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中国星空时尚网资讯新闻正文

电视剧娘分集剧情详细介绍11-20集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9-01-13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周杰伦
电视剧娘分集介绍 第十一集

  王嫂一直跟随部队,暗中照顾着念念,一路上她见庙便拜,求菩萨保佑念念,并愿折三十年寿来赎回念念。陈谷雨被王嫂对念念铭心刻骨的爱深深所打动,同时也无法忍受念念思念母亲的痛苦,最终又将念念还给了王嫂,王嫂向陈谷雨起誓,等把念念抚养成人,一定再将念念交还给陈谷雨。

  栓子一走便没了消息,栓子娘很是挂念,栓子是家里的独苗,栓子娘害怕栓子一旦遭遇不测,家里便绝了后。为给栓子求子,她执意要回敌占区老家给祖坟烧香,保佑穗儿早生贵子。娘和穗儿苦劝无果,栓子娘还是一个人偷偷离开。娘担心栓子娘的安危,决定丢下尚未痊愈的满仓,去栓子娘老家寻找栓子娘。

  娘在寻找栓子娘的途中,碰到遭鬼子抢劫的栓子娘,栓子娘一只祖传的翡翠镯子被鬼子掠去,栓子娘不甘,决心夺回玉镯。娘和栓子娘杀死了夺走玉镯的鬼子,却发现了鬼子和其母亲的一段难以言说的秘密。

  娘挂念着满仓和家中的孩子,栓子娘劝娘回去,娘执意不肯,最终栓子娘放弃了回老家的打算,跟娘返了回去。

  孟氏从表舅家回来后告诉娘,她曾看到过栓子和另外一个女人过从甚密,怀疑栓子有了外遇。穗儿无意中听到了娘和孟氏的谈话,不由惊呆了。

电视剧娘分集介绍 第十二集

  栓子娘得知此事,极力为栓子辩解,认为这是孟氏给栓子栽赃,娘也劝慰穗儿不可轻信,穗儿陷入了深深的痛苦之中。

  灵芝依然深爱着满仓,孟氏却百般阻挠,放言宁愿她一辈子不嫁,也不许嫁给满仓,灵芝针锋相对,表示除了满仓她谁也不嫁。而满仓也为情所困,娘认为满仓和灵芝根本没有可能,力劝满仓与灵芝割断关系,令满仓很是痛苦。

  灵芝去金斗处替孟氏取粮食,却被县上维持会会长糟蹋。会长有鬼子撑腰,金斗也敢怒不敢言。灵芝痛不欲生,孟氏痛心疾首,大骂金斗﹑汉奸会长和鬼子都是畜生。孟氏害怕灵芝再生不测,找到娘谎称灵芝生病,求娘叫满仓去看看灵芝,娘对孟氏的态度的转变很是诧异。

  满仓来到灵芝家,灵芝却把满仓赶了出来,并称一辈子不要再见满仓,满仓不明就里,伤心而去。而娘也不知孟氏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劝满仓借此机会跟灵芝彻底断掉。

  孟氏想尽各种办法,宽慰灵芝,并允诺答应灵芝嫁给满仓,灵芝却发

  誓永远不嫁,并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不吃不喝。孟氏无奈,以灵芝的名义给满仓做了双鞋,送到娘的家中,娘对孟氏的反常举动大惑不解,在娘的反复追问下,孟氏道出实情,娘为灵芝痛惜不已。孟氏央求娘答应满仓迎娶灵芝,娘陷入深深的矛盾之中。

  孟氏苦苦等待娘的答复,而娘不知该如何跟满仓启齿,孟氏以为遭娘拒绝,不由心灰意冷,灵芝也陷入绝望之中。

电视剧娘分集介绍 第十三集

  几经斟酌娘终于下定决心,叫满仓迎娶灵芝,满仓对娘态度的突然转变大惑不解,而娘也始终没有向满仓道出真情。

  娘到孟家提亲,孟氏大喜过望,灵芝也被娘的深明大义而感动,默许了与满仓的婚事,金斗回家看望灵芝,在门口徘徊不敢进门,被满仓撞上,金斗向满仓揭开灵芝被凌辱的真相,满仓感觉受到了欺骗,与娘冲突起来。

  满仓的态度使灵芝彻底崩溃,她欲投河寻死,被满仓救下,面对万念俱灰的灵芝,满仓道出了自己对灵芝的爱,发誓不管发生过什么事情,都要跟灵芝相守终生。

  孟氏倾其所有为灵芝操办婚礼,她到处收租,引来乡亲的不满,当他们得知孟氏收租是为满仓和灵芝操办婚礼,更是议论纷纷,娘一面维护孟氏,一面暗中力劝孟氏免除了租子,使得婚礼顺利举行。

  婚礼盛大空前,全村倾巢而出,花轿到了孟家后,孟氏却闭门不见,满仓很是诧异,原来孟氏要的是三吹三打的排场,几番鼓门后,孟氏终于

  把门打开。

  满仓将灵芝扶上花轿,灵芝突然呕吐不止,众乡亲哗然,纷纷猜测灵

  芝是有了身孕,孟氏也非常尴尬,乡亲们认为满仓和灵芝的举动败坏了村里的风俗,纷纷予以指责,参加婚礼的人散去了大半,孟氏忙用“留下的人免除当年的租子”相笼络,才使得婚礼勉强支撑了下来,娘知道了灵芝怀孕的消息,也一下不知所措

电视剧娘分集介绍 第十四集

  村里人以为孩子是满仓的,纷纷指责娘教子无方,败坏了村子的声誉,族长找到娘,要娘必须严惩满仓,否则绝不算完。事情的发展也远远超出了满仓的意料。

  灵芝得知自己怀孕,觉得是自己害了满仓,她用烛台狠狠敲打自己的肚子,想要打掉孩子,不幸蜡烛将新房点燃,幸好娘和穗儿她们及时赶到,才没有酿成大祸,穗儿在救火中跌倒受伤,腹痛不已,栓子娘害怕孩子流产,心急如焚,而娘去请郎中,郎中却因满仓与灵芝之事伤风败俗,拒绝前来。

  孟氏前来看望灵芝,见灵芝狼狈的样子,以为是娘和满仓虐待了灵芝,

  孟氏大怒,把灵芝接回了家中,并发誓一定要跟娘讨个说法。

  无奈之下,娘要满仓去参加队伍,自己来替满仓承担一切,满仓坚决不肯,在娘的苦苦劝说下,满仓终于答应了娘,带着灵芝一起离开,正当娘送满仓离开之际,被族长和孟氏拦下,族长怒斥满仓糟蹋了灵芝又要一走了之,娘也受到严厉呵斥,灵芝站了出来,道出孩子并不是满仓的,娘喝住灵芝,称灵芝如果再敢多言,就永远不要再进陈家的门,满仓也坚称孩子就是自己的,灵芝被深深感动,把话又咽了回去。

  族长坚持要在全村人面前行使家法,要娘鞭打满仓,娘咬牙答应了下来,娘和满仓的举动深深震撼了孟氏,她替满仓向族长求情,要求替娘来行使家法。

电视剧娘分集介绍 第十五集

  孟氏含泪在全村人面前鞭打满仓,并把最后一鞭子狠狠打在自己身上。灵芝剃掉头发,接回了遍体鳞伤的满仓。

  灵芝想尽各种办法,要打掉孩子,因此差点儿葬送了性命,灵芝对孩子的态度,使得乡亲们颇感蹊跷,大家议论纷纷,孟氏巧言替灵芝搪塞了过去。娘怕灵芝再生意外,极力劝说灵芝把孩子生下来,她来替灵芝养着,满仓也表示他不在乎那些世俗的压力,只要灵芝能母子平安,灵芝深受感动。

  一天,娘正在山上干活,新四跑来告诉娘穗儿要生了,娘匆匆跑回家去,灵芝和满仓也欣喜万分,回家的路上灵芝从山上滚了下去,满仓把灵芝抱回了家,灵芝早产,与穗儿前后脚生下了一个儿子,栓子娘给穗儿的儿子取名树声,灵芝则给孩子取名叫臭臭。

  早产的臭臭身体羸弱,这个幼小的生命唤起了灵芝母性,她怀着一种难以名说的情感,决心要把孩子好好抚养成人,可金斗却在无意中将灵芝所怀孩子的秘密透露了出去,整个村子顿时闹得沸沸扬扬,大家纷纷要求杀死这个汉奸的崽子,满仓和娘勇敢地站了出来,保护着灵芝和无辜的孩子。满仓和娘承受着巨大的压力,灵芝为不再连累娘和满仓,决定把孩子扔掉,娘和满仓力劝,灵芝却始终坚持电视剧娘分集介绍 第一集

  金色的麦田里,娘正带着一家人喜气洋洋地收割麦子,并且打算用五斗麦子给二女儿穗儿做嫁妆。然而鬼子却突然袭来,为了不让粮食落入鬼子手中,娘的儿子满仓亲手点燃了整个麦田!娘心痛不已。

  正所谓祸不单行,在鬼子的这次突然袭击中,穗儿的未婚夫汉川不幸被鬼子炸死。然而汉川娘却坚持要穗儿与死去的汉川完婚,并且当众送来了聘礼,娘在重重压力之下,只得收下聘礼。娘也不愿意让穗儿守一辈子的活寡,最终和汉川娘约好,将穗儿嫁给汉川六岁的弟弟汉平。

  娘的家里被鬼子洗劫一空,为了能让穗儿出嫁前吃上一顿饱饭,娘历经艰辛才讨来一些红薯,却几乎被逃难的栓子一伙抢去。在逃难的这伙人中,有一个叫端午的孩子,端午的母亲重病缠身,他哀求着要给他重病的母亲讨一块红薯!

  娘把自己辛苦寻来的红薯分给端午,而端午娘知道自己不久于人世,要将九岁的“儿子”端午托付给娘。娘无力抚养,只好拒绝。端午娘竟然一头撞向石头自尽,以死相托。

  娘只好将端午带回了家

电视剧娘分集介绍 第二集

  娘把家里唯一的炕席交给栓子,希望能好好安葬端午娘,可炕席又被另一伙逃难的人抢走,种种惨状令娘嘘唏不已。

  生计艰难,娘根本无力收养端午,于是她把讨来的红薯全部给了栓子,希望栓子能再给端午找个好人家,栓子因此认为娘见死不救,大为不满,娘却是有苦难言。而端午认为是娘逼死了自己的母亲,和娘发生激烈争吵。

  娘的小儿子新四,不甘心姐姐穗儿嫁给比自己还要小的汉平,他找到汉平,软硬兼施,不许汉平娶穗儿。汉川娘以为新四是受娘指使,就找娘来理论。娘狠狠地责罚了新四,并向汉川娘承诺绝对不会悔婚。

  穗儿和汉平的婚礼在即,村里的财主孟氏到娘家逼租,与娘发生争执,当晚孟氏家中便遭打劫,所囤的麦子被抢劫一空!孟氏的女儿灵芝来向娘满仓求救,满仓一直对灵芝有情有义,于是答应帮忙追查。

  孟氏家被劫后,有人偷偷将一袋麦子扔进娘的院子里。娘闻声追出,发现扔麦子的人居然是栓子——原来是栓子一伙抢了孟家!此情此景恰好被汉川娘撞见,她疑心娘与土匪有染,害怕土匪会对汉平下手,就带着汉平匆匆出逃。

  孟氏怀疑家中被抢一事和娘有关,就悄悄前来查看,恰好发现娘家院子里的麦子!孟氏大为光火,发誓要报复。

电视剧娘分集介绍 第三集

  娘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处境,反而一心为栓子等人着想,劝栓子带着栓子娘和端午赶紧离开。而栓子娘不想因此连累娘,就以身体不适为由执意不走,几经争执之后,娘叫满仓送走了栓子,栓子娘和端午却都留了下来。

  汉川娘误认为娘和土匪有染,坚持退掉了穗儿和汉平的亲事,娘有口难辩。只有灵芝相信娘是被冤枉的,她找到娘,要娘把那袋麦子藏起来,这样就无凭无据了。而娘坚持要退还粮食给孟氏,灵芝在情急之下告诉娘:孟氏已经去找她那替日本人做事的哥哥金斗了!娘这才意识到事态的严重。

  孟氏和金斗来寻衅,娘害怕脾气火爆的满仓会跟金斗生出事端,就将他和栓子娘都锁在屋里,自己一个人把事情担了起来。金斗对娘百般羞辱,满仓忍无可忍地冲了出来,与金斗发生激烈对峙。而栓子娘也掏出一把剪刀,想用自己的性命来了结此事,幸好被娘奋力拦下。

  娘苦求金斗放过栓子娘,孟家丢的麦子自己来还,金斗却扬言必须拿命来还。娘为了保护栓子娘和满仓,最终答应要当着全村人的面,在孟家门口下跪赔罪。

电视剧娘分集介绍 第四集

  娘和栓子娘当着全村人的面,给孟家下跪,受尽屈辱。金斗妖言惑众,称娘私通土匪,以后村子将不断遭到土匪打劫,乡亲们害怕惹祸上身,纷纷指责起娘来,而娘一声不吭,只是默默承受着。

  满仓持刀夜闯孟家,要杀金斗,可金斗已经回城去了。满仓又要拿孟氏开刀,灵芝谎称孟氏跟金斗去了城里,就在此时孟氏却回来了,灵芝死死抱住满仓,求他不要伤害孟氏。

  孟氏害怕满仓伤害灵芝,称自己愿来承担一切,满仓决定以牙还牙,要孟氏去给娘下跪。

  满仓拖着孟氏来到娘家,娘对满仓的举动大为恼火,训斥满仓怎么能使出这种下作的手段,满仓跟娘发生了争执,娘放走了孟氏,满仓认为娘没有骨气,叫自己丢尽了颜面,不肯原谅娘。

  娘的大女儿陈谷雨是八路军的连长,她回家探亲,走到村口却突然接到命令,部队要火速转移。陈谷雨没进家门又匆匆返回了部队, 而娘以为女儿是因为自己去孟家下跪,给她丢了脸才不肯回家,因此陷入了深深的痛苦之中。

  娘为儿女甘心忍受屈辱的举动,却深深感动了端午,她与娘摒弃了前嫌,认娘做了母亲,娘感到些许的安慰。但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娘藏起的麦种不翼而飞,端午也突然不知去向。

电视剧娘分集介绍 第五集

  端午是因为看到娘藏起的麦种,心生误会才突然出走。新四终于找到了端午,抢回麦种后,还动手打了端午,端午十分委屈。

  端午总是没有安全感,事事拿自己跟新四比较,令得娘左右为难。端午的不信任使娘很是痛苦,也很是不解,无奈之下栓子娘道出了端午的秘密:原来端午是个女孩,她害怕娘重男轻女,知道了自己是女儿身,会被遗弃,所以才对娘反复试探。谜底揭开后,娘对端午更加疼爱,彻底打消了端午的顾虑。

  栓子娘被当成了土匪娘,乡亲们害怕被土匪袭扰,纷纷给栓子娘送来粮食,想要破财免灾。这些使娘非常难堪,栓子娘却将计就计,把粮食收下,聊解无米之炊。娘坚决反对栓子娘的做法,觉得这样在村子里抬不起头来,两人发生冲突,栓子娘倍感委屈,执意要离开,娘为了留住栓子娘,只得违心地收下了粮食。

  栓子娘思念栓子,天天到村口去等,盼望栓子来把自己接走。一天娘在无意中得知,栓子已经被抓住,并且被砍了头!

  娘怕栓子娘承受不了这种打击,向栓子娘隐瞒了消息,并且告诉孩子们,以后栓子娘就是他们的姥姥,自己也会把她当成是自己的娘,为她养老送终。娘和孩子们对栓子娘倍加照顾,令得栓子娘很是感动,她向娘提出要穗儿做栓子的媳妇,这样她就可以一直留在这个家中,娘进退维谷,不知该如何应对。栓子娘以为娘是嫌弃栓子,心中有些不快

电视剧娘分集介绍 第六集

  栓子娘念子心切,打算偷偷离开去寻找栓子,却无意中得知了栓子的死讯。栓子娘痛不欲生,上吊寻死,娘苦劝不下,只好谎称栓子没有死,并许诺等栓子回来,一定把穗儿许给栓子。就在此时,栓子却突然真的回来了。原来栓子的死讯,只是孟氏为赶走栓子娘而设下的圈套。

  栓子告诉娘,他参加了八路军,因放心不下母亲,又偷偷地跑了回来,要将母亲接走,栓子的一片孝心打动了娘,她兑现了自己的承诺,将穗儿

  许配给了栓子,并要栓子跟穗儿成亲后,再返回部队。

  穗儿对跟一个陌生人成亲感到很茫然,但为了娘和栓子娘,她咬牙答应下了婚事,与栓子成了亲。

  为了不使新婚的穗儿独守空房,满仓和栓子暗地商量,由满仓代替栓子去部队,穗儿坚决反对,栓子怀疑穗儿并不喜欢他,穗儿再三解释:她这样做是因为也是八路军的父亲和姐姐一走多年,杳无音信,她不想再叫娘替满仓担惊受怕。栓子最终答应还是自己去部队。

  栓子的变卦使满仓很是不快,执意要替栓子前往。临行的前夜,满仓在河边撞见了正在洗澡的灵芝,慌乱中灵芝的衣服掉进了河里,满仓将自己的马甲脱给了灵芝,并回家找来了穗儿的外衣,满仓告诉灵芝,他马上就要离开了,灵芝伤心地跑回了家。

  孟氏发现灵芝穿着满仓的衣服,怀疑灵芝跟满仓越轨,不禁勃然大怒。

电视剧娘分集介绍 第七集

  满仓要偷偷去部队的事情被娘发现,满仓和娘冲突起来,此时孟氏拿

  着满仓的衣服找上门来,声称满仓对灵芝不轨,并想一走了之,为了保住灵芝的清白,满仓只得留了下来,栓子去了部队。

  栓子偷偷离开部队一事,令班长大奎非常恼火,此时部队接到命令,要马上转移,因为有人暴露了部队的行踪,大奎认为一定是栓子所为,称抓到栓子后一定要严惩。

  陈谷雨的连队奉命留下掩护大部队转移,陈谷雨却被撤换,调往团部,来接替陈谷雨连长的正是陈谷雨的爱人李进。

  李进问起他们的孩子念念,陈谷雨告诉李进,念念已经被父亲陈国贤送了人,陈国贤认为陈谷雨不能带着孩子去打仗。陈谷雨曾经离开队伍去寻找念念,而收养念念的王嫂却骗过了陈谷雨,带着念念不知去向。

  陈谷雨对临战前把她调离非常不满,找谷团长理论,方知把她调到团部是旅长——自己的父亲陈国贤的意思,陈谷雨认为这是叫她临阵脱逃,对陈国贤的做法很是愤怒。

  陈谷雨坚决不离开连队去团部,宁愿留下来当一名普通战士,李进批评陈谷雨无组织无纪律,两个人争执了起来

电视剧娘分集介绍 第八集

  栓子返回部队,不想鬼子也随后而至,大奎认为是栓子将鬼子引来,称栓子是鬼子的奸细,要处决栓子,争吵中陈谷雨意外得知栓子竟然是穗儿的新婚丈夫,他从枪口下把栓子救下,大奎认为陈谷雨是在徇私情,与之发生了激烈冲突。

  鬼子逼近,陈谷雨果断决定,兵分两路将鬼子引开,掩护大部队突围,

  李进同意了陈谷雨的建议,两个人分头带部队向鬼子插去。

  大奎要陈谷雨必须处置栓子,否则便要离开部队,为了能留住骁勇善战的大奎,陈谷雨忍痛将栓子赶走,栓子觉得陈谷雨毫无情意,因此与陈谷雨结怨。大奎则对陈谷雨很是钦佩,表示一定会奋勇杀敌。

  金斗一直为鬼子充当汉奸,为虎作伥,除奸队为震慑金斗,决定除掉孟氏,刺杀当晚幸被满仓撞上,满仓支开除奸队,将孟氏和灵芝带到了自己家,满仓要孟氏和灵芝在自己家暂避些日子,孟氏害怕满仓和灵芝再生瓜葛,执意不肯。于是娘当着满仓的面向孟氏发誓,从今以后绝不许满仓再跟灵芝来往,满仓愤怒地离家而去。

  除奸队的人找到了满仓,要他供出孟氏的下落,满仓不肯,结果被除奸队被打伤,乡亲们把满仓抬回家中,灵芝觉得是自己连累了满仓,执意要留在娘家照顾满仓,被满仓回绝,最后娘将孟氏和灵芝送到了自己的表舅家躲避。

  陈谷雨的队伍很快被鬼子发现,陈谷雨设下圈套,巧妙地跟鬼子开始了周旋。

电视剧娘分集介绍 第九集

  娘送孟氏回来,途经陈谷雨的埋伏圈,为了不影响任务的执行,陈谷雨眼睁睁地看着娘走过。

  栓子被赶走后,不知该向何处去,正好被娘撞上,栓子向娘隐瞒了被陈谷雨赶走的实情。

  一队鬼子袭来,栓子要与鬼子拼命,一死了之,被娘拦下,娘巧施计谋,将鬼子引入了一个山洞,最后将鬼子封死在了山洞里,娘要栓子跟自己回家,栓子不肯,说要再去寻找打鬼子的队伍,并发誓不混出个样子绝不回家,他告别了娘匆匆离去。

  陈谷雨带领队伍巧妙地牵制住了鬼子,把鬼子引向了歧途,但李进他们却陷入了鬼子的重围,正当陈谷雨准备前去增援李进,谷团长带部队赶到,命令陈谷雨马上撤离,谷团长认为敌我力量悬殊,不能因为李进是陈谷雨的丈夫,就去做这种无谓的牺牲!最终陈谷雨无奈地服从了命令,跟谷团长去了大王庄,在那儿等候李进的消息。

  陈谷雨在大王庄等来的却是李进壮烈牺牲的消息,陈谷雨悲痛不已,她斥责谷团长根本不顾李进死活,要谷团长对李进的死负责,最后得知李进居然是谷团长的亲生儿子,不禁又懊悔不已。

  栓子在寻找队伍的过程中,被国民党刘师长收留,当了刘师长的勤务兵。

电视剧娘分集介绍 第十集

  陈国贤和部队里的女教员程天瞳关系“密切”,二人一起来大王庄看望陈谷雨,陈谷雨质问父亲为什么要把自己调到团部,陈国贤一头雾水。此时程天瞳站了出来,承认是自己为保全陈谷雨,私自找的谷团长,陈国贤大为震怒。程天瞳声辩此举不是因为陈谷雨是陈国贤的女儿,而是因为陈谷雨有孩子,是一位母亲,理应受到保护。陈国贤斥责程天瞳把资产阶级那一套搬进了部队里,程天瞳很是伤心,要求马上调走,并连夜独自返回师部。

  陈谷雨对程天瞳痛加指责,陈国贤告诉陈谷雨,程天瞳的一家十一口,全被敌人杀害,她不惧艰险参加革命,难能可贵,陈谷雨被程天瞳的身世所震撼,替陈国贤去追程天瞳,但程天瞳却拒绝返回。

  当初偷偷抱走陈谷雨孩子念念的王嫂,恰好家住大王庄,而陈谷雨又恰巧住在王嫂家,只是对实情全然不知。一天念念突然发病,王嫂请来神婆祛病,神婆说王嫂和念念命中相克,并说陈谷雨才是念念命中的贵人,要王嫂把念念送给陈谷雨。王嫂执意不肯,念念的病情急剧恶化,陈谷雨找来大夫,念念转危为安。王嫂终于相信了神婆的话,决定把念念还给陈谷雨,陈谷雨不肯收,王嫂无奈道出孩子正是陈谷雨丢失的念念。孩子失而复得,令陈谷雨悲喜交加,她带走了念念。

  在艰苦的行军中,陈谷雨无微不至地照顾着念念,但念念始终无法接

  受陈谷雨,令得陈谷雨非常痛苦。王嫂背着母鸡,牵着羊一直暗中跟着部队,给念念送去鸡蛋和羊奶,使得陈谷雨备受感动

电视剧娘分集介绍 第十六集

  灵芝把孩子遗弃到山野里,孩子无助的哭声让灵芝彻底崩溃,几经挣扎,她决定离开娘和满仓,抱着孩子远走他乡,从此便没有了音信。

  灵芝的出走,使得满仓痛苦不堪,孟氏认为是娘逼走了灵芝,闹得天翻地覆,娘把满仓送到了部队,参加了八路军。

  转眼几年过去了,抗战节节胜利,陈谷雨随部队打了回来,驻扎在了大王庄附近,这又勾起了她对念念的思念,她悄悄来到了大王庄,想偷偷地看念念一眼,路遇两个孩子发生冲突,陈谷雨对其中一个孩子的跋扈与骄横很是看不惯,不禁替另一个孩子抱打不平,结果被陀螺砸伤了头。王嫂赶来,陈谷雨方知那个砸伤自己的孩子正是念念,而另外一个彬彬有礼的孩子竟然是程天瞳与陈国贤的儿子程宁亚,陈谷雨很是伤心,责怪王嫂教子无方,念念虽在王嫂的溺爱下,变得十分顽劣,但对王嫂却异常孝顺,他为袒护王嫂,对陈谷雨恶语相向,陈谷雨伤心地离去,她发誓一定要领回念念。

  王嫂害怕陈谷雨会要回念念,连夜带着念念去了自己姐姐家。

  灵芝的失踪,使得孟氏对生活心灰意冷,娘一直对孟氏悉心照顾,一天,久未露面的金斗突然回到家来,向孟氏要钱,原来金斗见鬼子大势已去,准备出逃,临走时他道出鬼子集结了所有的兵力,要与八路军在此地决一死战。叫娘和孟氏出去躲一躲,娘不禁担心了起来。

电视剧娘分集介绍 第十七集

  已是营长的陈谷雨奉命在离自己家不远的陈家岭构筑阵地,准备迎击鬼子,而王嫂的姐姐正是在陈家岭,陈谷雨再次与王嫂和念念相遇,陈谷雨告诉王嫂,这儿马上就要打仗,要王嫂带着念念离开,王嫂又带着念念回了大王庄。

  娘得知陈谷雨驻扎在陈家岭的消息,跟着送军粮的队伍去看望陈谷雨,恰好陈谷雨去团部开会不在,娘就要在阵地等陈谷雨。恰好此时鬼子向阵地发起了猛攻,教导员派人把娘送了回去,娘告诉教导员,鬼子集中了这一带所有的兵力,要做最后一博,正当教导员要将情况向师部报告,陈谷雨回来了,并带回了师部的命令,说有一股鬼子正扑向大王庄一带,要部队马上开往大王庄,教导员向陈谷雨通报了娘带来的消息,陈谷雨判断大王庄的鬼子只是佯攻,如果他们撤出阵地,鬼子就可以长驱直入,与大王庄的鬼子形成合围之势,从而威胁到师部的安全,她决定叫大奎带两个连去增援大王庄,自己和另外两个连留下来阻击鬼子。

  旅长陈国贤见陈谷雨不肯撤退,以为她是舍不得自己的家遭鬼子蹂躏,又派人赶到阵地,命令陈谷雨必须撤退,否则军法从事,陈谷雨据理力争,坚持留下。

  大王庄战斗打响,鬼子轻而易举被歼灭,陈国贤发现,这并非鬼子的主力,他这才相信了陈谷雨的话,派队伍火速增援陈家岭。

电视剧娘分集介绍 第十八集

  陈谷雨带领部队和鬼子展开殊死搏斗,打退了鬼子一次次的进攻,部队伤亡惨重,陈谷雨与战士们抱定必死的决心,要战斗到最后一个人。

  正当陈谷雨弹尽粮绝之时,增援的部队赶到了,陈谷雨跃出战壕跟鬼子厮杀,被一颗子弹击中。正好此时娘放心不下陈谷雨,只身前往陈家岭寻找女儿,目击了这一悲壮场景,陈谷雨倒在了娘的面前,娘悲痛万分。

  娘将陈谷雨背回了家,发现了缝在陈谷雨内衣上的王嫂家地址,大奎告诉娘,那是陈谷雨寄养孩子的人家,娘方才知道陈谷雨也做了母亲,她决心把念念领回,替陈谷雨养大成人。

  陈谷雨手下的战士顺子来到娘家看望陈谷雨,顺子正是当年跟栓子一起参军的人,栓子娘向顺子打听栓子的消息,这才知道栓子被陈谷雨赶走一事,穗儿也很是惦念栓子,栓子娘向穗儿隐瞒了实情。

  娘得知陈谷雨跟陈国贤在一个部队,而陈谷雨牺牲陈国贤却始终没有回家,这使得娘很是不解,原来陈国贤认为是自己的指挥失误,导致了陈谷雨的牺牲,觉得没脸回家,而程天瞳则极力劝慰陈国贤。

  娘找到陈国贤一问究竟,却发现陈国贤跟程天瞳在一起,娘不由心生疑窦,这时程宁亚冒了出来,当着娘的面喊陈国贤和程天瞳爸妈,娘对陈国贤的背叛痛心不已,程天瞳要向娘解释,娘夺门而去。

  大奎替娘抱打不平,要状告陈国贤,被娘拦下,她让大奎带她找到王嫂,要替陈谷雨把念念领回。

电视剧娘分集介绍 第十九集

  大奎和娘来到王嫂家,想要领回念念,可念念坚决不肯与娘相认,并以刀相向,而王嫂因无法承受失去念念之痛,悬梁自尽,幸而被大奎救下,念念为此要跟娘拼命,娘无奈地伤心离去。

  程天瞳为安慰娘,提出要将程宁亚交给娘来抚养,娘拒绝了程天瞳,一个人回到了村里。

  女儿的牺牲,丈夫的背叛,外孙的无情使得娘心力交瘁,她以惊人的毅力独自担起了这一切,穗儿和栓子娘对此一无所知。

  抗战胜利,金斗潜逃不知去向,村里人也把孟氏当做汉奸的娘大加奚

  落,孟氏的境遇更加凄凉。

  满仓和栓子双双回家探亲,栓子见到儿子树声,喜不自禁,穗儿却很是冷淡。栓子娘追问栓子,在外面是不是另有了女人,栓子矢口否认,栓子娘将孟氏看到栓子跟一个女人在一起的事和盘托出,栓子这才明白,他向娘解释,那是他们师长的女儿,自己是师长的勤务兵,经常会跟师长的女儿出去采买,栓子娘和穗儿心中的疙瘩得以解开。

  栓子和满仓交谈起打鬼子,栓子居高临下,讥讽满仓不过是土八路,认为正面战场一直是他们中央军在作战,满仓则反驳国民党是消极抗战,忙于打内战,两个人摩擦不断,穗儿夹在两个人之间,左右为难。

  娘认为鬼子已经打跑,要栓子和满仓回家来,踏踏实实做个庄稼人,栓子却说他们还要继续打仗,而目标就是共产党,娘不禁忧心忡忡起来。

电视剧娘分集介绍 第二十集

  娘带着满仓来看望孟氏,满仓对孟氏嘘寒问暖,很是孝顺,令孟氏喜出望外,重又燃起了生活的希望,她带着当八路的女婿到处炫耀,并称要把家中所有全都留给满仓。

  栓子和满仓处处较劲,摩擦不断,穗儿也因此和栓子的关系日渐疏远,难以调和的矛盾使得一家人的团聚不欢而散,栓子和满仓各自返回了部队。

  不久国共两党爆发了全面内战,满仓和栓子成了敌人,娘和栓子娘都在挂念着自己分属敌对阵营的儿子,两个人的关系变得微妙起来,树声幼小的心灵也被蒙上了一层阴影。

  一天,国民党军队到村上抓丁,娘为保护乡亲挺身而出,被国民党军队抓走,他们严刑逼娘登报声明,跟陈国贤脱离关系,遭娘拒绝。

  娘被抓走后,孟氏悉心照顾着穗儿和树声,令穗儿非常感动。

  娘命悬一线,关键时刻栓子赶了回来,栓子娘怒斥栓子,说国民党军队是祸害百姓的队伍,要栓子跟他回家,否则就跟栓子断绝关系,栓子很是为难。当栓子见到娘被折磨的惨状,不由悲愤交集,他开枪打死了审讯娘的军法处长,结果被关押了起来。栓子决心要离开国民党军队,师长要挟要处决娘和栓子娘,最终栓子以担任敢死队重返战场为条件,将娘和栓子娘救下,

  娘和栓子娘被放了出来,栓子则去了前线,不明就里的栓子娘对栓子很是失望

电视剧娘分集剧情 第二十一集

  栓子娘认为是栓子的军队害了娘,感觉很是对不住娘。娘安慰栓子娘说栓子也是身不由己,孟氏则对娘倍加关照,甚至卖掉了些家当为娘疗伤,三位母亲因为自己儿子各自不同的经历,都在受着煎熬,而同为母亲又把她们紧紧地连在了一起。

  满仓一封封信寄回家中,捷报频传,栓子却没有一点儿消息,娘为满仓的胜利感到高兴之余,也开始担心起栓子,栓子娘更是忧心忡忡,每回满仓来信,她都强颜欢笑,祝贺满仓打了胜仗,背地里却悄悄地流泪,穗儿同样也对栓子牵肠挂肚,甚至希望满仓不要再打胜仗,她变得郁郁寡欢,整天沉默不语,娘看在眼里,疼在心上。

  栓子和满仓在战场上相遇,两人展开了一场恶战,栓子被火线提拔为旅长,带领部队突围,满仓指挥部队将栓子部全歼,并活捉了栓子。一对兄弟终于见面了,栓子坚决不肯认输,称要自杀殉国,满仓向栓子谈起了栓子娘、穗儿、娘还有树声,想劝栓子回心转意,可栓子觉得他没有脸再回家,他不配再做一个儿子,丈夫和父亲,执意要死,满仓又恼又恨,将受伤的栓子送进了医院,并将栓子被俘的事写信告诉了娘,要栓子娘和穗儿来医院看看栓子。

  栓子娘得知栓子成了满仓的俘虏很是高兴,她终于可以不再为儿子担心了,娘紧急打点,要栓子娘和穗儿火速前往探望栓子,并嘱咐穗儿一定要善待栓子。

电视剧娘分集剧情 第二十二集

  栓子在医院养伤,一个手下找到栓子,怂恿他逃跑,正赶上满仓前来看望栓子,栓子的手下开枪打死了满仓,满仓临死前要栓子一定要回家去,栓子感觉已经无法回头,他击毙了部下,匆匆逃走。

  栓子娘和穗儿来到医院,得知了“栓子逃跑并把满仓打死”的消息,穗儿再也无力承受,离栓子娘而去。

  栓子娘心如死灰,想要一死了之,转念一想,这样会叫穗儿和娘背上更沉重的负担,于是决定回去。

  穗儿来到满仓的坟前,执意要把满仓背回家去,栓子也悄悄来到了满仓坟前,被穗儿发现,穗儿夺下医院院长的枪去追赶栓子,栓子却不知去向,追赶中穗儿撞上了借调到县上帮助土改的大奎,大奎得知满仓死在了栓子手下,发誓要替满仓报仇。大奎要通过县上发通缉令,全力追剿栓子,被穗儿拦下,穗儿对栓子复杂的情感,使她几近崩溃。

  娘为栓子和穗儿收拾着房间,等待着栓子的归来,孟氏也将灵芝的房间收拾一新,并和娘相约,等满仓回来,住到她家来,给她做上门女婿,娘欣然应允。

  栓子娘一个人回到了村里,她找到了族长,把全村的人召集了起来,当着全村人的面,告知了满仓的事情,并下跪向娘赔罪,满仓的死粉碎了孟氏最后的希望,她要与栓子娘拼命。娘以惊人的忍耐与宽广的胸怀,默默承受了这一切,并把栓子娘认做了娘。

电视剧娘分集剧情 第二十三集

  穗儿决心要把满仓背回家,当她和大奎又来到满仓的坟前,满仓的坟已经被扒开,满仓也不知去向,穗儿感觉是栓子偷走了满仓,大奎很是气愤,穗儿心里明白,栓子一定是懂得了自己的心思,偷偷将满仓背回了家。

  栓子将满仓背回家后,悄悄葬在了陈谷雨的坟旁,然后又悄悄地离开,从此杳无音信。

  土改开始,汉奸金斗被抓住,要被押回村里公审,执行枪决,穗儿因为满仓和灵芝的关系,向大奎求情,大奎很是诧异,穗儿道出了满仓和灵芝的关系,大奎指责娘没有立场,叫满仓娶地主家的闺女,并嘱咐穗儿一定不要把此事泄露出去。

  当晚金斗杀死看守的人潜逃回村里,被新四撞见,娘要新四不要把看见金斗的事说出去。

  大奎带人追到了村里,孟氏巧妙地把大奎支到娘家,然后要金斗逃走,金斗在逃跑过程中摔伤了脚,无奈又回到家中。

  大奎最终知道了金斗的下落,将他堵在了家中,孟氏手持木棒,决心一死来保护儿子,娘出于对一个母亲的怜悯,恳请大奎答应金斗在家跟孟氏待上一夜,电视剧娘分集剧情 第二天再把金斗带走,大奎几经斟酌,最终应允。孟氏把门打开跪谢娘,并答应电视剧娘分集剧情 第二天一早一定要大奎他们把金斗带走。

  当晚,爱恨交加的孟氏搂着金斗睡下,待金斗睡着后,她放火烧掉了房子,和儿子一起烧死在大火中,她把一双灵芝给她做的鞋扣在了锅下,留给了娘。

电视剧娘分集剧情 第二十四集

  金斗的死使得大奎受到了株连,被通报批评,娘知道后很是不安,她找到县上,想要证明这事跟大奎无关,全都是自己的主意,谁知大奎已经被退回到部队。

  娘去找县上的领导,程天瞳叫娘不要插手此事,娘却一定要给大奎讨回清白,无奈程天瞳只能道出金斗的事造成了非常不良的影响,娘又与孟氏是亲家,追查起来娘难脱干系,而陈国贤正准备调往北京担当重任,程天瞳害怕这件事会影响到陈国贤,所以只能叫大奎来顶过,娘明白了程天瞳的苦心,思来想去,她决定和陈国贤离婚,这样陈国贤就可以彻底解脱了,就可以放心地去干大事情,娘又找到程天瞳,把离婚的想法告诉了她,程天瞳坚决反对,娘说主意已定,但她有一个要求,要陈国贤把孩子们都带到北京去。

  陈国贤回来了,娘表明她愿意放弃一切来成全陈国贤和程天瞳,陈国贤非常恼火,说自己跟程天瞳只是同志,而且因为娘,程天瞳已经离开部队回了广州老家,娘大惑不解,最终两个人不欢而散。

  新四以为陈国贤是来接他们去北京,陈国贤告诉新四,他已经放弃了去北京,要跟部队南下,新四很是失望。

  陈国贤走后新四因没有去成北京很是郁闷,对娘多有抱怨,一天,北京来了两个人,要接娘一家人去北京,娘以为是陈国贤所为,但来人却说说奉陈国贤老战友谷部长之托,可去北京的名单中独独少了栓子娘,栓子娘心生不快。

电视剧娘分集剧情 第二十五集

  娘决定一个人留下,叫栓子娘和孩子们一起去北京,她说通了端午,帮着她骗过了栓子娘,把他们送上了去北京的火车,娘回到家中时发现穗儿也偷偷地留了下来。

  几年过去,娘的小儿子新四和端午结了婚,树声也长大成人,栓子娘因病过世,娘叫穗儿先赶去北京,自己等合作社分完粮食后再赶了去,正当娘准备动身之时,突然接到一封陈国贤从湛江发来的电报,要娘马上去一下,娘不知陈国贤出了什么事,匆匆赶往湛江。

  娘来到陈国贤处,开门迎接的竟然是程天瞳,而陈国贤对娘的突然出现也倍感意外,原来是程天瞳背着陈国贤给娘发的电报,此时陈国贤因犯错误赋闲在家,程天瞳来湛江出差,见陈国贤十分苦闷,便叫来了娘,想要斡旋他们复合,三个人之间微妙的关系,使得娘和陈国贤倍感尴尬。

  陈国贤问起孩子,娘告诉陈国贤孩子们都在北京,陈国贤很是诧异,对此毫不知情,再三追问下,程天瞳承认是她委托谷部长把娘一家办去了北京,程天瞳的宽厚和大度令娘很是感动,陈国贤也对程天瞳充满感激。

  此时程天瞳儿子程宁亚也来了湛江,来看望“父亲”陈国贤。程天瞳对程宁亚的突然到访大为光火,要程宁亚马上离开,程宁亚很是委屈和不解。

  娘以为程天瞳是害怕自己难堪,劝慰程天瞳,并要返回老家,给他们一家三口留下空间,程天瞳反复向娘解释,她跟陈国贤只是同志关系,娘始终不肯相信,无奈程天瞳道出陈国贤并不是程宁亚的父亲。不想娘与程天瞳的谈话被程宁亚听到,他找陈国贤质问,陈国贤不置可否,程宁亚伤心不已,愤然离去

电视剧娘分集剧情 第二十六集

  程天瞳向娘讲述了程宁亚的身世,原来程宁亚也不是程天瞳的儿子,程天瞳出生在广州一个进步商人的家庭,其父一直暗中资助抗战,不想父亲的一个朋友是汪精卫的人,因故在程天瞳家借住了些日子,结果程天瞳父亲被误认为是私通汉奸,全家人被除奸队暗杀,程天瞳的亲生儿子也未能幸免,只有程天瞳一人躲过了此劫。参加暗杀的人就是程天瞳最要好的同学,不久事情得到了甄别,程天瞳的同学后悔不已,她把自己的孩子交给了程天瞳,然后自杀谢罪,无奈程天瞳只能收养了这个未满周岁的孩子,她带着孩子离开了广州,参加了革命。

  一次突围中程天瞳和孩子失散,孩子被陈国贤救起,陈国贤便带着孩子一直寻找程天瞳,等到程天瞳和陈国贤再次见面时,孩子已经两岁,并把陈国贤当成了自己的父亲,陈国贤为帮助程天瞳隐瞒程宁亚的身世,便谎称是程宁亚父亲的,由此便产生了一系列的误会。

  程天瞳惨痛的身世,使得娘深为震撼,两个人之间的疙瘩彻底解开,娘也讲述了她与陈国贤并不幸福的婚姻,他们完全是由父母包办,而陈国贤有自己所爱的人,后来陈国贤离家出走,参加了革命,并多年未回。程天瞳对娘的境遇很是同情,娘觉得程天瞳跟陈国贤比自己更加般配,极力撮合他们,程天瞳婉拒,她要娘一定要照顾好陈国贤,然后返回了广州。

电视剧娘分集剧情 第二十七集

  程天瞳走后,娘悉心照顾着陈国贤,并处处陪着小心,令陈国贤颇感别扭,加之两个人观念的不同,沟通困难,相处不甚融洽,娘见复和无望,

  决定去北京,叫新四和端午调来湛江,照顾陈国贤。

  新四看中了陈国贤的高位,很想去陈国贤处,娘担心新四是为去享受,不能很好地照顾陈国贤,而端午则执意不想离开北京,不想离开娘,最终穗儿答应去湛江照顾父亲,而树声又极力反对,认为娘处事不公,娘进退两难。

  最终穗儿决定独自去湛江,就在她准备动身之际,栓子的身份给穗儿带来了灾难,穗儿被划为了反革命分子,穗儿痛苦不堪。娘几经斟酌,再次赶赴湛江,想求陈国贤托人摆平此事,可陈国贤却突发脑溢血,撒手人寰,娘悲痛欲绝,把陈国贤的骨灰带回了老家。

  穗儿在苦等娘的消息,却一直没有音信,树声以为是陈国贤不想插手此事,不由对陈国贤怨恨起来。

  娘安葬完陈国贤,正要返回北京,王嫂却突然找上门来,要娘把念念领回,娘对王嫂的转变感到大惑不解,再三追问之下,王嫂道出实情,原来念念因加入合作社一事,与村支书发生冲突,将其砍伤,结果被公安机关收审。王嫂要娘去跟公安机关说情,看在念念双亲都是烈士的份上能网开一面。娘只得又将穗儿的事放下,和王嫂连夜赶往县里。

电视剧娘分集剧情 第二十八集

  娘为念念的事四处奔走,迟迟未回北京。穗儿的处理决定下来了,要被发配去劳改农场劳改,穗儿依然在苦等娘的消息,坚信娘一定不会丢下她不管。

  念念的事却是一波三折,娘即无法丢下念念,又挂念着穗儿那边,心急如焚。

  树声认为娘是在故意躲避,决心自己来救母亲,他背着穗儿去找谷部长,想请谷部长帮忙,可谷部长却下部队去了。穗儿的反革命身份,使树声受到了株连,穗儿为不影响树声考大学,毅然跟树声断绝了母子关系,树声受到了很大的伤害,跟穗儿也冲突起来。

  穗儿在临行前始终没有等来娘,不由对娘心生不满,新四和端午也对娘的做法颇有怨言,穗儿伤心地去了劳改农场,并嘱咐端午和新四,无论如何也要叫树声去上大学。

  端午替树声写了一份和穗儿划清界限的声明,贴到了学校里,树声却把声明撕毁,坚决不与穗儿脱离关系,结果上大学的名额被取消,分去了一个工厂去做翻砂工。

  在娘和王嫂的努力下,念念免于牢狱之灾,娘把王嫂和念念带回了自己家,念念终于认下了娘这个姥姥,娘也认下王嫂做女儿,然后便匆匆赶往北京。

  当娘赶到穗儿家,发现穗儿已经被送去劳改,娘伤心不已,树声因怨恨娘,不让娘进门,娘感觉愧对女儿,伤心地离去。

  端午找到娘,方才得知陈国贤去世的消息,她把娘接回了家。

电视剧娘分集剧情 第二十九集

  一天娘在街上偶遇一个拣破烂的女人,娘不禁惊呆了,女人竟然是失踪多年的灵芝,她苍老而潦倒,跟过去的灵芝完全判若两人,母女二人不禁抱头痛哭。娘向灵芝问起孩子,灵芝说孩子早已经死了,娘伤心不已,正在此时,平顺(灵芝儿子)却出现在她们面前,灵芝慌忙支走了平顺,令娘大惑不解,灵芝告诉娘,自己隐姓埋名多年,没有人知道她的过去,她现在的成分被划为了赤贫,平顺也非常优秀,所以她不能与娘相认,一旦相认,自己和平顺的身份便会泄露出去,平顺的前程也就会被彻底断送,她叫娘以后不要与她来往,娘理解灵芝的心情,黯然离去。

  与灵芝的意外相见,给娘留下了深深的创伤,她变得神情恍惚,端午一再追问,娘始终信守自己对灵芝的承诺,只字不说,端午感觉娘是跟自己隔着心,开始冷淡娘,娘有苦难言。

  娘将家里所存的粮食卖掉,想要接济灵芝,不想钱被新四发现,新四以为娘是要给穗儿,便给娘商量,先跟娘借点儿钱给端午买辆自行车,等穗儿劳改回来后,再把钱还给穗儿,被娘断然拒绝,新四大为不满,端午也因此跟娘产生了误会。

电视剧娘分集剧情 第三十集

  娘的偏向举动使得端午联想到自己的身世,她认为娘始终没有拿自己当亲生的,很是痛苦。无奈娘拿出一些钱给了新四,叫他去给端午买自行车,自己拿着剩下的钱去了灵芝家。

  端午暗中跟踪娘一起来到了灵芝家,发现了灵芝的秘密,方才明白娘的钱是为了给灵芝,端午懊悔不已,她把娘给的钱以娘的名义送给了灵芝,不想灵芝见到端午惊恐不已,以为是娘泄露了自己的秘密,她愤怒地赶走了端午,并称自己根本不是灵芝,端午无奈地离去。

  娘并不知道端午背着自己去给灵芝送钱,再次来到灵芝家,灵芝对娘大发雷霆,斥责娘不守信用,致使自己多年的苦心隐瞒付之东流,娘向灵芝解释她并没有把这事告诉任何人,灵芝不信,娘伤心地离去。

  端午为灵芝之事很是内疚,觉得自己错怪了娘,娘没有怨端午,她默默又回到了老家,一边照顾念念和王嫂,一边想再攒下些粮食,以备孩子们不时之需。

  几年过去了,穗儿结束劳改回到了北京,时值三年自然灾害,树声吃尽了苦头,他不能原谅母亲搬去了厂子里,始终不肯回家,穗儿非常苦闷。

  娘和王嫂他们也度日艰难,念念暗中给王嫂弄了些吃的,王嫂觉得念念应该拿给娘,两个人冲突起来,娘知道后,非但没有怨念念,反倒为念念的孝顺感到高兴,王嫂很受感动,为使念念能更好地照应王嫂,娘决定去北京看望穗儿。

电视剧娘分集剧情介绍 第三十一集

  娘来到了穗儿家,穗儿始终将树声不与她相认的事瞒着娘,娘察觉出穗儿的苦衷,也假作不知,悉心照顾着穗儿。

  穗儿得来两块面饼,穗儿视如珍宝,给树声留在了床头,可树声一直没有回来,面饼发了霉,娘觉得丢了可惜,把发霉的面饼吃掉,穗儿认为娘偷吃了自己留给儿子的面饼,一向温顺的穗儿跟娘大发脾气,娘在体会到穗儿作为母亲心情的同时,也为女儿对自己的态度而伤感,两代母亲之间复杂而微妙的情感,演绎出一段段动人而又有些许无奈的故事。

  终于娘说服了树声,树声与穗儿和解。

  此时程天瞳儿子程宁亚已大学毕业,成绩优秀的他被分配到了北京生物研究所,可程宁亚却执意要报名去三线。程天瞳认为程宁亚所学专业,到了三线根本没有用武之地,力主儿子去北京。一腔热血的程宁亚,认为母亲是在扯自己后腿,与程天瞳发生激烈争执。

  程宁亚学校将情况通报给程天瞳所在的出版社,结果程天瞳受到了严厉的批评,并从编辑室调去了锅炉房,程天瞳一直将此事瞒着儿子。

  系主任找程宁亚谈话,说肖教授想招他为研究生,肖教授是生物界泰斗,程宁亚一直非常仰慕,他决定先留下来读完研究生,再去三线。程宁亚跑去出版社,想将这个好消息告诉程天瞳,这时才发现母亲已被下放到了锅炉房。

电视剧娘分集剧情介绍 第三十二集

  程宁亚找到出版社领导,表示母亲非常支持自己去三线,并且自己马上就要成行,要出版社把母亲重新调回编辑室。为了母亲程宁亚回绝了肖教授,但没有讲出回绝的实情,使得肖教授和系里非常失望。

  为安慰母亲,程宁亚谎称自己已经打消去三线的念头,要去北京的研究所,程天瞳不禁喜出望外,母子俩的矛盾得以化解,但程宁亚临行前,程天瞳在程宁亚箱子里发现了一些已经填好的信封,地址都是北京生物研究所,程天瞳一下明白,儿子是在骗自己,她没有将事情说破,若无其事地送走了儿子。

  程宁亚来到北京找到了娘,要娘代他给程天瞳寄信,娘问清原委后,觉得程宁亚不应叫程天瞳失望,应该留在北京,程宁亚告诉娘,如果自己留在了北京,程天瞳就会永远待在锅炉房,他不想母亲为自己受苦,娘被程宁亚的孝顺所感动,答应替程宁亚寄信。

  不久程天瞳收到了儿子寄自北京研究所的信,她认真地回了一封,娘去研究所把信取回,给程宁亚寄去,程宁亚把回信寄到娘这儿,然后娘再给程天瞳寄去,通过这一封封信件的往来,把两位母亲和一个儿子紧紧地联系在了一起。

  此后每到星期天,程宁亚的信就会从北京如期而至,程天瞳也一如既往地给儿子回着信,从未间断,程天瞳对替程宁亚寄信之人既感激又觉得

  困惑,但她又不敢去深究,害怕一旦事情说破,这种美好的情感便不复存在了。

电视剧娘分集剧情介绍 第三十三集

  穗儿在报纸上读到了程宁亚在三线为抢救国家财产、壮烈牺牲的消息,并告诉了娘。娘不肯相信,又替程宁亚把信寄了出去。

  程天瞳也得知了程宁亚牺牲的消息,她悲痛欲绝,就在这时程宁亚的

  信又寄到了,程天瞳强忍悲痛,给儿子寄出了最后一封信,不想程宁亚一封封信又如期而至,程天瞳很是诧异,几经斟酌,她又给儿子回了信,儿子的信依旧是每星期一封,程天瞳也每一封都认真地回着,她在跟儿子的书信来往中,寄托着对儿子的爱,同时她也对替儿子给自己寄信的人深深地感激。

  娘去看望灵芝,正撞见从部队回来探亲的平顺,平顺察觉出娘与灵芝的关系非同一般,便拉娘进屋见一见他的女朋友,娘极力推脱,说自己跟灵芝只是一般认识,娘的支吾其词更让平顺觉得娘很可能就是自己的姥姥,他把娘硬拉进屋,把自己的女朋友介绍给了娘。灵芝回来了,见娘也在不由大惊失色,她谎称并不认识娘,将娘支走,平顺对灵芝的行为很是不解,灵芝有苦难言,平顺坚持自己结婚要请娘来,灵芝坚决不答应,两个人争执起来。

  娘却深深地体谅灵芝的苦衷,平顺结婚之日,她躲在角落里偷偷地望着,暗暗为他们祝福。

  平顺走了,大年三十灵芝一个人在家糊着火柴盒,娘又去看望灵芝,见灵芝家里冷得像个冰窖,便给灵芝拢了个火盆,不想灵芝却因此煤气中毒,生命垂危。

电视剧娘分集剧情介绍 第三十四集

  灵芝一直昏迷不醒,娘对自己的疏忽懊悔不已,为了给灵芝凑钱治病,娘不得不将灵芝的秘密揭开,全家人齐心协力,要将灵芝从死亡线上拉回来。

  灵芝的病情一直毫无起色,穗儿和端午家的钱也都已经花光,他们又四处借钱,坚持给灵芝最好的治疗。一天,娘在帮灵芝整理屋子时,发现了灵芝存下的一大笔钱,娘知道这是灵芝辛辛苦苦给平顺攒下的,她把钱悄悄地收了起来。

  平顺从部队上赶了回来,灵芝却始终昏迷着,昂贵的治疗费用,使得全家人难以承受,大夫也觉得灵芝苏醒无望,劝娘放弃,娘坚决不肯。端午深深理解娘的心情,又想尽办法四处借钱。平顺想起灵芝曾给他存过一笔钱,回家去找,却怎么也找不到,最后娘把灵芝的那笔钱当着穗儿、新四和端午拿了出来,她讲述了灵芝这些年生活的艰辛,是从自己的嘴里一点点地省下了这笔钱,要留给平顺,大家深受感动,决定不动灵芝的这笔钱,再去另想办法,娘打算买掉老家的房子,端午也卖掉了自己的自行车,在全家人的共同努力下,终于把灵芝从死神手里夺了回来。

  灵芝醒来后因怕平顺的身世败露,不肯与娘他们相认,平顺向灵芝讲述了她昏迷期间,全家人是如何殚精竭虑抢救灵芝,直至山穷水尽也始终没有放弃。灵芝深受感动,最终与娘他们相认。

电视剧娘分集剧情介绍 第三十五集

  平顺返回了部队,娘悉心地照顾着初愈的灵芝,一天灵芝突然穿起过去的衣服,声称要去等满仓,并做出了一系列的古怪行为。原来灵芝大脑受到了损伤,变得有些神智不清,灵芝开始一遍遍地重演着过去的往事,多年来淤积在她心中的痛楚逐一爆发,令娘痛心不已。

  灵芝执意要去部队,说要去告诉平顺一句重要的话,娘害怕灵芝跟平顺道出他的身世极力阻拦,灵芝却死活坚持,结果病情进一步加重,无奈之下,娘只得跟灵芝一起去了平顺所在的部队。

  娘和灵芝冒着滂沱大雨赶到部队,灵芝要告诉平顺的话居然是“你是满仓的儿子”,娘大为感动。平顺要带领部队去抢险救灾,灵芝担心平顺的安危,坚决不许平顺前往,平顺进退两难。娘反复开导灵芝,平顺不能给她的父亲满仓丢脸,娘终于用满仓说服了灵芝,并叫灵芝把军旗亲自交到了平顺的手上,平顺开赴抢险电视剧娘分集剧情介绍 第一线。

  十年动乱来临,新四被打成了走资派,饱受折磨,娘为自己无力保护儿子而陷入深深的痛苦之中。新四的儿子文孝和女儿文慧也遭受株连。文孝因不忍在学校所受到的歧视,对新四恶语相向,并要跟新四划清界限。娘斥责文孝不懂事,认为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他都应该跟父母站在一起,文孝反讥娘根本不懂得眼下的形势,和娘冲突起来。新四理解儿子的心情,颇感无奈,端午则夹在娘跟文孝中间,不知到底该站在哪一方,最后文孝愤然离家出走。

电视剧娘分集剧情介绍 第三十六集

  端午听说新四厂里的老郑因主动揭发岳父有功,不仅没有下台,还成了厂子里树的典型后,也动了这个念头。新四却坚决反对。

  为了保住新四和孩子,保住即将破碎的家,端午经过痛苦的挣扎,站出来揭发了灵芝,结果灵芝受到了极大冲击,病情进一步恶化。娘万万没有想到最懂得自己心思的端午,居然做出了这种事情!

  因为端午的揭发,新四不再挨批斗,并被作为可以改造好的对象,结果进了革委会,但新四却不能原谅端午,要与端午离婚,端午将文孝接回,嘱咐新四一定要好好照顾娘和文孝,自己带着女儿文慧离家出走,不知去向,面对分崩离析的家,娘欲哭无泪。

  灵芝把自己封闭在家里,拒绝再跟娘见面,平顺只得回来将灵芝接去了部队,穗儿和新四他一概都没有见,刚刚建立起来的亲情又被扯断了。

  娘因放心不下端午,去了端午的老家找她,可端午却根本没有回去,娘绝望地返回了北京。

  念念因爱人素芳不能生孩子,要跟素芳离婚,闹得不可开交,王嫂给娘写信,叫娘回老家一趟,娘匆匆赶赴老家,回来后发现端午居然也回到了娘这儿,而此时端午已经又有身孕。娘既心痛端午,却又无法彻底原谅她,娘和端午开始了一段既相依为命,又疏远隔离的生活。

  念念执意要跟素芳离婚,娘力劝念念,念念反倒觉得娘是在偏袒素芳,

  跟娘发生激烈对峙,并声言如果素芳不生孩子的责任在他,他就一头撞死,

  王嫂担心念念再生意外,也指责娘不该站在素芳一边,娘被搞得焦头烂额。

电视剧娘分集剧情介绍 第三十七集

  灵芝在部队一直闹着要见娘,平顺只得把灵芝又送回了娘这儿,娘害怕村里人见到平顺,再提及他的身世,要平顺马上返回部队,平顺察觉出其中的蹊跷,怀疑自己并不是满仓的儿子,灵芝站了出来,坚称平顺的父亲就是满仓,平顺将信将疑,把灵芝托付给了娘,又返回了部队。

  端午因无法面对灵芝,想要带着文慧离开,被王嫂劝下,端午极力回避着灵芝,可灵芝却常常把端午当成是穗儿,令得端午非常难堪。娘一边悉心照顾着灵芝,一边又要照顾端午,文慧却常因娘对灵芝的厚待而对娘不满,时常与娘发生冲突。端午为不再使娘为难,想要打掉孩子,王嫂坚决反对,她一定要端午把孩子生下来,自己替端午抚养,端午明白王嫂是因为素芳不能生养,想要过继这个孩子,只得打消了流产的主意。

  王嫂暗中照顾着端午,常常背着娘给端午送去些好吃的,端午想起以往自己跟娘亲密无间的关系,很是伤感,而娘也是看在眼里痛在心上,她偷偷地给端午准备好了生孩子所需要的一切。

  冬天来了,端午日近临产,神智不清的灵芝又误将端午当成了穗儿,这不由勾起了过去那段心酸的往事,她说自己身上脏,执意要让端午跟她去河里洗澡,端午无奈,只得跟灵芝去了。端午回来后便发起了高烧,昏迷不醒,娘和王嫂带着端午连夜赶往北京。

电视剧娘分集剧情介绍 第三十八集

  端午难产,生命垂危,新四赶到医院。值班医生束手无策,表示只能请妇产科主任秦教授来,可秦教授正在接受批斗。娘闯进工宣队办公室,逼迫工宣队队长将秦教授请来,但为时已晚,孩子经秦教授全力抢救保住,端午却永远地离开了。娘和新四伤心欲绝,而秦教授惊恐不已,这又成了她的一大罪状。为保护秦教授,娘强忍着悲痛,对工宣队谎称端午母子平安。为纪念端午,娘给孩子起名叫“思恩”。

  又是几年过去了,十年动乱终于结束,娘苦尽甘来过上了好日子。在穗儿的陪同下,娘去广州看望程天瞳。而当娘赶到广州,才得知程天瞳早已经在文革期间离开了人世!可是程天瞳的信却从未间断过,这到底是怎样的一段故事?一段感人至深的传奇被最终揭开。

  娘和穗儿在离开广州之前巧遇大奎,大奎执意挽留娘和穗儿。

  大奎坚持要把娘留在广州,帮助穗儿一起照顾娘。但是大奎只是一个夜间守门人,自己连住的地方都没有,更不能给娘和穗一个好的生活环境。于是大奎找到了卖服装的阿珍。阿珍是大奎的战友介绍给大奎认识的,并且一直对大奎有情有意、关照有加。大奎告诉阿珍自己愿意去给她承包鱼塘的弟弟阿龙帮忙,但条件是他要带着娘和穗儿一起去鱼塘。阿珍虽然有些怀疑大奎和穗儿的关系,但最终还是被大奎的一片孝心所感动。

电视剧娘分集剧情介绍 第三十九集

  大奎带着娘和穗儿来到附近的农村,帮阿珍的弟弟阿龙一起做鱼塘生意:大奎负责养鱼,送鱼,而阿龙则在城里照看鱼档。

  娘虽然对大奎和阿龙的做法十分担忧,但又不忍心看大奎一个人如此辛苦,于是便带着穗儿主动帮大奎养鱼,让大奎可以专心送鱼。娘和穗儿在这个过程中体会到了一种从来没有过的快乐,娘说这就是俺们盼了一辈子的好日子。

  赚到了钱的大奎,开始在鱼塘附近给娘盖房子。娘看出大奎和穗儿对彼此的心意,提出让两人把婚事办了。但是大奎觉得自己欠阿珍太多,如果现在再娶了穗儿实在对不起阿珍,所以迟迟没有表态。他说他只想一心一意地孝顺娘。

  然而就在日子越过越好之际,阿龙打伤了前来调查鱼塘和鱼档性质的政府专员,当地公安局立刻前来拘捕,大奎主动站出来替阿龙顶“罪”,被带走拘留。

  大奎在看守所里托娘转告阿珍:他欠阿珍的情太多,他怎么还都还不完,但他喜欢的还是穗儿。

电视剧娘分集剧情介绍 第四十集(大结局)

  娘把大奎的话讲给阿珍听,阿珍哭着说她不用大奎还情,她愿意让大奎娶穗儿,她可以做大奎的亲妹妹!她就是想让大奎好好的。为了救出“顶罪”的大奎,阿珍带着自己的弟弟阿龙去自首,结果阿龙也被拘留了,大奎却并没有放出来,据说两个人都要严格审查。

  鱼档被封,所有的雇工都不再干活,离开了鱼塘和鱼档躲避风头。然而生意可以不做,鱼塘里的那些鱼却不能不管。于是,娘一边带着穗儿辛苦地照顾着鱼塘,一边为了营救大奎和阿龙四处奔走,终于身心俱疲,累倒在床。

  娘躺在床上还不忘给穗儿和阿珍道歉,说自己没有用,不能救出大奎和阿珍两个孩子。阿珍感动地哭了,她跪在地上也和穗儿一起叫“娘”,娘认下了阿珍这个女儿。

  三个月后,正是1978年的冬天,春天也就要来了。

  大奎和阿龙的事情终于得到了彻底解决,鱼档和鱼塘开始被党和政府大力扶持,同时塘鱼的价格也全面放开。拘留所门口,娘、穗儿和阿珍接出了大奎和阿龙,一家人看着广州崭新的气氛,不禁感慨再也不用怕了。

  年关将到,大奎和穗儿终于领了结婚证,还照了新式的婚纱照。来广州学习、取经的新四,悄悄把娘的其他儿女子孙都带到了广州,和娘一起过年。

  儿女齐聚,四世同堂,娘为儿女们分好一碗碗饺子,自己却安详地闭上了双眼……

  ——全剧终

“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可以联系本站!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