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中国星空时尚网资讯新闻正文

理发师分集剧情详细介绍第12集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9-01-12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黄奕

  就在宋丰年准备将刘寡妇淹死的时候,马胜拿着刀进来了;虎视眈眈的看着在场的所有人说:谁敢到我的女人,我就跟谁玩命。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马胜只想问刘瑞华愿不愿意嫁给他。可是却得到了刘寡妇否定的答案。马胜被逼无奈,拿着刀架在自己的脖子上,只要刘寡妇不答应自己,自己就死给她。其实刘寡妇不答应只是恨马胜为什么不早点娶她。现在刘寡妇是马家的人啦,不再关宋家什么事啦,马胜牵起刘寡妇的手就往外走。

  在祠堂外的嘉仪看到这一切,又看了看平生,心里感觉酸酸的。

  晚上马胜、刘瑞华、平生和瑞棉,四个人围在一个桌子上吃饭有说有笑的。马胜也算正式娶了刘瑞华,结束了刘瑞华寡妇的日子。

  回到家里,瑞棉和平生也为马胜和刘瑞华而感觉到幸福。他们那才是真正的爱情,当瑞棉问起是否跟嘉仪有约的时候平生只是把头侧过去了。

  第二天早上传来急电说桐城失守了,叶江天为此感到非常为难。叶江天来到宋家让宋丰年还有嘉仪来开这里,暂时到外面去闭一下。可是嘉仪怎么也不肯离开。父亲劝的自己都动容了,老泪纵横,嘉仪这才答应离开这里,但是在离开的时候必须见平生最后一面。嘉仪离开了房间,父亲无力的瘫坐在地上,难道这一切都是天意吗?

  嘉仪大跑小跑的来到平生的理发店,看到瑞棉正在为平生整理衣服,准备外出。叶江天也随着跟来了,一番话说得平生心里七上八下。嘉仪也是一走三回头的看着平生的理发店,一直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中,这一别可能以后再也见不到面了!

  过了一会,平生便冲了出来,向嘉仪离去的地方追去,瑞棉忙追了上去,不过被刘瑞华给拦了下来,给平生一点时间吧!

  平生最终还是没有追上去,只看见路上扬起的尘土久久没有散去。看到瑞棉如此难过,刘瑞华安慰道:其它平生心里是有你的,只是现在他还放不下过去。

  瑞棉来到婆婆的家,看到婆婆躺在床上,再一听婆婆的气息已经没有了。瑞棉痛哭的坐在地上,一遍遍的呼喊着婆婆的名字,可是婆婆已经听不到啦。

  平生回来了,刘瑞华告诉他:瑞棉去了婆婆家现在还没有回为。嘉仪就这样被叶江天带走了,平生心里感到很不甘。第二天一大早平生便出去了。

  在这最后关头嘉仪还不肯离去,可是这样只会让那些侍卫为难,被迫无奈,嘉仪只好上车了。

  平生来到婆婆家,看以村子里到处都是日本人,瑞棉早已不在啦。原来瑞棉早已跟着那些逃荒的人一起走了,路上却遇到了日本的部队。没有人性的日本人连普通百姓都不放过。瑞棉也被炸晕过去了,还好有个农夫经过那里救了她。

  平生找了一整天也没有找到瑞棉的踪影,马胜也一起帮忙找,可是什么线索也没有。马胜带了一些小酒,正在他们喝酒的时候日本人的炮弹打过来了。

  国军跟日本人交上火啦,大街上被炮轰的一片狼藉。日本军队的主力也开进了丫山镇。

  日本知道宋丰年在丫山镇是个管事的,于是便找到他,维持丫山镇的纪律。为了保卫镇民的安全,宋丰年只好答应了。马胜也在昨晚国军与日本交火的时候救了一个人叫毛光根,将他藏在刘瑞华家的地窖里。

  宋丰年召集大家来到祠堂里,在日军的胁迫下,宋丰年作了中日友好维持会会长。(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平生向嘉仪说明了情况,嘉仪能明白;可是闵师傅和瑞棉去不能明白,感情和亲情是不一样的。为了平生,嘉仪可以配合他、支持他,如果当初没有平生,此刻的她不知道会在哪里。看到眼前自己喜欢的人,平生情不自禁的吻了上去,嘉仪也配合的闭上眼睛,不巧的是正好有人过来了,看着惊慌失措的平生,嘉仪腼腆的低下了头。

  这天姑妈拉着嘉仪出来相亲,她们来到一家咖啡店里。嘉仪并不知道相亲的对象就是叶师长,而叶师长也展开了进一步的攻势,带着玫瑰花和戒指送给嘉仪,可是嘉仪并没有接受。为了给嘉仪解围,她的同学也来帮忙,平生又故技重演,造谣说日本人打进来了,顿时咖啡店里陷入了一片慌乱中。趁着慌乱平生带着嘉仪离开了咖啡店。平生只是不想自已喜欢的人嫁给别人,听到平生这么说,嘉仪别担心里有多甜蜜了,两人紧紧的接吻拥抱在一起。

  而此时叶江天也接到通知说:日本人有了动作,集结大量部队为开战作准备。大街上也是闹的人心惶惶的。叶江天也通知让嘉仪姑妈一家离开上海回丫山镇,可是姑夫却不肯。

  平生父亲的病也到了膏肓之期。得知自己快不行了,他也交待了儿子的安排。看看着病危的父亲,平生背着他就往医院里跑,可还是没能逃过死神的手掌。

  看着父亲的遗体,平生、瑞棉一言不发,只有闵师傅对着曾经的兄弟倾诉着最后的心里话,再为他理最后一次的发。

  父亲的死使平生陷入一片悲痛中,嘉仪也带来同学的心意来安慰他,在自己心爱的人面前,平生将所有的悲痛化作眼泪倾泄而出。

  时间越来越紧迫,姑妈也催促嘉仪赶快离开上海这个地方,可是嘉仪并没有听姑妈的安排。

  大街一阵一阵的防空警报搞得人心惶惶,理发店里的人今天也都没有来上班。看着自己多年苦心经营的理发店现在就这样离开了,闵师傅多多少少心里有点舍不得,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闵师傅好不容易搞到三张火车票,带着平生和瑞棉来到火车站,可是就在紧急关头,平生作出了一个决定,他不能就这样离开上海,哪怕是遭到闵师傅的反对。看着平生离去,瑞棉也从火车上下来朝平生离开的方向飞奔去。

  日本人的炸弹最终还是落了下来,顿时诺大一个上海立刻变成一片废墟,平生来到嘉仪姑妈的家里找寻嘉仪,就在绝望的时候,听到了那个再熟悉不过的声音“平生”!只因曾经他们两个人约好不见不散。

  平生带着嘉仪来到理发店里,确认师傅和瑞棉是否真的离开这里。这时正好有一名日本军官闯了进来。看着如此漂亮的姑娘,日本军官起了色心。旁边的翻译原来是一名中国人,他怎么能眼看着自己的同胞受日本的凌辱着。他用中国话告诉平生借机会逃走,不巧的这时又来了一名日本士兵,场面更加的紧张起来。日本士兵在平生的眼皮底下调戏起嘉仪,平生哪能忍受自己心爱的女人被别人这样对待,忍无可忍。最后他拿起剃刀趁日本军官没有防备,割开他的喉咙。那名翻译眼明手快的对着日本士兵开了枪,这才脱离危险。

  情急之下,平生想到了福哥,他带着嘉仪找到福哥。从平生的口中,嘉仪知道了那次之所以放了平生并不是因为自己的一幅画。姑妈一家人也在为眼前的情境而发怒。(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得知学校也被日本人给炸了,姑妈担心嘉仪的安危,伤心欲绝。

  福哥让平生和嘉仪换上衣服,又给他们一些钱,让他们离开上海后,自己再找地方,一同的还有福哥朋友的一个孩子。

  日本人包围了上海,国军这边也有所准备。车离开了上海的边境,平生,嘉仪还有那个叫小三的孩子,也四处漂泊。

  赵擎一腔热血准备参军,保卫自己的国家。曾玉劝阻他不让他去,可是她怎么明白好男儿志在四方,现在正是国家需要他们的时候,是时候站出来为自己的国家,为自己的人民而战了。曾玉也只能默默的祝愿他了。本来好好的上海,只因一天,所有的一切都变了。

  平生一行人漫无目的,四处辗转。这天早上小三捉来一些老鼠烤好了给平生和嘉仪吃,可是却遭到他们的恶心。小三一怒之下独自一人离开了,去实现自己打日本鬼子的抱负。嘉仪提出回丫山镇的建议,目前他们也只能这样了。

  日本人集结大量战舰在淞沪,行势步步紧逼。叶江天这边也命令部下密切日本人的动向,同时还不忘关心在上海的嘉仪。

  为了躲开日本人,平生他们两个人走崎岖的山路,一路奔波着向丫山镇进发。晚上他们来到一个山村落脚,整个村子里早已空无一人啦。嘉仪也脱掉了那身男人装,平生为她洗着飘逸的秀发,忍不住亲了上去,就在平生有进一步举措的时候,嘉仪推开了他。姑妈这边还在担心着嘉仪的安全。她想找叶江天帮忙,可是远水救不了近火啊。晚上嘉仪靠着平生就这样睡着了。

  早上平生留了一个字条便出去找东西吃了,遇到了一位大妈,大妈的一句话让平生明白了些什么“这是自己的家,为什么要离开自己的家呢”?日本人已经开进了村子里,回来的时候正好碰到了一大队的日本人带着一些中国人其中还有闵师傅和瑞棉。这些日本人把中国人带到一片空场地,集体枪绝。嘉仪这边也有一队的日本人走了过来,还好她藏了起来,这才躲过一劫。平生一路跟着他们来到空场地,他躲在暗处,再也看不下去冲了出去。这时正好红军也过来了还有小三,救了他们。不幸的是闵师傅还是中弹了,临走的时候闵师傅将瑞棉托付给平生。

  小三也跟平生说起了这几日的经历。他本来想去参加队伍抗日的,可是人家嫌他小,不让他去。平生把瑞棉安顿好后,就去找嘉仪了,此刻的嘉仪生死未卜,他不能丢下她一个人不管。想起过往有嘉仪的每一个场景,他再也不能平静下来。

  早上睁开眼一看发现平生并不在身边,瑞棉有点失落,发疯似要找平生。不可能让她一人女孩子家出去吧,多不安全!小三只好出去寻找平生啦。

  平生来到走之前嘉仪呆的地方,希望能够寻找到嘉仪。可是并没有找到的身影,甚至一丝有关嘉仪的线索。嘉仪已经一个人离开了这里。闵师傅的死对瑞棉来说是个不小的打击,瑞棉神志变得有些模糊。想起那日平生不肯上火车的情境,是平生害得自己连家都回不去的。瑞棉趁平生出去的时候,一个狠心将自己的长发给剪了下来。还好平生即时看见了阻止了这一切。看着一地的头发平生的心里很纠结。而瑞棉也质问平生为什么不肯答应闵师傅娶她?这一切都是为什么呢。(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瑞棉还在不断的追问着平生为什么不肯答应爸爸娶她。在瑞棉看来现在的一切都是因为平生而起的。为了让瑞棉平静下来,平生只好找个冠冕堂皇的理由说:让时间来证明一切。

  与平生失散的嘉仪,一个人到处流浪着。这天她在村子里看到一个奄奄一息的病人,出于爱心她嘉仪将自己的衣服给那个病人盖上。

  叶江天的手下告诉他在村子里与日军交火的是新四军的残余部队。而这一打让日军的防线断续拉长了。平生带着瑞棉还在不断的寻找着嘉仪的下落,瑞棉实在看不下去平生为了嘉仪这样失魂落魄。

  这天叶师长开车行走在山路上,看到路上躺着一个人,这个人正是宋嘉仪。叶江天于是就把她带着到自己的军营里,等嘉仪好些的时候叶江天亲自把嘉仪送回了丫山镇的老家里。看到自己的女儿相安无事,父亲别提有多高兴了,父亲一番好意留叶师长晚上在这里吃个便饭。

  平生带着瑞棉来到镇里,希望靠给别人理发赚点生活费。镇上、国军四处在招兵,可是人们都不愿去当兵。看到平生正在给别人理发,连同客人一起强行将他们抓去充军了。

  饭桌上,气氛还算融洽,嘉仪早早的离开饭桌回到房间里。父亲也看得出来叶师长对自己的女儿有意思。父亲也问起了叶师长的家事,原来叶师长在乡下有位结发妻子,可是由于种种原因,叶师长对于他的那位妻子没有任何感情,唯独对嘉仪情有独终,父亲也默许了。

  晚上叶师长找来媒人上门提亲。看到那个命帖嘉仪似乎明白了什么。她也跟父亲明说了自己有喜欢的人,除了陆平生她不会再嫁给任何人,即使现在他不在自己的身旁,为了他,她愿意等他,哪怕是一辈子她也愿意。父亲听到这里非常生气地离开了。

  平生也正式的成为一名国军,隶属于国民政府七十一师。此刻的他还在思念着嘉仪,想着她现在处境,他也明白自己正处在一个生死攸关的门槛上。

  嘉仪辗转来到一个农户家里,暂时安顿下来了。平生他们跟新四军他们交上了火,看到躺在地上的新四军,平生想起以前新四军救过自己。自己怎么能跟救命恩人对着干呢,在一个称高大哥的战友的劝说下,他们逃开了战场,离开国军。

  一个人称胜哥的人对着几个人胡吹乱侃的,讲他当年在军阀里当兵的事。在那里当官的吃喝嫖赌,当兵的猪狗不如。这时正好看到嘉仪骑着单车经过,便骑马追了上去。

  当日替叶师长下命帖的那个媒婆讥讽起胜哥来说:宋家小姐马上就要嫁人了,对方是七十一师长,好让胜哥死了这条心。平生和高大哥走着走着突然看到一队的国民军,平生撒腿这跑,高大哥被抓了回去。平生他还有要找的人,拼了命也要逃出去,后面是国军的追兵,前面是一处山坡,一不留心便摔了下去。他多想就这样死掉,可是他想起了嘉仪,想起了曾经的那些约定,又让他重新有了活下去的希望。

  宋家的下人也劝说老爷,总不能让自家的小姐给别人做小吧,宋老爷也不大愿意,可是想想女儿是犯过事的人,找个拿枪杆子的心里总有些着落。

  平生又来到镇子上,无意间遇到了瑞棉。(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瑞棉把平生带到那名农户家,婆婆误把他们当成了小俩口,平生也谢谢这些日子对瑞棉的照顾,便离开了这里。

  宋家、叶江天步步紧逼催促着宋老爷尽快把这件事定下来,宋老爷也感到有些为难,毕竟那是自己的女儿啊,嫁给别人作小,心里总有些割舍不下的。可是迫于叶江天的权势也只好委曲求全。

  夜已经深了,平生还没有入睡,想起闵师傅临走前的交待,让平生不知该如何是好。瑞棉已经熟睡,以往经历的那些事化作梦纠缠着她,被梦惊醒的瑞棉再次拿父亲临走前的交待,她发疯似的撕扯着平生,甚至把自己的身体交给平生以换得平生的爱,可是这样的爱是多么的勉强的。

  平生带着瑞棉离开了村子准备去上海,还好走的及时。半路上日军的飞机还是轰炸下来了。嘉仪也让下人去镇上打听平生的下落,可是这个下人早已被宋老爷说了话的,下人的一番话让嘉仪听得心里有绝望。日军的飞机把村子整个给夷平了,平生和瑞棉也未能幸免,还好平生只是被炸晕过去,当他醒来看到瑞棉的尸体时,再次昏了过去。

  媒婆也上门作起了功课,开导着宋老爷。宋老爷被媒婆的一番话说的有些心动。嘉仪正好在后面听到了他们的对话,对父亲感到有些失望。宋老爷也关心起媒婆与马胜之间的事,说得媒婆心里有些难为情,还好她用语言打发过去了。

  平生被一帮土匪给救了回来,心里一直想着瑞棉的死难过之急,一言不发。山寨夫人也被平生的这种长情而感动了,想留他下来,平生最终还是离开了那里。一个在流落在湖边。宋老爷带着叶江天参观女儿的房间,同时也希望叶师长能够给个满意的答复,毕竟宋家在丫山镇也是个大户人家,不能让女儿就这样嫁给了别人。同时让下人去找小姐回家,此时嘉仪正在外边教孩子念书的。她始终不相信下人说的平生已经死了,一直告诉自己他只是找不到来丫山镇的路。

  平生坐在湖边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看着画中的嘉仪,思念再次泛滥,泛上心头。

  每当嘉仪不开心的时候,她就会来到母亲的坟前,诉说着自己的心事。叶师长也来了,带着花来到嘉仪母亲的坟前。嘉仪现在之所以厌恶叶江天就是因为她觉叶江天曾经骗过去,在人品上是不能让自己接受的。而叶江天也向嘉仪摊牌:我是真心喜欢你。

  看到报纸上刊登的消息文章“叶师长与以前的老婆只是同居关系”,嘉仪无奈的笑了。她明确向父亲说“自己宁愿守一辈子的寡,也不可能嫁给叶江天”。因这这事还牵扯出母亲的死,父亲生气的摔碎了杯子。

  平生辗转终于来到了丫山镇,世间总是造化弄人,明明是两个相互喜欢的人,咫尺的距离却不能相遇,留下的只是擦肩的遗憾。平生一路打听来到了嘉仪教书的小学,看日思夜想的人现在就站在自己面前,那一刻时间仿佛定格了。嘉仪带平生来到母亲的坟前,也了了母亲的一个心愿。说来也巧,平生只所以能够来到这里,是因为两只蝴蝶的引路。

  平生跟嘉仪说起了这些日子的经历。师傅和瑞棉死让平生不敢相信现在能够站在嘉仪面前,仿佛就是在做梦一般。(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晚上嘉仪让平生暂住在镇上的祠堂里,这是这么久以来是他有机会安稳的睡上一个好觉,也是唯一的一次。他将会带着嘉仪再次出发,但是无论走到哪里,在平生认为有嘉仪的地方就是家。

  原来瑞棉并没有死,日军的轰炸机过后被一对老夫老妻给救了回来。但是她仍然不放过能够寻找到平生的蛛丝马迹。到处张贴着平生的画像,晚上瑞棉又回到了以前收留她的那个婆婆家。婆婆也关切起她来,得知她和平生失散了,婆婆也感到痛心。

  一大早,嘉仪就骑着车来到祠堂里。可是并没有看到平生的身影,原来平生来到大街上给别人理发来了。媒婆也带来了叶师长聘礼的清单,看到清单,宋老爷也正式答应了这门婚事。媒婆告诉宋老爷有个上海来的理发师要找嘉仪,听到这后宋老爷连忙让媒婆把平生带到家里。

  嘉仪也在街在到处寻找着平生。

  正当宋老爷跟平生聊天的时候,嘉仪回来了,原来这位宋老爷就是嘉仪的父亲。平生也开门见山的跟宋老爷说起了他跟嘉仪的事,宋老爷还让帮平生在街头开了一家理发店。在外人看来这一切都不可思议,议论纷纷。原文来自。马胜更是一直在猜测着宋老爷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眼睛一转有了一个叟主意,准备把平生跟嘉仪的事告诉叶师长,以此在叶江天那里得到一些好处。

  这天理发店刚开门,叶江天就带着一大队的人马来到店里,让平生给他修整头发。马胜和那个媒婆看到这一切准备看一场好戏。叶江天开门见山,拿出戒指向嘉仪求婚,可是嘉仪接过戒指对着马胜和刘寡妇说是:叶师长打赏你们的。叶师长夺过戒指愤愤不平的离开了。

  在嘉仪那里吃了闭门羹的叶江天又亲自到宋老爷这里给宋老爷出难题。宋老爷也感到左右为难,已经收了人家的聘礼,他可是卯足了劲来劝说女儿。宋老爷很难理解女儿的爱情观,在他眼里现实可比爱情更重要。

  瑞棉每天对着街上人来人往的,看到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却找寻不到平生的身影。婆婆也来安慰她不要这样,再这样下去真的会把自己逼疯的。

  看着平生的理发店,马胜也来打趣到。给叶师长作媒婆的刘寡妇也找到平生让她给自己作头发。作完头发后,刘寡妇又让平生给自己按摩,马胜站在门外看的心里非常的不爽快。看到平生和嘉仪如此的恩爱,刘寡妇真后悔当初替叶江天说媒。

  眼前的行势对平生他们不利,嘉仪也想让平生离开这里。最后在平生的提议下决定去参加革命。现在他们两人终于自由了,躺在草地上看着开拓的天空,现在对他们两人来说就是最幸福的时刻了。

  幸福总是那么的短暂,上次救他的那个土匪,带人拿枪指着他们,原来那个土匪的头上次在跟日本人交战的时候损失不小,得知嘉仪的父亲就是宋丰年,决定从他父亲那里搞些钱来弥补损失,嘉仪只好让平生去通知父亲。

  曾玉和一些其它的同学也参了军作起了军医,来到了丫山镇这里。叶师长来到嘉仪的家里,一直等嘉仪回来,正好遇到了来报信的平生。平生希望叶师长能够收编他们,因为他们每个人在抗日上都是一名真真正正的汉子。可是他忘了叶江天属于国军。知道了那些土匪的下落后,叶江天将平生关了起来。(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叶江天知道土匪的下落后,便带人抄了土匪的老巢,土匪的头也中枪了。看到躺在地上横七竖八的尸体,这一体都是叶江天造成的,而这也使嘉仪更加的厌恶叶江天了。

  救回嘉仪后,叶江天将剩下的土匪全部抓了回来。那些被抓起来的土匪以为是平生出卖了他们,对平生恨之入骨。平生天真的以为叶江天真的会跟土匪去谈判,他的想法太可笑了。叶江天只会用枪杆子去谈判。叶江天不择手段,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得到嘉仪,就像平生所说的那样,这样做叶江天即使得到了嘉仪也只是她的身体,永远也得不到她的心。叶江天被平生的话激怒了,为了在爱情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上真正的笑到最后,叶江天要用平生的方式赢得这场战争。他放了平生一同的还有那些被关起来的土匪以及土匪头。

  这几日来发生的一些事,让宋老爷感到不安,为了避免再生事端,宋老爷决定将嘉仪尽早嫁给叶江天。同时把嘉仪关了起来直到结婚那天。

  土匪头中了枪,平生带着他准备去镇上治疗。路上遇到了马胜,他告诉平生这样到镇上只会被别人打死。于是马胜带他们来到了附近的救助站。

  瑞棉在婆婆家里帮别人洗洗衣服,以补贴家里用,这天她洗衣服时发现衣服上面写的名字正好于婆婆儿子的名字一样。于是她带着婆婆来到救助站找寻婆婆的儿子。

  看着躺上病床上的土匪头,马胜在一旁幸灾乐祸的,又打起了土匪头的主意向他要点好处。土匪头也讥讽马胜作为一个男人自己最起码知道去打日本人。一向性急的土匪头一刻也不想呆在这里。平生也帮忙去问护士什么时候能离开。

  儿子躺在病床上昏迷不醒,婆婆看到伤心至极。儿子现在只等着药品来救命。

  为了救大家的命,曾玉等一些护士去向叶江天请求分配一些药品,可是叶江天哪里愿意,曾玉一再恳求,叶江天最后发现在她们是嘉仪的同学,看在嘉仪的面子上叶江天答应了她们的请求。

  在救助站里,平生见到曾玉,曾玉告诉平生:赵擎死在了抗日的前线了。听到这个消息平生感到很难过,也为曾玉感到惋惜,这对有情人却不能成眷属。从曾玉的口中,平生得知宋老爷准备在这几日将嘉仪嫁给叶江天,他连忙跑到嘉仪的家里,好不容易见到嘉仪一面,却遭到了宋老爷的阻拦。宋丰年也明确告诉平生,他和嘉仪的缘分到此已经尽了,听得平生有些失落。

  晚上嘉仪想从下人口中得到一些平生的消息,可是却一无所得。平生这边也没有入睡,手里玩弄着剃刀,心里思考着什么。马胜也和刘寡妇这边打情骂俏的,同时也为平生为王大这样的土匪头出头而佩服。

  得知曾玉在救助站,嘉仪非常开心,救助站里收留的还在新四军的人,叶江天在救助站里四处转攸,险些发现那些新四军。两个老同学见面难免有说不完的话,赵擎现在已离自己而去,曾玉非常后悔当初为什么没有告诉他,自己喜欢他,现在留下的遗憾恐怕终生都得难已弥补。

  日军的飞机再在头顶盘旋着,轰鸣声一阵高过一阵。在这里嘉仪见到了瑞棉,原来瑞棉并没有死,嘉仪告诉她去丫山镇去找平生,并匆匆被叶江天带走了。

  来到丫山镇,瑞棉见到平生就扑了上去,哭的跟个泪人似的。嘉仪也在为眼前的形势而发愁,如何才能跟平生在一起呢。(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夜已经深了,婆婆找到了失散多年的儿子滕队长,激动的久久不能入睡。而瑞棉也再次见到平生让本以绝望的心灵再次焕发出活力来。一阵寒暄之后儿子告诉婆婆,他要回到部队上去,跟大部队会合。得知陆平生是一名理发师,于是滕队长便带着陆平生来到部队里,给战士们理发。理完之后把每们战士的头发用一个东西包起来并写上名字。看着远去的新四军战士,平生仿佛突然间明白了些什么,在这个战乱的年代,个人的生死在国家面前显得那样微不足道。

  平生带着瑞棉来到镇上的理发馆,看着这家理发店瑞棉想起在上海的那家理发店,但是再也找不到在上海理发店的那些影子,有的只是同样的招牌。现在对瑞棉来说平生就是她唯一的亲人,瑞棉让平生再次给自己弄个发型,镜子中的瑞棉早已泪流成河,所有的悲痛在见到平生的那刻起就化为乌有了。

  马胜看到平生带着瑞棉到理发店里,又开始跟刘歪门寡妇在背后议论起来,刘寡妇告诉马胜自己怀了他的孩子,听到这后马胜撒腿就跑想不负责任。

  晚上平生在理发店的沙发上睡,他不想与瑞棉同睡一张床上。而这也激怒了瑞棉,因为在瑞棉眼里,平生接自己回来就是要娶自己的。可是在平生的心里早已有了嘉仪,不可能再容下其它人啦。瑞棉再次拿闵师傅的遗愿来压平生,爱情这东西是能够强求的吗?

  现在刘寡妇已经怀上了马胜的孩子,她只想让孩子有个名正言顺的父亲。可是马胜一再找理由不肯娶她便慌忙逃开了。留下刘寡妇在房间里一个人默默的哭泣。平生看着马胜跟刘寡妇这样被世人唾弃的恋情,为他们敢爱敢恨的勇气而佩服。

  昨夜平生在沙发睡了一宿,而瑞棉则在楼梯上看了平生一整夜没有入睡。早上趁平生上楼的空隙,瑞棉拿起剃刀拿短见,还好被刘寡妇即使发现了,阻止了一场悲剧的发生。看着满手鲜血的瑞棉,平生立刻去找医生来给她看病,可是瑞棉却跑到宋家找到嘉仪了,瑞棉告诉了嘉仪自己的遭遇,在被日本人抓去后,蹂躏了无数次,一次一次的救命声可是没有人来救她。现在平生是她活着的唯一的希望,她不能没有这希感情,她希望嘉仪把平生让给自己。说这些话的时候,平生一直站在门处的,他再也听不下去了,冲进屋子里抱着瑞棉就往理发店跑。而瑞棉在经历了那样的遭遇后,整个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她挣开平生怀抱,一句一句对平生说着“你会嫌弃我的”。平生感觉自己亏欠瑞棉的东西太多太多这辈子都还不完,于是他正式向瑞棉求婚。

  嘉仪一个人对着流过镇子的那条小河发呆,感觉自己就像一块沉入河底的石头。平生做出这样的决定也是有苦忠的,现在嘉仪能做的只有接受。就在嘉仪转身离去的那一刻,平生从后面将嘉仪紧紧的拥入怀中,嘉仪也转过身将平生拥入怀中,可能这是他们最后一次拥抱了。

  叶江天也向嘉仪送去了定婚戒指。晚上平生请来了刘寡妇和马胜作自己的证婚人,吃饭的时候宋老爷、嘉仪带着礼物来到理发店,场面显得有些尴尬,嘉仪端起杯酒敬新郎新娘一杯。以前的所有的山盟海誓都化作这杯酒咽进肚子里。看着嘉仪站在自己的面前,平生多希望时间永远停留在这一刻。

  看到别人结婚,刘寡妇心里也不是滋味,马胜也看得出来,平生和瑞棉结婚实在是迫不得已的,刘寡妇一遍一遍的催促着马胜,最后一气之下将马胜轰了出去。

  本是新婚之夜,可是瑞棉仍然满眼泪水的,她始终忘不了日本人对她所做的事,感觉对不起平生。(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早上一起床,瑞棉满脸洋溢着幸福。今天是平生的日子,可是平生却忘记了,瑞棉还特地去买了一些菜,原来瑞棉做的菜是那么的好吃,只是自己没有发觉而已。看来自己以前对瑞棉真的不了解。

  平生的手艺让店里的生意慢慢好起来,这天来了一个姑娘理发,让她想起了以前在上海的时候给嘉仪的做头发的场景,那是最一次见到嘉仪跟今天的场面如此的相似,以至于平生把姑娘错当成了嘉仪。

  宋家的下人送来消息说让平生在嘉仪结婚的那天给她做个发型。夜深的可怕,瑞棉已经睡了一阵,醒来发现平生还没有睡。平生想做个发簪在嘉仪结婚的那天,送给她做结婚礼物。

  早上瑞棉跟平生说要去婆婆家,帮婆婆做些家务,嘉仪的婚礼就去不了啦;刘寡妇也随平生一道来到宋家参加嘉仪的婚礼。

  今天是嘉仪的新婚之日,穿着如此喜庆的衣服,可是嘉仪脸上却没有半点的笑容。平生为她做着头发,镜中的嘉仪脸上的表情显得是那么的木然,平生为她戴上他亲手做的发夹,不想再看一眼的嘉仪,他怕自己后悔当初的决定,也怕给留下嘉仪太多的痛苦,便离开了宋家。

  走在镇上的路上,平生遇到了叶江天的侍卫,带话说叶江天让他到军营里有事。

  在叶江天的军营里,正好看到坐在车上嘉仪,看到她手上的那条红绳,再看看自己手上的红绳,嘉仪仿佛也看出了他的心意。尽管他们一句话也没有说,但是已经知道了彼此的心里面想的什么。

  车带着嘉仪继续向里面走,平生的心也跟着去了,就连平时最拿手的理发也理的不成样子。

  酒席上,平生仍然是一句话也没有说,只是看着叶江天挽着嘉仪的手跟过众人的面前。闫司令也来参加了叶江天的婚礼,并带来一些礼物。这时一个士兵冲了进来说:有紧急情报,让所有师以上的军官立刻去参加会议。而这也正是嘉仪所希望的。叶江天还没有向宋丰年敬酒,就离开了酒席。平生也在这时离开了,看着平生的背景,嘉仪默默的流下了眼泪。

  晚上,嘉仪回到屋子里看着满屋子的礼物,这本来是她的新婚之日,可是却没有半点高兴的样子。将那些礼物一并掀翻在地上。平生像失了魂一样的在大街上。白天热闹非凡的大街上只有几个孩子在玩烟火,马胜也安慰他,让他看开点,同时心里也在暗暗的骂着刘寡妇促成这样一门的闲事。可是他的心里怎么能放的下呢,那是自己心爱的女人,现在却跟别人结婚了。

  回到屋子里,平生坐在那里想着曾经与嘉仪在一起的点点滴滴,嘴巴里念着:我不会和你分开的。这时嘉仪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他的背后,或许这就是命运吧,他们没有权力反抗,有点只是接受顺从。爱到深处便是情,嘉仪决定将自己的身体交给了心爱的人。

  马胜又厚着脸皮来到刘寡妇家里,过着在外人看来不伦不类的生活。

  嘉仪带着花来到母亲的坟前,每当她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就会来跟母亲说。早上醒来平生也在不断的责备自己,在心爱的女人面前却无能为力,是作为男人最大的耻辱。抗日战线日益逼近,闫司令让叶江天留守在桐城这里。(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瑞棉回来了,看着理发店里的镜子碎了一地,便向平生问起了怎么回事。平生也只好搪塞说:不小碰到的。在平生心里放不下的仍然是嘉仪,总感觉要发什么似的。

  叶江天带着礼物来到宋丰年的家里,向岳父道歉当日婚礼的到当之处,之后便来到了嘉仪的房间里。事后,嘉仪直接向叶江天说平生才是自己的第一个男人,她会一直把他珍藏在心底的,叶江天怎么也取代不了他的地位,就算他现在占有了她。叶江天听后非常的怒火,可是又不能把她怎么样。

  夜晚,叶江天的侍卫开着车在回去的路上,车胎爆了。叶江天把在所有的怒火发泄到侍卫的身上,开枪将侍卫的腿打伤了,并发誓:会让嘉仪当着平生的面说她家叶江天,然后他再在嘉仪的面前开枪将平生杀死。

  刘寡妇肚子里的孩子一天比一天大啦,这天刘寡妇在处面正干着活的,突然肚子就疼了起来,还好被瑞棉及时发现,叫来平生一起将她扶到床上。平生问起了马胜的去向,刘寡妇说他一大早就出去打生计去了。她只好委托平生给自己买一付安胎药。

  嘉仪来到大厅,看着熟睡的父亲脸上充满了安祥,父亲告诉嘉仪说他梦见了她母亲。他问嘉仪就真的那么爱平生吗,就像她母亲一样即使自己再怎么对她母亲好,可是她母亲却一直没有真正爱过自己。人啊,就是这样、得不到偏偏想到去追取,已经得到的去不知道珍惜。父亲已经到了风蜡残年的年龄了,不能再保护嘉仪啦,只希望她能够好好的保护自己。

  下人带来了发簪,拿在手里仿佛还残留有平生的体温。叶江天开导着嘉仪,人不能总活在过去,要向前看,忘记过去、忘记平生。今天是嘉仪的生日,为了给嘉仪一个惊喜,叶江天连夜去取从英国运过来的画具,可是车却坏在半路上。第二天叶江天才赶回来,看着那盒画具,嘉仪心晨暖暖的。

  叶江天的部下家人来信了,嘉仪帮他们代写家信。这时闫夫人和叶江天的原配夫人来了,看着嘉仪如此关心部下,闫夫人也表示钦佩。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这三个女人又会上演着怎样一曲戏呢,闫夫人让嘉仪给叶江天的原配夫人香香上茶,可是出乎她们的意料,嘉仪却将茶倒在了地上。在嘉仪看来这是旧社会留下的礼教,她不地顺从的。

  事后嘉仪也让闫夫人另眼相看。看到嘉仪感冒了香香给嘉仪带来了一些药,香香也跟嘉仪说出了自己的过去,原来香香13岁的时候就来到了叶江天的家里,那时候他才8岁。自己一直像个母亲一样对待他,好不容易等到17岁,嫁给了叶江天。嘉仪也挺同情她的遭遇。

  听到叶江天跟香香说并不愿意跟她离婚,登报的事也只是权宜之计。嘉仪冲进房间里,将那盒画具在地上摔个粉碎,便哭着跑了出去。香香想去阻止,却被叶江天拦住了。叶江天说这里才是她的家,她早晚都会回来的。

  嘉仪还在为这件事而生气着,叶江天的侍卫也来安慰她,叶江天是个爱面子的人,让她以后顺着点他。

  嘉仪心里的委屈无处发泄,只好回到宋家跟父亲说去,父亲也后悔当初的决定将女儿嫁给他。

  晚上那些族长将刘寡妇带到宋家,只因刘寡妇怀了马胜的孩子,坏了风气,族长要将刘寡妇正法浸猪笼。平生忙着从中说情阻拦。在这关键时刻马胜赶了回来。(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日军在丫山镇到处搜寻被马胜救走的那个国军。马胜实在看不惯宋丰年在日军面前低三下四,殊不知宋丰年也是为了大家的安危才这样的。

  瑞棉被农夫救了回来,在农夫的悉心照顾下,日渐有了好转。这天平生帮忙收拾那些被日军的打死的国军的尸体,并且宋丰年花钱为他们买来了棺材。在马胜看来,宋丰年就是个汉奸,他不可能为这军作这些,宋丰年的一番话,消去了马胜的疑虑。他这么做只想保卫大家的安全。为了平生的安全,宋丰年一再去劝说平生。

  丫山镇失守了,嘉仪非常担心父亲的安全。嘉仪想让叶江天带着部队去将丫山镇夺回来,可是叶江天只知道服从命令;嘉仪的一句话激怒了叶江天,他一巴掌扇在嘉仪的脸上,嘉仪生气的跑了出去。

  瑞棉自从上次去婆婆家,到现在一直没有回来。平生担心她的安全,想去找他。宋丰年把他拦了下来,目前的形势并不容许他这样做。

  嘉仪一直想跟家里联系,可是由于她的特殊身份——叶江天的妻子。敌人一旦抓住她,便会拿他要挟叶江天。看着嘉仪如此痛苦,叶江天的侍卫决定答应她,帮她跟家里人取得联系。

  马胜跟平生问起了宋丰年是否知道被救的那个国军就藏在刘瑞华家,平生也只是敷衍过去,国难当头的时候,他怎么可能作一名汉奸呢。

  香香找到嘉仪开导她;好让她安下心来呆在叶江天的身边;同时也让叶江天的能够心无旁顾的上战场。听完香香的一番话,嘉仪也感觉叶江天其实挺不容易的。作为一个军人,他有的只是服从命令的份。

  马胜找到土匪头,商量着买枪支去找日本鬼子。志同道合的人,在一起即使没有太多的语言,也能明白彼此的意思。就像马胜和土匪头不约而同的决定去打日本鬼子。

  宋家下人送来了嘉仪的信,看到这封信也再次让他想起了曾经与她在一起的日子。这时刘瑞华找到平生来给那个被救的国军换药。那个叫毛光根的国军跟平生聊起了天,他希望平生能够送他出去,不想跟自己的战友一样,死的时候连个名字都没有留下来。目前的形势非常严峻平生他们只好倍加小心。

  日军把宋家的财产压榨的所剩无几了。马胜连夜找到宋丰年,宋丰年也套马胜的话,说马胜藏了伤兵;马胜拿枪指着宋丰年要挟他,希望他能够出钱购买枪支。

  第二天宋丰年慌慌张张的找到平生,让他给日本的肥田大佑理发。本来平生是不想给日本人理发。可是迫于日军的压迫,他只好去了。来到院子里,自己祖宗的牌位被日本给扔在院子里,真想立刻将日本人赶出丫山镇,可是自己又没有那样的能力。

  再次给日本人理发,让他想起了在上海的那次。想起那次日本人欺辱嘉仪的场景,他宁愿将自己的手割伤,也不给日本人理发。日本人只好让平生走了,宋丰年在后面追着平生,如果今天不是他来请自己。平生无论如何也不会来这里的。

  国军在新疆打了胜仗,叶江天给战士们犒劳去了。侍卫开车带着嘉仪趁这个机会回到了丫山镇。

  平生来到地窖里看毛光根,可是毛光根得了疟疾。平生只好去找个医生来给他看病,来到大厅看到刘瑞华也晕倒了,她也被感染疟疾啦。这个病只有奎宁能够治疗。

  刘瑞华告诉平生马胜与土匪王大合作打鬼子。问起了他今天下午的行程,平生告诉他去给日本的肥田大佑理发去了。(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刘瑞华也被感染得了疟疾,平生半夜去给她找郎中,出门的时候看到嘉仪站在门外已经多时。嘉仪现在到这里来,只是为了见平生一面。平生、嘉仪两个人呆在屋子里,这是在日本人来到这里后第一次这样的轻松,因这在这个空间里有嘉仪的味道。两人来到湖边,,叶江天的马副官来接嘉仪走了,看着相互的眼,都能明白彼此的意思,这一刻平生心里想着:我会一直等你的;任何时候,只要我还有呼吸,我都能拥有你。走的时候,嘉仪将自己的手电筒送给了他,并对平生说如果有什么事,就写信给宋家的下人,让他转送给我。

  嘉仪回来,叶江天斥责她不该在这么危险的时候跑到沦陷区里。同时怪罪马副官不该送夫人去丫山镇。嘉仪告诉叶江天他有一个伤兵在镇上,需要他去救援。

  刘瑞华的病也一天一天的恶化,如果没有奎宁,她早晚都会死掉。叶江天派人到镇子上给那个伤兵看病去。嘉仪想跟着一起,可是叶江天不同意,两人还就此事争吵一番。叶江天一直以为嘉仪是去丫山镇见平生,心里很是不痛快。

  宋丰年来到平生的理发店,看到桌子上,放着嘉仪送给平生的手电筒,一眼便认出来了;嘉仪回到丫山镇为什么不来见他这个爹。宋丰年心里很耿耿于怀,只是因为他现在是维持会会长,嘉仪不想边累他的老爹。可是宋丰年不这么认为,他一直以为就是因为平生在丫山镇,扰乱嘉仪的心志,让他不能好好的跟叶江天过日子。

  叶江天身边的马副官带着军医来到了镇子里给那个伤兵看病,同时也给刘瑞华看病。平生来到刘瑞华的家,眏入眼帘的是满地鲜血,平生连忙给她叫来军医,可是还是没能保住刘瑞华肚子里的孩子。刘瑞华醒来,看着地上的鲜血,再摸摸自己的肚子,孩子就这样丢了。刘瑞华伤心欲绝。

  每当平生给孩子理发的时候,他就想起了瑞棉,如果还在自己身边的话,他们也可能有了自己的孩子,同时也为刘大姐感到惋惜。在这个乱世,也只有孩子脸上纯真的笑容,才有让人活下去的愿望。

  瑞棉在救她的那名农夫家,生活的也挺好的。农夫的话让他想起了平生,眼泪不由自主的流了下来。

  嘉仪还在为叶江天救伤兵不让她去的事而生气,香香也来劝说她。她也向香香坦白自己根本不想跟叶江天过日子,这话正好被叶江天给听到了。

  有军医的治疗,刘瑞华流产后,身体很快便恢复了正常。被救的那名伤员毛光根的腿也日渐好转。可是还是不能快跑我。马副官就要回去了,平生让带封信给嘉仪。晚上,马副官一个人走在树林里,不巧碰到了一群日本兵,还好在这时,救瑞棉的那个哑巴农夫出现了,这才救了马副官一命。

  瑞棉一直担心哑哥的安全,哑哥也通过肢体语言告诉瑞棉,他遇到了日本兵。瑞棉想起了以前在上海的那些伤心往事。

  嘉仪还是在帮着军营里的士兵给家里写信。马副官稍来了平生给她写的信,这封信对嘉仪来说太重要啦。看着那些再熟悉不过的字体,仿佛就是平生本人站在眼前。

  马胜再次来到宋家找宋丰年要钱买枪;马胜拿枪指着宋丰年,这才得到一些珠宝手饰。

  外面兵荒马乱的,可是在哑哥这个小地方却感觉是那样的平静。马胜回来后见到瑞华肚子里的孩子没有了,那种心情可想而知。夫妻俩失声痛哭,丧子之痛,只有自己才能明白。

  日本人在镇子上烧杀掠夺,无恶不作。(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日本人在镇上到处烧杀抢夺,寻找毛光根的下落。他们找到宋丰年让他交出毛光根,如果再不交出毛光根以后就每天杀一个人,直到杀光为止。

  马胜连忙跑回家,让平生带带着毛光根走了,而自己去吸引鬼子的注意,从另外一条走了。走的时候,马胜将自己身上的手镯给她带戴上。这也是他们最后一次见面了。

  马胜被鬼子在后面紧紧的追着,他一个人的力量怎么敌的过那么多的鬼子啊,最终还是中了枪,被日本人给抓住了。

  平生这时候想到了王大,这个时候也只有王大能够救他了。就在王大准备去救的时候,王大的女人却不同意了。

  日本人逼迫他,让他说出毛光根的下落,可是他宁死也不肯说出。肥田大佑看他的这种宁死不屈的精神,暂且将他抓了回去。平生再次回到镇子上的时候,亲眼看到,鬼子将马胜带走了。在平生心里自己就是害马胜凶手之一。

  叶江天满腹心事的回来了,香香也看出了有什么事要发生了。叶江天准备带兵去找日本鬼子。走的时候叶江天还不忘让香香帮忙照看嘉仪。

  刘瑞华还有其它人,来到军营里暂时躲闭一下。叶江天就准备去打这场仗了,希望走的时候再看几眼嘉仪,可是却换来了她的冷漠与不屑。这时下人告诉叶江天军医回来了,嘉仪连忙跑过来问刘瑞华关于平生的情况。叶江天心里非常的不爽。

  得知平生一个人去救马胜,嘉仪心里非常的担心。刘瑞华也恳请叶江天去救马胜。就差给叶江天跪下了。

  宋丰年一再追问平生关于他私藏国军的事,斥责平生不该跟马胜有瓜葛。走的时候让下人看着平生不让他离开屋子半步。

  嘉仪请求马侍卫带自己再次去丫山镇,希望见平生一面。平生以死相逼,让下人放自己出去,最终还是出去了。

  日本人将马胜捆在镇上,一再逼问他把那个伤兵藏在哪里!在这最后关头,马胜慷慨付义,一番出自肺腑的话说的在场的有所镇民都动容啦!看着日本人这样对马胜,平生想强出头,最后被宋家下人给拉住了。在这关键时刻,王大带着人杀了过来,与日本人交上了火。日本人的火力太过强大,不一会就溃不成军,王大最终也倒下了,又一个抗日英雄就这样倒下了。

  平生将剃刀紧紧的攥在手里,作为一个汉子就要死的壮烈,马胜饮完了最后一碗酒,就没有打算活着回去。肥田大佑突然让平生拉出人群,马胜让平生给自己理最后一次的头发。就在这时肥田将枪对准了马胜,又一个抗日英雄倒下了。

  刘瑞华这边也在焦急的等着消息,她一直对嘉仪持仇恨心理,只因嘉仪的父亲宋丰年向日本人告密说马胜私藏国军。

  平生一个人回到王大的根据地,无脸面对王大的老婆。走的时候是那么多的人,回来的时候就他一个人,那是多么的痛心的一件事啊!

  平生再也不想见到宋丰年了,面对自己的同胞被日本人杀害,宋丰年一再贪生怕死,保全自己。

  马侍卫告诉嘉仪、刘瑞华镇子里的情况,听完后嘉仪和刘瑞华就连夜赶回镇子。屋子外嘉仪一直在敲门,可是平生仿佛没有听见一样,他不敢开门,因为他感觉自己对不起马胜、王大,对不起刘瑞华,对不起王大的老婆。见平生不开门刘瑞华来到宋家找到宋丰年,问起了马胜的情况。(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刘瑞华向宋丰年问起马胜的情况,宋丰年告诉她:马胜被日本人给杀死了。突然间仿佛整个世界都失去了色彩,刘瑞华瘫坐在地上,连活下去的欲望都没有了,马胜是她活着的唯一希望,现在马胜也离自己而去。

  第二天,刘瑞华推着车来找马胜的尸体。她翻过一具又一具的尸体,在一个角落里看到了马胜的尸体。看着那个再熟悉不过的脸孔,可是他再也不会跟自己吵架了。刘瑞华将马胜的尸体推到日军的根据地,脑海中还在想着马胜走的时候的模样,现在马胜已离自己而去,这个世界已经没有让她活下去念头,她拿着斧头一个人杀进了鬼子的根据地,面对那么多的日本,她没有一丝的惧怕,身中日本人数枪,倒了自己心爱的人身旁,现在终于可以马胜在一起了,再也不怕分开了。

  嘉仪找到父亲向他问个清楚,宋丰年一再狡辩说是顾全大局,其它他是一直在为自己的私利打着算盘。下人跑进来,说刘寡妇她未能幸免,被日本人打死了。平生、宋丰年还有嘉仪看着躺在床上的马胜和刘瑞华的尸体,此刻他们是那样的安详,没有一丝的痛苦,现在他们终于可以在一起了。

  镇民们将马胜和刘瑞华的尸体埋葬在他们还没有出生的儿子旁边,看到宋丰年也来了,镇民们再也不能平静下来,痛骂宋丰年是个汉奸。宋丰年还在口口声声狡辩说为了大家的好。

  嘉仪找到平生求得他的原谅自己父亲的行为,可是面对那么多条人命,他怎么能就这样原谅宋丰年的行为呢!

  叶江天回到军营里看嘉仪不在军营,立刻换了一身便衣去接嘉仪回来。

  马二娃带来宋丰年的话让他把嘉仪安全带回宋家,在回宋家的路上遇到了,叶江天非常的生气,拿枪指着马二娃要把毙了,嘉仪一再把他拦了下来,可见嘉仪在叶江天心里占着什么样的地位。

  香香看不惯嘉仪跟叶江天对着干了,劝说嘉仪着,毕竟他是个军人,有些事还是顺着他好,跟他对着干只会对自己不利。

  为了嘉仪,叶江天干脆把自己的原配夫人香香送回了老家。可 是嘉始终不能明白叶江天的良苦用心。

  马二娃又带来了嘉仪的来信,看着那些字迹,平生心里还是没有放下嘉仪。嘉仪告诉平生,现在她想换一种生活方式。现在丫山镇已经没有什么值得自己再留恋了,他要去实现当年上学时心中的理想——参军。平生参加了国军在军队里给别人理发。而瑞棉跟哑哥,两个人的虽然过的清贫,但是却冲满了温馨。

  二年后

  哑哥也问瑞棉为什么不去找自己的丈夫,本来她以为只要跟平生在一起就能幸福,可是现实并不是那样的完美,现在她有了自己的生活。

  平生也跟着部队,辗转多处能回了数次战争。民国34年春天,平生他跟着部队来了广西,此时美国在日本投了原子弹,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现在他不需要再这这冒无谓的牺牲了,他要回去找嘉仪,找属于自己的幸福。

  再次回到丫山镇,已物人非。见到宋丰年还是老样子,只是脸上又多了一些岁月痕迹,一阵寒暄后来,宋丰年问起了平生、嘉仪的情况。自己多年征战在外,没有嘉仪的半点消息。宋丰年请平生给死去日本人理发,走在大街上宋丰年遭到人们的唾弃。平生也看不惯,他为了保全自己拿镇民去当炮灰;只是看在嘉仪的面上,这才帮他一下。

  看到满地躺着的日本人,平生心里很痛快,因为死的人越多,就意味着日本人已快不成气候,这场战争也快要结束了。

  自从上次给平生写过最后一封信,嘉仪的生活就过的有点颓废起来,她学会了抽烟,学会了放纵自己。拉开抽屉,看着那些信件,眼泪又止不住的往下流,其中的辛酸苦楚只有自己明白。(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看着那些信件,嘉仪情不自禁的流下眼泪,这时她的干妈也就是闫汉庭的老婆来了,想让嘉仪陪她去上海去。同时叶江天也被闫汉庭调去了桐城。

  叶江天也要去桐城去接收日本军队啦。

  晚上叶江天回来带着蛋糕,烟灰罐里放满了烟头,嘉仪已不知道去哪里了。叶江天发现她跟平生来往的信件,肺都快气炸了,一气之下将那些信全部烧了,这时嘉仪回来了,两人争吵着,撕打着。嘉仪也赌气要和叶江天离婚,可是叶江天哪里会同意,想去把平生杀了,以泄心头之恨。

  早上,叶江天来到香香这里,香香也冷嘲热讽的说着他和嘉仪之间的事,可是不管再怎么样,香香始终是叶江天的原配夫人。

  宋丰年找到平生让他去给肥田理发,平生恨日本人入骨,哪时肯同意,可是想想全镇人的性命,他还是去了。

  理发的期间,肥田聊起了马胜,在他心里马胜是一条汉子,挺敬佩他。肥田向平生问道:如果马胜还在的话,是否愿意和自己一起喝一杯。平生也平淡的说:不会,因为他是中国人。就在平生给肥田理完发准备走的时候,肥国剖腹自尽了。

  第二天,平生来到马胜的墓前,告诉他抗日战争胜利了,可是平生去高兴不起来,因为他失去了,马胜和刘瑞华两个生死之交。

  国军来到平生的理发店,将他抓了起来。来到监狱里,发现被关压的还有宋丰年。

  哑哥和瑞棉带着自家烧制的瓦片来到镇上卖,看到了一些日本人,看到那些日本人,瑞棉再次想起了日本人在上海对她犯下的罪行。她拿起了瓦片就向日本人砸去,旁边的镇民看见了,纷纷上前打日本人。因为他们无法容忍日本人对中国人犯下的滔天罪行。直到叶江天来了才制止他们。

  这些年来,哑哥一直是一个人生活,直到瑞棉的出现,才让他感觉家的温暖。

  日本人战败,县锄奸审查委员会来审查高元这个汉奸,高元颠倒是非,说平生跟日本人有勾结。之后,他们又找到宋丰年问起他在抗日战争所犯下的事。对于马胜的死是否是宋丰年告的密,宋丰年无言以对,这时他想了叶江天,想用叶江天国军师长的身份,来给自己撑后台,可是锄奸审查委员会不吃他那一套。锄奸审查委员会又找到了陆平生,没有人比平生更恨日本鬼子,他如实的交待了所有的事情。

  嘉仪正在画画,叶江天找来电话说:他现在正在安徽,想把她接过来一起去看爸爸,顺便道歉那天晚上误会她了。可是嘉仪并不买叶江天的账。

  嘉仪找到闫汉庭希望他能够救父亲一命,这让闫汉庭为难了。

  宋丰年在这最后关头想起了自己的女儿,他还指望叶江天能够救自己。嘉仪也在父亲的性命也寝食难安。

  平生也被扣上了汉奸的帽子,拉到街上示众中,镇民纷纷上来发泄心中的不满。平生用自己的身体,替宋丰年挡着。宋丰年万万没有想到在这最后时刻,还是平生在护着自己。让他感觉当初有愧于平生。(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宋丰年怎么也没有想到在这最后关头帮他护他的是平生,宋老爷也知道平生一直在跟嘉仪写信联系。现在他后悔了,后悔当初为什么没有把嘉仪嫁给平生,现在他终于明白嘉仪最想要的东西是什么啦,是一真正的属于自己的爱情。他一直为这件事而内疚。

  瑞棉来到镇上来到平生以前的理发店,这时看到宋家以前的下人马二娃,马二娃告诉她,平生和老爷被当作汉奸一起被抓了起来。

  平生看不待侍卫这样对待宋丰年,虽然说宋丰年现在被定为了汉奸,但是人命关天啊!

  瑞棉找到叶江天恳请他能够救平生,可是她不知道叶江天恨平生入骨巴不得他早点死。

  嘉仪情急之下,只好打电话给叶江天,请求他救平生。可是叶江天却在这时让嘉仪为难了,因为叶江天只能救一个,让她在父亲和平生之间选择一个。最后无奈嘉仪选择了父亲。

  嘉仪一心想救平生,可是他现在没有别的办法了,叶江天一心想公报私仇,巴不得陆平生死。这时干妈想到了闫汉庭,或许他能够救平生一命;但是有个条状嘉仪必须去参加今晚的宴会。

  哑哥也为瑞棉感到难过,现在她的丈夫生死未卜,他也没有心思干活了。

  宴会上看着闫汉庭跟其它女人卿卿我我,干妈却一点也不难过,因为干妈知道闫汉庭的底,抓住了他的把柄。宴会上,嘉仪见到了以前的同学小秋,以前一起参加过抗日游行,现在沦落的这般风尘。

  闫汉庭本来不想答应去救平生,可是却柰不过夫人的三寸不烂之舌,最后还是说:这个忙他是帮定了!

  国军将一批汉奸拉出去,然后枪决了;看得陆平生和宋丰年心有余悸。

  瑞棉再次找到叶江天,希望能够见平生一面,可是叶江天一直敷衍她,说自己的能力有限帮不上忙。

  国军拉出第二批的汉奸准备枪决其中就有陆平生,就 准备执行枪决的时候,上面下达命令陆平生再次奇迹般的活了下来。

  瑞棉醒来的时候,叶江天还一副假惺惺对瑞棉好,说为了平生也要让自己好好的活下去。瑞棉走出房间像失了魂一样,哑哥看着瑞棉为她感到难过。

  得知平生活了下来,嘉仪非常的高兴,脸上的不快也被这个消息给冲散了。现在她只想见平生一面。

  嘉仪找到以前的同学小秋叙叙旧。两个人聊得还算融洽,嘉仪得知原来小秋在为共产党工作,为全国人民工作,为全人类的解放事业工作。这么多年过去了,以前的同学都变了,变得有些陌生。

  叶江天回到司令部看到了平生,让他感到如此的诧异。原来是嘉仪请求闫汉庭救了他。平生告诉叶江天:宋丰年死了。叶江天立刻失去了理智,本来答应了嘉仪要救宋丰年的,可是现在宋丰年死了,他不知如何该跟嘉仪交待。现在平生只想去46军,跟部队会合。

  嘉仪一路奔波来到了丫山镇回到老家,下人宋伯告诉她老爷死了大牢里,尸骨都被他们给烧了。这个消息如晴天霹雳一样,只是嘉仪还没有作好接受的心理准备。

  重新穿上那身国军的制服,现在平生被认命了上校。看了平生,又看了看叶江天质问他父亲呢。(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对于宋丰年的死,叶江天也感到很自责。而嘉仪更多的是事伤心难过,父亲可以说是自己在这世上唯一一个亲人啦,现在父亲也离自己而去。平生想起宋老爷临死前说过的那些话。现在嘉仪就在自己面前,他可以把宋老爷话转告给嘉仪了,就如父亲亲自告诉嘉仪一样。平生也希望能够理由父亲的所做所为,他只不过是用另一种方式去救镇上的人。嘉仪也问起平生有关瑞棉的事,这些年来平生一直在找寻瑞棉,可是始终没有瑞棉的下落,平生也感觉这次她是真正的离自己而去了。

  经历了这么多的事,现在平生只想留在丫山镇,看着那间理发店。自己上次瑞棉从叶江天那里离开后,叶江天也一直派人在找她的,可是也没有找到。

  晚上繁星满天,瑞棉看着深邃的夜空,想像天上的某一颗星星就是平生,他一直在看着自己的。这些年过去,瑞棉始终忘不了平生。

  嘉仪和叶江天又因为宋丰年的死而争吵,嘉仪仍然不能原谅叶江天看着父亲在牢里,而他去无动于忠。叶江天只好来到香香的房间,而香香的一句话让叶江天生气,再次来到嘉仪的房间,不论嘉仪再怎么对自己,可是叶江天容不得别人在自己面前说心爱人的不是。看着嘉仪熟睡的身影,叶江天所有的气立刻烟消云散。

  香香找到平生,希望他能够在划消与嘉仪之间的关系,可是香香不能够明白他和嘉仪之间的那种约定。

  在军队里他遇到了毛光根,两人不自觉的聊起了马胜夫妇,毛光根觉得惭愧,如果不是因为自己马胜父妇也不会死的,平生也安慰他,让他好好的活下去。

  平生又操起了自己的老本行,给战士们理发;嘉仪也找来平生让她给自己整个发型,这让叶江天心里感到很不爽。今晚嘉仪过生日,叶江天想留平生一起来过,可是平生却没有答应。

  叶江天告诉平生:瑞棉来找过他,让他本以平静的心,再起涟漪。

  叶江天准备好了蛋糕晚饭,等着嘉仪;可是嘉仪久久没有回来,叶江天来到平生的办公室,看到平生正在嘉仪修理发夹。这让叶江天这座活火山,再次喷发出来。可是嘉仪只是来找平生给自己修理发夹,叶江天不该怀疑她和平生之间的关系。

  瑞棉和哑哥一起在镇上转悠,买些东西;正好看见曾玉在街上派发传单,曾玉也认出了瑞棉。在曾玉的劝说下,瑞棉决定加入她们的救援队。现在国军正在搅共产党,正是需要人手的时候。

  平生找到叶江天想辞职,干回自己的老本行,可是叶江天怎么会答应呢!他只所以让平生来部队里, 是别有用心的。他派平生去云南运送粮食,以此来灭平生的口。

  在哑哥的辛勤工作下,瑞棉他们的生活也渐渐有了起色。转眼间瑞棉来这里已经三年了,三年的光阴稍纵即纵,三年来哑哥一直对自己很好如初,即便他知道瑞棉不可能嫁给他。哑哥只是想让瑞棉过的开心就是自己最大的心愿。

  晚上四处都是静悄悄的,平生和嘉仪两个人在院子里散步,嘉仪突然间有种感觉,仿佛他们就是两个陌生人一样。这一切正好被叶江天和香香看见了,他并没有生气。嘉仪找到叶江天问起了他派平生去云南送粮食到底有什么目的。(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看着哑哥熟睡的身影,瑞棉感觉对不起他,因为她不可能再和任何 一个男人在一起因为她不配,就这样瑞棉离开了哑哥。

  第二天,哑哥醒来发现瑞棉不见了,发了疯的到处找她。瑞棉来到街上参加曾玉的救援组织。

  嘉仪还一直为父亲的事生叶江天的气,就连吃饭都刻意叉开。叶江天来到救援处例行寻查。在这里他见到了瑞棉,叶江天骗她说平生已经死了。其实在感情上面,他们两人都是受害者。本来瑞棉以为嫁给平生后,他就会忘了嘉仪,可是看着叶江天把嘉仪带走的那一该,平生的心都碎了。这时候她才明白爱情是不能强求的。

  走的时候叶江天碰到了曾玉,曾玉也讥讽他说找日本鬼子的时候也没有见他这么积极过啊。

  叶江天和嘉仪见面就没有不争吵的时候,两人又是一顿好吵。在军队里平生见到了以前和他一起做逃兵的那个兄弟;两人一碟小菜,一壶小酒就聊得痛痛快快。聊天中平生才知道自己帮叶江天运的东西一直都是鸦片,而自己去浑然不知,平生感觉其中有些蹊跷,但是又没有证据。

  瑞棉已经正式进加入了救援队,现在她准备跟曾玉一起走了,只是放不下哑哥。

  晚上平生押运的车队遭到了埋伏,死伤无数,就剩下平生一个还活着;嘉仪立刻跑到救援处来看平生,看到平生还没有死,她心里的石头也落了下来。原来这一切都是叶江天的阴谋,他想将平生置于死地。

  这时叶江天带着陈处长来找到平生,调查起昨晚的事。平生如实的交待了整个经过,叶江天一直坐在旁边,生怕平生说漏了哪点。

  伏击平生他们的是地雷,陈处长也感觉到很蹊跷,这样事另有内幕。至于那些死去的国军,平生愿意承担全部责任,接受上级的处罚。

  曾玉回到救援处看到瑞棉跟叶江天在一起,曾玉好心的提醒让她小心叶江天,可是瑞棉根本听不进去,她觉曾玉是在为嘉仪说话;当曾玉问起她是否真的愿意加入共产党,瑞棉却拒绝了。

  至于这次车队被埋伏的事,陆平生反而因为一个人力保整个车队的安全,立下了大功,被授于中校军衔。这时他想起了上任军资保管处的那个人,自己是否会重蹈他的覆辙呢——因偷运鸦片而被正法。

  叶江天让平生给他理发,现在平生已经被叶江天拉下水了,他们已经同一条船上的人啦,期间叶江天谈到了瑞棉,现在平生只想找到瑞棉的下落。

  嘉仪来到丫山镇,看到了平生。平生也跟她说出了叶江天的阴谋,现在国民政府已经快不行了,叶江天想趁这个时候好好的捞一把。嘉仪也彻底认清了叶江天的面目。

  瑞棉正式从护士学校结业了,这天叶江天开车来到学校的门口,约她去吃饭,两人在路上聊起了彼此的心事。而叶江天也摆出一幅好人的形像安慰瑞棉。对于平生跟嘉仪之间的事,叶江天更多的是恨,他恨平生;而瑞棉则是不能理解平生和嘉仪之间的爱情。

  为了找瑞棉,平生和嘉仪晚上回到了理发店,店里依然是脏乱不堪的样子,瑞棉没有来到这里过。两个人聊起了以前的事,那些曾经的约定不论经历多长时间都不会改变的。

  回来的时候车很不巧的坏了,司令去找人修车。只留下叶江天和瑞棉在车里。叶江天向瑞棉诉说着自己的苦衷,博得瑞棉的同情,同时向瑞棉表示出爱慕之意。(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平生送嘉仪回来七十一师师部后就回去了。昨晚车一直没有修好,瑞棉就靠在叶江天的肩膀睡了一晚,现在他只能在平生和瑞棉之间横插一杠,以此来报复嘉仪得不到喜欢的人的那种滋味。

  叶江天又叫平生晚上到他家里吃饭,本来平生是不想去了,可是迫于叶江天是他的上司,他只好去了。

  来到叶江天的家里,平生见到了瑞棉。时隔这么多年瑞棉对平生的爱一点都没有减少,看到平生的那一刻,瑞棉扑了上去;将平生紧紧的拥入怀中,嘉仪在一边看着心里很不是滋味,这正好满足了叶江天报复嘉仪的心理。

  晚上瑞棉跟平生讲了这么多年发生的事,瑞棉的出现给平生一个惊喜,还有什么比两个时隔多年的人相遇更让人高兴的呢!对于瑞棉来说,看到平生平平安安的就是最大的安慰。

  叶江天回到房间里,看到嘉仪已经睡去;嘉仪只是假装睡着了,现在她也知道叶江天的接瑞棉回来的目的啦:让她不好再跟平生联系,毕竟他的老婆瑞棉回来了;而瑞棉也跟叶江天的关系弄得有些不清不白的!

  嘉仪约瑞棉出来吃饭了,去的路上遇到了曾玉。曾玉告诉嘉仪她加入了共产党,从曾玉的口中,嘉仪得知叶江天一直在骗他们说平生已经死了。

  嘉仪找到叶江天向他对质,叶江天只想用瑞棉来伤害平生。嘉仪于是又找到平生问起他关于瑞棉的事,在平生看来瑞棉也变了,变得自己都觉得陌生,不再是以前的那个自己所熟知的瑞棉了。

  哑哥回到家,看到空空的屋子里就自己一个人,觉得挺孤单的。以前有瑞棉在的日子,回来的时候总能吃得上一口热饭,现在也是人去茶凉了。

  在去买菜的路了,瑞棉又遇到了叶江天,顺路开车带上她了。叶江天在瑞棉面前说起了平生跟嘉仪的事,让瑞棉产生对平生的误会,可是瑞棉相信平生不是那种人。

  回到家里瑞棉就去做饭了,收音机里传来国共和谈破裂的消息。听到这个消息平生又为天下百姓感到悲哀,两军交战向来吃亏的是平民百姓。

  叶江天派他去支援胡宗南兵团,第一次参加军队就要去要自己人,平生开始厌恶起自己来。走的时候平生还不忘劝叶江天既是为了自己也是为了嘉仪用心去体会那份爱情。

  平生上了前线,叶江天当晚拿束玫瑰来到平生的家里,一番甜言蜜语后,开始对瑞棉手脚不规矩。可是瑞棉誓死不从。现在瑞棉彻底看清了叶江天是个什么样的人啦。

  路上遇到了共军,平生并没用和他们正面接触而是绕开了。回到家里平生让瑞棉整理东西离开这里,可是瑞棉却不肯走,在这场没有硝烟的爱情战争上,瑞棉作为一个旁观者看的一清二楚的,而叶江天始终是一个最大的输家。最后在平生的坚持下,还是走了。

  瑞棉找到哑哥说明了自己现在的情况,顺便替哑哥收拾了一下家里的东西,现在她要陪着平生一起离开这里,可能以后再也来不了了。看着瑞棉的离去,哑哥心里满是不舍。

  平生带着瑞棉来到上海的理发店,可是已物是人非。看着那些再熟悉不过的事物,却找不到当年的感觉,时间淡化了一切,并给人一切就发生在昨天的错觉。(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来到上海,在这里见到了嘉仪。在上海这块土地上,对平生、嘉仪、瑞棉任何一个人来说都有着太多的故事,走在那些街道上,平生想起了上学的那会和嘉仪在一起的美好日子。

  平生和嘉仪一同约道去见姑妈,看到姑妈脸上又多了一些沧桑。在这个混乱的年代,能活着就是一件最大的幸事,姑爹就在上一年的一个晚上被当作共军抓去枪毙。现在姑娘爹已经去世,对姑妈来说嘉仪就是唯一的亲人,她想搬过去和嘉仪一起住。

  平生他们还在为房子的事而发愁,那间房子是闵师傅一辈子的心血,现在他们想要回房子,可是却遭到了拒绝。瑞棉让平生动用职权,可是平生却没有这么做,闵师傅活着的时候一生清清白白,现在平生他要坚持闵师傅的原则。

  瑞棉找到叶江天来帮忙要回房子,女人考虑的事情总是那么的浅薄,房子本来是政府的事,国民政府一直背向民心,叶江天的介入只会让别人有文章可做。叶江天一口便答应了,现在瑞棉在情理上欠叶江天一个人情。

  现在那家理发店是共产党的一个地下根据地,叶江天身边的马副官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加入了共产党。原来理发店里的所有人都是共军,并想策反让平生加入共产党。

  瑞棉再次找到叶江天问起房子的事,而叶江天也趁这个机会向瑞表白说他喜欢她。对于现在叶江天、平生、嘉仪和瑞棉之间的形势,瑞棉看的一清二楚,叶江天之所以把平生留在部队里就是想让平生每天看着嘉仪却又得不到她。

  晚上叶江天和平生去策封了,嘉仪带着一瓶酒来打到瑞棉,都说三个女人台戏,两个女人也是一个小舞台,在感情方面女人永远是感性的动物,对于选择一个你爱的人还是一个爱你的人这个问题上,女人永远是选择前者。嘉仪也感觉瑞棉变了,变得如此的通透。

  平生很晚才回来,瑞棉和嘉仪已经基本不醒人事了。喝了一些酒的瑞棉眼神显得更加的迷离,如果没有嘉仪的出现,如果没有叶江天的出现,现在的瑞棉是否就会和平生在一起幸福生活呢!可是事实没有那么多的如果。平生打电话给叶江天让他带回了嘉仪,回家之后叶江天像野兽一般对嘉仪发泄着自己心中的不满。

  对于平生和嘉仪的事马副官看的是一清二楚,他也为他们感到不公。

  嘉仪找到自己的老同学,昨晚嘉仪和叶江天又打架了,现在脸上还是一片的淤青。目前的形势对国军不利,共军已经包围了上海,小秋希望嘉仪能够劝说平生加入共军。

  马副官也力劝平生让他加入共军,毕竟平生心里对共军也是有相法的。

  目前的形势越来越紧张,对于这场内战,不管谁胜谁负国军的上面有指示让国军的所有高级将领全部撤到台湾去。

  嘉仪约出平生,劝说他加入共军,看到嘉仪脸上的淤青平生为他感到心痛。在嘉仪的一悉游说了平生决定辞职,离开这里!

  平生找到叶江天正式向他提出辞职,不管叶江天同意不同意。

  现在平生站在人生的十字路了举棋不定,理发店的谭师傅也让小马加紧劝说平生,做出正确的决择。但不是不管作怎么样的决定,平生这次都要紧紧的折抓着瑞棉,让他跟自己在一起。(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晚上马副官又找到平生,平生也决定正式加入共军了。马副官希望平生能够提供一份军需处账册和物资明细。

  平生回去之后连夜找到所需要的东西,很快他和瑞棉的这种日子就要熬到头了。

  平生的行为举止被他的部下盯上了。瑞棉给哑哥写信告诉他在这里的事,写着写着瑞棉就想起过去的点点滴滴,想起自己的父亲,想起哑哥,想起平生跟自己说过的所有的话。现在她也厌倦了这种生活,只希望早早的结束,是时候该自己结束这样的生活了瑞棉写了一封离婚协议书。这时有一个部下趁平生不在的时候,慌称说平生让自己来拿文件,将平生偷偷拿到的军需处账册文件给拿走了。

  晚上马副官和平生结头,这时突然来了几个人拿枪指平生和马副官,马副官以为平生出卖了他。那几个人不容分说将马副官杀死了。

  听到平生被抓,小马死了的消息;嘉仪感到非常吃惊。叶江天也警告嘉仪不要在这最后关头给自己添麻烦。

  军政处也在审查平生:关于马副官地下共党的事。瑞棉恳求叶江天救平生,自己便答应他,陪他一起去台湾。

  现在马副官的死让事件事情变得棘手起来,平生也只能将功补过来改变共军那边人对自己的自法。在这个年代平生对嘉仪忠贞不渝的爱情显得多么难能可贵,情到深处便是爱,两个相拥在一起激吻着,就在平生准备进一步发展的脱去衣服的时候,嘉仪阻止了。

  叶江天找到瑞棉让她现在就准备东西去台湾,可是瑞棉却犹豫了。叶江天也挑明说自己喜欢她,到了台湾后他会发表声明,跟嘉仪脱离关系,让瑞棉成为真正的军长夫人。而瑞棉也一语道破了叶江天心中的所想:之所以接近她,无非是因为自己是平生的女人,让平生 尝尝那种女人被别人霸占的滋味。叶江天错看了瑞棉,瑞棉并不是那种没有自知的人。

  对于马副官的死,平生耿耿于怀。平生也因为这件的幌子被升为了军长。原来平生只所以被升为军长,是因为瑞棉假装答应叶江天陪他一起去台湾。现在瑞棉终于明白,爱情是不能强求的,当初平生之所以娶她是因为内疚。现在他终于明白什么才是真爱了:就是跟哑哥在一起的那种感觉,没有任何其它的杂念,有的只是想着每天见到彼此。她不会随叶江天去台湾的,也不会跟平生走,她只希望留下来跟哑哥平平淡淡的过一辈子。平生也痛恨当初自已为什么不能把对嘉仪的爱转移到瑞棉身上,现在瑞棉将离婚协议书摆在他面前,他却没有勇气签了。他只求瑞棉不后悔今天所做决定。现在瑞棉终于改口叫平生哥了,所有的眼泪在那一刻全部夺眶而出。

  平生来到自己的办公室,看到那本账册,原来这么年来叶江天一直在监视他和宋嘉仪。嘉仪被叶江天安排到了宾馆里,而瑞棉也在去码头的路上,对平生来说最重要的两个女人现在都要被叶江天带走了。这时上头传来命令任命陆平生为71师师长坚守上海,而叶江天则要去台湾了。

  嘉仪的包里藏了一把枪,她找到香香问起叶江天什么时候来接她,就在这个时候香香还在劝说让嘉仪好好的跟叶江天过日子。就在上车的时候,嘉仪拿枪指着叶江天,她不肯跟他一起离开上海,叶江天准备上前去追,被香香拦了下来,说来可笑到最后跟叶江天在一起的还是他的原配夫人香香。

  共军正式开始武力解放上海了,为了救平生一命,高大哥让平生把衣服脱下来给自己穿上了。(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瑞棉再次回到哑哥的家,看到瑞棉哑哥别提有多高兴了,现在瑞棉可以开始新的生活了,过去的那种生活再也不会重演了。

  平生还是被抓了起来,现在中国人民真正开始了当家作主了。在共军这里平生见到了小三,小三现在已经是一名共军了。自己虽然在战场上输了,可是在心里却一点输的感觉都没有。

  被共军俘虏之后,平生被判了十五年送到上海劳改场改造,从这一刻起,不会再有人给自己写信了,瑞棉也不会再出现了自己的生活了。

  一愰几年过去了,嘉仪见到老同学,她们都以为嘉仪会随叶江天一起去台湾的,可是她并没有这样做,如果随叶江天一起去台湾的话,就再也见不到平生了。嘉仪也在到处寻找平生的下落。他有一个信念平生一直还活着的,也正是这个信念让她有继续活下去的念头。

  在劳改所里看到其它人的来信,让平生心里多多少少有些难过,不会再有人给自己写信,自己或许已经被遗忘了吧。

  在这里平生每天过的都是重复的生活,日子仿佛被复制了一样,他想起嘉仪对自己说过的话:无论如何一定要活下去。只要他还活着嘉仪就会一直找下去的。一想到此生无法再与嘉仪见面,平生的心就死了,比身体上的死更让人绝望。他已经没有活下去的信念了,握着那条红绳只求在天国见到嘉仪了。被发现的时候平生已经失血过多,昏了过去。

  上海这里已经没有什么值得留念了,嘉仪决定去其它地方去寻找平生。

  平生还是被救了过来,曾玉告诉他嘉仪还在这里,她并没有去台湾。这也让平生有继续活下去的力量,只要嘉仪还站在这片天空下,平生就相信他们终有见面的那刻。

  首长孔文斌翻着平生以前的行李,看到那些理发的工具和以前替战士理发时留下的头发,若有所思,想起了当年的那些岁月。

  平生没有想到在他接受改造的这些年,中国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曾玉也决定去支援朝鲜战争,把自己的一辈子捐给国家。

  首长找到平生说起了当年他给新四军理发的情景,当年的那个不肯理发的孔文斌现在已经是首长了,这些年来平生一直在寻找当年的那些战士,希望能够把头发还给他们,可是他不知道除了孔文斌所有的人都死了。

  平生看着理发箱里的那些东西,仿佛又回到了过去那个旧中国的年代里。首长已经托人把那些头发送还给他们的家属了,平生心里也感到释怀了。在劳改所里,平生又干起了自己的老本行。这对他来说莫过于最喜欢作的事了。

  嘉仪回到丫山镇,一切都变得如此陌生,见到宋伯感觉就像自己的亲人一般。现在二娃已经当上了镇长,他安排嘉仪住在理发店,嘉仪很高兴。

  理发店里已经破旧不堪了,宋伯有再重新开张的想法,这让嘉仪一下子想到了平生在的时候。

  在劳改所里平生又见到了高大哥,说起了这些年的感慨。现在平生只想好好改造,赶快出去。

  理发店又嘉仪的带头下又重新开业了。二娃成了理发店的第一个客人,他也向嘉仪表明了自己的爱慕之意,想给嘉仪重新成一个家。可是他不知道平生在嘉仪心目中占据了无法取代的地位。(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平生始终相信嘉仪就在世界的某个地方等着自己,就好像自己这样等着嘉仪一样。

  晚上二娃找到嘉仪问起她此次回来的目的,借机逼迫嘉仪嫁给自己,还好在这时宋伯来了,阻止了一场悲剧的发生。

  嘉仪还在想着如何能够找到平生,她写信给全国所有的监狱,这样平生总会收到自己的信的。

  嘉仪上街送信的时候遇到了二娃,她再次跟二娃挑明自己意向。这辈子除了平生不会再嫁给任何人。二娃听后,转身就离开了。

  瑞棉跟哑哥的日子虽然平淡,但是却充满了温馨。在嫁给哑哥前,瑞棉希望能够得到平生哥的祝福。

  在劳改所里,高大哥跟着平生学理发,而以前的那些国民党的高级也被提前放了出来。平生正在给别人理发的时候,收到了嘉仪的来信,让他感到很吃惊。看到那些俊秀的字迹,平生恨不得现在就去见她,他一刻也不能等,嘉仪的信让他知道他并没有失去她,他相信他们一定会再见面的。为了见嘉仪,平生决定跟首长坦白:自己是71师师长的身份。

  顺着平生写的地址,上面组织派人找到了嘉仪,嘉仪得知平生并没有死,高兴的喜极而泣。嘉仪跟组织坦白了所有的事情,现在她只想见平生,别得什么也不想。

  组织又派人找到瑞棉,打听平生的身份。哑哥看着瑞棉自从组织来过后魂不守舍的,便带着瑞棉去找平生。他们来到上海见到平生,平生也同意了他们的婚事。

  在审迅的期间,平生还不忘托组织给嘉仪送信。听完平生的经历后,大家都决定帮平生早点离开这里。

  嘉仪找马二娃,让他给自己开一张证明,证明自己的身份;或许是为了嘉仪好,或许是满足自己的私欲,马二娃并没有开出证明。

  没有马二娃的证明,嘉仪仍然决定离开丫山镇去上海找平生,宋伯也只能希望她一路平安。

  晚上临走的时候,嘉仪又遇到了马二娃,他并不是来阻止她的,而是递给嘉仪一个信封里面装了一些钱。嘉仪就这样离开了丫山镇,只身前往上海。

  平生也不断给瑞棉写信,告诉她这里的一切情况都好,希望她跟哑哥好好过日子。又是来信的日子, 看到别人领信,平生不免有些失落。

  嘉仪一路奔波,有几次昏倒在路上,还好被人给发现了送回了丫山镇。在嘉仪走的日子里发生了一些事,宋伯走了,平生来信了!

  现在她和平生之间只能通过信件传递着彼此的思念。瑞棉带着哑哥找到嘉仪,看到瑞棉跟哑哥在一起,嘉仪也为他们感觉幸福。瑞棉向嘉仪认错道:当初如果不是自己的固执,她和平生也不会绕这么大个圈子。

  每天嘉仪都会给平生写信,告诉他自己在这里的点点滴滴。

  幸福总是来的悄然无声,平生回到丫山镇看到嘉仪;而嘉仪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以为是在作梦。没有惊天动地的场面,有点只是再平凡不过的拥抱。(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可以联系本站!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