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中国星空时尚网资讯新闻正文

三进山城分集剧情详细介绍第6集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12-18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潘粤明

  刘宏志请红牡丹来问昨天小野来搜查客来香的时候人人都在唯独她不在,于是问她到底去了哪,红牡丹就打岔。钱华问她到底赵一海找到没有,红牡丹说自己只是可怜七姐,以为可怜才想要知道凶手是谁,她还说赵一海死了,临了了也没有说出凶手是谁,说完就走了。

  小野问胡四客来香里真的有八路吗,他肯定的说有。他问红牡丹有没有嫌疑他说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有嫌疑。小野还说自己要去济南军部,他希望等他来的时候会有好消息。

  黄树堂对老独眼说让他趁着小野不在的时候找刘宏志做买卖。老独眼来找刘宏志,刘宏志假装生气不想去,老独眼说上次他说的再加半成,黄树堂同意了,还说小野走了这次绝对安全,齐阳城现在是他们的天下。于是刘宏志就答应了晚上见面。

  刘宏志给阿三一块大洋说让他盯着他太太,要是她下来了就咳嗽一声。他有一次试探红牡丹,可是红牡丹却什么也不说。但是在倒茶的时候,红牡丹的右手抬不起来,刘宏志就猜到了什么。

  小马接到了上级的指示来找刘宏志,可是等他到了客来香,他们夫妇俩已经走了。刘宏志夫妇来到找黄树堂,杨副官还在为上回跟他动手的事情喝酒赔罪。刘宏志一拍桌子对他说这个兄弟自己认了,好酒量说完自己也端起了碗喝了起来。刘宏志想要喝翻黄树堂,先不谈侯队长的事情。正在这个时候,红牡丹来了说要找钱华说会儿话。红牡丹给钱华一个纸条就走了,钱华回来将纸条塞到了刘宏志手里,刘宏志借上厕所的机会,上面写着让他放心交易。于是他们俩就决定在后天下午进行正式交易。

  回到了客栈,刘宏志夸小马能干,知道找红牡丹帮忙。

  大长牙看到了刘宏志夫妇去找了黄树堂,就来禀报刁德胜,于是他们就猜测刘宏志夫妇是在做军火买卖的。刁德胜让他们的人打起精神,等小野回来了给他送份大礼。

  老独眼对黄树堂说刁德胜正在紧紧地盯着他们,黄树堂说他早就想好了对策,还说在后天交易那天好好堵住刁德胜,等到刘宏志走了之后,自己就将事情推得干干净净。

  刘宏志问红牡丹明天的计划到底好吗,还说自己觉得红牡丹是好人,还说实际上她早就知到了他的身份,可是她却从来没有揭露他,刘宏志说通过她店里的蝙蝠八卦就知道她就是他们的人。于是红牡丹就说给狮子报仇,到时候她一定会来接应他们的。刘宏志就答应了他,红牡丹就说自己就是狐狸,奸细就是老鼠。

  大长牙打听到了明天下午十里坡交易的消息就赶快报告给了刁德胜。

  黄树堂和刘宏志见了面,正准备交易,刁德胜带着小野来了,刁德胜咬着不放,刘宏志让他们先打开箱子看看。箱子里全是布匹,刁德胜百口莫辩。小野对刘宏志说看他气宇轩昂,想要跟他交个朋友,请他到司令部去做客。小野问刘宏志为什么要兴师动众,难道只是为了买卖几匹棉布吗。刘宏志说他们是为了以后的大买卖,就是军火。(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小野说八路都来到司令部大院来了让黄队长和刁队长加强防备,严防八路破坏祭奠活动。祭奠那天,小野将祖先的骨灰装车准备运往忠灵塔的途中,小马他们开了枪,小野却说不让他们的人管他们继续开车。骨灰罐掉下来里面竟然是空的。钱华和大家觉得一定是小野故意设的圈套,可是,刘宏志却坚持要去祭坛炸骨灰罐,还交代小马和张铁柱说要是自己不能回来就让他们听钱华同志的安排。

  刘宏志正要出发之际有人发来了密信上面还有共产党的标志,信的内容是城隍庙的地图。小野正在台上讲话,刘宏志带着炸药一枪打了小野讲话的话筒,还将祖先的骨灰罐全部炸毁,小野恼羞成怒,让他的手下赶快去抓住八路军。刁德胜和黄树堂他们都向小野保证三天一定抓住八路军。

  黄树堂来到客来香让人搜查客栈的客人,还说小野将军急了,还说日本人的忠灵塔都被他们炸了。正说着话,刁德胜也带着人来搜查,他和黄树堂针锋相对起来。黄树堂带着人搜查到了刘宏志,正要走刁德胜也带着人来了,幸亏刘宏志急中生智躲过了搜查。红牡丹用激将法激黄树堂,于是黄树堂就拿出了三个良民证说是要给刘宏志他们。黄树堂走后,红牡丹就把良民证交给了刘宏志,刘宏志和钱华都高兴得不行。

  钱华问刘宏志到底多大了,还说他做事很有主心骨,一定过四十了。刘宏志说自己不是很老,自己也很想娶个媳妇有自己的家庭,但是日本人不让他们太平,要不然自己早就成家了。

  小野还在为炸忠灵塔的事情生气,王翻译鞍前马后伺候小野。小野对王翻译说让她把监狱里的春兰放掉,因为太君正在收买人心,此刻要是放了她,人们一定认为太君不会冤枉好人,于是王翻译就赶快去了牢房。王翻译对春兰说今天算她走运,今天要放了她,还说以后不要随便乱说话,春兰听了之后就赶快跑了。

  黄树堂拿出了前两天老独眼给自己的信物和刘宏志给自己的一比对就知道刘宏志就是自己要做生意的那个人,于是就让老独眼去找他,老独眼给他们送来了滋补品,钱华和刘宏志说过两天亲自登门拜访。

  水仙正在担心春香的安慰,埋怨自己太鲁莽让春兰去冒险,春兰回来了水仙说从今以后她们再也不分开了,还让春兰保证以后不再让自己担惊受怕了。

  钱华和刘宏志正在讨论以后有了黄树堂的帮忙开展工作会更顺利的。红牡丹为他们送来开水,刘宏志说她很热心,钱华说希望她只是热心,还说这个旅店有点复杂。他们还拿出了一个看似乞丐的人给自己的一张纸条,上面写着下午两点要他们见面,于是他们就在讨论到底这会不会是小野的阴谋,于是就派钱华先去打探消息。钱华坐上车就往预先约好的地方去了,大长牙对钱华有打算,正跟踪她的时候却被楼上掉下来的砖头砸破了头。(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有人为小野送迷信说齐阳城里有八路军的特务代号是三零七。钱华化装成乞丐准备跟联络人接头。

  小野化装成老百姓与胡先生接头,小野想要胡先生主动跟八路军联系,胡先生不想要这样做,小野说他要是不早点找出八路军的同党就一定会被八路军查到,早晚会死在他们手里。于是就给他了钱,胡先生就答应了。小野对胡先生说让他配合自己找出三零七,因为他炸了自己在忠灵塔的烈士的骨灰罐。胡先生答应了他拿着钱就走了,胡先生拿着钱走出了大门,七姐看到了他就知道他就是叛徒,于是两人就厮杀起来,后来七姐被一群黑衣人拿下,胡先生让七姐带他去找炸毁忠灵塔的同党,七姐却死也不说。那群黑衣人为了找到剩下的八路军就放了七姐。

  七姐心里想自己已经被小鬼子认出来了,不能再去土地庙让他们盯上联络的人,于是自己就说要杀了胡先生,以免他在迫害其他的同志。胡四埋伏在红牡丹的客栈里,看见七姐来讨饭就事先给她准备了窝头放在了碗里。七姐来到客来香要了一个馒头可是吃完之后就中毒死了。

  刘宏志知道了七姐死了就让人准备以后的工作。于是还让钱华找春兰帮忙调查七姐死前到底去过了什么地方见过什么人。

  红牡丹想要把七姐送出城里埋了,可是自己出不去城,就来找黄树堂。黄树堂就答应帮忙。

  钱华和刘宏志来找春兰还说让她帮忙,春兰就说让他们把自己当成自己人。于是他们就答应了她,他俩让她调查一下七姐死前到底去过什么地方。

  小野找来胡四打了他生气地说为什么他就那么怕死,竟然杀死了七姐让他们的线索中断了,说着就拿出枪要杀了他,胡四拦住他说他一定会帮助他们找出八路军的其他同党的。

  春兰对刘宏志说七姐生前对一些小叫花子特别好,所以他们就愿意跟着她,她还说小野总是穿着中国长袍神秘的从小野司令部出来,上次也是知道了小野出来就跟踪了他,最后竟然死在了客来香的门前。

  小野让刁德胜把七姐的尸体挂在城墙上,引出八路军的同党,到时候将他们一网打尽。老独眼故意灌醉看守城门的守卫,黄树堂对他的小舅子说红牡丹是他的救命恩人,自己的命都是红牡丹给的,自己要报答她。刁队长找不到七姐的尸体就随便找了一具女尸顶上了。小野让人把七姐的尸体挂在了城门上,还威胁黄树堂和刁德胜说让他们在三天之内抓到共产党的同伙,要不然就杀了他们。

  有人为刘宏志送来密信说尸体是假的,这是小野的圈套。钱华于是就猜测他们的身份已经暴漏,还说这个送信的人就是狐狸,埋葬七姐尸体的人一定是这个人干的,她一定在客来香。钱华对刘宏志说只要找出在七姐在临死前离开客栈而她死后有回到客栈的人就能查出是谁杀了七姐。还猜测七姐临死时说的老有很多种可能,于是就怀疑到了老鼠。刘宏志就让马林从客来香挨个排查。钱华听到了客来香的厨子们的谈话,知道赵一海前两天刚被换掉,但是他是八路军的可能性很小,但是还要找他调查一下。(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小野问刁德胜和黄树堂说三天期限已经到了,要按照军法处置他们俩,然后就关了他们。 刘宏志

  找红牡丹一起吃饭 ,刘宏志问她是不是有心事呀,红牡丹说自己平生只做好事,可是自从七姐死了之后,人们都说她是吃了客来香的饭才死的,心里堵得慌。刘宏志说她家里的厨子做的饭和以前不一样了,红玫瑰说他们的厨子换了,他的亲戚在忠孝路,可以找他们。刘宏志还跟红牡丹对接头暗号,红牡丹却不领情。

  胡四对小野说让赵一海当诱饵诱使八路军上当,要是事情不成就杀掉他。钱华去找赵一海却见到了红牡丹两人交了手,但是彼此都没有伤害对方。

  小野放了黄树堂和刁德胜,还给刁德胜密信。

  黄树堂让人通知刘宏志下午交易,刘宏志想要缓缓,可是来人却说黄树堂已经做好了准备,让他看着办,说完了就走了。黄树堂和刁德胜喝酒,刁德胜对他说小野要他入日本籍还要让他见天皇,说着说着就醉的不省人事了。

  刘宏志去跟黄树堂交易,老独眼问刘宏志侯队长好吗,刘宏志说侯队长在烟台是黑白通吃的,还说自己跟侯队长的关系硬得很。

  黄树堂正要离开,正开门时一个日本人冲进来了,黄树堂对着他就是一枪,刁德胜从地上站起来说他竟然敢对日本人动手,说着小野也带着人来了,对着屋子里的人说这个地方像是八路的秘密联络点于是就杀了两个人让他们看看。

  钱华按照刘宏志走之前的安排,收拾了东西准备撤离,大长牙有跟踪她想要占为己有,可是刚走到了牡丹家的门口又被砖头砸了头,他这次生气了骑上车就走了。

  刘宏志等黄树堂来,可是左等右等还是没有见人。春兰和张铁柱正在等刘宏志,觉得刘宏志可能会有危险于是就要去找他,钱华阻止了他。黄树堂的小舅子来了对刘宏志说黄树堂生病了不能来了,刘宏志假装生气走了。刘宏志回来大家高兴极了,他说他觉得黄树堂一定不是生病,还说他摸到了杨副官身上有血,还说幸亏他们没有去要不然就麻烦了,以后要听钱华的话。大家就开始那他开涮。这时候有人来了说他找到了赵一海了。

  小野要放黄树堂回家,他说要他将功抵过,为大日本帝国效忠,还说他跟刁德胜来比他更信任他,还说让他知恩图报永远不要背叛自己。小野对王翻译说他要用黄树堂来牵制刁德胜,他们俩斗得越狠自己就越好掌控他们。黄树堂抓来刁德胜的手下小流脓比他承认刁德胜和八路军勾结贩卖军火,在威逼利用下他画了押。

  钱华他们研究要分成两路一路人引开小野安排的人,一路冲进去捉拿赵一海。正在这时,他们看到门外红牡丹正在偷听,于是就说他们觉得七姐正是红牡丹害死的。红牡丹来到赵一海的住处,却被人埋伏。有人给小野密信说客来香里有八路,于是深夜来到捉拿。除了红牡丹不在其他的人都齐了,红牡丹假装伺候黄树堂也躲过了追杀。(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正在这时,钱华来了跟小野说了什么,小野就让她过来,钱华还说刚才所说是她的朋友亲自告诉她的,她知道那人就是小野的胞弟叫小野信男,还说军火是从大连港到烟台港的军舰运来的。小野问她为什么来到齐阳城没有先来找自己,钱华说信男说小野心性高傲,害怕他看不起自己,不让她轻易打扰他,她还威胁小野说要是自己不能安全回去全天下的人就会知道他的弟弟正在做军火买卖。小野让她告诉信男说自己效忠大日本帝国,是不会做军火买卖的,还说让她保守秘密。说完就放了钱华走了。

  小野看见刁德胜就生气地打了他还骂他蠢。

  刘宏志和钱华找黄树堂说自己绝对不会害他的,他说自己带来的货绝对是正货,黄树堂害怕了说交易的事先放放。他们回到了客栈感谢红牡丹今天的提醒,红牡丹给他说了几个外出的人中有一个就是胡四。钱华一一调查终于断定胡四一定就是那个奸细。

  胡四来找小野说为什么把刘宏志他们放了,他们很可能就是八路。小野说自己已经核实了,他们不是还说他会派人暗中保护胡四的安全的。胡四要马上离开这里,小野不让他走还让他把他们引出来,可是鉴于他目前的处境就让他先躲一下,临走时还给了他钱。

  日本人抓住水仙欺负了她,她来找春兰说自己想要看看她还说以后要是自己不在了要好好照顾自己。水仙说自己要出趟远门可能以后就不能天天跟她天天见面了。春兰以为姐姐要去闯荡心里高兴极了。水仙调经自杀了,海泉难受极了。春兰也整天不说话。刘宏志对她说这个仇他一定会替她报的。春兰说自己好不容易有个姐姐可是转眼间这个姐姐就没有了。刘宏志于是就背着春兰去街上晒太阳,还说以后会管她一辈子的。张铁柱来给刘宏志说胡四跑了,一定是小日本引他们出来,于是他们就说要来个将计就计。胡四抱着一大盒子金条和钱币坐上黄包车正要跑,半路上车翻了,金条撒了一地,胡四趁乱想要跑,被刘宏志夫妇截住,但是又被日本浪人劫走了。

  刁队长和黄队长也都慌忙开始找八路的下落。

  胡四害怕死不想要出门,可是日本浪人却逼着他出门。他趁日本人不注意杀死了监控自己的日本人跳墙跑了。胡四正在街上吃面,看见有人拿着自己的画像就捉住他跟他说让他告诉他们的同伙说今晚在破庙见。刘宏志他们知道了胡四要在破庙跟他们见面,就决定去会会他。晚上等到他们到了破庙,却中了日本人的埋伏。正在他们枪战之时,又有人向日本人开了枪。胡四被刘宏志他们截住,一起对准胡四执行了枪决。

  刘宏志他们接到密信说高层内部有奸细。

  王翻译对小野说刘宏志他们昨天已经退房了,小野就说齐阳城的麻烦已经过去了。(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小野让黄树堂打开城门说齐阳城的麻烦已经过去了,还问刁德胜说刘宏志是什么时候进了齐阳城,刁德胜说是司令部被炸的前一天,于是小野就让他监视进出齐阳城的每一个人。

  刘宏志他们在春兰的帮助下准备出城,他们不准备带她走,可是最后终于拗不过她答应带她走。红牡丹也来为他们送行还送来了自己多年来积攒下来的积蓄让他们交给组织。回去的路上见到了一个日本小孩,于是就要带她回去。

  郑团长让刘宏志他们抓紧时间找到他们中间的高层奸细,不让他打草惊蛇。有人来说群众知道刘宏志带来了一个小日本都要杀了她,于是他们就去看看究竟。刘宏志来了说那个日本女孩是自己带来的,有什么找自己。大伙说他们想要找日本人报仇,郑团长就说刘宏志有个妹子被日本人扔进火里活活烧死,他才是最想要报仇的人,可是他不会这样做。郑团长说冤有头债有主,他们不能把对日本人的仇恨发泄在一个日本孩子身上。他还说谁还想要报仇的就来参加八路。于是大伙就散了。郑团长于是就说他应该听钱华的意见。刘宏志解释自己的苦衷,两人终于还是有说有笑的。

  被救了的日本女孩雅美紧紧抱住自己的书包不放,春兰说自己要看看,她就是不肯。

  郑团长问雅美的爸爸是干什么的,雅美就是不说话。松本来找小野对他说羊肠岭秘密军需库的负责人芥川在回齐阳城的路上出现了车祸,车毁人亡,但是却没有找到雅美的踪迹。于是他就怀疑是八路军劫走了雅美。小野还怀疑三零七一定掌握了芥川的行军路线才劫了他,还说为了让雅美永远不会说出他们的军事机密就要让他们埋伏在八路军内部的人今晚就行动杀害雅美。

  郑团长对刘宏志说这次来参加区委碰头会的都是高层和领导,也就是来的每一个人都是怀疑的对象。

  会议上老王指责刘宏志说他这次回来带来了一个日本女孩和一个干妹妹,处理不好会影响到他们的纪律,今天就应该好好处理这件事。老王说他们跟日本人是敌对关系还说自己已经向上级领导汇报了将雅美送到大后方,他还说春兰是贼,不能留在他们组织之中。郑团长说他见过春兰,春兰是个好人。开会后,刘宏志怀疑老王说为什么自己叮嘱小马不要说出春兰的身世,老王竟然知道春兰是小偷。郑团长说他可以怀疑他但是要找出有力的证据,还交代他不要蛮干。

  钱华生病晕倒了,幸好被刘宏志救了回来。刘宏志守着钱华,趁着这时候,有个黑衣人对雅美说小野让他来救她了,跟他走。于是雅美就跟着他走了,走到半路对雅美说小野要自己杀了她,正要采取行动,春兰救了雅美。郑团长于是就推测雅美的身世不一般,还说他们内部有内奸,这是很恐怖的事情。

  钱华问雅美的父亲到底是谁,还说只要她还活着日本人还会派人来杀她的,她还说他们的亲人好多都是日本人杀死的,但是那些都是大人之间的事情,还问到底那些人为什么要杀了她。于是雅美就说了她的身世,还说春兰救了自己以后就是自己的姐姐。(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根据地图,郑团长他们想找出军需库的位置,可是郑团长说鬼子现在戒备森严,丘山旅团现在还对他们虎视眈眈呢。他们又发现了地图上的黑点,于是就要摸摸底细。正在这时,雅美来了说那里是他们的粮仓。

  刘宏志带着小马来到了粮仓,他们看见工人们正被小鬼子打正要开枪,其中一个工人已经被他们打死了,刘宏志就说想办法摸进去端了他们的粮仓。于是他就回去请示郑团长,郑团长说让他行动时一定要小心。正在这时,老王来了对郑团长说让他尽快把雅美送回去,还说自从春兰来了之后他们就发生了很多麻烦。大家送走了雅美,刘宏志问她到底有没有办法对付狼狗,她说她有办法但是要让自己去。刘宏志说这次任务太危险了以后有机会带她立大功。

  刘宏志他们埋伏在粮仓外,他给大家安排好任务,就准备行动。钱华问春兰到底后悔不后悔来到这里,春兰说她不后悔,但是希望没有战争就好了。刘宏志他们毒死了粮仓门口的狼狗然后冲进了粮仓,但是粮仓里并没有粮食,一个小鬼子出来拿着炸药炸毁了粮仓,他们找来工人问粮食去哪了,工人说粮食在天黑的时候就被刁德胜开车运走了。

  刁德胜开着车高兴自己这次终于立了大功,想要抢攻,正高兴时钱华和春兰开枪了,车就开不成了。车上被小鬼子浇上了汽油,大长牙于是就跟刁德胜说让他杀了日本人留下粮食他们才不会被八路军斩尽杀绝,后来刘宏志也赶上了最后劫了鬼子的粮车。大长牙害怕刁德胜出卖自己于是就拿枪指着他往前走。八路军得到了粮食高兴得不行,老王又提起了春兰是个贼的事情,还说他们不把自己说的话放在心里。刘宏志于是就解释说这次的任务成功都亏了钱华和春兰。郑团长就说让他们赶快回去休息。老王觉得自己没有面子就生气地走了。刘宏志拜托陈副书记让他帮忙找个院子让春兰住,陈副书记于是就高兴地答应了。

  丘山给小野打电话说请示他攻打青石村,小野说他们现在不清楚八路军的实力,不能贸然行动,让他原地待命不得擅自行动。挂了电话,小野责问刁德胜说为什么那么多的日本人牺牲了可是只有他跑回来,刁德胜说八路军太狡猾了,自己要留着自己的性命好以后为皇军效力,于是小野就放过了他。大长牙说让刁德胜治自己的罪,刁德胜说自己的命是他救的他不会恩将仇报的。小野想着丘山想要立功一定是不到黄河心不死就成全他好了。

  三零七来找红牡丹为她送来了迷信说鬼子要扫荡八路军驻地。红牡丹及时将情报送出去,驻地的人接到了命令就赶快转移。前线已经开了火,八路军正在紧急的转移乡亲们,春兰路上救了小宝却被鬼子拦住了。刘宏志想着救春兰就要回去村里,老王建议郑团长说他们不能不管乡亲们,郑团长说他们的人手不够不是他们日本人的对手,可是老王却说他要留下来,郑团长说让人把老王押走,还派了刘宏志带十个人去救乡亲们,钱华也一起去了。

  刘宏志他们从地道来到青石村,他们看见丘山用小宝的生命威胁春兰带他们的人去找粮食。春兰带着日本人来找粮食,趁着他们不注意刘宏志打死了小日本救了春兰。刘宏志化装成日本人接近丘山,趁他不注意挟持他,救走了乡亲们。刘宏志和郑团长相会之后,刘宏志就说让他布置战斗虽然鬼子人多但是他们必须保护自己的粮食。(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在刘宏志的强烈要求下他们就决定打这场仗,郑团长说哪怕最后剩下最后一个人他们也要搅乱鬼子。八路从地道回去青石村与鬼子进行战斗。鬼子火力猛进,郑团长指挥战斗心急如焚。刘宏志和张铁柱他们没有子弹了只剩下最后一颗手雷,马上就要山穷水尽的时候,一大批八路军的支援部队赶到了,打退了鬼子的进攻,保住了粮食。

  郑团长对大伙说他们这次虽然胜利了,但是他们的地道已经暴漏了,现在他们已经争取到了时间,剩下的就靠他们自己了。乡亲们感谢刘宏志救了小宝,刘宏志说这次多亏了有春兰相助,于是小宝的妈妈就说不是自己要盯着春兰是王书记让她这样干的。

  丘山要为这次行动失败自裁,小野让人把他押下去了,王翻译将这里面的利弊告诉了小野说如果这次制裁了小野,但是丘山的能力比松本强,可以牵制八路的力量,让小野好好考虑一下轻重,于是小野就说自己是会考虑王翻译的建议的。小野还向王翻译说自己现在急需取得一个大胜仗,要他帮自己想一个办法。王翻译说现在马上就到了秋收季节了,他们也可以抢八路军的粮食。

  黄树堂听到鬼子输的这么惨自己不相信,还说八路军要是这么厉害怎么还会让日本人占领了中国这么多土地,他说这一定是谎报军情,但是听到小鬼子死了这么多人心里痛快。刁德胜听说丘山被关起来了就猜测小野现在的心情一定不好就让大长牙备一份大礼候着,他只走了大长牙问小流脓大长牙最近有什么动静,小流脓说他现在正在大长牙身边安排一个女人到时候他什么话都要说了。

  黄树堂来找王翻译小野最近要怎么挽回面子,还为他送来了大礼,王翻译说让黄树堂放心,小野不会拿他开涮的,于是就放心地走了。正走的路上遇到了刁德胜,刁德胜为王翻译送来了大礼也是为了打听自己这次是不是有危险,王翻译就答应了刁德胜以后有什么好差事都想着他。

  小野叫来松本说这次任务十分重要,让他不要让自己失望,还给了他八路联络的秘密信号。小野叫来了黄队长和刁队长说这次他想要抢八路的粮食,要派人从旁协助松本,王翻译从旁向着黄队长于是就建议小野让刁队长去。

  八路军内部开会说他们害怕鬼子在秋收的时候捣乱就让大家积极部署尽快抢收,于是大家都同意了。郑团长对各位开会的领导说根据前一次行动来看,他们中间有奸细,还说眼下秋收是关键。有人建议说由于奸细存在,所以他们的根据地很危险,于是就建议转移根据地,郑团长说他也是这样想的,具体事项要等到秋收之后再商量。大家都走了之后,王书记问郑团长说奸细的事查的怎么样了,有没有怀疑对象,郑团长说没有线索。

  八路军正在抢收粮食,刁德胜和松本他们来了商量着尽量抢回粮食。松本问八路军里的奸细粮仓在哪里,他说在青石村的后山里,他还说八路军要转移后山的军粮库可能也要废弃。

  中午吃饭的时候刘宏志亲自为春兰和钱华送饭来,春兰睡着了,就让钱华先吃,他还对她说春兰跟自己辛苦跑到山上自己是不会亏待她的。(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刘宏志说自己亏了谁都不会亏了春兰的,说完看到钱华的表情不对于是就赶快走了。

  郑团长说经过研究他们决定转移到东平乡的小李村,大家都同意了,郑团长说等收了秋粮就让他们先去。奸细把转移到小李村的消息传递给了松本,拿出小李村的地图让她帮忙参谋一下。

  小宝的妈对刘宏志说春兰不见了,钱华于是就跟她一起去找她,春兰一个人走在路上心里想着她知道刘宏志喜欢钱华还说自己要出去闯荡江湖。

  郑团长给刘宏志布置任务说他告诉区委他们要转移到小李村,其实他们真正的转移地点是杨村,但是要用一小部分粮队引出鬼子找出奸细,争取将损失减少到最小。刘宏志接到任务之后就开始组织运粮部队行动了。

  松本跟刁德胜见到了春兰,春兰骗她们说自己叫钱华。刘宏志他们在马家屯休息,他还让小马和张铁柱他们从今天晚上开始人不解衣,枪不离手,一直保持警惕。钱华去找春兰的路上看见日本人在路上埋下了地雷,看见刘宏志他们就慌忙躲起来埋伏起来,刘宏志在钱华的警告下看到了埋伏在树林里的鬼子,双方展开了激烈的枪战,大长牙中弹倒在了地上。松本他们拿着春兰威胁刘宏志,还命令刁德胜把粮食全部烧了,幸亏钱华在暗中帮助了他们,刘宏志趁机救了春兰。事后钱华责怪刘宏志烧了粮食,他却说他们车上装的粮食是假的。

  小野以为松本烧了八路的军粮夸奖他和刁德胜立了大功还说晚上要给他们庆功。他们走了之后,小野就对王翻译说松本比丘山怎么样,王翻译说强的不只是一点点。

  郑团长对刘宏志说来烧粮食的应该是松本还说这是丘山有意让松本顶替松本为他铺的路。这时,王书记来了责怪刘宏志烧了粮食,还问他这件事是不是跟春兰有关。刘宏志说烧的粮食其实是假的,还说春兰跟这次粮食被劫没有关系。郑团长也反问王书记说是谁告诉他春兰跟鬼子有关的。政委也说大家对春兰既然有意见,就让她离开,可是刘宏志却不答应。

  奸细把松本和刁德胜烧的粮食是假的的消息告诉了小野,小野生气地打了正在吃饭的松本和刁德胜。刁德胜正准备回去休息,大长牙摸回去了。

  钱华和刘宏志跟郑团长分析了内奸的可能人选,于是决定要暗中调查。刘宏志和钱华跟老李要了两匹马,可是马走到了半路不对劲将两人都摔下了马。于是他们俩就觉得一定是老李做的手脚。他们赶去找老李早有所警觉 就服毒自尽了。有人在老李的床铺下发现了发报机,于是就想到他们中间一定有不只一个奸细。他还说奸细的同伙这段时间一定会更小心,让他们更小心的进行排查奸细。(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郑团长说他们团出了奸细,这次他要写一份检查,老王却不依不挠。于是郑团长就说要撤掉监视他们的人手,这样老王才冰释前嫌。他们走后,郑团长指示刘宏志和钱华说让他们亲自监视他们还可以加上春兰,直到抓到奸细为止。这时有人送来密信说有一批秘密军火从济南运往齐阳,时间地点数量均不详。于是他们就猜测小野失败几次之后就要对他们进行大动作了。于是就命令刘宏志他们二次进城端了他们的军火库。

  钱华进了地洞打探消息,可是洞口却有人把手,于是钱华又折回去,幸好春兰拿了通行证,他们正大光明的进了山城。

  小野对属下说损失的备用电台不再追究,还说让八路中的奸细暂时休眠,还问到客来香的动静,他说红牡丹和黄树堂打得火热,于是小野让他盯紧他们。小野让济南军区的军火汽车在城里多绕几圈,炭头说鬼子的军库有好几个。于是,刘宏志就吩咐春兰好好查查到底小鬼子的军火库藏在哪里会有几个。小马对钱华和刘宏志说小野一直派人监视客来香,于是他们决定不到迫不得已的时候不要找她,于是就决定晚上要到麻花巷打探消息。

  小野给王翻译打电话让他过来,小野说他看人比自己准。佐佐木开车来到了齐阳城让小野去迎接,小野接到了电话说自己正在开会不能迎接。小野让王翻译接待一下佐佐木,还告诉他说自己在济南军区的声誉不是很好,伊藤中将想要让小野做出点成绩,可是这批军火的确非同小可,于是就派来了佐佐木,还告诉他有些事情不知道比知道好得多。王翻译就劝说他最好见一下佐佐木,要不然佐佐木会在伊藤中将面前胡说八道到时候他们在济南军区的日子就更难过了,于是小野就去见了他。佐佐木对小野说伊藤中将有密令传给他,可是佐佐木却顾左右而言他绝口不提密令,最后说伊藤中将让他务必拿出点战绩来,还让他在军火的明细单上签个字 ,上面的数字并不对,佐佐木说小野来到齐阳城并没有什么战绩,那五车军火就当是路上的损耗。小野是签了字,回来之后就让王翻译接待佐佐木,还让松本分出人手保护他们。

  王翻译送给了佐佐木一件罕见的礼物,佐佐木于是就说不在跟小野计较,佐佐木的副将渡边川次郎传达了佐佐木的精神说他想要找几个中国女人。王翻译找刁德胜说如果这个时候要是他能送去几个中国女人他以后的前途无量。于是刁德胜就感恩载德的接受了。

  刘宏志和钱华、春兰找到了鬼子的军火库,钱华用数学公式推算一下鬼子的军火大概有七十八箱,很可能现在还有两个军火库,于是就让春兰再去查查另外两个军火库。大长牙正在抓漂亮女人,被春兰看见了救了那个女人。大长牙于是就把八路进城的消息告诉了刁德胜。刁德胜说他们要继续抓漂亮女人引出八路军。(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刘宏志责怪了春兰之后,他问钱华和春兰现在小野正想要干什么事,春兰说自己明白了就去张罗了。

  小野让人加强军需库的防备,还让刁德胜抓紧抓捕春兰。他找来黄树堂说让他把地下通道堵住出口,还看了通行证的登记情况,当他问道刘宏志最近是否来了,黄树堂说没有联系过。小野走后,黄树堂对杨副官说让他去烟台联系一下侯队长找一下刘宏志。

  刁德胜为佐佐木找来了两个美女,刁德胜给了王翻译一些好处说以后抓八路的事情要为他考虑一下,王翻译收了钱说一定,于是刁德胜干脆让自己手下的人听王翻译的调动。

  春兰手下的几个弟兄被鬼子抓走了,刘宏志研究出了鬼子的军火库的具体位置,他对春兰说等到扎军火库的时候让她先救出自己的弟兄。春兰一听心里很安慰。刘宏志还对她说这几天让春兰手下人暂时先不动,于是就说他会发动老百姓来打探消息。晚上,刘宏志对钱华说其实刚才在大家面前是故意这样说的其实小鬼子很难对付,自己要冲进去炸掉军火库可能就有去无回了,钱华阻止他,他就说要再想想办法。

  晚上,佐佐木将刁德胜带来的两个女人折磨得不得了,小野从媳妇嘴里知道佐佐木喜欢折磨中国女人,第二天就让松本将红牡丹的照片交给了佐佐木,佐佐木来到了客来香看到红牡丹眼睛都直了,刁德胜就求红牡丹跟自己走,被刘宏志和黄树堂的人看见了。

  黄树堂得知红牡丹被日本人带走了心里着急要去救她,老独眼说这件事一定有济南军需库的人在背后撑腰,拦住他不让他去。松本向小野汇报了黄树堂和八路那里都没有什么动静。

  有人给钱华送密信说鬼子抓了红牡丹是一个阴谋,让他们千万不要上当。刘宏志和小马正要炸军火库,钱华来了说这是个圈套,还说黄树堂会比他们更着急,于是就带着他们俩撤退了。

  黄树堂对老独眼说自己的弟兄们之所以对自己死心塌地就是因为一个义字,要是连自己的女人都救不了那就不算是个男人,于是老独眼说自己愿意跟黄树堂出生入死。黄树堂带着人来找小野,小野就是闭门不见,王翻译对小野说因为一个女人让黄树堂哗变不值得,小野说又不是自己的抢他的女人。于是王翻译就去找黄树堂说让他找佐佐木算账,这件事跟小野没有关系,还要注意佐佐木是济南军区的人动不得,其他的人无所谓,于是黄树堂和老独眼就商量着行动计划。

  钱华对刘宏志说三零七来过还说她要为他的莽撞批评他,不过他的仁义还是值得表扬的。

  黄树堂冲进佐佐木的屋子,佐佐木正在鞭打她,于是救下了红牡丹。小野拦住他们说今天这件事完全是刁德胜和渡边自作主张。(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红牡丹说自己不是八路为什么要监视自己,于是小野就责怪松本说让他以后不要再这样做了。佐佐木责怪小野,小野就吓唬佐佐木,还让加派人手保护佐佐木的安全。

  红牡丹回到店里试探黄树堂要是鬼子跟他翻脸要怎么办,会不会投靠八路,黄树堂说八路的生活太苦,还说红牡丹会受不了的。黄树堂走后,钱华来了说她跟黄树堂走得太近了,红牡丹说在自己最危难的时候黄树堂能伸手相救,觉得他是一个有血性的男人,她说她要争取到他。钱华对她说她这样做很危险,还说在她命悬一线的时候还有兄弟为了帮助她差点炸了日本的军火库。红牡丹说自己一个人在齐阳城里孤军奋战这么多年很难受,于是钱华说她会安排一个人与她相互照应的。

  钱华安排春兰去做红牡丹的联络员,红牡丹让春兰跟自己住一个房子,她不答应,于是就让她住在自己的隔壁。

  佐佐木想要出门,可是门卫不让他出去,佐佐木就说要回济南,渡边说这样回去很没有面子于是就说让他抓到一个八路再回去,这样在伊藤面前可以扬眉吐气。于是他就去找小野说自己有秘事要找伊藤说。佐佐木对伊藤说军火已经运到可是小野却按兵不动,于是小野跟伊藤解释说齐阳城内掩藏着八路军的奸细是三零七,要等到自己抓到了三零七之后再行动。伊藤说他的想法不切实际,让他尽快拿出一份成绩单,还让佐佐木协助他。

  刘宏志和钱华找老马要了一份禄米仓的地图,可是里面的结构却不一样,一看便知是大清时期的地图。春兰来找刘宏志和钱华说自己来拿东西,自己却穿的花枝招展的,还举止奇怪,刘宏志说她为什么就不能打扮的跟钱华一样体面大方,春兰一听就生气地走了。(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山海营军火库以前是第三路军驻扎的,但是它很破烂,没什么人。刘宏志就说第三路军原来隶属于前几年被蒋介石枪毙的韩复榘,因为之前他对黄树堂有知遇之恩,所以黄树堂对国民党痛恨极了,所以才转投日本人。于是他们就商量让红牡丹找机会摸进山海营的档案室,摸清山海营的建筑地图。

  小野让松本不要深入八路的腹地,对黄树堂说他会保护好红牡丹的安全的,让他放心战斗。老马看到大量日本军车开过去了,心里案犯嘀咕。

  红牡丹听说刘宏志要找地图,就搬到黄树堂那里住,说为了自己的安全。 老独眼为她安排了住处,红牡丹对春兰说自己会拖住老文书让她进去偷档案,可是春兰说她不认字,于是红牡丹就说自己亲自去好了。

  松本的车在半路坏了要整修一段时间,佐佐木说松本原来是一个很有才干的士官可是,在小野的手下却没有任何功绩,于是佐佐木说这次行动要是松本做出大的成绩就会在伊藤的面前为他说好话,到时候他就可以正大光明地接替丘山,甚至还能当上齐阳城的司令官。他和渡边说他们很讨厌黄树堂,让他在战场上找个机会干掉他。于是松本就答应了他,可是转瞬之间,佐佐木的心脏病发,只能送回齐阳城医院。小野知道佐佐木生病回来了就想着要给他一记特效药。

  红牡丹和春兰来到档案室门口,红牡丹假装晕倒,只开老支书,春兰趁机用印泥印下了档案室钥匙的样本。红牡丹要春兰把印泥交给钱华,春兰却说要立功让刘宏志看看,于是自己去配钥匙了。

  佐佐木躺在医院,小野带来了齐阳城老中医为心脏病患者配置的特效药让他赶快吃下。佐佐木忍着吃下了药,还让刁德胜看守病房,保护佐佐木的安全。佐佐木吃完了药说自己的肚子疼。刁德胜怀疑小流脓背着自己为佐佐木献好,就让他带人保护佐佐木的安全,趁机试探他。王翻译对小野说他看佐佐木不像有病,小野笑了,还说随他去吧,只要他能够平平安安回到济南,自己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春兰来找炭头,看见炭头正在练字就让他去配钥匙,还在自己的手臂上写了山海营的山字,后来拿了钥匙就要走,刘宏志来了说佐佐木回来了说是自己有病了。于是刘宏志说让他不要离开警备队。春兰走之后,刘宏志看见桌子上的工具。晚上,春兰用迷香迷倒了看守的官兵,走进资料室找到了山海营的平面图,差点犯错误,幸好钱华、刘宏志、红牡丹进来了及时纠正了错误。钱华和刘宏志看了地图说这里有一个通道到时候他们可以从这里进去。

  郑团长接到情报知道鬼子将要对根据地进行大规模的扫荡,已经出发了,不久就有人说鬼子已经在小王庄跟鬼子接上火了,这次是突然袭击。

  松本抓住村子里的老百姓说让他们说出八路的下落,要不然就全部杀掉,黄树堂劝他不要这样做,他还说让他们警备队来杀,黄树堂说当时小野收编自己的时候小野就答应自己打八路可以,杀害杀老百姓不行,还步步紧逼,黄树堂说自己就算一死也不会干昧着良心的事情,让松本对着自己开枪吧,警备队的部下们都说要死一块死,松本并没有被他们说动,说着杀了很多老百姓,黄树堂看了心里难受极了,松本说到汇报战机的时候这些功劳都会算在黄树堂的帐下。

  渡边让小流脓把红牡丹送到医院里,还让他不要让小野知道。小流脓不得不答应。大长牙跟踪小流脓知道小流脓跟日本人勾当上,大长牙建议刁德胜不要动小流脓还说不多久佐佐木就会对他腻歪了,到时候就好下手了。(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刘宏志钱华和小马他们从密道通往了山海营的军火库。

  王翻译来到警备队,警备队大门守备森严,王翻译说小野很生气,还说让他,马上带人守城墙,老独眼说黄树堂不在自己做不了主,说着王翻译就让日本人来了,老独眼给了王翻译好处问他小野是不是故意把他跟黄树堂分开想把他们拿下,王翻译说日本人也没有他们想得那么坏,还说是一个女人重要还是他们的兄弟要紧,黄树堂为了红牡丹竟然还要造反,小野的面子也过不去,于是老独眼就说自己现在就带着弟兄们去守城墙,说完,日本人就撤军了。

  红牡丹教春兰学写字。老独眼对手下的人说小鬼子把他们分成两拨就是为了收拾他们警备队,等黄树堂回来了自己会跟他解释的。于是老独眼就放小流脓进去警卫队,他们为佐佐木引路。红牡丹拉着春兰想要逃跑,小流脓为他们放哨,春兰在红牡丹的掩护下逃跑了,佐佐木刚要侵犯红牡丹,小野带着人来救了红牡丹,小野让人带佐佐木下去,红牡丹说自己不敢回客来香了,让小野保护自己的安全,于是小野就带着红牡丹回去了。小野安排贞子照顾红牡丹。刘宏志、钱华他们知道小野一定是拿红牡丹来要挟他们,可是如果他们搞的凶,红牡丹反而更加安全。小野对王翻译说他的眼光比自己好,自己只是想要松本搞出点动静可是谁知道松本竟然屠光了三个村子。王翻译说害怕八路来报复,小野说他们来了更好。小野对红牡丹说佐佐木是自己的上级派来的,自己也不好说什么,自己为他抱歉。正在这时,有人通报说有人抓到了一个炸军火库的八路叫刘宏志,说完就走了。红牡丹心里想竟然那这种事情蒙自己实在是手段太拙略了。

  春兰用王水将铁定烧断,使得刘宏志和钱华他们想到用这种办法打开地下通道的铁篦子,可是他们却没有足够的强盐酸。

  小野的夫人贞子设法陷害红牡丹,幸亏红牡丹死不承认,还说王翻译一定是八路,于是红牡丹和王翻译打斗起来还抓伤了小野的脸。贞子为小野疗伤说红牡丹看起来不像八路。小野让她好好看着她。

  城门开了,刘宏志和小马来找老马,张铁柱对他们说团长让他们炸掉军火库还要尽量杀了松本为乡亲们报仇。(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钱华找王太太说自己的任务就是找出三零七协助他工作。她还说以前日本运往齐阳城的一批化工原料离奇失踪了,应该还在齐阳城里,但是不知道在哪里,这批化学原料很有可能会对根据地有致命的打击,还说他们现在要炸军火库但是急需化学原料。王太太说那批化学原料不在军火库,还说北野正香在日本情报系统里的级别很高,她跟这批化学原料有关自己也正在调查。

  刁德胜对小野说松本打了大胜仗,小野问刁德胜最近城里是不是有什么动静,刁德胜说风平浪静。刁德胜问小野这次松本打了胜仗是不是要半个庆功宴,小野就同意了。王翻译对小野说黄树堂快回来了,红牡丹是不是要放回去。小野说黄树堂有通匪的嫌疑,于是说黄树堂现在已经搅进他们了,他手上已经有了老百姓的鲜血了。

  刘宏志想到了炸军火库的办法,他悄悄地告诉了春兰自己的想法。他们悄悄溜到通道,钱华说刘宏志的方法风险太大了,要是失败了就会打草惊蛇,说着就要看看地上的情况。

  小野让刁德胜请来城里的有钱人为松本他们庆功。松本、黄树堂回来了,松本向小野复命,小野说这次黄树堂立了大功,自己一定会向济南如实报告的。

  刘宏志问钱华说要是他们真的炸了军火库跑不出去怎么办,钱华说要是真能炸了军火库的话就是炸死在这里也没什么。刘宏志问她觉得这么死可惜吗,钱华说看可惜不可惜要看死的值不值。时间快差不多了,他们顺着云梯爬到通道的口,准备行动。张铁柱和春兰在山海营子在门外向军火库投了几颗炸弹,于是小野就要让人抓住八路,黄树堂主动请命说鬼子在扫荡根据地的时候坑害自己,这次要放了八路,也让他们尝尝痛苦。正在去的路上军火库成功炸掉了。

  王翻译和黄树堂受伤住进了医院,王太太来到医院责怪小野,被王翻译劝回家了。王翻译正在问小野要怎样跟济南军区交代,佐佐木来了说他们冒了这么大的风险来到齐阳城,竟然让几个八路炸掉了军火库,于是两人就起了冲突。王翻译为他们调解佐佐木答应收了黄金和古董之后就不在伊藤面前说什么了。王翻译将这件事告诉小野之后,小野生气极了一刀砍了渡边,还要杀了佐佐木,佐佐木说自己知道该怎样在伊藤面前说了。刁德胜对小野说城门已经封锁,他们会紧急排查的,他还说八路可能有大能量的军火。小野听了之后生气的不行说必要的时候要杀百儆千。王翻译送给了佐佐木黄金古董之后就送走了他。路上遇到松本说以前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请他多多原谅,还说自己以前说过的话依然有效。

  小野来到军火库查看下水道,有人对小野说佐佐木临走之前给松本说了一些莫名其妙的话,松本于是跑来为小野解释说佐佐木临走之前给自己说了很多奇怪的话,小野说自己不会怀疑他的。他走了之后,小野对王翻译说松本这是此地无银三百两,还说要委派王翻译一个重要的职务。(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王翻译对王太太说自己的身份只有她能知道,王太太就说让他以后注意安全。

  大家为了炸军火库庆功,钱华说鬼子的军火库被炸了接下来的行动会更加困难了,于是就让大家考虑一个万无一失的办法。刘宏志说现在鬼子正在抓紧捉拿他们,现在他们紧要的是抓紧时间干掉松本。

  小野召集大家开会,小野说昨天是自己在齐阳城上任以来遭受的最大屈辱,他非常失望,他问黄树堂和松本是否找到八路军,他俩都不说话。小野重新任命丘山为齐阳城的机动队队长,让他对根据地进行大规模的行动,迫使八路往回收缩力量。还任命王翻译为齐阳别动队队长专门负责侦办有关八路的一切事情。另外还负责监管侦缉队和警备队,如遇到紧急情况可以先斩后奏。会后,黄树堂问小野说红牡丹被他扣下来了,不知道是什么事情,于是小野说这是误会,他让人送红牡丹回去。井上由纪夫来找小野报道,小野让井上接替松本,还让他派人二十四小时监视松本。井上对小野说有两个可疑人物跟踪松本他们就是刘宏志身边的随从,于是小野就让他不要打草惊蛇,要抓住刘宏志。

  松本一个人在喝酒想着小野以前对自己的重用与现在形成的对比,生气极了。小野让王翻译挑选人组织起别动队,还说挑选人首要条件是忠诚。小野把城外的安全拜托给丘山,还让王翻译更加注意城内的安全。丘山感谢王翻译在小野面前为自己美言,说这份情自己心里记着呢。

  王翻译被刁德胜叫去说以后有什么好事要想着自己,于是王翻译就请教。王翻译对刁德胜说趁着八路没有得手杀了松本,因为松本杀了太多的老百姓,也失去了老百姓的信任。于是刁德胜就想要按照他说的话去做。

  松本让信任的手下给佐佐木捎话。小野说让人追上去杀了不用审问不用留活口。小野说松本太让自己失望了。松本正在带着人巡视,春兰故意撞了他,松本认出了她追出了她,被刘宏志他们埋伏了。刘宏志开枪打伤了松本,刁德胜和大长牙他们在林子里观望,刁德胜让大长牙开枪打伤春兰,幸亏钱华反应快发现了他们,即使警告刘宏志他们才躲过一劫。松本、刁德胜、刘宏志还有日本浪人于是开始了枪战。刘宏志让大家先撤退,自己跟松本决斗。刘宏志拿松本威胁刘宏志,井上根本不犹豫就开了枪。刘宏志就趁机逃跑了。

  小野来到王翻译家里看他,王翻译却假装喝多了醉倒在床上,于是小野就让井上严加看管医院。黄树堂对红牡丹说自己有心要帮助共产党可是他们却不分青红皂白,自己想要杀共产党。红牡丹于是就说不让跟着瞎掺和,还说要让他做好赶走日本人的准备,日本人不会一直占领中国的。于是黄树堂就答应了他。

  钱华对张铁林说她给春兰吃了安眠药,这个时候春兰正需要好好睡一觉,春兰冲动要去找刘宏志,张铁林劝她说自己的爹爹和兄弟都死在了鬼子枪口下,要是都是想她一样他们就不能完成任务。炭头回来了说城里贴满了抓捕刘宏志的告示,说明它是安全的,但是情况一定也很危险。

  王翻译来找小野,小野让井上传给他一张纸条,让他好自为之。王翻译走了之后,小野就让井上看好王翻译整天都忙什么。伊藤给小野打电话说让他加紧找出三零七但是也要摧毁八路军的根据地。小野给丘山打电话说让他对牙山根据地进行扫荡,他还让八路内部的特务活起来,搅乱八路。

  刘宏志醒来了,王翻译让王太太为他做饭,他还说等他伤好点就送他走还答应刘宏志帮他的忙。(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刘宏志让王翻译给家里人捎信,于是王夫人就去找钱华对她说刘宏志已经被他们救了但是他们的身份还不能告诉其他人。钱华对大家说刘宏志现在是安全的,春兰不顾阻拦想要去找他,钱华说这是命令。晚上,钱华想到了王太太说要她帮助自己演一出戏,只能她自己知道。

  第二天一早,钱华对大家说有情况,他们被包围了,于是就带着大家撤退了。王翻译带着鬼子来找八路,可是他们已经从后洞里逃走了。钱华他们安全躲过了他们的追捕。王翻译带着小野分析自己找到了八路窝点的思路,还说这里以前住着一户人家,但是他们家人拒绝投靠日本人,于是就想到了要到这里。小野对刁德胜说让他保持原样,对来这里祭奠的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小野还表扬了王翻译能干。刁德胜说以后要是再有这样的好事要考虑自己,于是王翻译就答应了他。

  王太太对王翻译说钱华他们躲到了红牡丹那里,王翻译说等过一段时间再让他们回去那里,他们已经放松了警惕。王太太问王翻译那批化学药品有下落没有,王翻译说小野始终对自己有戒心,他还没有弄清楚化学药品的下落。

  炭头对春兰说他没有向别人泄露过他们藏身的地方,还说他觉得最近钱华有点不对劲,她说又一次钱华说自己要休息可是去屋里找他的时候她人却不在。

  吴笑天问老马知道刘宏志的落脚点吗,老马说原来的落脚点已经被鬼子包围了,现在的落脚点还不知道。吴笑天给了老马一封郑团长写的信,信上说让他们注意来的人。吴笑天问老马平时他们都是怎么联络的,老马说他要是有事就进城找他们,他们要是有事就来找自己,接头地点就是街头的菜市场。吴笑天让他手下的小周盯着老马屋里的电话,老马趁机给红牡丹打电话说让他们注意一下吴笑天,于是红牡丹就让春兰他们回到原来的落脚点,还说那个窝点日本人已经搜过了一回,他们一定不会再去的。

  吴笑天来到春兰的落脚点找他们,他还说春兰是齐阳女侠,春兰一听就高兴极了。吴笑天问钱华刘宏志到底在哪里,还说这次他的任务要和刘宏志当面协商。

  张铁林跟着王太太找到了刘宏志,并把他带回去钱华他们的住处。吴笑天看见了刘宏志觉得他是条汉子,小周就问他他们的任务怎么办时间可是不等人。

  红牡丹问春兰吴笑天他们来干什么的,春兰说是找刘宏志商量事情的,红牡丹让她给刘宏志说让他当心着点。

  吴笑天找刘宏志说他有一个上级给他的命令,上面写着炸军火库的任务由吴笑天他们接替。刘宏志问他到底为什么要这样做。他还说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恕自己不能从命。吴笑天就拿出了第二份命令说要是刘宏志公然违抗命令可以就地处置。钱华就对刘宏志说吴笑天的工作能力是相当强的。

  黄树堂手下对他说侯队长那里根本就没有刘宏志这个人,他还说自己暗自查了烟台户籍簿但是根本没有这个人。老独眼就说刘宏志就是八路,所以小野之所以不信任他们就是因为他们跟他走得近。黄树堂心里想着自己没有什么地方对不起他们八路的,竟然让他们当成傻瓜玩,于是就让手下的兄弟全城大搜捕。

  刘宏志对大家说小分队的领导职务由吴笑天担任,他们应该无条件的接受他的领导。吴笑天就对大家说他们的任务就是炸毁敌人的麻花巷军火库而且越快越好。(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春兰说等到天黑了就打昏小周到时候自己跟他还有炭头单独炸毁军火库。刘宏志就说党员就要遵守纪律。春兰说他要是不走就自己走,刘宏志说他们要是走了他们的工作开展起来就有困难了。春兰问刘宏志要是自己真的走了他会不会追自己,刘宏志说让她不要冲动。钱华找刘宏志说没想到奸细的力量这么大竟然给他们下达一个这样的命令,一定是小野出动了。刘宏志说小野这次是害怕了,他们要好好抓住这次机会。

  黄树堂跟红牡丹说了刘宏志耍弄自己的事情,红牡丹就说黄树堂要是真的将刘宏志他们一网打尽就撕破脸皮了,还说自己的客来香是保不住了。于是黄树堂就说不然就住在自己哪里。红牡丹就说自己要是在他那里会死得更快了,还说他们之间一定是误会,还说反正他已经做了,要是共产党真的找上门来了,自己就认命了。黄树堂于是就说要撤令,可是转念一想朝令夕改是军中大忌,还说八路是讲道理的不会对她一个妇道人家怎么样的。

  红牡丹给了春兰盘西林让她拿给刘宏志,还说警备队的人已经对他们采取了行动,让他们小心。

  麻花巷军火库的看守松懈了,但是军火没有运走,于是大家就猜测这一定是个圈套。吴笑天说他们也正好趁这个机会采取行动,大家都不同意,刘宏志也赞同吴笑天的建议。春兰对炭头说明天他一走就把刘宏志转移,自己信不过其他人。大家都去执行命令了。炭头让刘宏志转移地方,刘宏志不肯,他就拿木棍打晕他,自己推着车却很吃力,被鬼子发现之后,刘宏志让炭头先走,于是炭头就走了。

  春兰打探消息回来说鬼子确实撤走了大半人,钱华说听呼吸知道鬼子有埋伏。于是大家就研究让鬼子先乱起来他们在行动。炭头来找他们大声叫了一声,于是他们就决定撤离。

  侦缉队打来电话对小野说他们抓到一个八路可能是刘宏志,小野高兴极了。

  春兰说是自己主张转移刘宏志的,吴笑天就要开枪杀了春兰,说她可能是日本人的奸细。钱华说这件事自己会调查清楚的。

  小野让刁德胜给刘宏志检查伤口,还让人把刘宏志带回了司令部。钱华来找王太太对她说他们俩的价值远远大于他们所有的人的价值,让他们不要管这件事,他们要自己想办法,还说当前他们最重要的任务是追查那批化学武器。正说着王翻译回来了。王翻译对钱华说刘宏志暂时不会有生命危险,但是他一定会拿他做文章,引诱他们出来,于是不要让他们轻举妄动。他还说自己在营救刘宏志的同时会想方设法查出化学武器的下落。钱华找到红牡丹说让他们谨防日本人会拿他做诱饵还告诉她这是三零七的情报。

  小野问大家对处置刘宏志的方案,王翻译对小野说刘宏志是吃软不吃硬,要找出他的弱点然后拉拢他,对他们一定有很大的价值,要是真的拉拢不了他就用他当诱饵。于是小野就说自己有办法了。小野来找刘宏志,刘宏志根本不吃他们这套。小野让人送给刘宏志一箱金条,刘宏志说这些金子上面沾满中国人的鲜血他是不会要的。小野说他很欣赏他们,真心希望能跟刘宏志交个朋友。刘宏志就说人和畜生是没法交朋友的,小野虽然很生气但是让贞子端来好吃的,说他对自己的误会太深了,请刘宏志一起吃饭。(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小野请刘宏志吃饭祝他早日康复,贞子为刘宏志擦嘴的情景被井上暗中照了照片。小野对井上说让他多洗些照片他要贴满齐阳城的大街小巷。王翻译问小野想干什么,小野说别看现在刘宏志现在嘴硬,可是到时候他就说不出话了。

  王翻译对钱华说小野想要用离间计,让大家怀疑刘宏志,还说让她好好向吴笑天解释清楚,还说自己要想查出他们内部的奸细是很困难的。

  吴笑天对大家说早就应该除掉刘宏志,钱华说这是鬼子的离间计,吴笑天逼钱华接受上级命令,钱华就让小马他们卸下他的枪,还说这件事自己会负责的。春兰看到了照片生气,红牡丹说这是小鬼子的离间计,还说让他有点城府,学习一下钱华。

  趁着小马睡着了吴笑天偷偷摸摸,幸亏被张铁林发现了,小周也想有所行动,被小马拦住了。

  刘宏志被小野带到了广场上,刁德胜对百姓说刘宏志已经投靠了日本人,成为了日本人的朋友,刘宏志生气想要解释,可是自己却说不出话来。王翻译还说刘宏志现在已经恢复自由身,请老百姓不要干涉刘宏志的行动。小野刚走,老百姓就开始攻击刘宏志。小野说杀了刘宏志他就是英雄,留着他让他死在他们自己人手里才好看呢。

  吴笑天和小周得知刘宏志被放了就要去找他,钱华就命令小马他们抢在他们之前找到刘宏志。红牡丹也让春兰去找刘宏志。刘宏志被人跟踪,接着上厕所的机会逃跑了,幸亏遇到了春兰,可是害怕连累她,就让她先走了。刘宏志回到了司令部,小野说他能回心转意自己心里新高兴,还说只要他愿意自己会天天管他饱饭。刘宏志问他好吃好喝招待自己有什么条件,小野说没有条件,只是想要交朋友。于是刘宏志就说自己有条件还说让他把抓到的齐阳城里的老百姓都放了,自己住在他这里他没有什么不放心的。小野于是就答应了他的条件。

  刘宏志正在睡觉,小野来看刘宏志,刘宏志一觉醒来就说自己想要吃油条。刘宏志被赶出了司令部,走出司令部大门的时候王翻译对门卫说要是刘宏志再来了就杀了他。刘宏志到街上吃油条,还让跟踪自己的人给自己结账点烟,说中午饭还让他们管,让他们俩跟紧点。炭头和春兰分头引开了跟踪的人救了刘宏志,正要走,吴笑天和小周来了拦着不让他走,还口口声声说刘宏志是叛徒,说着就要开枪,刘宏志抢了他的枪再加上老彪子的帮助躲过了小鬼子的追踪。

  吴笑天说自己会如实汇报这里的情况,还说不让她后悔,钱华说她不后悔。刘宏志说关于自己是不是叛徒的问题等完成了任务在有组织上决定,还上交了自己的手枪。老彪子说自己是二龙山来的,自己会制作炸弹,于是刘宏志就高兴地让他加入他们。

  井上向小野汇报了刘宏志走失是因为突然出现了一个扔炸弹的人,小野说抓住他格杀勿论。王翻译对刁德胜和黄树堂说小野说以后在城里见到八路就格杀勿论。刁德胜问黄树堂说刘宏志被放虎归山,以后睡觉要当心。黄树堂让老独眼把人撤了说那天要是把他们逼急了就算坏了大事,老独眼说他们警备队的不害怕。小马对大家说警备队的人追来了,刘宏志就让春兰找红牡丹约出黄树堂来。

  黄树堂对红牡丹说自己要杀了刘宏志要不然自己连睡觉也不踏实,他要红牡丹为自己做主红牡丹问他抓住刘宏志之后有没有让他遭罪,黄树堂说刘宏志在司令部简直就是享福。于是红牡丹说要是真把八路逼急了说不定会有什么不测。(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有人给黄树堂送来信,信是刘宏志写的上面写着自己跟他扯平了,以后不再找他麻烦了。于是黄树堂对老独眼说撤人,还说自己抓了人小日本却不把自己的利益当回事,竟然又把人放了,让自己背黑锅,他们谁想要抓人谁抓,自己是不抓了。于是看守刘宏志的人撤退了。

  刘宏志他们埋伏在麻花巷军火库门口,他们打晕了门卫,混进了军火库,但是军火库里的箱子里空空无一物,他们意识到中了埋伏,正准备撤退,小野带人在门外架起了机枪,在老彪子的掩护下大家终于安全逃离了。

  刘宏志对大家说麻花巷那批军火不是批小数目,让他们赶快调查。钱华找王翻译,王翻译对她说小野让驻守的鬼子换班时两手空空,交接班的时候全副武装,他们就是用这种办法神不知鬼不觉的将军火转移出城外了。钱华让王翻译给自己画一张小野司令部的地图想要看看是否能够偷出城外军火库的地图。

  晚上,钱华和春兰埋伏在司令部外,趁着守卫换岗的时间混进去,春兰在办公室里毛手毛脚,春兰因祸得福发现了军火库的位置。刘宏志对大家说趁着小野还没有发现事情被发现要赶快行动,减少行动的损失。

  春兰心里着急钱华跟刘宏志走得近,不理自己,红牡丹说现在是抗战时期,刘宏志会以大局为重的,让他不要着急,一切等到抗战之后再说,于是春兰的心里才稍微有一点安慰。

  城防严密,还贴了刘宏志的照片,刘宏志让大家先走,自己再想办法,于是大家就按照命令行事。

  小野在办公室发现桌上的梅花图有变动就猜想有人来过,于是就叫所有门卫,门卫说他们没有听过响声。小野猜想三零七的尾巴终于露出来了。于是小野就给王翻译、黄树堂、刁德胜开会说,自己故意露出了城外的军火库地图,就是想趁机抓到他们,然后派他们出城抓捕八路。他们走了之后,小野就对井上说让他秘密监视他们三个都跟什么人接触去过什么地方,尤其是王翻译还有他的太太。王翻译回家将这个消息告诉了王太太,让王太太赶在自己行动之前通知他们。

  王太太坐上黄包车巧妙地将情报送给了炭头。刘宏志在春兰的掩护下出了城,找到了军火库让吴笑天去摸摸底。刁德胜用望眼镜看见了吴笑天、老彪子,王翻译就建议小野说等到共产党进了山洞之后再将他们一网打尽,于是小野就答应要这样做。

  吴笑天和老彪子进了山洞就被鬼子发现了。刘宏志他们在山上等的时间太长可是没见打探消息的人出来,这时,小马他们来了说山后有一个山洞,于是刘宏志就要到山后看一下情况,让春兰他们在这里等着以备后续增援。(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刁德胜又看到了刘宏志还有小马又要进山洞,还让小马在洞口守着。刘宏志救了吴笑天和老彪子。春兰等的没有耐心了就擅自离开想要去找刘宏志。

  刘宏志从山后六进了山洞查看军火箱子的时候却发现箱子是空的,这时也让鬼子发现了,他们就开了火,总算从山洞里跑出来了。老彪子说自己实在是跑不动了,于是刘宏志就让大家在这里休息一下。小野因为抓不到刘宏志心里生气极了,想要一死谢罪,王翻译用手抓住刀说每临大事必要冷静,小野说为什么每次运气总是在对手那里,正在这时,刁德胜抓住了春兰于是就拿着春兰威胁刘宏志,还说只要他死在自己面前就放了春兰,春兰说自己不怕死让他在自己死后为她和姐姐报仇,说完就纵身跳下悬崖。小野眼看到手的鸭子又飞了就气得吐血了。小野叫王翻译留下其余的人都下去。小野对王翻译说不要让城里乱起来,还说黄树堂还有刁德胜要是有异动就可以立即处决不必想自己请示,于是授予自己的佩剑。王翻译出来对黄树堂和刁德胜说小野已经授权自己掌管城内的一切事物。

  王翻译回到家对王太太说到底通知刘宏志他们没有,王太太就讲述了自己怎样把情报巧妙地送给炭头了,王翻译说炭头是个文盲,还说王太太犯了这样大的错误自己真应该马上处分她。王太太说王翻译的保密级别高,她不会让王翻译有任何伤害的,就是别的同志也会选择这样做的。王翻译知道自己说话太过严厉了就安慰王太太说自己错了,这些年跟着自己受苦了。王太太说嫁给他是自己自愿的,跟随他也是自己自愿的。王太太说何春兰多好呀怎么说没有就没有了呢,还问王翻译交给他管是不是对他不怀疑了,王翻译说如果没有疑心怎么会让井上归自己管其实是让他来牵制自己。他还说这段时间要休眠一下。

  吴笑天要向焦政委汇报情况,还说刘宏志多次不执行命令,他们还差点发生口角。吴笑天就说第二道命令有点问题,可是焦政委说自己没有下第二道命令。于是他们就知道一定是送命令的小杨有问题,可是郑团长说小杨已经死在了牙山根据地。于是他们就推算有隐藏更深的奸细一定是害怕事情暴漏就想要杀人灭口。焦政委说自己也是收到了匿名信才要处罚他的。刘宏志说不管这个人是谁,他一定快绷不住了,还猜测这个人一定身边没有人了。于是郑团长说这件事要大张旗鼓的调查,让那个内奸自动露出马脚。

  钱华对郑团长说他们知道齐阳城附近有一批化学武器,她想要和三零七一起调查这批化学武器的下落。郑团长说现在找到奸细才是当务之急。钱华说要是让自己继续留下来协助刘宏志工作,有个要求,她说春兰牺牲了,这件事对刘宏志的打击很大,想请郑团长劝劝刘宏志。

  郑团长安慰刘宏志说春兰是个好女子,这个仇他们一定要报的。刘宏志说自己心里难受,于是郑团长说有些大道理能堵住心里的血,让他把信仰变成武器打败小鬼子。刘宏志就说自己明白了。郑团长说伤感思念的话等到抗战胜利 之后再说。

  井上对小野说根据地正在山上大张旗鼓的搜查奸细,井上说要杀了他,小野说要最后利用他之后在处置他。

  小野要向根据地进行大规模围剿。(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小野说王翻译身上有伤不让他出城,还让他和井上保护城内的安全。王翻译走后小野有对井上说让他保护好王太太。老马看到了小野的车大量出城就想假借去乡下收鸡蛋为借口传递消息,被小鬼子拦下了。

  小野拿出了从奸细那里拿来的牙山根据地的地图说自己对这场扫荡胸有成竹,还说自己已经将所有的消息通道封锁了,为了保证消息不被走漏,还让刁德胜杀了沿途的百姓。

  一位战士为团部送来情报说小鬼子的大部队来了,他们的行军速度很快。郑团长对刘宏志说幸亏自己留了一手,这次被迫转移。王书记和老彪子发生了争执,王书记硬要说老彪子没有经过同意竟敢碰机密文件,于是刘宏志就调解了矛盾,让老彪子先上山躲一阵子,说自己一定会保住他的。小野让大家追杀八路,还重金悬赏抓到八路的人,刘宏志用计埋伏了那些利欲熏心的人,暂时挡住了小野的去路,小野生气的不行让人绕道而行。

  王书记问郑团长有什么打算还建议郑团长赶快找个安稳的地方先稳定百姓在跟鬼子周旋。郑团长说他们已经两次转移了要是再不跟鬼子周旋就离开,乡亲们肯定会失去对他们的信任,他们这次一定要跟鬼子周旋一段时间,而且一定要打疼鬼子。王书记问郑团长说鬼子三番两次知道他们的具体根据地,一定是内部有奸细。郑团长于是就说先前两天他们抓住了小杨,可是他们死了。陈副书记找王书记说他们运送的秘密文件少了一卷。

  郑团长让刘宏志和钱华尽早揪出内奸,要不然他们就要跟他耗着。这时王书记就找刘宏志说秘密文件与老彪子有关,还说影响很大很恶略,于是就跟刘宏志兴师问罪。然后陈副书记说文件少了一卷,于是郑团长就让刘宏志去找老彪子,王书记说刘宏志不能去找老彪子,还以区党委的名义关了刘宏志禁闭。于是郑团长就派人去找老彪子。

  小野头上受伤了包着纱布看起来很滑稽,刁德胜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这时,小野收到了八路内部奸细的来电,上面写着八路不撤退要跟他们周旋,于是小野就开怀大笑说八路这是自己跑来找死的。

  小马去找刘宏志说老彪子没有找到,王书记问刘宏志老彪子现在在哪里,郑团长还所刘宏志藏在山里很危险,这并不是在帮助他。王书记还说刘宏志是不是跟老彪子内外勾结,是不是要泄露根据地重要情报。郑团长单独问刘宏志说老彪子现在在哪里,刘宏志说老彪子懂得炸弹技术,他们要是把他逼得太紧他们一定会对共产党产生误解。刘宏志还说这件事一定是跟奸细有关,还说让郑团长要好好处理自己,越严厉越容易让奸细露出尾巴。郑团长跟钱华说了自己是在引奸细上钩,于是就和钱华一起演了一出戏。郑团长说自己要亲自调查一下群众,要是这件事跟老彪子没有关系就一定是跟奸细有关系了。郑团长跟老百姓了解一下,知道老彪子根本没有拿什么文件。

  郑团长跟刘宏志了解了一下奸细的可能对象,刘宏志就说王书记最可疑。钱华来看刘宏志和小马他们,放开了他们让他们暗中监视每一个人。

  刘宏志和小马在暗中看到王书记偷偷摸摸的,被他们捉住,郑团长让他们放开自己,还生气的说他们竟然怀疑自己。郑团长就说王书记曾经在战斗中要害部位受伤,只有在晚上趁着没人的时候再去上厕所。于是王书记就说区里要扣押刘宏志,就带走了他。(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郑团长对钱华说潜入虎穴捉拿奸细更让他们无所遁形,于是就说希望刘宏志他们能够理解自己。郑团长还说现在刘宏志他们被抓去了,奸细一定会有动作的,就让钱华密切看是谁有嫌疑。

  陈副书记想要去看看刘宏志他们有没有什么动静,他打翻了看守的门卫,进去用手榴弹炸毁了山洞,将刘宏志他们埋在了山洞里面。钱华他们正准备找刘宏志他们,有人来报说小野已经来了。于是郑团长他们就坚持让大家撤离。陈副书记给小野发来密信说刘宏志已经死了,希望自己能够撤离。小野带着人马来到刘宏志失事的山洞让人挖出刘宏志,可是挖出的却是两个门卫的尸体。小野害怕山洞的落石砸伤自己就让人炸山洞他说绝不能让刘宏志活着出来。

  钱华心里难受不停的掉眼泪,郑团长说刘宏志遇难他心里也很难受,但是要是她再不抓紧打起精神刘宏志就会白白牺牲的,让她抓紧时间振作起来找到真正的奸细。

  陈副书记想着赶快撤离的事情心里着急,于是就只身一人来到山洞拿出预先藏好的发报机对小野说想要撤离。小野说驳回撤离。陈副书记说刘宏志已经死为什么驳回撤离。小野说刘宏志的尸首没有找到生死尚不明了。陈副书记就说他答应再为他们做最后一次任务就撤离。小野就问了他八路的根据地在哪里,陈副书记刚刚说了老宽沟电池就没电了,于是就没说下去。

  郑团长召集大伙开会,说最近的屡次失误还是内部有奸细。郑团长于是说他们熟悉山里的地形可是每次总是让鬼子占尽了便宜,这次他想要牵着鬼子的鼻子走把他们溜到一个他们不熟悉的地方。陈副书记说敌人打得很谨慎万一他们不上当他们要怎么办。王书记说自己赞成郑团长的想法,转移到一个敌人陌生自己熟悉的地方,他们就掌握了主动权。陈副书记想着他们要是就这样的撤离自己的努力就白费了,于是他就趁机拿刀威胁郑团长说自己已经受够了八路这种颠沛流离的生活,一分钟也不想忍受了。趁着陈副书记不注意郑团长打掉了他手中沾满毒液的匕首,让人抓捕他,可是陈副书记却大家扔了一颗事先准备好的炸弹,自己溜走了。郑团长让大家组织起来去跟鬼子周旋让钱华去追陈副书记。

  郑团长采用游击的方式跟鬼子火拼,将刁德胜的人引入他们实现埋伏好的雷区,刁德胜损失惨重。小野不相信八路会有这么多的子弹火药就命手下人进攻。八路隐藏在暗处,打小鬼子枪枪毙命,小野见势不妙就命令撤退。郑团长让长发在鬼子撤离之后去收战利品,动静小点。老彪子也出来了说要打要杀等打死了小鬼子之后再说。郑团长说他这里只有表扬。

  陈副书记跑进了山洞,钱华也一路追上,没想到刘宏志还活着活捉了陈副书记。钱华一看见刘宏志还活着高兴地喜极而泣。陈副书记被带回来之后大家让枪毙他,可是郑团长说他们要留着他到时候让大家知道叛徒的下场。郑团长说叛徒被扫除了,他们终于能够找回主动权了,于是还让刘宏志他们三次进城让他们炸了小鬼子剩下的军火。郑团长对王书记说他们这次要转移到杨村,粮食早已经运往那里了。王书记说他简直比小鬼子还狡猾。(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刘宏志来到春兰失事的地方说自己每次来到这里心里就难过的喘不过气来,她为了救自己从这么高的地方跳下来,连冲到那里都不知道,心里疼着呢。刘宏志对着春兰跳崖的地方说以前有她在给他们省了不少事,现在就在天上给自己指路,他一定会抓到小野用他的脑袋来祭拜她。

  丘山说陈副书记的计划已经完成,什么时候撤兵,小野说他们是不会撤兵的,八路经过这次战斗他们的弹药一定剩下的不多了。

  刘宏志他们来到老马家说了这次战斗的胜利情况,红牡丹给他们准备了新的通行证让他们还住在客来香。钱华的脚崴了,刘宏志扶了她,炭头看见了生气地转头就跑。大家追上他,炭头说春兰以前对他们那么好却这样死了,以后不会再为他们卖命了,说完就走了。刘宏志让大家到城里打探消息,老彪子喝了不少的酒。红牡丹为他们安排了住处,红牡丹说这次来是不是为了军火的下落,她说她没有下落。于是她还带着刘宏志和钱华去找春兰,可是春兰却躲着他们不见面。

  炭头对春兰说他们为刘宏志他们拼死拼活差点连命都打进去了,可是刘宏志却一转眼跟钱华好了,他的心里根本没有她。春兰心里难过,打了炭头,炭头心里也不是滋味。

  红牡丹对钱华说最近不要跟三零七直接联系,有事就去找自己,她会去联系三零七的。

  刘宏志知道军火可能藏在军区医院就化妆坐在医院门外,打探消息。刘宏志回来之后说医院有明哨也有暗哨,救护车一来就直接开到了后院,医院一定有问题。钱华给刘宏志打了一针催吐针让他佯装生病,刘宏志他们进了医院从窗户上看到小鬼子正在救护车上卸成箱的军火。刘宏志和张铁柱他们假装医生去抬军火,终于找到了军火库。

  春兰给刘宏志他们送来了医院的地图,刘宏志说要是能把病人都转移走就好了,钱华说这么多人要什么时候才能转移完。钱华来找红牡丹说刚才来找他们的是不是春兰,红牡丹顾左右而言他,于是钱华就说春兰你既然没有死为什么不去找刘宏志,自从他看着她跳下山崖之后就没有真正的笑过。她说春兰才是刘宏志心里那块不能触碰的伤疤。钱华说自己的确是很喜欢刘宏志但是在自己心里革命的胜利高于一切个人感情。春兰听了之后就出来了她说自己跳崖的那天幸亏被树枝挂住了才保住了性命,自己知道自己闯了大祸于是就偷偷一个人回来调查军火库的下落。

  春兰去见刘宏志,刘宏志看见了春兰心里又喜又气。钱华让红牡丹联系一下三零七,让他在炸军火库的时候帮一下忙。刘宏志问钱华谁是三零七,于是钱华就告诉了他。

  小野拆了纱布医生说伤口虽然好了,但是以后不能大喜大怒。这时王翻译来找小野在他耳边说了什么就离开了。

  炭头和小马贴布告告诉老百姓说齐阳城将要演一出八仙过海的大戏,还发钱。王翻译布置了人为小野归来庆祝,井上问王翻译说这次明明是输了为什么还要大张旗鼓庆祝。王翻译说真相只有他们知道,可是老百姓却不知道于是就要为日本人鼓劲。(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小野进城,乐队响起为他欢送。钱华装成了孕妇想要混进医院炸了军火库。刘宏志和老彪子抬着钱华出发了。

  王翻译向老百姓宣读他们这次的战功,大家都在附和,小野高兴得不行,还说自己想要看大戏和大家一同庆祝。小野夸奖了王翻译说歌舞升平与民同乐,这样老百姓 就不会造反了。

  钱华打晕了为她治病的医生和护士,自己换成了医生了衣服,与刘宏志和老彪子他们会合了。他们成功混进了军火库,打死了看守军火库的门卫。正在布置炸毁军火的炸药的时候,钱华发现了化学武器的下落,于是说要是化学武器爆炸了或许整个齐阳城都会化为乌有。于是他们就决定取消炸军火库的计划。小鬼子发现了他们就与他们开了火,鬼子还放了信号烟雾,井上就连忙通知正在听戏的小野说军火库有情况。小野就立即让王翻译派人增援日军共荣医院。王翻译就派刁德胜和黄树堂赶忙出发。

  钱华开着车准备逃跑,车开到半路没油了他们不得不全部下车,老彪子为大家开了路自己引燃了最后一颗炸弹牺牲了。

  小野让人封锁了城门,还说要将八路赶尽杀绝,贞子说不能杀了他们要留下活口她的三号货物一定在他们手里。于是小野就派他们执行任务。刘宏志说要是鬼子发现了化学武器,整个齐阳城都会很危险的,于是刘宏志他们就先引开了鬼子,钱华惦着化学武器跑到了一户人家的院子里。贞子对鬼子们说让大家把院子包围住,要是化学武器爆炸了齐阳城都不能幸免,还让大家离院子远点。小野执迷不悟说就算整个齐阳城的人死光了也跟自己没有关系。贞子说钱华就算是在高明的化学专家也拆不开自己的防护层,于是她就让黄树堂和刁德胜听到砰地一声之后就带人冲进去。她有点等不及了就让黄树堂赶快带几个人先进院子开几枪试探一下。贞子还给小野还有大家发了防毒面罩,黄树堂拿了面罩害怕极了,但是等到黄树堂的弟兄开枪打了药箱之后,他的弟兄们眼睛都看不见了。黄树堂向贞子追究责任,小野却说让他先回去,自己会为他解决问题的。黄树堂走了之后,贞子对小野说让他把这里的所有人和物全部清理干净,不然病毒会蔓延整个齐阳城的。小野将黄树堂的人全部锁到了屋子里,还用高温进行消毒。

  伊藤给小野打电话说他让贞子留在这里不是为了监视他而是为了给他设置齐阳城的最后一道障碍,还说这是绝对机密让他绝对不能泄露,贞子对小野说自己就是北野正香,小野说她的大名自己是早有耳闻,还说伊藤说让他遇事多多请教她。贞子说自己太了解他了,他心里一定在骂自己,还说她本不想启用化学武器的,没想到小野的军火库这么不堪一击。小野向贞子请教三零七的怀疑人选,贞子说这是他的事情,不是自己的管辖范围。小野叫来井上,才知道井上原来也是贞子的人,还问他的下级是谁,井上说是山口。于是小野就说让他跟山口调换一下保护贞子的安全。小野对着伊藤的照片说当年他任命自己为齐阳城的总司令还送给了自己贞子,当时自己感激他快要流眼泪,可是现在自己终于明白了原来他从来都没有相信过自己。(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小野生气之下用刀砍了伊藤的照片,还喝了许多酒。 王翻译心神不宁对王太太说今天他们有牺牲了一个同志。王太太问他是钱华吗,还说今天下午有人给她送来了一封信,信上是这么说的。刘宏志被安全救回了客来香,红牡丹对刘宏志他们说今天三零七送来了口信说钱华在逃出去的时候牺牲了。

  小野因为突然大怒气病了,贞子喂他吃药,还说要他好好调养身体,小野却说自己不需要休息,但是还是一口气喝下了贞子给自己端来的中药。贞子走了之后,小野一口吐出了刚刚喝的中药,叫来了山口,他问山口除了自己还有谁进过他的办公室。山口说他什么也没又看见。小野说很好于是就让他叫来王翻译来,但是又不让叫了还让他把监视他们家的人全部撤走。

  王太太对王翻译说监视他们家的人全部都撤了,于是就问他到底小鬼子在打什么如意算盘。正说着,小野化装成平民百姓来到了网翻译家里。小野对王翻译说他们有危险了,还说伊藤不在信任自己了,还说一直以来自己都在反反复复考验着王翻译,不是自己不信任他只是自己身在其位不得不防备。小野说接下来他要对他毫无保留的信任,他说贞子就是北野正香,还说她是伊藤派来监视自己的。小野说自己在司令部是步步惊心,没有想到就连自己最信任的井上也是贞子的属下。小野让王翻译救救自己,王翻译说他们没有理由对他下手。小野还对王翻译说前两天黄树堂手下中的毒就是中了化学武器,贞子就是操控它的人,黄树堂的人中了毒死后就埋在了齐阳城的地底下。

  刘宏志正在休息,钱华送来了纸条说自己没有死自己肩负着一个艰巨的任务就是日本正在东北大量研究细菌战,这对他们来说是致命的打击,自己在暗敌在明她才好行动还让他好好保重自己。

  钱华来找红牡丹说自己正在执行一项任务需要潜入敌人的后方,还让她好好保护大家。

  小野对王翻译说在济南支持自己的只有伊藤,真不敢相信要是失去了伊藤的支持会成为什么,他还说贞子来到这里就是拿齐阳城当成实验室。王翻译激动地说这种举动是万万不行的,这样对老白姓是不公平。小野说自己很欣赏王翻译内心深处对老百姓的爱。小野说只要王翻译想办法重新获得伊藤的信任就保证不使用化学武器。小野说贞子已经连夜把这些化学武器转移了,于是王翻译说现在小野重要的是找到这批化学武器的下落重新获得伊藤的信任,还可以逼贞子说出化学武器的下落。小野对王翻译夫妇说是不是最近他们家门口有人监视他们,王太太说她就连买菜都有人跟踪。

  王翻译对刁德胜说了贞子的真实身份,刁德胜说他跟小野是一伙的。刁德胜让王翻译回去对小野说齐阳城里他只认小野一个主人,还送给了王翻译三根金条。王翻译来到黄树堂那里说贞子是特高课的人,还说不让他报错了大腿。王翻译走了之后,黄树堂说他原来以为贞子是小野的人,现在看来他们也不是一路的,于是就吩咐杨副官找人杀了贞子。老独眼劝他们说这样不行,他是说他们一定要为兄弟们报仇,还说这种机密的事情小野竟然让王翻译告诉他们,让他防范他们就行了。黄树堂就让老独眼盯紧齐阳城的特高课的人,还让杨副官盯紧司令部。

  小野说自己有心病,贞子就说让他到日本本土接受治疗,小野就问他那批化学武器到底在哪里,贞子就是不说还说要是想要知道就必须有伊藤的手谕。贞子说就算他杀了自己,她也不能说。井上问贞子现在小野和伊藤的政令不同他们应该听谁的,贞子说她只受命于伊藤。贞子对他说小野现在是抗旨不尊,看来只能亲自完成自己的使命了。(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贞子给井上看了伊藤秘密交给她的地图,还说如果按照这个地图就能消灭华北,还说她只负责化学武器使用的开始。

  王翻译给红牡丹发来密信说让她盯住井上,他手里有一份重要的东西。于是红牡丹就派春兰和张铁柱他们行动。春兰他们分成两拨跟着井上,连小鬼子也跟着井上,两班人马冲突不断。炭头他们看见一个穿着鬼子衣服的人从车上下来以为是井上就跟出去了,谁知井上却还在车上没有走。幸好春兰事先做好了准备追上了他,可是这时春兰发现警备队的人也在跟踪井上,没过一会儿刁德胜和日本浪人也跟他们动起手。炭头和小马他们跟了半天才知道自己跟错了人。最后,钱华化装成蒙面人交给了春兰他们一个盒子。井上对贞子说在护送的路途中,一下钻出了几路人马,阴摩罗鬼被抢走了,贞子就打了他,当井上打开盒子一看竟然是空的,于是贞子说自己一世情急忘记了。

  春兰对刘宏志说警备队的人也在追杀贞子,于是刘宏志就对红牡丹说让她安排一下,自己要跟黄树堂见一面。黄树堂知道好几拨人都在追贞子手下的人就对杨副官说让他把那些人都拉拢过来,就算是八路也行,他要为他的兄弟们报仇。老独眼也支持黄树堂的见解。黄树堂说他现在已经腻了,真想要打得鬼子满地找牙。

  井上对贞子说那些追踪自己的人中有一批是小野派来的,还说即使是这样,小野对帝国还是忠诚的。贞子对井上说自己很好奇是谁敢瞒着小野给八路透密,于是说他终于露出尾巴了,还说她现在就要抓住三零七,让井上跟自己去小野司令部。

  鬼子拿来了所谓的阴罗魔鬼,打开盒子一看竟然是空的。鬼子对小野说还有好几帮人在找阴罗魔鬼,小野说他很好奇到底是谁把这个秘密泄露出去的,王翻译就对小野说会不会是贞子故意放出消息想要把小野挤下台自己坐上小野司令官的位置,从而造成假象。小野对王翻译的分析深信不疑。这时,贞子来找小野,小野说自己不再需要她侍寝了。贞子问他为什么要明一套暗一套。小野说不可能。贞子就对他说身为帝国的军人为什么不服从上级的命令还说齐阳城不是他自己的齐阳而是帝国的齐阳。贞子对小野说她已经找到了三零七,还说王翻译就是三零七。小野逼着王翻译承认,王翻译却见了血就晕过去了,小野于是就对贞子说王翻译这样胆小的人怎么可能是奸细。贞子就让他找来王太太调查一下,小野说自己对王太太的了解要比王翻译多。贞子就让小野在王翻译醒来了之后跟自己一起审问。

  钱华对王太太说王翻译被怀疑了让她赶快走,王太太说自己要是这样走了王翻译就活不成了。王翻译被鬼子打得死去活来,就是不承认自己是八路。小野问贞子阴罗魔鬼到底是被八路抢走了还是仍然在她的手上。贞子说当然在自己的手下。小野心里想着自己不得不抛下王翻译,还说自己只有这样才有可能转移了贞子的视线。

  贞子交给井上阴罗魔鬼的防化箱,说阴罗魔鬼要是没有这个防化箱化学性质会很不稳定,八路的愚蠢可能会导致整个齐阳城的毁灭。钱华偷听到了他们的对话用纸条说阴罗魔鬼不能转移,除非找到防化箱。

  刘宏志找老马,把消息传递给了他让他告诉郑团长。郑团长对老马说让他转达给刘宏志坚持到底,阴罗魔鬼千万不能落到鬼子的手上。(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红牡丹找来黄树堂为他做了丰盛的饭菜,黄树堂说自从红牡丹救了自己自己活得每一天都是赚的,红牡丹对黄树堂说有人要见他。黄树堂跟刘宏志见了面,刘宏志说黄树堂现在的处境是水深火热,他的弟兄都死在了鬼子手里,还说要想要给兄弟们报仇就好好谈谈。黄树堂站起来就要走,刘宏志就激他还说现在小野走了,贞子当家,让他取得贞子的信任,取得了防化箱之后他们转移走阴罗魔鬼,齐阳城才能得到真正的安宁。黄树堂就说从今往后他们就是一条心,他就听刘宏志的。

  大长牙对刁德胜说黄树堂进客来香了,大长牙对刁德胜说就凭一个手绢他们不能够说明什么。刁德胜说就算抓不到八路,也能抓到一份奸情。大长牙还说最近客来香的后院经常有不明身份的人进出,他们一定就是八路军的小分队。于是刁德胜就让大长牙派人把客来香包围起来。炭头在客来香外看到了刁德胜的人包围了客来香就赶快进去通知刘宏志,说红牡丹正在拖着刁德胜他们,让他们赶快走。他们得到消息之后就从后门逃跑了,在钱华的掩护下顺利离开了。刁德胜带着人来到客来香说她这里窝藏共产党,红牡丹胸有成竹,刁德胜还不知道刘宏志他们已经走了,也信心满满地说要是搜到了就别怪自己不客气。小流脓和大长牙他们说人跑了。刁德胜说着就要带走红牡丹,红牡丹就是不承认,还拿出黄树堂来压制他,最终刁德胜还是不敢开枪,刁德胜拿出了手绢给红牡丹说这上面有她的味道,红牡丹就是不承认,于是刁德胜就走了。

  井上问贞子说有什么方法能够化解她跟小野的关系,贞子对井上说小野能力有限,让他不用担心,还拿出了一份伊藤给自己的委任状让井上看,还说自己来齐阳城之前完全怀着辅佐小野的心里,于是就始终没有拿出这份委任状,她希望小野能够主动辞职。小野在门外听得真切,一时心急旧病复发。小野重病之中叫着王翻译的名字,他让山口放了王翻译,贞子却拦住不让,说自己能够代替他行使职权。小野却偏偏授命山口全权代表自己。小野对贞子说他宁愿相信王翻译也不相信贞子。

  钱华对刘宏志和红牡丹说贞子的委任书是假造的,还说三零七还没有完全暴漏,只是现在他的处境很危险。

  刘宏志和钱华给小野打电话说贞子的委任书是假的,还说阴摩罗鬼在自己手上。于是小野就让山口去找到了那份假的委任书。小野说贞子是在用假的委任状来骗他,其实她是自己做贼心虚,还说阴摩罗鬼已经被刘宏志抢走了。贞子死不承认,小野就让她快去放了王翻译。山口来到监狱放了王翻译,还说他的逮捕令都是特高课签发的,小野夹在中间很为难。

  王太太让王翻译回根据地说贞子现在已经怀疑他了,王翻译说现在小野还相信自己,阴摩罗鬼的破坏威力太大了,自己不能离开。王翻译夫妇来找刘宏志,王翻译说让他们想办法运出阴罗魔鬼。

  小野来到王翻译家,王太太故意假装生小野的气,小野于是感到抱歉。王翻译对小野说让他全城搜索阴罗魔鬼。小野就找刁德胜怪罪他没有尽到抓捕共产党的职责,于是刁德胜就拿出了他见到的手绢,说怀疑是红牡丹的。于是小野就让山口对贞子下达命令。(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王翻译回到家对王太太说红牡丹暴漏了,想办法通知她红牡丹已经暴漏了。红牡丹收到了三零七的密信让刘宏志先带着阴罗魔鬼走,把阴罗魔鬼放到事先准备好的水箱里,还说自己留下来跟他们周旋。

  贞子他们带着人来到客来香,杀了阿三和厨子,红牡丹安排好刘宏志他们就去见贞子,手里拿着一个木盒子说这就是阴罗魔鬼,于是打开盒子,倒出了许多手雷弹炸死了许多人。红牡丹安排的马车夫拉着水箱往城外跑,被看守城门的人打死了。

  钱华同志刘宏志他们说红牡丹已经牺牲了,让他们赶紧找个地方躲起来,春兰就对大家说让他们先躲到自己的师傅王占魁那里,她师傅人很好。

  王占魁看到了马车的去向找到了马车取出了阴摩罗鬼。刘宏志他们好说歹说藏到了王占魁家里,为红牡丹送了行。刘宏志说等到抗战胜利了就轰轰烈烈祭奠她。

  黄树堂带着手下的人来到客来香的废墟要为红牡丹收尸。小野得到消息让手下人放走黄树堂不要管他。黄树堂看着屋里的一切都是那样熟悉,心里难受极了。黄树堂说自己老婆死了那么久一直没有再娶都是为了她,他知道她心里一定也有他,今生没有缘分结合,等来来生一定要娶了她。

  晚上,钱华对春兰说自己装死是因为贞子是一个善于谋略的人,自己偷偷从贞子背后反对她,让她疑神疑鬼,让她决断失误,这样才能提高他们的胜利率。

  黄树堂回到警备队心里还是难受,老独眼和杨副官安慰他说他们都始终会跟着他干的。黄树堂看着红牡丹的照片说自己心里只喜欢她,还说自己一定要给她报仇。

  山口让鬼子严密搜查阴摩罗鬼,还说它能让人们烂骨头烂肺,王翻译还把阴罗魔鬼的照片传给大家看,王占魁一看照片吓得不行。王占魁回家找出了阴罗魔鬼对他老婆说自己前两天放在水缸里的盒子就是阴罗魔鬼。

  晚上,春兰他们跟王占魁说他们要出城寻找阴罗魔鬼。王占魁说红牡丹怎么就成了八路了,还说马车已经被日本人找到了,里面根本没有什么化学武器。赶走了他们之后,对他老婆说红牡丹就是因为这个化学武器死的,他才不会不告诉他们阴罗魔鬼在自己手里,免得引来杀身之祸。

  贞子的脸被烧伤,问井上红牡丹的马车找到没有,井上说马车找到了但是并没有找到阴罗魔鬼。于是贞子就说如果自己铤而走险,刘宏志会有什么反应。井上不敢妄加猜测。

  贞子为刁德胜送来军功章表扬他挖出了红牡丹,还拿出了防化箱说它是跟阴罗魔鬼配套的,说自己要让他来掌管它,让他二十四小时保管它。

  贞子的真实目的就是因为侦缉队只有一个大门,八路要是来了就会被困在里面,还说刁德胜最贱一定会自己放出风的。刁德胜得意忘形,还命令大长牙让全队上下严密看管防化箱。

  炭头早晨洗脸想要用水缸里的水洗脸,发现了阴摩罗鬼,于是就拿出了它让大家看。钱华于是就说接下来的任务就是尽快找到防化箱把阴罗魔鬼装进去。(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黄树堂遇到刁德胜说红牡丹托梦给自己那边有个空位要带走他,还说自己向来就是有恩报恩有仇报仇,现在不能报恩了只能报仇了。刁德胜说这件事真的不能怪自己,还说红牡丹是八路谁让他漏了陷,她前一段时间掉了手帕被小野知道才害了她。黄树堂看见刁德胜身上的军功章说这是拿着红牡丹人头换来的,刁德胜说这是济南军区亲自给他颁发的,还说自己正在执行一向绝密任务就是看守防化箱。当黄树堂防化箱在哪里时,刁德胜说他不能告诉他,还说黄树堂是在嫉妒他。刁德胜走了之后,黄树堂就让杨副官告诉刘宏志这个消息。

  刘宏志他们得到了消息之后,钱华觉得这件事不对劲。刘宏志就说刁德胜胆小怕事贞子是不可能把防化箱给侦缉队的,还说侦缉队只有一个出口很容易让鬼子堵住去路,于是春兰就想出了好办法。

  春兰和老马化装成算卦的,却被大长牙拦住了去路。老马根据自己对大长牙的了解为他算卦,于是大长牙就深信不疑觉得老马说的字字准确。大长牙让老马去院子里为刁德胜算一卦,老马说刁德胜最近一定会有一场大劫,而且这一劫和女人有关。刁德胜于是就让老马给他破晦气。老马指着屋子说屋里有一种冲天的杀气还说里面一定有不祥之物,说着就要走,春兰就说那个不祥之物有许多冤魂。说完就准备走了,刁德胜叫住他们俩,还请他们到屋里做法。老马说箱子的杀气太重了要带回去施法,刁德胜就让他在这里做法,还说什么条件他都能答应。老马假装开始施法,春兰开始让他们模仿自己的动作,让他们闭上双眼,然后偷偷拿走了箱子,正要出门老马摔翻了,春兰扶着他,刁德胜睁开双眼发现箱子不见了就让人追上,刘宏志他们开门支援春兰,双方展开了枪战,还是没能拿到箱子。

  刁德胜的腿受了伤,小流脓说今天这件事都怪大长牙。大长牙来向刁德胜汇报说人跑了。刁德胜生气的不行骂走了大长牙,临走的时候大长牙狠狠瞪了小流脓一眼。

  春兰给小马买来大肉包子说让她帮自己劝劝刘宏志。小马说自己帮不了她,还说谁让她装神弄鬼的闯了这么大祸。春兰就想到了装神弄鬼吓唬刁德胜。炭头将小流脓打晕将他给刁德胜配的药换成了春兰配的药。

  小流脓将药熬好端给刁德胜,刁德胜捏着鼻子喝了,喝完药就说自己困了就睡了,让大长牙和小流脓他们晚上谨慎点。刁德胜睡得迷迷糊糊的,醒来恍惚看见了红牡丹,红牡丹要给自己索命,吓得刁德胜趴在地上求饶,被化装成红牡丹的春兰拿走了防化箱。

  小野来找贞子说他想要她带着自己去看看化学武器。贞子说三零七还没有抓到她不能带他看。刁德胜来找贞子说防化箱被八路抢走了说着就要打死刁德胜,刁德胜跪地求饶,于是贞子打断了刁德胜的腿。

  刘宏志和钱华化装成被捕的小贼与黄树堂见面。老独眼问刘宏志八路这么厉害为什么还要找他们合作。刘宏志说他们都是中国人,保护齐阳城百姓。黄树堂就说自己同意合作,只要能收拾贞子他们就行。(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王翻译说贞子是为了满足自己的虚荣心,往自己脸上贴金,其实根本没有什么化学武器。小野说自己从上任以来耗费了太多的人力财力和武器弹药,要是贞子只是用化学武器就消灭了八路自己就在南京军部和东京军部那里显得自己太无能了。小野说自己的计划被贞子打乱了,可是伊藤却全然不知,让王翻译不要再自作聪明,不管有没有化学武器都让他好好查找,还能震摄 八路不敢贸然攻城,他们正好趁此把八路扫荡干净。小野还对他说自己一点也不想看到贞子这个女人,可是现在当务之急就是赶紧找到化学武器。小野还说刁德胜不可靠,让黄树堂全城出动搜查化学武器。

  王翻译来找黄树堂说小野让他捎个话,黄树堂对王翻译说小野在他门前派人监视是怎么回事是害怕自己造反吗,王翻译说这次自己前来就是为了解开他们之间的心结的。王翻译说黄树堂的弟兄就是因为阴摩罗鬼死的,要是谁沾染上这种东西就要烂心烂肺。王翻译说要是黄树堂能找到阴摩罗鬼小野就对红牡丹的事情既往不咎,答应黄树堂的所有条件。黄树堂就让老独眼说通知弟兄们千万保全。

  王翻译刚走,老独眼他们就对黄树堂说王翻译他跟钱华他们的话如出一辙于是就猜测王翻译可能就是三零七。

  大长牙阻止刁德胜喝药还说小流脓是打入他们内部的奸细,这碗药是蒙汗药,刁德胜之所以成天恍恍惚惚就是因为喝了这药,才使得防化箱被偷走了。小流脓说自己真的不知道,刁德胜说他也觉得小流脓不会害他,于是让小流脓坐在自己身边亲手杀了他。

  贞子知道小野派警备队搜查阴罗魔鬼就知道小野是想通过黄树堂对自己的仇恨之情来报复自己,真是技高一筹。贞子对井上说这次行动中小野一定会打死几个特高课的人这样他就会欠自己的人情。

  王翻译对小野说他们打死的人中有几个特高课的人还说化学武器是假的,于是小野说那就将错就错吧,还说贞子是在跟自己作对,还让他放出风去说他们已经找到了化学武器。

  王翻译对刘宏志说以伊藤已经给小野打电话了还说,如果贞子手里还有其他的化学武器他害怕小野会顶不住压力,很有可能会停止搜索。他还说他在小野那里看到一份资料就是日本人又研究一种新型武器就是细菌炸弹-婆罗鬼。他说要是这种炸弹爆炸的话就会传播鼠疫、狂犬病、疟疾,让他们想办法弄清婆罗鬼的真相。另外,王翻译还交给了刘宏志这些年在鬼子那里潜伏得来的经费,他还求他照顾好王太太。

  贞子对井上说如果阴摩罗鬼只要不出齐阳城就要引爆它,嫁祸给八路或者小野,她说齐阳城是自己的。

  伊藤给小野打电话说贞子已经把阴罗魔鬼转移给小野了,还说他配合了贞子工作,这样很好。贞子对小野说要是他真的想要化学武器自己会双手奉上的,于是给小野看了虹计划。贞子说只要小野执行虹计划自己可以把手上所有的化学武器都交给他。小野说这计划一旦执行会死多少人,自己一定会落下一个骂名。贞子说自己会帮助他把这个罪名嫁祸给八路,嫁祸给刘宏志。贞子还说让他在执行虹计划之前将王翻译夫妇交给自己。正在这时,山口说王翻译死了。贞子要用听诊器确定王翻译的死是真的,小野阻止她说这都是贞子的阴谋。山口对小野说王翻译临死之前还说要让自己的尸体停留在司令部七天,让他在守候小野七天。小野听后感动极了,贞子想要带走王翻译,小野拦住他还发现了王翻译手中握着贞子勾当的纸条,小野就生气地不让贞子带走司令部的任何东西。

  钱华来找王太太往地上滴了许多血然后带着王太太走了。随后,山口带人来找王太太可是没有找到人。小野就怀疑贞子害怕王翻译坏了他的大事就将王太太灭口了。于是小野就让山口时刻盯着贞子的行动,一旦她引爆了化学武器他们就玉石俱焚了。

  黄树堂对刘宏志说小野已经下令停止搜查阴罗魔鬼了,刘宏志说今天小野已经跟贞子干起来了,就算贞子有心跟小野合作,小野也未必会答应。只要小野他们俩有分歧他们就会有机会,钱华说让黄树堂暗中查贞子的下落。钱华说一旦小野问起来就说完全是为了他好才这样做的。(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王太太来找刘宏志和钱华说王翻译临死之前交给自己一封信说等到任务完成之后他还会回到革命队伍中的。于是,刘宏志对王太太说让她把化学武器安全的送到根据地,不辜负王翻译的一番苦心。刘宏志对钱华说现在他们的任务就是弄清楚贞子手里到底有没有细菌炸弹,要是有就全部弄出来。

  钱华绑来小泽医生,小泽说自己只是一个医生,不问政事,还说钱华来找自己是为了婆罗鬼,小泽说自己的导师反对婆罗鬼的研究,还说自己愿意参加到反日活动中。

  山口对小野说黄树堂找到了贞子安排保护阴罗魔鬼的人,但是他已经死了,小野问黄树堂为什么还要违背自己的命令搜查,黄树堂说这是因为他觉得这批武器太厉害,他为齐阳城的百姓担心。小野说红牡丹死在了他们手里,他不相信黄树堂会对自己忠心。黄树堂就说自己已经在红牡丹生前报完了他的恩情,现在他不想再为一个女人离间了自己和日本人的关系。于是小野就相信了黄树堂的话,还让山口把监视黄树堂的人全部撤掉,还说以后让山口和黄树堂多亲近。小野在车上问山口说黄树堂这样做是什么意思,山口说黄树堂是在表明忠心。于是,小野说贞子抛出的都是诱饵还说,他们都在秘密搜索阴罗魔鬼,还说帝国现在的情况不是很乐观,就算贞子真的杀了王翻译自己也知道她是为了帝国的利益,所以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婆罗鬼的破坏威力虽然很大,他们也要花心思把它保护起来。

  医院突然来了许多病人,小泽医生一看就说他们是化学武器感染就让护士赶快拉响警报。小泽给贞子打电话说她转移的婆罗鬼的可能发生了泄露,让她赶快到医院看看。井上来向贞子报告这一情况,贞子就让井上执行虹计划,第一步就是让他到储存细菌武器的地方看看,如果没有问题就是八路搞的鬼,激怒小野让他全城戒严,然后赶到日支共荣医院。

  刘宏志装成病人藏在医院里,挟持贞子想要确认细菌武器的准确位置,于是就安排钱华开救护车带走她。

  井上得知细菌武器没有泄露就让手下启动虹计划的第二部,说着井上从司令部里找到婆罗鬼,拿着它离开了司令部。小野生气极了,于是让山口马上派人把婆罗鬼抢回来。他们正在路上大喊大叫被刘宏志他们听见,贞子说她早就选好了几个藏细菌武器的地方,她已经吩咐井上把细菌武器转移走。刘宏志说只要他们还在齐阳城他们的阴谋就不会得逞,放走了贞子。

  黄树堂对老独眼说贞子之所以这么张狂不就是她手上有细菌炸弹,要是自己找到了它拿在手里,就是齐阳城的老大了。

  大长牙扶着刁德胜去院子里晒太阳,他说他见过钱华了,问他问他用不用派几个人跟踪黄树堂,黄树堂跟八路勾结起来了,于是刁德胜就让他召集所有的人。刁德胜让人把大长牙弄死之后让人把他扔出去,说八路和鬼子勾去吧。

  春兰对刘宏志说日本人已经把细菌武器藏在了日支共荣医院,于是刘宏志和钱华就侦查了情况,确定了这个信息。

  黄树堂他们发现一个日本特务将他击毙之后在他的床下发现了一箱婆罗鬼。黄树堂让弟兄们小心行事,可是等他们发现了一颗炸弹之后却被另外一颗炸弹埋伏,毒气散发,老独眼为了保全黄树堂关住了门窗,开枪打死了中毒的弟兄之后又开枪自杀了。(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可以联系本站!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