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中国星空时尚网资讯新闻正文

红槐花分集剧情详细介绍第17集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12-26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高曙光

  郑秀云告诉江雪原,程牛私自却藏起了郑天峰。江雪原希望郑秀云回避所有关于郑家的事。郑秀云觉得他也不相信自己,说只要郑天峰犯了错,自己会亲手杀了他。

  部队领导吴亮找郑秀云谈话,问她的哥哥郑天峰在什么地方。

  郑天峰假装腿疼,让程牛把花子憨和凤儿带来郎中这里对质。

  程牛到花子憨家指责花子憨故意把自己的女儿弄丢。花子憨说花儿是凤儿的孩子,自己是真心喜欢凤儿的,只有郑天峰最有嫌疑偷走孩子。但是程牛不相信花子憨的话。

  两人正僵持着,江雪原派人找程牛回部队。程牛看到凤儿在部队里等自己,因为自己错怪凤儿,有点不好意思。凤儿责怪程牛不相信自己,说自己已经是花家人了。从此要与程牛断了来往,但是坚持要程牛赔槐花树,说槐花树是为花儿种的。程牛火上来了,也要凤儿把孩子还给他。两人话说不到一块,不欢而散。

  春雨找到郑天峰让他逃走,郑天峰不肯,要她把孩子藏好。正好郑秀云挺着大肚子找到郑天峰,要他跟自己去部队交代事情,郑天峰巧舌如簧地对妹妹说自己是红军家属,与白枪会没有关系。

  江雪原也为吴亮怀疑郑秀云与反动家庭没有脱离关系而烦恼。主动回避调查郑天峰的事情。

  郑天峰谎称自己是因为腿不好,不然就参加革命,还信誓旦旦地说一直在和郑维新作斗争。并滴下几滴眼泪,以骗取吴亮的信任。

  花子憨要帮凤儿栽槐花树,凤儿不准,说一定要程牛栽。花子憨郁闷地说因为自己不是花儿的亲爹。凤儿告诉花子憨,自己怀了花子憨的孩子。花子憨高兴极了。凤儿让他先别嚷嚷,如果被程牛听了难受。正说着,程牛派人为凤儿栽槐花树了。凤儿不让他们种,说是一定得是程牛种。

  车轱辘没法只好回来向程牛报告,程牛觉得凤儿太顶真了,又得知凤儿怀孕了,心里难受,急了。要找凤儿闹事。江雪原看到了赶紧拉住程牛,劝他也从凤儿的角度想想,让他拿出男人的胸怀,去抚慰凤儿。而程牛始终对凤儿另嫁他人,耿耿于怀。

  江雪原指出程牛只想着自己,也要体谅别人的难处。江雪原让程牛好好想想为什么凤儿非要他栽槐花树的原因。

  儿聪明的花子憨从凤儿的行为猜出,凤儿的心里一直有着程牛。(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郑天峰被关在山洞里,老管家想要打听郑秀云的下落。郑天峰气愤妹妹出卖郑家寨,要与郑秀云断了来往。

  郑秀云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但是父亲的死让她心里不是滋味。在庆功会上,郑秀云想唱自编的夜袭郑家寨的歌,但是唱了一半,因为悲伤,哽咽着没唱完,就晕过去了。程牛心里愧疚,看到这个情景,也转身离去。

  郑秀云也很后悔自己在会场上表现的脆弱,但是又无法抑制自己。程牛偷偷打听秀云的病情,得知她是因为劳累和怀孕而晕倒。

  部队领导对郑秀云的会场流泪,晕倒十分恼火,觉得郑秀云的思想不正确。

  花子憨打听到程牛杀了郑维新,让凤儿去找程牛。正在此时,部队来人,花子憨他们以为是程牛派人来接凤儿的,哪知道来人说花子憨是郑维新的走狗,把他带走了。

  程牛得知花子憨被抓来,为花子憨辩解,说就是花子憨为红军提供情报,找到入口,从而潜入了郑家寨,取得胜利。部队领导不相信花子憨已经变好了。但是因为花子憨这次为红军提供了情报,决定放了他。

  郑秀云让凤儿举报花子憨。凤儿说花子憨是自己的丈夫,而且已经变好了。

  花子憨向程牛解释是凤儿逼着自己带他们进郑家寨的,说程牛错怪凤儿了。但是程牛根本听不进去。花子憨让程牛去清风道观看下。

  江雪原向部队领导解释郑秀云的表现是因为劳累和怀孕,希望能从轻处理。但是部队领导觉得是江雪原在护着老婆,决定严肃处理。

  凤儿来部队找程牛,但是车轱辘气愤她背着程牛嫁给别人,不让她进去,凤儿只好闯了进去,正好碰到江雪原。凤儿说是来找程牛赔自己的愧花树。

  程牛来到清风道观,得知凤儿从来没有找过他们的孩子,很生气。道长暗示程牛凤儿心里一直恋着程牛,但是莽撞的程牛根本听不懂道长的话。道长无法,带程牛看凤儿为他立的碑,并告诉他凤儿为了程牛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程牛才知道自己是真的错怪了凤儿。

  老管家又偷偷进山洞,说花子憨被红军抓了,怕他指证郑天峰,叫郑天峰逃走。郑天峰却不怕,反而准备报复花子憨。

  程牛来到山洞指责郑天峰逼着凤儿嫁给花子憨。郑天峰辩解是因为郑维新要杀凤儿,为了保护凤儿,才让她嫁给花子憨。程牛让郑天峰和花子憨对质。

  江雪原没有找到程牛,就让凤儿先回去。凤儿执意地在部队门外等。郑秀云从车轱辘嘴里,诈出郑天峰没死。部队领导对郑秀云的行为看在眼里。

  郑天峰走在半路,假装腿不便,程牛不知是计,背着他先去找郎中。(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花子憨知道凤儿和她做真夫妻,只是为了报答自己,而不是真的喜欢自己。但是只要能看到凤儿能快乐,花子憨也就高兴了。

  程牛听了江雪原的一番分析,终于想通了。亲自为凤儿栽槐花树了。凤儿看到程牛挖来槐花树,悲从中来,跑了出去,凤儿想起以前和程牛的分分合合,心里的苦水也不知道向谁哭诉。

  郑秀云因为江雪原让自己回避郑家寨的事,而误解江雪原不信任自己,一直和江雪原闹别扭,早搬出去和宣传队的人住了,。程牛劝江雪原哄哄身怀六甲的郑秀云。

  郑秀云担心郑天峰的腿不好,想送条被子给他取暖。但是被守卫的人阻止了。吴亮过来,允许了郑秀云的请求。狡猾的郑天峰知道有人在注视着这一切。他就装成爱国人士,义正言辞地说要和红军一条心,和郑维新划清界限。说要洗心革面,重新做人,让郑秀云拿走被子。郑天峰又假意向郑秀云举报,是花子憨偷走了孩子,并卖了孩子。郑秀云听了郑天峰的话半信半疑。

  果然,这些话都被报告给吴亮。吴亮觉得郑天峰思想觉悟比郑秀云高。

  程牛对江雪原讲起了,在郑家寨,郑天峰的反常现象。江雪原让他要注意革命纪律,不要什么事情都是一意孤行。

  花子憨夜里请求槐花树让花儿快回来,被人偷偷从后面摸过来捂晕过去。在山头坐了一夜的凤儿回家后找不到花子憨。

  江雪原告诫郑秀云回避所有关于郑家的事,但是郑秀云心里还是对他有意见。郑秀云告诉江雪原郑天峰说的关于凤儿孩子的事。

  郑天峰告诉吴亮,花子憨就是偷走凤儿孩子的人,让他们去找花子憨对质。

  花子憨被人带到一个山洞里,那帮人抱着花儿,让花子憨承认是他自己偷的孩子,让他找红军自首。花子憨知道这个是郑天峰的诡计,他想害死自己,不肯答应。那些人就以花儿的性命要挟。为了孩子的安危,为了凤儿,花子憨被逼无奈,只好答应去背这个黑锅。

  吴亮向程牛打听他是不是有个孩子,告诉他郑天峰说花子憨偷了他的孩子。程牛一听,急了。赶紧去追问郑天峰为什么当时不跟自己说。郑天峰挑拨程牛是因为凤儿现在跟了花子憨,怕程牛不相信他。(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郑秀云有事想找江雪原商量,得知他不在队里。去县城开会了。志坚见江雪原回来,告诉他,吴亮把孩子的事已经告诉了程牛。

  江雪原认为吴亮处理这事欠妥。吴亮却不觉得,他认为郑天峰除了和凤儿之间的乱七八糟的关系外,没有血债什么的。吴亮觉得郑天峰没有太大的问题,要放了他。

  正在这时,有人报告郑秀云给郑维新上坟,让江雪原大吃一惊。

  因为这日是郑母的生日,郑秀云来到父母合葬的墓前,给母亲上坟。郑秀云哭诉着父亲的恶习。

  程牛找花子憨,碰到凤儿说花子憨不在家。程牛不信,进屋去找。凤儿告诉程牛,花子憨昨夜还在呢。不知道什么时候出去了。程牛说花子憨偷走了孩子,现在逃跑了。凤儿根本就不信。看着凤儿维护花子憨。程牛更加相信郑天峰的话。

  程牛口不择言地说凤儿和郑天峰,花子憨的关系牵扯不清。凤儿要求去见郑天峰。

  江雪原得知郑秀云是给她娘上坟了,气她在这个敏感时候,给自己添麻烦。

  吴亮找郑秀云调查上坟的事,怀疑郑秀云思想落后,,停了她的宣传工作。关她进禁闭室。并且放了郑天峰,让他去农民协会报到。

  而江雪原同意了吴亮对郑秀云的处罚。让郑秀云对江很失望。

  程牛得知郑秀云被关,找江雪原理论。江雪原问他调查花子憨的事有什么进展。程牛说花子憨人不见了。

  凤儿之间去农会找郑天峰,农会的人不让她进去,并侮辱她。凤儿和他们发生了冲突。被关进了农会,和郑天峰关到一起。

  凤儿责问郑天峰为什么诬陷花子憨。郑天峰一口咬定就是花子憨偷的孩子。凤儿知道郑天峰是想借用程牛的名义害死花子憨。请求他放过花子憨。郑天峰嫉妒凤儿处处维护花子憨,痛恨凤儿宁愿跟花子憨,也不愿意和自己在一起。更想置花子憨于死地。

  花子憨回家想和凤儿商量,但是凤儿不在。

  春雨来送饭给郑天峰,郑天峰在凤儿面前假意叫春雨寻找凤儿的孩子。

  吴亮让新来的白如雪帮程牛熟悉那篇控诉郑维新反动罪行的演讲稿。程牛对此不感兴趣,只想找到孩子。吴亮非要插手程牛找孩子的事。

  江雪原告诉程牛,凤儿被农会抓起来了,让他去协助一下。程牛赌气不去,要江雪原放了郑秀云,他才去农会。江雪原根本不买他的帐。

  程牛来到农会,得知农会的人为了替他报仇出气,把凤儿抓起来,并且要把凤儿挂破鞋游街。(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程牛和农会的人讲道理,说凤儿不是土豪劣绅,是被人诬陷的。让他们放了凤儿。

  凤儿不肯走,让程牛进来和郑天峰对质。郑天峰一口咬定要和花子憨对质。程牛说花子憨跑了。郑天峰假装很吃惊的样子。正说着,花子憨被人抓到农会。

  花子憨承认自己偷走了孩子,卖了孩子。凤儿不相信是花子憨偷了孩子。花子憨被关进了农会。

  花子憨和郑天峰被关在一起。花子憨指责郑天峰抢了孩子,说认识绑架里的其中一人是白枪会的人。郑天峰说谁碰了凤儿,谁就要死。谁和他作对,就对付谁。花子憨让郑天峰对付他,放了花儿。郑天峰说花儿是他手中的一张王牌,是用来对付程牛的。

  虽然花子憨亲口承认是自己偷了孩子。但是凤儿回想以前的种种,还是觉得不是花子憨所为。

  程牛要带凤儿走。凤儿不肯,说所有的人都不信她,只有花子憨把她当人。凤儿不相信花子憨会偷孩子。凤儿知道自己不会再和程牛在一起了,让程牛重新找个好女人。程牛跪下来,求凤儿跟他走。凤儿执意要救花子憨,让程牛别跟着自己。程牛跟着凤儿,被人开枪打伤。程牛立即回击,一枪打死了那人。

  凤儿背着昏迷的程牛,从山上一步一步回到部队。幸好程牛没被伤到要害部位。凤儿一直等到程牛脱离了危险,才返回家为花子憨做饭。

  凤儿做好饭送给花子憨,但是农会的人不让凤儿进去看花子憨。

  江雪原送饭给关禁闭的郑秀云,分析了花子憨承认偷孩子的事情。觉得此事疑点太多。怀疑花子憨被人胁迫的。郑秀云也觉得此事和哥哥郑天峰脱不了干系。

  程牛问江雪原凤儿能不能参加红军。江雪原告诉他得凤儿本人同意。

  凤儿关心程牛的伤情,知道程牛醒后,没去看望程牛,就返身回家了。

  程牛对吴亮写的控诉郑维新的演讲稿有看法,觉得与事实不符。

  吴亮派人调查了郑秀云的问题,得知郑秀云确实是给母亲上坟。让江雪原表态。正在此时,下面来人报告,郑秀云跑了。

  因为郑天峰认罪态度积极,被农会放回家。

  程牛得知郑秀云跑了,很吃惊。

  郑秀云找到郑天峰,说自己是从部队跑出来的,控诉自己对红军的不满。原来这是郑秀云和江雪原联合起来演的一出戏,让郑秀文去摸清郑天峰的底细,探出孩子的下落。

  老奸巨猾的郑天峰派人去枪杀程牛未果,看到郑秀云投靠,怀疑有诈,决定不管妹妹是否真的投靠他,都把她交给红军。(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江雪原向吴亮报告,说出了是他叫郑秀云去郑天峰那里打听虚实。并向吴亮分析了花子憨案情里面的疑点。江雪原担心狡猾的郑天峰不上当。

  郑天峰把妹妹绑了,送回了部队。并态度诚恳地替妹妹认罪。

  吴亮让郑秀云恢复宣传队长的工作。郑秀云还要找郑天峰去追问孩子的下落。江雪原知道自己小看了郑天峰,让她先休息,他们再商量。

  花子憨绝食,江雪原让程牛自己选择是相信花子憨,还是相信郑天峰。程牛选择相信凤儿。

  农会三斗叔告诉凤儿,决定判凤儿和花子憨离婚。

  由于郑天峰的奸诈,寻找孩子的计划以失败告终。狡猾的郑天峰以受害者的身份,控诉郑维新的反动罪行,成为麻安县的开明人士。

  并关押在农会的花子憨也因为生了场重病而被释放回家。而程牛和凤儿的孩子始终没有消息。

  凤儿知道花子憨是真心对待自己的,所以她不相信花子憨会偷了孩子。花子憨回来后,为了凤儿的幸福,同意农会的建议,和凤儿离婚。凤儿不肯走,花子憨就用刀砍伤自己逼凤儿跟程牛走了。

  程牛得知凤儿和花子憨要离婚了,很高兴凤儿可以和他在一起。

  凤儿却找到农会,不肯跟花子憨离婚。凤儿找到程牛,说他们不是命里的夫妻,她怀了花子憨的孩子,不能跟程牛走。花子憨跟过来,让程牛带走凤儿。程牛以为凤儿的心在花子憨身上,让凤儿和花子憨好好过日子。

  农会里帮程牛和凤儿准备婚礼。为了让农会的人不为难凤儿,程牛找白如雪冒充自己的心上人。

  处理好这一切后,程牛躲起来痛痛快快哭了一场。

  一个多月后,红军撤退了大别山,老百姓怕反动派报复,都跟着红军一起走,凤儿和花子憨也跟着部队一起走。

  正在撤退途中,遇到敌人的围剿,江雪原他们既要打击敌人,又要保护老百姓。恰巧郑秀云要生孩子了。战士们用屏障挡起来给郑秀云生产。在炮火声中,战士们用自己的身躯挡住炮弹,赢得时间,郑秀云生下了

  儿子。她担心儿子的安危,想把孩子送给别人领养。

  程牛知道郑秀云生了孩子,也替他们高兴,让车轱辘卖鸡蛋庆祝。江雪原告诉程牛决定把儿子送人。程牛一听急了,想去找郑秀云说理。去那一看,郑秀云正抱着儿子哭呢。程牛向江雪原讲述了失去女儿的痛苦。江雪原被程牛的一番话,打消了送孩子的念头。程牛帮江雪原的儿子起了个草根的名字。寓意好养活。

  三营长志坚也在战争中牺牲了,凤儿也挺着大肚子在部队里帮着医务队抢救病员。

  吴亮让程牛接替志坚的职位,接受一个重要的任务。(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吴亮命令程牛火速赶往天台山,营救被敌人困住的老百姓和江雪原。

  江雪原所在的天台山被敌人封锁了,突围不了敌人的包围。江雪原当机立断,让老百姓都躲起来,他们等待救援。

  程牛现在已经不像以前那样蛮干了,他冷静地分析着形式,知道硬冲进天台山,手下的弟兄会损失惨重,而且不一定能冲进去。程牛思考只有等天黑时,营救江团长他们。

  但是敌人不给程牛思考,放火烧天台山了。程牛一看急了,赶紧向敌人发起进攻营救江雪原等人。

  江雪原本来是可以突围的,但是为了救百姓,被烧倒下的树砸倒。江雪原牺牲了。程牛痛恨自己没能救出江雪原和老百姓,想开枪自尽。被吴亮赶来阻止了他。

  程牛很自责自己没能及时救出江雪原他们,想离职。吴亮安慰他做的没错。

  程牛内疚的向郑秀云道歉。郑秀云痛不欲生,但是没有责怪程牛。江雪原的死,像插在程牛心口的一把刀,他发誓,杀死鬼子,替江雪原报仇。

  凤儿看到程牛沮丧的样子,安慰程牛,想帮他找到江雪原的尸体。程牛指责凤儿不要再跟着红军了。说凤儿等一些老百姓在拖累红军,江雪原就是为了救百姓,才牺牲的。

  吴亮和程牛等人就是否解散老百姓,怎样突围展开了讨论。

  花子憨生火想要煮汤为凤儿补身体。凤儿阻止了他,劝他不要为了自己连累大家。

  为了能顺利突围,保护老百姓的安全。吴亮和程牛等人终于决定分散老百姓。

  凤儿为了让江雪原不成为孤魂野鬼,向郑秀云借了将团长的衣服,用来下葬。凤儿从郑秀云那里确认了自己和老百姓拖累了红军。心里暗暗下定主意。

  程牛动员老百姓返乡,老百姓怕反动派的报复,死活不肯回乡。凤儿站出来,帮着程牛动员,不少老百姓被动员回家了。凤儿临行前让郑秀云带着孩子和她一起回到家乡。郑秀云为了革命,拒绝了。凤儿让郑秀云把孩子交给自己照顾。凤儿临行时,没有向程牛道别,她不想把道别的话放在嘴边,她一直把程牛放在心里深处。

  凤儿生下了和花子憨的女儿。花子憨高兴地给孩子起了个名字叫叶子。凤儿追问花子憨当时为什么承认他自己偷孩子。花子憨说是郑天峰逼的,决定回去再找郑天峰,把花儿要回来。

  程牛因为江雪原的死,很内疚,一直照顾着郑秀云。(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程牛他们突围取得了成功。郑秀云担心孩子,问程牛有没有凤儿的消息。程牛安慰郑秀云说还没有凤儿的消息,那说明凤儿他们安全。

  吴亮升为了师长,并且和白如雪结成夫妻。吴亮关心程牛的个人问题,要帮程牛找个对象。程牛心里放不下凤儿,拒绝吴亮的好意。

  吴亮夫妇想方设法要为程牛介绍对象,程牛没法,只好推说考虑。

  自从江雪原死后,郑秀云一直拼命的工作。程牛看在眼里,很是心疼内疚。程牛心里一直放不下凤儿,又不忍看到郑秀云年纪轻轻地就这样过下去。他暗下决心,准备替江雪原照顾郑秀云,也省去吴亮为他的个人问题焦虑。

  程牛用老家的风俗,用了三张狼皮,两只活雁作聘礼,向郑秀云提出结婚的建议。对江雪原的感情让郑秀云无法接受程牛的求婚。程牛却不顾郑秀云的反对,横下一条心,要娶郑秀云。

  程牛以为自己向郑秀云求婚是他自己的军事秘密。哪里知道全团的人都知道了此事。车轱辘得知程牛为了郑秀云,三天三夜不吃不睡,劝他有那么多好姑娘,不要只找郑秀云。

  程牛写了一封信,深夜烧给牺牲了的江雪原。告诉江雪原他自己要娶郑秀云,是因为郑秀云身边需要人照顾。郑秀云听到了程牛的话,责问他为什么一定要和自己结婚。程牛一根筋地选定郑秀云做媳妇。郑秀云心里一直爱着江雪原,也知道程牛心里只有凤儿。程牛之所以选她,是想照顾一辈子照顾她。但是她不想这样,郑秀云强烈反对和程牛结合。

  程牛看说不通郑秀云,就找吴亮支援。吴亮劝程牛认真地考虑这件事。指出程牛和郑秀云是各自的杀父仇人,他们的结合会有很多难题。程牛说想好了,如果上面领导希望他结婚的话,那他只有选择郑秀云。

  白如雪也感觉到程牛和郑秀云两人结合不太合适,还感觉到程牛有心事,觉得他眼睛特别深沉,深沉的有点可怕。

  第二天吴亮到三团找郑秀云谈话,把党和领导对郑秀云的评价传达给她,说郑秀云是忠诚的革命者,是一个可以信赖的好同志。吴亮为他自己曾经怀疑过郑秀云对党不忠诚,郑重向她道歉。

  郑秀云告诉吴亮,她曾经见证了程牛和凤儿的婚姻历程,知道他们俩有多相爱,所以觉得不合适。吴亮让郑秀云好好考虑下。郑秀云执意不肯。

  程牛看到吴亮做郑秀云的工作,也没多大作用。就决定赌一把,他掏出了手枪朝天开了一枪,打下一只大雁。郑秀云听到枪声,转身回来,熊了程牛一通。

  白如雪做郑秀云的工作。郑秀云告诉白如雪,主要的原因是他们的心里所爱的都不是对方。

  程牛一意孤行地把结婚所有的东西都准备好,让郑秀云准备好第二天结婚。郑秀云气极,问程牛知道第二天是什么日子。程牛说知道是江雪原的祭日。(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第二天的婚宴上,没有一个红喜字,程牛把一坛酒都敬给了江雪原,他自己却破天荒的滴酒未沾。郑秀云从始至终都没有答应嫁给程牛,但也就这样做了程牛的媳妇。

  程牛在新婚之夜主动要帮郑秀云洗脚,郑秀云要程牛说出一定娶她的原因。程牛什么也不想说。郑秀云猜出程牛是为了承担责任而和她结婚。但是程牛不肯承认。郑秀云始终没有问出程牛娶她的原因。

  一个月后,部队离开了川北,开始了万里长征。郑秀云担心离草根越来越远。程牛安慰她。

  花子憨告诉凤儿打听到花儿在郑天峰的手里,准备暗中查到花儿的下落,再找郑天峰要回孩子。

  郑家大院,郑天峰让花儿姓郑,说他是花儿的父亲,春雨是花儿的母亲,还一直灌输花儿,是程牛烧了她家的房子,是她的仇人。并说程牛是很坏很坏的人,教唆花儿找程牛报仇。

  管家把凤儿和花子憨的行踪报告给郑天峰。管家告诫女儿,郑天峰一直喜欢着凤儿,要春雨让郑天峰喜欢她。春雨一直爱着郑天峰,很嫉妒郑天峰对凤儿一直念念不忘,准备暗中对付凤儿。她告诉爹,凤儿还领养着红军的孩子。郑天峰听到春雨和管家的谈话,阻止春雨对凤儿下手。

  郑天峰证实了凤儿带着红军的孩子。凤儿精心地抚养着草根。花子憨打听到郑天峰正带着花儿。凤儿让花子憨照顾两个孩子,她独自一人去找郑天峰要孩子。

  郑天峰得知凤儿来了,奸诈的他没让花儿藏起来,他就是要让凤儿知道孩子就在他这里,但是知道她没有办法带走花儿。果然凤儿叫花儿跟她走,花儿根本不认她这个娘。郑天峰威胁凤儿,如果她强制要带走花儿的话,花儿就会被反动派当做红军家属杀死。郑天峰放出狠话,要让凤儿生不如死。

  花子憨在家里担心凤儿不能安全的回家。而狡猾的郑天峰派人跟着凤儿,摸到凤儿的藏身之处。郑天峰准备用花儿做手中的一张王牌。

  花子憨准备拼了老命去救回花儿,凤儿阻止他。

  郑天峰准备把花儿交给白狗子,处理。但是看到花儿天真乖巧的样子,到底也养育了多年,终于没忍心交出花儿。白团长收到消息来郑府抓花儿。郑天峰一口咬定,花儿是他自己的孩子。白团长无奈准备扫兴而归的时候,春雨说出,凤儿家藏有红军的孩子。

  白团长把正要赶来的凤儿抓起来,拷打,让她交出草根。凤儿抵死不说,被折磨地晕了过去。老管家和女儿春雨暗暗得意,终于可以除去凤儿了,连郑天峰都没法救她。。(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郑天峰为凤儿向白团长求情,白团长看在凤儿嘴里套不出话来,就答应郑天峰只要能让凤儿交出红军的孩子,就放了她。郑天峰说她有办法让凤儿交出红军的孩子。

  郑天峰威胁凤儿,如果不交出红军的孩子,就交出花儿。凤儿一心求死,郑天峰不让她死。凤儿被逼无奈,答应交出孩子。

  凤儿回家和花子憨商量,让叶子代替草根交出去。花子憨舍不得自己的闺女,坚决不同意用自己的孩子去替草根死。花子憨抱着叶子,离开了凤儿。凤儿也很心疼自己的闺女,但是她也答应了郑秀云,一定保护好草根。她自己也左右为难。但是为了保护红军的后代,她只有把叶子叫出来。

  花子憨抱着叶子躲了起来。凤儿四处寻找花子憨。,终于在一座破庙找到了花子憨和叶子。花子憨气凤儿心里只有程牛和别人的孩子,没有他花子憨的孩子。凤儿看到花子憨这样,把草根也交给花子憨,让他赶紧走。凤儿准备陪着花儿一起死。

  管家害怕凤儿交不出孩子,他们就惹上了麻烦。郑天峰吃定凤儿肯定不会让花儿去死。

  花子憨看到凤儿做出了决定,舍不得花儿和凤儿一起死。花子憨喝了酒后,反而做出了抉择,把叶子交出。凤儿听了花子憨的决定,内心焦虑,吐出了一口鲜血。叶子交出后,就被白狗子杀害了。而很多人都以为凤儿交出的是红军的后代,责骂和唾弃凤儿。就连自以为很了解凤儿的郑天峰也以为凤儿不会把自己的骨肉交出。

  因为大家都误会凤儿交出了红军后代,自发组织农会的人老百姓都决定去找花子憨和凤儿复仇。他们发现花子憨和凤儿失踪了,就到处寻找,和白狗子发生了枪战。

  而凤儿和花子憨彻底地从人们的视野中消失了。

  郑天峰怕凤儿被老百姓杀死,派人也到处寻找凤儿的下落。管家告诉郑天峰,被杀死的孩子是大小姐郑秀云的孩子。郑天峰得知他处心积虑害死的是居然就是他自己的亲外甥,晕了过去。

  郑秀云梦到她的孩子草根和花儿都被白狗子杀死了,伤心地哭泣。程牛安慰她,说孩子一定都会活下来的。

  郑秀云和程牛婚后很恩爱,但是让战士们很奇怪的事,他们一直没有孩子。十六年过去了。革命即将胜利了。郑秀云想回家乡找孩子。程牛让她找到儿子后带回来让他看看。

  郑秀云从家乡打听到草根已经被凤儿交给白狗子杀害了。回到部队后难过地流泪。车轱辘把事情大概告诉了程牛。程牛得知是凤儿害死了草根,很吃惊。程牛死都不相信凤儿会做出这样的事。程牛亲自回到家乡打听事情的真相,得知凤儿失踪了,一直没找到。(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程牛打听到郑天峰也失踪了,在失踪前一直在做教书先生,很奇怪他既然没有再做坏事,为什么要躲起来。

  程牛到他自己的爹娘坟前拜祭,看到他爹娘坟前不久有人才上过坟,知道凤儿没死,因为只有凤儿才会这样做。程牛命人就是挖地三尺,也要找出凤儿。

  郑秀云也不相信是凤儿会出卖她的孩子,但是那么多老百姓都那样说,她又不得不信。程牛决定亲自去找到凤儿,问清楚事情的真相。

  郑天峰带着花儿,春雨也躲了起来。郑天峰没有让花儿去学堂上学,他一直教花儿认字,把花儿当做亲生女儿一样抚养长大。春雨一直教唆花儿,凤儿是个出卖红军的叛徒,让花儿心里记恨着凤儿。

  花子憨和凤儿带着草根躲到天台山里,一躲就是十五年。凤儿经常带草根去拜祭江雪原,这天,凤儿告诉了草根他的身世。花儿出现了,她辱骂凤儿。凤儿看到她这样,没搭理她。

  花儿告诉郑天峰她碰到了凤儿,并说出凤儿就躲在天台山里。春雨看到郑天峰得知凤儿没死的消息后,魂不守舍的样子,嫉妒郑天峰心里一直念着凤儿。

  草根追问花子憨,花儿和他娘凤儿是什么关系。花子憨养育了草根十几年,也早已把草根当做了他自己的儿子,得知凤儿已经把草根的身世告诉了他,感慨万千。

  草根偷听到花儿原来是他娘凤儿的亲闺女,很奇怪花儿骂凤儿,凤儿居然不生气。凤儿是因为没能把花儿要回身边抚养,内心亏欠花儿。

  郑天峰终于同意花儿去学堂上学了。

  花子憨觉得他们背了黑锅很久了,草根的亲娘,也不知道生死,有点怪凤儿把草根的身世告诉了他,而凤儿是不想让草根和他们一样,不清不楚。凤儿决定让草根也像他父母一样,去当一个解放军。

  凤儿让草根在她自制的党旗下宣誓入党,叫草根第二天就下山参加解放军,要他报他自己亲爹亲娘的名字,不要说出她和花子憨的名字。

  凤儿在草根临走的晚上,把郑秀云留下的信物缝在了草根的衣服里,好让他们母子相认。

  凤儿没有送别草根,草根跪拜花子憨后独自下山。在路上与程牛和郑秀云擦身而过。

  郑秀云和程牛等人来到天台山祭拜江雪原等牺牲了的烈士,告慰他们抗战胜利了,并鸣枪致敬。

  郑天峰上天台山寻找凤儿,正巧看到程牛祭拜,知道程牛不但活着,还做了他妹夫,很气愤。(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春雨埋怨郑天峰还一直惦记着凤儿,郑天峰不否认。郑天峰得知程牛还没有死,决定报复程牛。郑天峰心里开始酝酿一个恶毒计谋。

  郑天峰叫春雨去学堂叫回花儿,并让她去找郑秀云,春雨告诉郑秀云她早已和郑天峰分开了,也不知道郑天峰在什么地方。春雨还在郑秀云面前诬陷凤儿杀害了草根。

  程牛在学堂里做报告,正好就是花儿所在的学校。花儿对程师长的英雄事迹很是敬佩。

  郑秀云听了春雨的话,很伤心,后悔把草根交给了凤儿。

  草根下山报名参加解放军。报名处的人觉得草根的年龄太小,让他回去上学。草根拿出凤儿自制的党旗,说他自己已经是党员了。草根报出了父亲和母亲的名字。报名处的人以为是和江团长同名同姓的人,没往深处想,又觉得草根前后说话矛盾,怀疑草根是脑子有点问题。

  郑秀云告诉程牛,凤儿是为了保护她自己的孩子,才把草根交出去的。程牛听了,还是相信凤儿不会做这样的事。

  郑秀云心里郁闷,出来走走。正好听到报名处的人正在讨论草根的事。郑秀云一听那个孩子的名字就叫草根,赶紧追了出去。

  草根因为年龄小,没报上解放军,正往回走。花儿骑车也往家赶,撞到了草根。花儿一直侮辱凤儿。草根听了忍不住告诉花儿,凤儿就是她亲娘。花儿一听,楞了。

  车轱辘命人四处寻找草根,但是没有结果。

  程牛听说了草根的事,很高兴他自己一直相信凤儿的为人。郑秀云为了找不到草根而着急。

  程牛安慰郑秀云找孩子不要着急,他自己却准备一人连夜去寻找草根的下落。车轱辘看见了,陪他一起去找。

  花儿回到家,看到家被烧了,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春雨哭着告诉花儿,她爹郑天峰被程牛杀死了。单纯的花儿被春雨的谎言蒙骗了,相信了她的话。当她知道杀了她爹的人就是做报告的程师长,很吃惊。春雨假意劝说花儿离开这里。

  其实这是郑天峰和春雨合演的一台戏,知道单纯的花儿会冲动地去枪杀程牛。但是郑天峰也十分苦恼,一边想让花儿去杀了她的亲爹,一边又想到,花儿杀了程牛后会难逃一死。郑天峰也十分不忍让他自己养育了十几年的花儿去送死,但最终被复仇的欲望占了上峰。(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花儿去枪杀程牛了,郑天峰又后悔他自己的决定,舍不得辛苦养大的花儿就这样送死,又想让春雨叫回花儿。

  草根没报上解放军,回到家中,凤儿不懂部队的规矩,觉得他们不可能不收红军的后代的。草根安慰凤儿,他还会再去报名参加解放军的。凤儿一听,让草根吃了饭就去。

  草根告诉凤儿,遇到花儿的事。凤儿知道草根也怀疑她是否出卖了红军的孩子,就让花子憨把实情告诉了草根。凤儿让草根见到他亲娘时,就把她缝制的褂子给郑秀云看。

  郑秀云四处寻找草根。

  草根吃了饭下山报名参加解放军的路上,又遇到了花儿。花儿想要为郑天峰报仇,哄骗草根相信凤儿是她的亲娘。

  郑天峰也感激春雨一直对他忠心耿耿,不离不弃,让她带着全部家当离开这里。而他自己在这里为花儿料理后事。

  花儿哄骗草根让他带自己去凤儿那里,想先杀了凤儿,再去杀程牛。他们正赶往凤儿那里的时候。程牛手下的人找到了草根,花儿借机躲了起来。

  草根被带到了郑秀云面前。郑秀云从衣服里找出了信物,知道眼前的草根就是自己的亲生儿子。

  花儿在路上看到程牛走过,紧跟着,叫住了他。趁程牛回头的一霎拉,一枪射中了程牛的胸部。程牛应声倒地。

  程牛被送到医院抢救,暂时脱离了危险。

  草根得知是花儿枪杀了程牛,说花儿是凤儿的亲生女儿,把白如雪和车轱辘弄糊涂了。车轱辘想起了程牛和凤儿的女儿也叫花儿。

  农会的人确定了花儿就是一直在郑家寨长大的那个女孩。郑秀云明白了这件事一定是郑天峰搞的鬼,让农会的人找到郑天峰。

  春雨把花儿枪杀程牛的事报告给郑天峰。

  白如雪审问花儿,花儿回答自己枪杀的是解放军的败类。花儿先开始把所有的事情都自己一人扛下,说不认识郑天峰。后来郑秀云出来指责花儿,花儿说杀程牛是为了郑天峰报仇。

  郑秀云这才知道,是郑天峰处心积虑地让花儿去枪杀自己的亲爹。

  草根回到凤儿那里,告诉她,花儿枪杀了程牛师长,凤儿一听,知道是郑天峰的阴谋,她来到郑天峰所住的地方。(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凤儿找到郑天峰要替花儿报仇。春雨护着郑天峰,郑天峰觉得心事已了,他情愿死在凤儿的手里。凤儿让郑天峰跟她去向解放军解释花儿是无辜的。郑天峰动情向凤儿表达他对凤儿“一掌倾心”,一直深爱着她。凤儿求郑天峰只要能救花儿,就是死也可以。郑天峰听到凤儿这么多年终于开口求他,心愿已了,掏出手枪开枪自杀。而一生偏执的郑天峰,至死都没发现,他真正折磨的是他自己。

  凤儿看见和她恩怨纠缠了大半辈子的郑天峰就这样死了,心里也很悲伤,亲自为郑天峰的尸体擦洗,换了干净衣服。

  程牛醒了,还不知道枪杀他的就是他一直寻找的女儿花儿,郑秀云怕他知道后激动难过,也隐瞒着没敢告诉他实情。

  农会的人把事情的真相告诉了郑秀云,郑秀云知道了一切的事情,都是她的哥哥郑天峰所为,痛恨他的偏执行为,但看到唯一的亲哥哥郑天峰死了,也很难过。让农会的人悄悄把他埋在郑家寨。

  凤儿去看望花儿,花儿还执迷不悟,辱骂凤儿。凤儿看到花儿这样,告诉花儿她杀的解放军是她的亲爹。但是花儿被郑天峰毒害太深,怎么也不相信凤儿的话。凤儿看到花儿这样不分好坏,口口声声说程牛是罪大恶极的人,气的打了花儿一巴掌。

  花儿所在的中学全部师生,写请愿书给部队,要求严惩花儿。郑秀云虽然觉得花儿行为罪当该死,但是又因为事情特殊,复杂性,觉得不应该应该好好研究一下。

  郑秀云做了一桌饭,感谢凤儿和花子憨为了草根,牺牲了他们自己的孩子。凤儿救女心切,跪下来求郑秀云,让她自己替花儿去死。

  吴亮等人召开会议,研究怎样处理花儿最合适。

  凤儿让花子憨回家,她准备留下来替花儿顶罪。

  郑秀云在会议上,阐述了凤儿和程牛的感情经历,花儿是他们唯一的感情见证,而花儿从小被郑天峰偷走,受到他的挑唆,才去刺杀程牛,建议免去花儿死罪。

  凤儿去见程牛,想告诉程牛花儿是他的亲生女儿,让他救救花儿,但是走到病房门口,听到车轱辘和站岗哨兵的对话,又觉得不妥,折身返回。

  凤儿心里打定主意,舍身救女。她让花子憨先回去,花子憨执意不肯丢下凤儿一人,两人争执起来。他们的谈话被门外的草根听到了,急了,去找程牛求情。被哨兵挡住,不让进。报名处的人看到草根,知道他是程牛。(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程牛看见长大的草根很是欣慰。草根让程牛去救凤儿的命。程牛从草根嘴里得知杀他的女特务居然是他的亲生女儿花儿,懵了。

  凤儿和花子憨找到白如雪,要替花儿顶罪。

  郑秀云得知是草根告诉了程牛真相,导致程牛受不住晕了过去,气的打了草根一耳光。

  凤儿得知程牛正在抢救,心里更加内疚。而此事对程牛打击太大,还没有脱离危险。

  程牛昏迷了两天两夜还没有醒来。凤儿也不吃不喝的为他担心,祈福。心里打定了主意,程牛死,她自己也跟着去死。

  冲动的草根,觉得一切都是花儿惹出来的事,要去杀了花儿。车轱辘赶来阻止了他。

  花儿还在执迷不悟,认为她现在的处境都是凤儿造成的,对凤儿更加怨恨。

  凤儿找到道观里的道长,想得知程牛会不会醒。道长没给她答案。

  花子憨出主意,让凤儿唱程牛喜欢听的曲儿。

  白如雪告诉凤儿,考虑到花儿的特殊身份,和行凶伤人的特殊原因,决定不枪毙花儿了,但是还是要受到处罚。

  程牛醒来了,郑秀云让他见到凤儿时,不要再提花儿的事。程牛说不管花儿什么样,都认女儿,感慨地说感情不是说砍就能砍断的槐花树,而是一条砍不断的河。

  凤儿得知程牛醒来了,心也放下了,和花子憨一起悄悄地离开了。

  程牛去牢狱里去探望花儿。程牛无论说什么话,花儿都认为是程牛和凤儿串通好了的,一直坚信她是郑天峰的女儿。花儿从心里不敢,也不能承认程牛说的都是真话。

  程牛让草根带路,去天台山找凤儿和花子憨。但是凤儿和花子憨已经搬离了此处。草根又把程牛带到凤儿为红军所建的祠庙,凤儿也不在那里。程牛和郑秀云看到这一切,才知道凤儿默默地忍受了多大的委屈。而郑秀云看到叶子的牌匾,更加敬重凤儿。

  过了几天,程牛整个部队离开了麻安。一直到解放结束。他们再也没看到凤儿和花子憨。

  程牛也成为了将军。

  草根终于打听到凤儿和花子憨又回到了紫云乡。报告给程牛。程牛听了强忍心里的激动,装作不在意的样子。

  郑秀云了解程牛,知道他气凤儿躲着他,心里非常想见到凤儿,嘴上又不承认,于是向程牛提议一起回家乡麻安扫墓。程牛以草根的名义,决定陪郑秀云回乡。(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程牛向吴亮提出了请假,但是又不愿说出理由,和什么地方。吴亮知道他想回去看凤儿,不便明说。就说是准备请他去参加麻安县做农民暴动三十年的纪念活动。这正中程牛的心思。

  郑秀云发现程牛准备送给乡亲的礼物里,独独少了凤儿的礼物,很是不满,追问程牛是不是不敢见凤儿。

  程牛去商店为花子憨买了礼物,但是还是没有给凤儿买任何礼物。郑秀云和草根反复做工作,程牛就是不理。其实程牛是不知道买什么才能表达他对凤儿的感情。

  花儿一直不肯见凤儿,,不认凤儿是她的亲娘。凤儿却一直关心花儿的生活。农会的柳子,现在已经是书记了,告诉凤儿,程牛要回家探望,叫凤儿不要再躲着程牛,让她准备接待程牛将军。

  花子憨得知程牛将军要回来看凤儿,很高兴程牛心里还惦记着他们。凤儿却揪心花儿一直没改变,怕程牛见了女儿,伤心,失望。她没脸看到程牛,又想要躲起来。

  凤儿决定在程牛回来之前,做通花儿的工作。花儿看见凤儿来找,抬腿就走。凤儿求女儿搬回去和她住几天。凤儿还是执迷不悟,只认郑天峰不认凤儿,让凤儿滚。

  花子憨一直他们当时舍了叶子,保住了花儿,而花儿非但不感恩,还辱骂凤儿,心里愤愤不平。凤儿为了能让程牛和花儿父女相认,还想再去学校做花儿工作。柳书记知道了此事。他特意找花儿做工作。让花儿配合组织,搬回凤儿家住。

  花儿心里一千个不愿意,但是不能违抗柳书记的意思,只好跟着柳书记来到凤儿家里。凤儿以为花儿肯认她了,高兴极了,让花子憨买菜,买布给花儿做衣服。花儿晚上没回来,花子憨认为花儿是人回来,心没回来,凤儿苦苦守候花儿回家。

  花儿到尼姑庵找出家的春雨商量。春雨看世事已变,教唆花儿先忍着。花儿无奈回到凤儿家,责怪凤儿拿柳书记和王镇长压她。

  凤儿从花儿那里得知是柳书记为了让程牛宽心,而逼着花儿回来的。心里很是失望。但是仍然细心地照顾着花儿。凤儿和花子憨夜里睡不着觉,聊起了过去的事情。凤儿准备告诉程牛实情,花子憨觉得不妥,让凤儿想办法解开花儿心中的疙瘩。凤儿上尼姑庵去求春雨。(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凤儿知道春雨心里一直怨恨她,但是花儿只相信春雨的话,她求春雨把真相告诉花儿,让他们父女相认。凤儿向春雨述说着花儿的生活不易,让春雨为花儿着想,并起誓只要花儿认程牛,她不再认花儿。但是春雨对凤儿积怨太深,不肯相助。

  正在这时,花儿冒雨来看春雨,说明天是郑天峰死了十年的祭日。凤儿决定一不做,二不休把事情真相说出来。她知道春雨真心爱着郑天峰,激她郑天峰是讲究人,让她不要记错郑天峰的祭日。逼着春雨承认,郑天峰不是程牛所杀,而是他自杀的。春雨强硬着不肯说出事实。

  凤儿冒雨回家,看到花子憨正在屋顶等着她。花子憨替凤儿不平。凤儿一直想让花儿认程牛,以了了程牛的心愿。凤儿第二天又去找春雨,春雨还是一口咬定是凤儿害死了郑天峰。

  程牛一行人回麻安县路过天台山,想给那些灵牌叩头。但是推开门,看见屋里空荡荡的,仍然做了个花圈,让全体人员鸣枪以慰亡魂。程牛独自一人祭奠江雪原,内疚当时因为他的错误指挥,而断送了江雪原的性命。决定建个英雄纪念碑以怀念他们。

  程牛等人来到麻安县,得到了柳书记的热情款待。程牛呵责柳书记要一切从简。柳书记帮程牛安排行程,让他去凤儿家,并说花儿早认了凤儿。

  花子憨求花儿假意对凤儿好,认了程牛。花儿让花子憨转告凤儿,叫她买头牛,杀了,背着牛头她,去郑天峰的坟烧香叩头认罪。凤儿在门外听到了,气恨花儿到现在还执迷不悟。凤儿冲进房间,说不认花儿了,骂走了花儿。花子憨着急了,追赶着花儿,答应她的要求。花儿什么也不听,只顾一人跑了。花子憨不小心从山上摔了下来。

  花子憨跌落到山沟里,不幸身亡。凤儿想着花子憨一生为了她,吃尽苦头,受尽凌辱,内心里对花子憨充满了感激和钦佩。县里调查花子憨跌落沟里的事,追问凤儿此事是否与花儿有关。凤儿维护花儿,说此事与花儿没有关系。

  凤儿遵从花子憨的心愿,暂时不办花子憨的丧事。让花儿和程牛父女相逢后再办。花儿还不知道花子憨已经死了,校长告诉她情况,让她回家陪陪母亲,花儿一听,懵了。(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花子憨死了,花儿找春雨商量。春雨让她赶快回到凤儿身边,害怕凤儿说花儿害死的花子憨。花儿有点害怕了,不想再坐牢了。

  花儿回到凤儿的家,看到没有死人发丧的动静,以为校长骗她回家。凤儿已经对花儿心灰意冷了强忍着心里的怒气,按照花子憨的遗言,劝说花儿承认程牛是她爹,别的就不再勉强。并遵从花子憨的心愿向花儿道歉。

  程牛将军回到家乡,受到了群众的热烈欢迎。程牛看到爹娘的坟被人重建了,很气愤,责怪柳书记没有为烈士砌一个石墓,呵责他连凤儿都不如。程牛执意要自己掏钱,还上县里替他爹娘建青石墓的钱。

  程牛来到凤儿家门口,还不知道花子憨已经死了,大声夸奖花子憨是个英雄。凤儿走了出来,与程牛见面。

  程牛看到花子憨不在,追问花子憨的下落。凤儿骗他,花子憨出去有事了。程牛看到花儿的照片,问花儿的情况,凤儿也骗他和花儿相处的很好。郑秀云看到凤儿和程牛两个人互相有点生分,气氛很尴尬。就借机让他们相处。

  凤儿拿出自制的槐花茶招待程牛,程牛看不到花儿,心里起疑。程牛责怪柳书记不应该强人所难。程牛看不到自己的女儿,很失望,刚要回去。花儿赶来了。花儿笑眯眯地直接叫了程牛爹。

  程牛和花儿父女单独聊天。花儿装模装样地向着程牛道歉。程牛说他这辈子最想听到花儿喊他爹,但是一眼看出花儿不是真心的。花儿看她被揭穿了,索性承认了,指责如果不是因为程牛,她现在就和草根一样,参加了解放军。程牛语重心长地让她自己思考以后的路怎么走。

  程牛让草根留下多陪陪凤儿。草根向凤儿追问他爹花子憨在什么地方,感觉到家里发生了什么事。程牛回来后,总觉得凤儿不对劲,说话和笑都很假,怀疑她肯定有什么事。程牛让郑秀云以姑姑的名义去找花儿谈谈,让她承认凤儿是她娘。

  草根拿出程牛为花子憨买的衣服,追问花子憨什么时候回来。凤儿搪塞着,让草根先走。草根执意要见花子憨一面再走。

  程牛看到春雨为郑天峰立的碑,感叹她真是痴情女子,也感叹郑天峰为了凤儿算是个痴情的男人。程牛对郑天峰的痴情感到敬佩,但是又对郑天峰毒害花儿的事,感到气愤。

  郑秀云以姑姑的身份把事情的真相告诉花儿。程牛想把党发给他的军功章送给凤儿做礼物,嘱咐王镇长等他走了后再送给凤儿。(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程牛等人启程准备返回,草根追来准备和他们一起回城,并说她娘凤儿死活不让他留下。

  程牛直觉凤儿家肯定有什么事,当即决定不走了。程牛得知花子憨已经死了,大发雷霆。

  凤儿正在家里告慰花子憨的亡灵。程牛和草根等人推门进来。凤儿说是不想让程牛心里添堵。

  程牛以前不待见花子憨,但是知道花子憨死了后,才相信凤儿说的话,花子憨早就变好了。柳书记告诉程牛花子憨是追赶花儿的时候,掉下山沟的。程牛后悔是因为他回乡,花子憨劝花子认他,才造成这样的局面。

  凤儿把天台上的亡灵都埋葬在一起,并树了一座英雄石碑。凤儿请求柳书记,能不能把花子憨葬在英雄墓的旁边。程牛和柳书记等人亲自为花子憨挖墓下葬。花子憨一辈子招人骂,死了以后却风光了。

  郑秀云留下两千元要给凤儿。程牛知道凤儿的性格,让郑秀云收起钱,凤儿不会收的。

  花儿听了郑秀云的话,半信半疑,找春雨确认郑秀云的身份。春雨还是一口咬定郑天峰是她的亲爹。

  郑秀云怕凤儿孤单,想让凤儿随她一起去北京。凤儿婉拒了郑秀云的好意。

  王镇长责怪花儿没有照顾好程牛将军,还追问花子憨怎么死的。花儿也很后悔花子憨的死,但是还是固执地认定她是郑天峰的女儿。校长看到花儿这样执迷不悟,请她辞职,离开学校。

  凤儿想请郑秀云把花儿带到北京去,给她一条宽敞的路走。

  花儿以为是凤儿告诉别人花子憨的事,责问凤儿为什么害她。郑秀云听到了,呵责花儿没有人性。花儿责怪是凤儿出尔反尔,反推了凤儿一把,凤儿被撞晕了。

  柳书记责怪王镇长和校长不应该在这个时候处理花儿,惹出这事。

  凤儿包扎后就回家,郑秀云照顾她。凤儿不小心说出了花子憨是追赶花儿才失足的。凤儿恳求郑秀云带花儿离开这里。

  柳书记看望凤儿,凤儿请求柳书记不要处理花儿,说是她不小心摔倒的。程牛得知凤儿受伤后,赶来看望凤儿。凤儿恳求程牛再给花儿一次机会,扶一把花儿,就能让她走上正道。程牛说不过凤儿,让凤儿跟着去北京。凤儿不肯离开家乡。

  郑秀云到派出所看花儿,告诉花儿是在郑天峰的谎言里长大的,她的是非观念已经被郑天峰扭曲了,责问花儿郑天峰有没有教她怎样去爱。

  程牛让凤儿放弃花儿,凤儿也执意不肯。(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程牛拗不过凤儿,亲自调查花儿的事。程牛找了柳书记等人,商谈花儿的事。程牛表明态度,说现在只想花儿能好好做人,能不能认他做爹都无所谓。

  凤儿很奇怪地从草根口中得知,程牛和郑秀云结婚多年,连个孩子都没有。其实凤儿是不知道,程牛虽然和郑秀云结婚多年,生活在一起,但是从来没有夫妻之事,哪里会有孩子呢。

  郑秀云说不通花儿,程牛亲自放了花儿,让她回学校继续当老师。花儿很奇怪程牛这样做。程牛实事求是的说,郑天峰养了她十八年,他一点也没有抚养过她,不再和郑天峰争了,但是希望花儿能认她的亲娘凤儿,多照顾凤儿。

  程牛和草根等人要回北京了。凤儿叫草根改口叫程牛爹,带着草根向花子憨道别。

  程牛将军走后,王镇长把程牛留给凤儿的礼物,送给凤儿。凤儿打开礼物看到程牛留给她的是一枚军功章,想起了过往种种,知道程牛心里一直有着自己,欣慰不已。

  又过了若干年,到了文化革命时期,程牛不知犯了什么错,被挨批。一天,程牛找吴亮写个证明材料,证明郑秀云早就脱离家庭,参加革命了。却得知吴亮也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也在写检查呢。

  郑秀云被冠以莫须有的罪名,要遣送回家,劳动改造。郑秀云怕连累草根,让程牛说草根的亲妈是凤儿。程牛为了照顾郑秀云,决定陪她一起遣返。

  草根回来了,吴亮和白如雪也来到程牛家。吴亮得知程牛要陪秀云回麻安,提醒他有风险,让他想清楚了。并决定尽力为程牛打掩护。

  凤儿夜里在给花子憨烧纸,春雨偷偷从后面赶来偷袭,说凤儿害死了她。原来春雨所在的尼姑庵为四旧,封了,她被赶出来,回郑家寨参加劳动,接受改造,受不了苦,记恨凤儿,找凤儿报仇。

  春雨抓起来被批斗,游街。凤儿在人群中看到花儿,花儿跪下来求凤儿救春雨。凤儿不肯。花儿为了让凤儿救春雨,破例喊了凤儿娘。

  花儿的这声娘喊的凤儿心碎了,她心软了,答应了花儿。凤儿求王主任,放了春雨。王主任不肯放春雨,说没有哪个生产队愿意接受春雨。凤儿一口承诺她带着春雨,让春雨重新做人。王主任也为春雨无处安置伤神,就答应了凤儿的要求。

  凤儿看到春雨无处可去,就去求村里帮春雨安置住处。凤儿让春雨暂时先住在她家。春雨不想被凤儿管制着。(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凤儿让花儿接走春雨,春雨对凤儿多年的积怨太深,始终认为是凤儿害了郑天峰和她自己。春雨要花儿接自己回她家。花儿很为难,她现在的处境也不好。原来是因为她的家庭成分不好,历史问题,被清除出教师的队伍了,成了被监督改造的对象。

  凤儿在门外听到了她们的谈话,拿出了珍藏的军功章,找校长帮忙,想让花儿回到教师队伍。校长帮不上忙。

  凤儿又去求王主任,王主任也没有办法解决问题。

  车轱辘奉命送郑秀云回乡改造,也偷偷地带着程牛一起走。草根叫程牛一声爸,让程牛听了高兴极了,觉得这辈子值了。而吴亮安排好了一切,让车轱辘送他们回乡,让原来的柳书记接洽他们。程牛苦中作乐,觉得不像改造,倒像是过年了。

  凤儿到采石场探望摔伤了的花儿。看到花儿发着高烧,用车拉着花儿回家休养。凤儿细心地照料花儿,花儿不想欠凤儿的情,拖着病重的身体要回采石场劳动。凤儿担心花儿的病情,怕她不肯在这休养,让她把这当成医院。

  凤儿担心花儿不在她家养病,特意叫回春雨,让她照顾花儿,她下地劳动,并且叮嘱春雨不要再提起以前的事情,让花儿伤心。

  车轱辘把程牛夫妇秘密送到柳书记身边。程牛很感激昔日的战友这样帮助他。

  花儿不肯吃饭吃药,春雨无可奈何。凤儿劝花儿吃饭,说起当年郑天峰也不肯吃饭,是被她一个大巴掌打起来了,她命令花儿起来吃药。

  郑秀云不愿意回到郑家寨改造,怕丢面子。程牛请柳书记帮忙找个没人认识的地方改造。程牛要求去天台山,英雄纪念馆那里自食其力,劳动改造。柳书记满口答应,并且告诉他当年的清风观的老道就在那里做管理员。程牛坚持去凤儿曾经住过的茅屋那里居住。

  程牛从柳书记那里得知凤儿还和以前一样,倔脾气,不光帮春雨,又帮花儿到处奔走,鸣不平。

  凤儿得知花儿不吃饭,是春雨和花儿说起以前在郑家寨的事,惹得花儿不高兴。她把春雨叫出来,打了春雨一巴掌,教训了春雨一顿。

  程牛得知柳书记也被下了职,怕给柳书记添麻烦,准备第二天就去天台山改造。

  春雨终于感悟到凤儿对她和花儿好,问凤儿为什么不记恨她们,反而一直帮助她们。凤儿回答说,不想再翻旧账。安慰春雨,不要老跟自己过不去。

  春雨告诉凤儿,花儿不吃饭,不是因为她说的那些花,而是想回学校当老师,让凤儿想办法帮帮花儿。

  程牛偷偷的收拾行李,准备天不亮就悄悄地去天台山,却发现他的宝贝不见了。(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郑秀云问程牛找什么。程牛回答找军功章献给纪念馆。郑秀云不想连累程牛,想一人去天台山。程牛不肯。

  程牛唱着凤儿爱唱的槐花曲徒步走到了天台山。

  凤儿让春雨在家照顾花儿,她准备进城去为花儿恢复教师身份的事奔走。凤儿掏钱让春雨为花儿扯一张花布做衣服。

  柳书记劝程牛夫妇不要住在茅草屋,程牛执意不肯,拜托柳书记多帮帮凤儿。

  凤儿为花儿的事到处奔走,受到了公社和大队的严厉批评,也引起了群众的非议。凤儿不在乎别人的眼光,只想着曾经对程牛许下照顾花儿的承诺。凤儿决定亲自去县城找柳书记,为花儿讨说法。

  在纪念馆,程牛碰到清风观的老道。老道指点程牛,天台山不是他的最后一站。程牛还在为他曾经的错误指挥,死伤了很多弟兄而耿耿于怀,他跪在先烈们面前深深忏悔。

  郑秀云帮程牛收拾行李时,发现程牛还保存着凤儿的衣物。

  凤儿去县城找柳书记,她不知道柳书记下台了。正巧柳书记看到了,拉着凤儿回家。凤儿不知道形势已变,请柳书记帮忙。柳书记也没法帮忙。凤儿以为是柳书记不肯帮忙,就说要写信给程牛将军。柳书记情急之中说出了,程牛也在天台山的事。

  郑秀云让程牛去帮帮凤儿。程牛心里顾虑,怕他帮忙不成,反而帮倒忙。

  柳书记把程牛家的情况告诉了凤儿,告诫她,程牛将军不是以前的程牛了,让她不要再麻烦程牛了。

  凤儿回到家,看不到花儿和春雨,急忙找队长问出了什么情况。队长告诉她,春雨不堪被孩子们在她身后骂,她拿刀砍伤自己的肚皮,被送到医院抢救。

  春雨被抢救过来了。凤儿一边照应着春雨,一边还关心着花儿。花儿猜出凤儿是为她的工作,在县里奔走,心里感激。

  凤儿没日没夜地照顾了春雨三天,春雨没什么大碍。凤儿又把她拉回了家。

  程牛照例要帮郑秀云洗脚,郑秀云一脚踹开了脚盆,又老话重提,让程牛说明当年娶她的原因。郑秀云看到程牛为了照顾她,不要工作,不穿军装,追问程牛为了一个不喜欢的女人丢掉一切,值得吗。程牛没有回答她。

  凤儿向王主任请假要去走亲戚。王主任知道她是想去找程牛将军,变相地提醒她程牛住在天台山。

  凤儿临去天台山前,交代春雨照顾好自己,嘱咐春雨不要胡思乱想。春雨终于被凤儿的真心感动,叫回花儿,告诉花儿自己不是花儿的娘,凤儿才是她亲娘,程牛是她的亲爹。并把以前的事情真相全部告诉了花儿。(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春雨还告诉花儿,当年凤儿为了保住花儿,牺牲了叶子。春雨忏悔着他她所犯的错。

  花儿得知了一切真相后,内疚,羞愧,愤怒,什么滋味都涌上了心头。

  郑秀云留下一封信,不想让程牛为了她自毁前程。选择去陪江雪原。正在危急关头,程牛赶来,抱住了要跳崖的郑秀云。

  程牛痛责郑秀云这么死法,太窝囊。

  郑秀云苦口婆心地劝程牛回到将军的岗位上,说只有那样才能帮助凤儿和花儿。程牛听了郑秀云的话,沉思不语。

  凤儿早已在门外听到了郑秀云和程牛的谈话,她一直坐在外面没有进来。

  第二天,程牛看到凤儿来了,赶紧让她进屋。凤儿安慰郑秀云,风雨过后就会有彩虹。郑秀云告诉了凤儿实话。她和程牛从来没有做过一天夫妻,程牛心里一直爱着凤儿。凤儿听了思绪万千,她又何尝不是一直爱着程牛。

  凤儿劝程牛回到将军岗位上去,她得知程牛是来替死去的烈士们还债的,答应她替程牛还债。程牛也听不进凤儿的劝。

  花儿终于又回到了学校上课,凤儿看到花儿已经走出了阴霾,很高兴。凤儿想搬回天台山,临行向花子憨告别。春雨陪着花儿来了,花儿跪下来认了亲娘凤儿。

  凤儿把家又搬到了天台山。程牛被倔脾气的凤儿说动了,终于肯返回了部队。

  凤儿陪着郑秀云在老林子里一住就是好几年。

  1984年,程牛将军离休了,打算去做天台山,纪念馆的管理员。但是却病重了。

  程牛临死前,还在向郑秀云忏悔,对不起她和江团长。郑秀云知道程牛是把所有的错都怪在他自己一人的身上,劝慰程牛,他最对不起的就是他本人。郑秀云替凤儿唱了那首槐花的曲子给程牛听。程牛将军走得很安详,他遗言把骨灰葬在天台山的老林里那片当年被火烧过土地上。

  草根送程牛将军的骨灰盒回天台山下葬的途中。花儿跑来,抱着程牛将军的骨灰盒,悲泣地喊着爹。

  没过几天,凤儿也离开了人世。郑秀云不顾多人的反对,坚持把凤儿和程牛葬在一起。这一对历了多重磨难的爱人,终于永远厮守!

  因为凤儿执着、宽容、善良和默默奉献成就了新中国的一个将军。直到弥留之际,凤儿仍然远远的望着,望着那曾经属于她和他的那片红槐花。(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可以联系本站!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