让他去看了自己结婚的新房,胜利帮着美娟把结婚照挂在了墙上。胜利说看见美娟成家自己真的挺高兴的,胜利回家之后喝起了闷酒又想起了小青。美娟又给小青打了电话提醒她说自己结婚的时候要她一定要过来,还把自己婚礼举行的地方告诉了小青。

  引弟子因为没有收到小青的回信,她又给小青写了一封信,小青看了之后给孩子又回了一封信。沈虹等胜利下班之后去找了胜利,他跟胜利一起去挑选送给美娟的结婚礼物。晚上胜利跟沈虹去了美娟的家里面,美娟的未婚夫正在写一部小说,他给胜利说了自己写的小说,还说在结尾的时候自己在考虑是喜剧还是悲剧的结尾。

  胜利回家之后看着小青以前的照片又想起了小青,他心里面害怕自己以后可能再也见不到小青了,他想着想着自己就哭了起来。胜利一个人又独自地走在北京繁华而又热闹的大街上,这么大的一个城市他真的不敢确定自己还能不能再见到小青。

  胜利去了宝贵的家,胜利问宝贵真的不知道小青在哪,小娇说自己真的不知道。胜利看着宝贵说他肯定在骗自己,宝贵说自己真的不知道,他说自己要是知道小青的下落就第一时间告诉胜利。福禄子跟秀芬走的时候福禄子昏倒在了站台上面,马师傅跑过去看了之后赶紧去叫来了救护车。但是福禄子已经死了。(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何必跟小青谈工作的时候接到了沈虹打来的电话,沈虹告诉何必说美娟要结婚了,让他一定要去。何必挂了电话之后说起了美娟的事情,就像讲故事一样何必又说起了胜利的故事。何必跟小青说着说着就提起了美娟,两个人一反应过来说原来是参加同一个婚礼,两个人都高兴得不行,说起了美娟的事情。

  何必告诉小青说到时候美娟结婚他故事中的那个朋友也会去,到时候介绍给小青认识,肯定会特别的精彩。志高约小青一起出来吃饭,他给小青看了自己当年给小青办转正手续的表,志高说自己原来去小青的老家找过小青,但是她不在,以至于后来很多事情都给耽误了。志高给小青说了很多以前的事情,他说如果小青不走很多事情的结果不会是这样的,小青后来也不会吃那么多的苦。

  小青收到了马师傅的信,他给何必打电话请了假,说自己要去趟万县。马师傅因为福禄子死了就一直闷闷不乐的,他以为再也没有孩子的线索了,马师傅也气出了病。小青去看了马师傅,小青告诉马师傅夫妇说第二天就带他们去北京,好好检查检查。

  美娟跟魏良举行了婚礼,小青因为带着马师傅看病而没有去参加美娟的婚礼,马师傅在北京住了院。胜利跟何必还有美娟在婚礼上都高高兴兴的,何必见小青还没有来就给小青打了个电话。小青接了电话之后说自己尽快赶过去,小青安顿好了马师傅住院的事情之后就去参加了美娟的婚礼。

  胜利在美娟的婚礼上面喝了很多的酒,他拉着美娟说自己今天真的非常的高兴,美娟说自己知道胜利这些年很辛苦,让他别再一个人了。胜利喝多了酒被美娟和沈虹扶着去衣帽间休息,胜利刚被扶走小青就过来了,何必见小青来了之后就高兴得不行。

  宝贵在办公室想着要不要把小青的事情告诉胜利,小娇说这事情小青死活不让告诉胜利,但是他看着胜利那个样子自己也挺难受的。宝贵想了想给小青打了个电话,想把胜利的事情告诉小青,宝贵给小青打了个电话,小青去衣帽间里面接了电话,胜利就在小青身后的沙发上面睡着。

  小青打完了电话之后一回头看见了沙发上喝醉了酒的胜利,小青静静地看着胜利,他慢慢地走到了胜利面前,她看着熟睡的胜利默默地把衣服给胜利盖好了。小青颤抖的手想摸摸胜利的脸但是又犹豫的缩了回来,他就这样看着胜利睡觉的样子留着幸福而又心酸的泪水。(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小青回去的时候一个人在路上走着哭着,他知道胜利就是何必口中的那个傻瓜,她的心里面翻起了波涛汹涌的浪花再也不能平静下来了。胜利醒了之后说自己梦见小青了。

  半年之后,马师傅夫妇告诉小青说他们俩想回万县住下去了,不想在北京住了,小青让他们两个人就安心的在北京住下来,这样对马师傅的病也有好处。淑香来北京旅游的时候给小青打了个电话,她说想跟小青见个面,小青听了之后去找了淑香。

  美娟的丈夫去上海出差了不在家,美娟给胜利打个电话让胜利陪着她去医院做个检查,胜利答应了。小青见到了淑香之后带着她一起去了宝贵的乐器店里面,宝贵的乐器店有扩大了规模,因此他们都去参加宝贵乐器店的典礼。小青跟淑香跟宝贵道了喜之后宝贵给了小青两张音乐会的门票,他说让小青叫上胜利一起去看。

  小青把自己见到胜利的事情告诉了淑香,她说自己一直看着胜利,胜利就一直睡着,后来她在胜利身边坐了一会儿就走了。淑香告诉小青说胜利为了她放弃了一次又一次的机会,都等了小青这么多年了为什么小青不能见见他,她说小青太狠心了。

  小青说自己无时无刻都在想着胜利,自己爱胜利所以才不能见他,她希望胜利有一个幸福的家,有一个完美的妻子。小青说自己证明不了自己的清白,没有脸去见胜利。淑香给自己的丈夫商量说回靖县要给小青翻案,小青又收到了引弟子的来信,信上说她还是没有收到小青的回信,小青看了信之后越来越有一种感觉引弟子就是自己当年走失的女儿。

  小青把宝贵给自己的两张音乐会的票给了何必,小青还给他说山西的销售额一直不错,自己打算去一趟峡山再开一家专卖店,自己准备去一趟,何必听后高兴地不行。淑香去靖县找了孙大河,她给孙大河商量说必须要让胡国才认罪,他们要想个法子让后再去找胡国才。

  淑香想了想就说自己有主意了,他说就找一个女孩假扮小青的女儿引胡国才上钩,看看他有什么反应。孙大河听了之后说这是个好主意,就找了自己商店的服务员当成小青的孩子。胜利去何必家吃饭,美娟也一起去了,何必说想把自己股东小青给何必介绍介绍,胜利听后说别让她瞎扯。

  小青去了峡山引弟子的家里面,但是家里面没人,秀芬过来了之后问她找谁,小青还没有说话秀芬就说她这人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隔三差五的写信不说还跑到家里面来了。秀芬让小青以后别再过来了,小青听了之后说了声打扰了就走了。(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小青再回北京的火车上面头有点不舒服,她也没有拿自己降血压的药。淑香去胡国才开的拉面馆找了胡国才,她告诉胡国才说小青的女儿找到了,还说胡国才要是有点人性就好好补偿补偿吧。随后淑香留下了一个地址就走了。马师傅给小青打电话让她下了火车就赶紧回家吃饭。

  胡国才去找了志高,他给志高说自己要有女儿了,志高没有听明白,胡国才说他还记得石小青吧,随后又拿出了一个地址。胜利跟美娟去看音乐会的时候遇见了宝贵,宝贵说那两张音乐会的门票是自己个小青的,胜利越听越糊涂,他说宝贵见到小青了,宝贵点了点头。

  胡国才把当年自己强奸了小青的事情告诉了志高,他问志高要是自己人了应该不会有什么事情吧,志高听后说应该不会有事的,都过去这么多年了,胡国才听后说要是这样自己就放心了。宝贵把小青的事情告诉了胜利,还给了胜利小青的地址。

  胜利拿着小青的地址去找了小青,小青开车回家的时候因为高血压晕倒在了家门口,马师傅出门的时候刚好看到了小青。这时候胜利刚好开着车来了,胜利看到了昏倒的小青,他抱起了小青,胜利带着马师傅把小青送到了医院。胜利在急诊室门口焦急地等着,此时她的心里面是百感交集。

  小青经过抢救之后一直昏迷不醒,胜利一直守护着小青,他在小青的床边一直给小青说着话,她希望小青能醒过来。胜利想起了马师傅给他说过小青女儿的事情,被一个山西人叫福禄子的给抱走了,胜利晚上连夜开了车去了山西,他知道引弟子就是小青的女儿。

  去酒店找小青女儿的不是胡国才,而是李志高,淑香跟孙大河看到了李志高之后去找到了他,孙大河跟淑香大骂着李志高,志高说自己就是想做点补偿。孙大河打了李志高之后说他就等着坐牢吧,李志高心理面万分愧疚的可这车出来了,他自己一边哭一边打着自己的耳光子,随后他就出了车祸,这也算是恶有恶报,收到了应有的惩罚。

  胜利去找了秀芬,把引弟子的情况告诉了秀芬,还说自己肯定孩子就是小青的亲生女儿,他想让引弟子去北京给小青见个面。但是秀芬说不行,自己不能答应,胜利给秀芬说不管怎么样她都是引弟子的妈妈,她求求秀芬了。随后胜利接到了宝贵的电话说小青快不行了,胜利走的时候告诉秀芬说求她一定要把引弟子带到北京见小青最后一面。

  秀芬把引弟子带到了北京小青住的医院,引弟子看到了病床上的小青之后慢慢的走进了病房,她拉着小青的手叫着妈妈。小青的眼里面流出了泪水,然后她慢慢地睁开了眼睛看到了胜利和孩子。

  胜利跟小青历经了磨难之后终于走到了一起,有情人终成眷属。(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可以联系本站!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