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星空时尚网资讯正文

关于饶毅、管坤良实验室联合发表的论文数据造假的分析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9-01-04

  几天前有多个人分别给我寄来一篇匿名文章,声称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教授饶毅实验室发表的多篇论文数据造假。我将其转给饶毅,希望他能做出解释。由于饶毅不愿意我透露他的说明,下面所述完全是我自己的分析,与饶毅无关。

  该匿名文章前面部分都是传饶毅的小道消息或谣言,与学术造假无关,不予评论,只分析其后面与论文数据有关的部分。

  该匿名文章涉及的论文有9篇,指控的问题有两类。一类是指控图片显示的实验结果存在涂抹、拼接痕迹,涉及的论文有4篇(另有1篇被指控存在这种情况,但还有别的问题),但肉眼难以辨别是否存在涂抹、拼接痕迹,故对这4篇论文是否有问题,我无法判断。一类是指控图片显示的实验结果是从别的图片复制、粘贴而来,涉及的论文有5篇。这有两种可能,一是在不同的插图中显示同一个实验的结果,这种情况不属于造假;二是用相同的图片显示不同的实验结果,这就属于数据造假,因为不同的实验不可能出现一模一样的结果,例如两次电泳不可能出现相同形状的条带,那么很显然有一次电泳的图片是直接复制、粘贴另一次电泳的图片,并非真正的电泳数据。

  下面就来分析一下这5篇被指控图片存在复制、粘贴的论文。某些指控我无法判定属于复制、粘贴还是只是相似,这里我只分析我能够判定明显存在的复制、粘贴。有人对这些图片的相似性可能有争议,如果那样的话,建议打印下来,把相关条带剪下来,看是不是完全重叠?不同实验的条带大小、形态完全重叠的可能性可以说没有(如果局部有某些像素不重叠有可能是人为加工的结果)。

  第一篇论文为饶毅在西北大学任教授时与密歇根大学教授管坤良实验室合作的论文,饶毅为通讯作者,Guofa Liu为第一作者。

  J Neurosci. 2007 Jan 24; 27(4): 957–968.

  p130CAS Is Required for Netrin Signaling and Commissural Axon Guidance

  Guofa Liu, Weiquan Li, Xue Gao,1,2 Xiaoling Li,1 Claudia Jürgensen, Hwan-Tae Park, Nah-Young Shin, Jian Yu, Ming-Liang He, Steven K. Hanks, Jane Y Wu, Kun-Liang Guan, and Yi Rao1

  Fig.2d第3列第1、第2条带与Fig.2e第2列的两条带相同,只是亮度不同,但这是在不同图片中显示同一次实验结果,不是造假。

  Fig.2h的第1列第2条带和第6条带相同,第4和第5条带相同,但是这都是不同条件的实验结果,不是显示同一次实验的结果,所以是造假。

7abacf2ce24d4985a38cfc5c7e6ef2b7.jpg

  第二篇论文为饶毅在圣路易斯的华盛顿大学任教授时的论文,饶毅为通讯作者,Guofa Liu,Hilary Beggs,Claudia Jürgensen,Hwan-Tae Park为共同第一作者。

  Nat Neurosci. 2004 Nov; 7(11): 1222–1232.

  Netrin requires focal adhesion kinase and Src family kinases for axon outgrowth and attraction

  Guofa Liu,Hilary Beggs,Claudia Jürgensen,Hwan-Tae Park,Hao Tang,Jessica Gorski,Kevin R Jones,Louis F Reichardt,Jane Wu,and Yi Rao

  Fig.1j最后一列的条带和Fig.2c最后一列的条带相同,但这是在不同图片中显示同一次实验结果,不是造假。

  Fig.3d第一条带和Fig.3e第一条带相同,但这是在不同图片中显示同一次实验结果,不是造假。

  第三篇论文为饶毅在西北大学任教授时与密歇根大学教授管坤良实验室合作的论文,管坤良、Weiquan Li为通讯作者,Weiquan Li为第一作者。

  J Cell Sci. 2006 Jan 1; 119(Pt 1): 47–55.

  FAK and Src kinases are required for netrin-induced tyrosine phosphorylation of UNC5

  Weiquan Li, Jennifer Aurandt, Claudia Jürgense, Yi Rao, and Kun-Liang Guan

  Fig.1B第1列第1与第2条带相同,实验条件不同,所以是造假。

  Fig.1B第2列第1与第2条带相同,第3与第4条带相同,第5与第6条带相同,实验条件不同,所以是造假。

7c5fde2314be4404b55e7c7be7642bd0.jpg

  Fig.2D第3列第3与第6条带相同,第4与第7条带相同,第5与第8条线条,实验条件不同,所以是造假。

  Fig.2D第4列的第1、第2条带与第3、第4条带互为镜像,后者是把前者做了水平翻转形成,实验条件不同,所以是造假。

2f2e571a9be64be3abf90e9f8143047d.jpg

  Fig.3A第1列第3与第4条带相同,实验条件不同,所以是造假。

  Fig.3A第2列第1与第2条带相同,实验条件不同,所以是造假。

  Fig.4A第3列第1与第2条带相同,第3与第5条带互为镜像,实验条件不同,所以是造假。

  Fig.4B第1列第1与第4条带相同,实验条件不同,所以是造假。

cf80fb2d3539431a84dd2e8616c8a2af.jpg

  Fig.5A第2列第1与第3条带相同,第2与第4条带相同,实验条件不同,所以是造假。

  Fig.5A第3列第2与第4条带相同,第5与第6条带相同,实验条件不同,所以是造假。

  Fig.6E第2列第1与第2条带相同,实验条件不同,所以是造假。

d3475df93fdd432a9f34824de27d2d21.jpg

  第四篇论文是饶毅任北京大学教授时与西北大学教授Jane Wu、密歇根大学教授管坤良实验室合作的论文,饶毅、Jane Wu、管坤良为共同通讯作者,Guofa Liu, Weiquan Li为共同第一作者。

  Proc Natl Acad Sci U S A. 2009 Feb 24; 106(8): 2951–2956.

  DSCAM functions as a netrin receptor in commissural axon pathfinding

  Guofa Liu,Weiquan Li,Lei Wang,Amar Kar,Kun-Liang Guan,Yi Rao,and Jane Y. Wua

  Fig.2D第1列第1与第2条带相同,实验条件不同,所以是造假。

8a7fc94bfc9d4dad92340925b63d338a.jpg

  第5篇论文是饶毅在圣路易斯的华盛顿大学任教授时与密歇根大学教授管坤良实验室合作的论文,管坤良为通讯作者,Weiquan Li为第一作者。

  Nat Neurosci. 2004 Nov; 7(11): 1213–1221.

  Published online 2004 Oct 17. doi: 10.1038/nn1329

  Activation of FAK and Src are receptor-proximal events required for netrin signaling

  Weiquan Li, Jeeyong Lee, Haris G Vikis, Seung-Hee Lee, Guofa Liu, Jennifer Aurandt, Tang-Long Shen, Eric R Fearon, Jun-Lin Guan, Min Han, Yi Rao, Kyonsoo Hong, and Kun-Liang Guan

  Fig.1a第4列第1与第2条带相同,实验条件不同,所以是造假。

  Fig.1c最后一列第3、4、5条带相同,实验条件不同,所以是造假。

  Fig.2b第4列第1与第3条带相同,第2与第4条带相同,实验条件不同,所以是造假。

cd12bfbb42294bcca7e383618730c747.jpg

  Fig.2i第2列第1与第3条带相同,第2与第4条带相同,实验条件不同,所以是造假。(按:该列条带与第三篇论文Fig.5A第2列是同一个实验)

  综上,这5篇论文的确都存在图片复制、粘贴的问题,有1篇不存在造假,有4篇存在不同程度的造假。不同的实验出现相同的图片数据,有时是制图时的疏忽,不一定是有意的造假。但这4篇论文中涉嫌造假的图片,有的并不是简单的复制、粘贴,而是做了水平翻转的加工,是为了掩盖造假,不可能是疏忽所致,所以是有意的造假。

  这些造假论文都是饶毅实验室与管坤良实验室合作的,是哪个实验室、哪个研究人员的责任,外人不得而知,应由内部做进一步的调查。饶毅、管坤良作为实验室负责人,不太可能亲自做实验,所以造假应是学生或博士后所为,但作为实验室负责人应承担监管责任,对造假的论文应该撤回、修改。即使这些论文的实验结果被后来的实验证实,也改变不了造假的事实。

  复制、粘贴图片伪造实验结果,在中国是非常常见的造假。美国有一个学术揭假网站pubpeer.com揭露了大量的这种造假论文,其中很多是中国科研人员发表的,例如该网站最近揭露出原第四军医大学校长樊代明院士团队的7篇论文、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院马丁院士团队的17篇论文都存在这种造假。现在看来,即使是在国外的华人科研人员,也喜欢这么干,虽然这种造假手段实在是太低级、太容易被发现了,然而就是这么任性。


“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可以联系本站!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