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星空时尚网资讯正文

一家不说两家话分集剧情详细介绍第15集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12-11 来源:本站原创作者:霍思燕

  小黑在路上拦住李艳说自己就是喜欢她,还要给李艳送花,他说自己追李艳是杨穆青同意的,还说她别傻了,杨穆青根本就不喜欢他。李艳生气的说他怎么就不知道杨穆青不喜欢自己,她打了小黑一巴掌之后就生气的走了。李艳哭着跑回了家,这时候大树正在李艳屋子里面整理着,李艳的梳妆台。

  李艳把看到了大树在自己的屋子里面之后生气的让大树出来,还说大树是个窝囊废,大树知道是杨穆青又惹李延生气了,但是李艳没有接受大树给她做的梳妆台,拿着斧子砍坏了那个梳妆台。大树伤心的跑了出来,晚上大树一个人在作坊里面做这东西,李艳出来告诉大树说不让他生气了,还让大树在给她做一个新的。

  东树出来买菜的时候又回了家,老太太给他们两口俩留足了空间,清香说自己就是有点不适应。东树说没事的,不适应他不勉强,清香说让东树原谅他,东树坐了一会儿之后就走了。老太太看东树真么快就出来了问东树是怎么回事,东树说没事,老太太说只要是有她在一天这个家就不会散。

  东树回到监狱里面之后心理面一直的压抑着,老太太晚上的时候去找你清香问她跟东树到底是怎么了。清香说她跟东树真的就没有什么,老太太说不管怎么样她也不能对东树那样了,这样她丈夫该多伤心呀。清香说要是她这样想就真的是太自私了,这么多年了自己有多伤心呀,自己就不委屈吗。

  老太太生气的说清香她不是委屈,是心里面有鬼,不就是心理面想着别的男人吗。清香说她已经跟东树离婚十年了,就算是心理面有别的男人了怎么了,想跟别的男人结婚了怎么了,自己就片做个梦让她瞧瞧,说完了之后老太太气的站都站不住了。

  清香去找了国安问他愿不愿意娶自己,国安听后有些犹豫了,清香说他们上半辈子都为别人活着,现在也改为自己想想了,她问国安敢不敢娶自己。国安还没有说话的时候小清跑过来说奶奶快不行了,老太太在医院抢救了过来之后大夫说不能让老人受这么大的刺激了,如果再受到刺激恐怕就有生命危险了。

  老太太告诉国安说东树待他不薄,自己也这么大岁数了,但是自己就想替东树守着这个家。国安说他自己不是个不知道轻重的人,他绝对不会干对不起东树的事情,老太太听后说自己就再相信国安一回。老太太不想再医院住了,让国安给她办出院手续,老太太还告诉大树根小清说这个家就指望他们俩了,要让他们俩替自己守住这个家。(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清香为了还账就想办法去进了一些鱼在市场里面卖,大树的母亲也在家里面做起了豆腐也为了多赚一些钱。东树在监狱里面因为跟一个犯人打架又要被加刑了,清香知道了之后心里面十分的难受,老太太告诉清香说让她跟自己一起咬咬牙挺过去。

  国安上大街的时候看到了东树的妈在大街上卖豆腐,国安看了之后心里面也不是个滋味,他心里面一直有愧疚,因为是东树不知道真相而替他自己去坐了牢。清香在家里面告诉大树根清香说现在家里面情况特殊,谁都不能挑嘴吃,俩孩子也都十分的懂事。

  大树不想上学让国安教他做木匠活,他说小清做手术需要钱,他奶奶也摔伤了。清香在家里面跟她婆婆一起做豆腐卖豆腐,清香让婆婆在街上面看着摊子,自己挑着担子在大街上面叫卖。国安在家里面天天受着内心的煎熬,她不知道自己该去怎么办,自己要不要去自首。

  国安答应大树让他放学以后跟着自己学做木匠活,国安对大树十分的严厉。东树在监狱里面一直担心着清香活得好不好,一直担心她受着别人的气让别人瞧不起。东树在清香探监的时候告诉清香说让他们俩离婚,让清香再找个好人家,把孩子好好养大。

  清香问东树为什么要这样说,他郑东树把自己当成什么人了,随后清香又告诉东树说让他好好改造,自己不会跟他离婚的,还说自己会照顾好家里的。东树心里面也十分的难受,他经常在监房里面一个人偷偷地哭着。

  国安回家之后问清香东树找她什么事情,要是出了事情大家好一起商量,清香说了东树找她就是说了让她离婚,国安听后说让她告诉东树说自己会帮忙照顾着这个家的。东树在监狱里面拿了个牙刷想要自杀,被发现的及时抢救了过来,清香去看东树的时候哭得不行。

  国安告诉东树说让他不要再想不开,他会照顾好家里面人的,东树说国安自己家本来过的就很困难。老太太知道了东树要自杀之后十分的生气,他说第二天要去看看东树,好好的训斥他。老太太第二天去看了东树,东树说自己知道以后的日子还长着,不能让清香因为自己的过错替他们家受这么大的委屈。

  清香告诉东树说让他不要再乱想了,自己会照顾好妈和孩子的,东树没有给清香说话。清香回家之后写好了两份离婚协议书,去找东树的时候东树看都没有看就在上面签了字,清香告诉东树说他的目的达到了,让他以后好好的吃饭,好好的改造自己。随后清香又说这件事情不能让家里面的人知道,东树点了点头答应了。

  清香说让东树多保重,自己会经常过来看他的,东树心里面也难受的不行。(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李艳因为为了赚钱就去夜总会里面卖烟,夜总会里面的一个唱歌的小姐因为嫉妒李艳唱歌唱得好就说李艳偷了一个姓王的一千块钱。国安说什么都不相信,那个叫小丽的女人带着几个人去找国安要钱,国安说自己没有钱,但是那几个人要搬国安的木料,老太太看了之后赶紧去拿了一千块钱先给国安还上了。

  老太太在家里面找到了东树根清香写的离婚协议书,她去让别人看了之后知道了那是一份离婚协议书。老太太知道了之后回家里面气的饭都不吃,清香问婆婆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东树他妈一番冷嘲热讽了之后说以后清香不会再为难了。

  东树的妈去监狱里面看了东树,老太太问东树说他和清香离婚的事情怎么不告诉自己,东树说这不能怪清香,是自己逼着清香离婚的。老太太听后心里面难受的哭着说他们这个家就这么散了,随后老太太说既然他跟清香离婚了,那自己就去乡下的老宅子里面去住,要不然自己就成了累赘了。

  清香在家里面一天都没有找到婆婆,她想着老太太肯定是回乡下住了,并且也知道了老太太肯定是知道了离婚协议的事情。清香带着两个孩子坐着车去了乡下,她告诉婆婆说这都是为了不让东树想不开才自己决定的,还说这都是骗东树的随后清香又烧了那离婚协议书。

  老太太还是要执意的住在乡下,清香没有办法就把家里面的老房子给卖了,一定要接老太太回家里面去住。国安也卖了自己家里面的老房子帮东树还清了债务。

  十年之后,国安开了一个木材加工坊,开业的时候小清跟自己的朋友阿华买了大红花挂在了大门口。清香要去国安的木工坊里面上班,但是老太太死活不同意。大树也长大了,跟着国安在木工坊里面做起了手艺活。

  国安精心打扮了一番之后把自己的木工坊给开了业,街坊邻居们都开了好多人过来捧场,国安为了感谢大家就说以后街坊邻居们要做家具自己只收成本钱,一分钱不赚。小清带着自己的朋友阿华想要跟大树介绍介绍,大树有点不好意思,说自己正忙着呢。

  大树说自己又不是不认识阿华,随后大树跟着清香去监狱里面看了东树。东树看到大树长这么大之后高兴地不行,东树说自己就快要出来,马上一家人就要团圆了。清香跟国安的关系好像有点微妙,大树根清香一直的合不来,清香劝他赶紧找个对象但是大树就是不听。

  大树心里面一直惦记着李艳,大树说她整天妨碍自己跟李艳就是害怕他们妨碍她自己跟国安的事情。清香听后心里面难受的不行。(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李艳在夜总会里面是个唱歌的歌女,李国安晚上接到了一个电话,电话里面那个人说别以为没有人知道他的秘密,该来的报应始终会来的。李艳唱完歌之后有个大哥看上了李艳,夜总会门口的保安是李艳的男朋友,大树知道了之后伤心的走了。

  大树回家之后国安问他李艳怎么没有回来,大树说李艳过的好着呢,跟歌厅的保安谈起了恋爱。李艳回家之后带着自己的男朋友杨穆青回家见了国安,国安心情有点不好,清香出来之后打了个圆场,让他们俩一起吃饭。

  小清出来吃饭看到了杨穆青之后两个人愣了一下子,他们两个有过一面之缘,大树吃饭的时候一直闷闷不乐的。国安说自己有点事情想跟他进屋子里面单独谈谈,小清看杨穆青在屋子里面呆着太难受就找个借口把他给叫了出来,他们两个人在院子里面说起了话。

  李艳跟国安吵了一架之后就拉着杨穆青要离开家里面,清香叫住了李艳说天晚了不让她出来。国安生气的打了李艳一巴掌,让杨穆青先走说他们家的事情不让杨穆青插手。杨穆青告诉国安说他们家的事情自己不感兴趣,但是他对国安很感兴趣,中国有句古话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随后自己就走了。

  杨穆青走了之后李艳赶紧追了出来,杨穆青生气的不让李艳跟着自己,他要跟李艳分手,但是李艳说自己不会跟他分手的,要是国安真的不答应自己就跟他断绝父女关系,杨穆青听后点了点头。国安一直心神不宁的,一个人回到屋子里面喝起了闷酒。

  大树因为李艳有了男朋友心理面一直生着气,国安问大树是不是喜欢李艳,大树点了点头,国安说他要是真的喜欢上李艳了自己就帮他。大树晚上去找杨穆青,他警告杨穆青说要是以后他对李艳不好自己绝对饶不了他,但是杨穆青没有接受大树的警告,他说自己是看在清香和小清的面子上面才放过他这一次的。

  李艳回家之后又跟国安吵了起来,国安生气的又打了李艳一巴掌,清香在家里面一个人坐着,小清问她觉得杨穆青这人怎么样。清香说那是人家李艳的男朋友,让她别瞎操什么心。随后清香又问了她给大树介绍阿华的事情怎么样,小清说大树根本就没有看上阿华。

  国安第二天让大树去把李艳找回来,顺便要打听打听那个姓杨的是什么来路,大树去了之后清香过来找国安说让他也替自己打算打算。(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国安说自己不想在找个人,他说自己心里面已经有人了。李艳去了杨穆青住的地方,她告诉杨穆青说自己不想回家了,让杨穆青带她离开这里,杨穆青说让她以后听自己安排。杨穆青问了李艳为什么他爸对清香家里面那么好,李艳说自己早就猜到了,国安肯定是看上清香了。

  杨穆青听后给国安打了个电话,约他晚上在郊区水坝上面见面,杨穆青打完电话之后遇见了大树,他告诉大树说李艳现在在自己家里面躺在自己床上求着自己要娶了他,给大树来了个下马威之后自己就走了。

  大树回家之后告诉国安说李艳在杨穆青那里,国安想了想知道了是杨穆青给自己打的电话。国安告诉大树说他自己不想让李艳落到坏人的手里面,让大树照顾好艳子,这时候清香过来说李艳从来都没有喜欢过大树,为什么非要硬把大树根李艳撮合到一起,大树听后生气的走了。

  国安晚上在他过世的妻子面前说了几句话之后就出来了,他去了大坝上面之后看到了有一块木头上面写着他才是事件的真正罪人。国安看了之后心里面惊了一下子,国安大喊着让他出来,随后自己慌慌张张的跑走了。

  杨穆青送李艳回家的时候看到了国安,他说国安的脸色不太好,杨穆青走的时候告诉国安说让他千万要保重身体,言语里面别有一番含义。国安晚上在床上一直说着胡话,李艳看国安醒了之后告诉他清香刚才过来了,她自己把清香支走了。

  清香从国安家里面出来之后看到了小清,小清告诉清香说自己知道她的心思,还说自己支持她。国安告诉李艳说自己以后会跟杨穆青好好谈谈的,李艳高兴地不行,她还去给清香道了歉。老太太知道国安病了之后告诉清香说国安肯定是有什么事情瞒着大家,国安这人不简单。

  老太太去找李老太太给国安介绍一个对象,李老太太说她真的是多管闲事,清香是多好的人选啊。杨穆青回家之后找到了一种报复国安的快感,李艳去找杨穆青说她爸答应自己跟他好好谈谈,杨穆青说自己知道了,他会跟国安好好谈谈的。

  杨穆青跟着李艳去看国安的时候杨穆青专门买了一些东西,还说是秘密,国安肯定会喜欢的。清香一直照顾着国安,国安说自己是不会再找一个的,清香问他到底是怎没想的。(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李艳带着杨穆青回了家,清香让杨穆青晚上去他家里面吃饭,杨穆青高兴地答应了。国安让李艳先出去,自己跟杨穆青在屋子里面说起了话,李艳在外面看到了小清,她告诉小清说自己跟杨穆青就要结婚了,她爸已经同意了,李艳一直感觉小清喜欢杨穆青,心理面一直防着小清。

  国安问杨穆青有什么能力养家糊口,杨穆青说自己要是养心爱的人就有能力,要是自己不爱的人自己就没有义务养她,还说自己根本就没有打算去李艳。国安听后说让他滚出去,杨穆青不温不火的说了一番话,随后还拿出了自己准备的礼物,国安看了之后发现只自己当年在工地遗失的一只手套。

  国安生气的让杨穆青滚出去,这时候李艳过来问怎么又吵了起来,杨穆青说自己看来还是不受欢迎,随后自己就走了。李艳也要跟着杨穆青一起走,国安说要是李艳走了就不要再回来,让她做个选择,李艳没有听国安的警告还是走了。

  国安心理面有愧去牢里面看了东树,他告诉东树说本来应该坐牢的是自己,东树说自己已经想明白了,感谢他这么多年来帮着自己撑着这个家。还说自己在过一阵子就要出来了,让他再撑一阵子。李艳问杨穆青说他是不是不喜欢自己,杨穆青说是,随后还说自己是喜欢上小清了,李艳说他要是喜欢上小清了自己就杀了小清。

  李艳说自己真的很爱杨穆青,杨穆青不让她胡闹,李艳骂了杨穆青一句混蛋之后就走了。老太太托人给国安说了个媳妇,国安跟那个女的介绍了之后就进屋子里面聊了起来。国安拒绝了那个女的,走的时候老太太让他们两个人互相留了电话。

  杨穆青在大街上看到了小清,他说要带小清去一个好地方,他拉着小清去了海边。国安跟清香在院子里面说着话,国安说这么多年自己想通了,原创剧情,想要再找一个,还恭喜清香说东树就要出来了,他们一家人就要团圆了。清香跟国安两个人心理面都十分的难受,毕竟两个人在一起相互照顾这么多年是有感情的了。

  李艳又去找了杨穆青,说她知道自己错了,杨穆青说她根本就不知道自己错在哪了,她只能在她爸和自己之间选择一个人,李艳说自己再考虑考虑吧。杨穆青去大街上跟朋友喝多了酒之后去找了小清,他告诉小清说自己就是想来看看她,小清要送杨穆青回家。

  杨穆青在床上睡觉的时候要喝水,他拉着小青的手说自己真的好想她,还说自己从第一次看见小清就喜欢上了她,还说自己从来就没有喜欢过任何一个人,他根本就不喜欢李艳。小清说杨穆青喝多了,就要走,但是杨穆青拉住了她,杨穆青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还说了自己要报仇。

  小清说国安是个好人,肯定是杨穆青误会国安了,这时候杨穆青拉着小清的手说自己就是喜欢她,这时候李艳推门进来骂了小清一顿说让她滚。(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小清哭着回到了自己的裁缝店,清香看到小清回来之后问她怎么回事,是不是谁欺负她了,小青说没有什么。清香说自己总觉得心里面乱哄哄的不踏实,清香说自己这辈子不指望什么幸福了,只希望她和大树能幸福,她让小清离杨穆青远一点,还说这人就害怕爱上了自己不该爱的,到时候后悔就来不及。

  老太太上大街买菜的时候被个年轻人骑车子撞翻了,一个女的扶起了老太太把她送回了家里面。老太太十分的感谢那个女的,问了之后才知道那个女的叫依萍,还知道了他是离过婚的人了。老太太听后跟那个女的聊了起来,老太太说要跟依萍介绍个对象。

  依萍听后高兴得不行,问老太太说是不是已经有人选了,老太太想把国安给她介绍介绍。王警官带着东树一起出来外面买菜,东树看到了大街上的变化之后激动地不行,还说都不知道家里面变成什么样子了。王警官听后说他已经给监狱里的领导申请过了,可以让他回家看看。东树听后说自己还是不回家看看的好。

  老太太给清香说依萍那人自己看了是不错,想让清香去跟国安先说说。东树告诉王警官说他回家看看也好,自己之所以没有通知他的家人就是想要给他一个惊喜。清香去找了国安,告诉他说老太太又给他找了一个,让他去见见,国安说自己不见。

  国安问清香说真的那么希望自己再找一个,东树跟王警官在菜市场买完了菜之后说自己真的不敢想了,要是自己真的出来了就适应不了这种生活了。王警官带着东树回了家,东树进了家门之后心理面是百感交集。国安告诉清香说自己真的管不了那么多了,他拉着清香的手,说自己什么都不管了。

  东树听见了国安跟请想说的话,他又悄悄地走了,东树上车了之后说自己真的不想再回家了,让王警官开车走吧。李艳去小清的裁缝店里面找小清,她要让小清保证上次那样的事情不会再发生了,小清解释说自己跟杨穆青真的没有什么。李艳听后话说的十分的尖酸刻薄。

  这时候大树过来跟小清送饭也知道了这件事情,大树让小清跟李艳道歉,小清哭着说自己真的没有,随后自己跑了。杨穆青去见了小清,让他不要乱想,还说自己真的喜欢小清,这时候有个叫黑子的带着几个人围住了杨穆青,要报上次被打的仇。

  小清看他们打了起来之后受不住惊吓就昏了过去,杨穆青打跑了那几个人之后赶紧扶起了小清,但是小清没有醒过来。(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老太太带着那个依萍去找了国安,国安和清香正在木工坊里面干活,国安看到了依萍之后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就让她先干活。家里面的人看天黑了小清还不见回来,都担心的不行,杨穆青把小清送到了医院,小清脱离了危险之后大夫告诉杨穆青说说小清心脏不好,不能过于惊吓和激动。

  杨穆青问了之后得知小清的病需要动手术,手术费要三万左右,杨穆青不让小青走,让他在医院里面多观察几天。李艳在家里面问国安说要是哪天自己不辞而别了他会不会难过,国安说要是她真的离开了自己那么自己活着还有什么意思,李艳听后不说话了。

  小清回家之后清香问她去干什么了,还问了她说大树说的是不是真的,小清说自己跟杨穆青真的没有什么,就是让李艳撞见了几次。国安告诉清香说孩子们都大了让她不要再管那么多了,清香说他们之间就真的是永远都隔着一道墙,国安心理面也不是个滋味。

  杨穆青拿着东西去了小清家里面,他说自己是过来蹭饭吃的,清香和老太太都高兴地不行。杨穆青看了小清小时候的照片,他心理面一直想把自己知道的事情真相说出来,但是没有说。小清回家了之后看到了杨穆青在他们家吃饭,随后自己扭头就走了。

  杨穆青知道了小清的家境不好现在没有钱治病,小清一个人去了海边心理面想到了杨穆青难受的不行。依萍在国安的木工坊里面能说会道的也会拉生意,国安十分的感谢她,国安说自从她来了之后木工坊每天都能接到订单,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依萍跟国安的关系也近了不少,清香看到了之后心理面也有点难受,但是她还是让国安对依萍好一点。

  李艳还是一直不喜欢清香,他告诉国安说就算是让依萍做她后妈就比自己好。杨穆青去给小清送了一个鱼缸,在门外被李艳给看见了,李艳一脚踢碎了那个鱼缸,打了杨穆青一巴掌之后生气的走了。李艳问杨穆青说到底要让她怎么做才会喜欢上自己,杨穆青说让自己爱她也可以,只要是她什么时候跟李国安断绝关系,自己就不在理小清。

  国安接到了杨穆青的电话,杨穆青说他女儿要跟他断绝关系,这还仅仅是开始,好戏还在后边呢,国安听后心理面有事七上八下的一个人在屋子里面喝闷酒。依萍看出了国安有什么心事,但是也不好问。(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清香心里面不高兴,大树因为李艳的事情心里面也不高兴,经常她们娘俩在一起吵嘴。依萍给国安抄了几个下酒的菜,她也坐下来陪国安一起喝酒,国安说他这个样子不值得其他人去爱,依萍说国安竟会说点傻话。随后国安又跟依萍说起了艳子的事情,还说自己心里面怎么会不爱自己的女儿呢。

  李艳在屋子的外面偷偷地听见了国安说的话,李艳听完了之后跑进屋子里面抱住了国安说自己知道错了,以后再也不会惹国安生气了,国安也说自己做的也不对。清香看到依萍跟国安在一起的时候确实过得很幸福,她心里面一直都不高兴。

  国安问清香说到底是为什么让他们两个人之间这个样子,清香说既然他们两个人不能在一起那就长痛不如短痛,这样对两个人都有好处。老太太告诉清香说依萍过来看自己了,还说他跟国安的事情已经差不多了,依萍听后又不说话了。

  杨穆青又找到了小清,小清也一直的跟杨穆青保持着距离,小清回家之后告诉清香说他看见国安刚才在自己家的门口站了好大一会儿,还说依萍现在追国安追的可紧了,要是她在这么憋着那么国安可就真的跟人家跑了。清香给小清说出了自己心里面的疑问,小清说自己支持她,还说让她好好把握自己的事情。

  小清去看了东树,他告诉自己父亲说自己喜欢上了一个人,但是又不能跟他来往,还说自己爱上了别人的男朋友。但是那个男的说他也喜欢自己,随后东树说自己支持她,还问了清香的事情。国安去找了清香,他给清香说要是她真的不喜欢依萍自己就把他给辞了,清香听后心理面又开心了许多。

  监狱里面有两个警官过来东树家里面告诉清香说东树在监狱里面的情绪十分的不稳定,他们调查猜想肯定是家里面出了什么事情所以就过来看看,希望清香能去监狱里面看看东树给他解开思想上面的包袱。清香猜想东树肯定是知道了他跟国安的事情,所以心理面不高兴才会想不开的。

  清香给国安说了东树的事情,他们两个人第二天一起去看了东树,国安为了不让东树误会说自己找了个对象,是老太太介绍的,东树听后心理面一下子想开了。国安跟清香两个人出来的时候都不高兴,清香说这样说挺好的,说着说着自己就哭了,国安心理面也难受的不行,他说既然清香这么希望他结婚,那么自己第二天就去登记结婚。

  国安说他知道清香心里面不愿意是这样,但是她又无可奈何,她让两个人都死了心,国安还说现在两个人都算是解脱了。(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依萍知道大树一直喜欢李艳,还知道小清现在跟李艳的男朋友揪扯不清,她告诉李艳说自己以后会给李艳出气的。依萍在大树干活的时候一直挑着大树的毛病,大树根依萍吵了起来。老太太告诉大树说以后就别让他去国安那里面上班了,还让他搬回来家里面住,但是大树说自己的事情不让他们管。

  杨穆青给国安打电话说要他拿三万块钱,要是拿不出来的话他处心积虑保守的秘密就付诸东流了,他会把事情的真相公之于众的。国安说自己真的没有那么多的钱,但是自己会想办法给他凑的。依萍问国安是不是有什么难处,国安想了想给依萍说这件事情谁都不要说。

  第二天依萍取了自己的钱给了国安,清香过来给国安送信,国安给清香解释说他跟依萍没有事情,清香问国安说她要那么多钱到底是要干什么,出什么事情了。国安说自己真的没有什么事情。李艳把依萍给杨穆青织的毛衣给杨穆青送了过去,她抱着杨穆青说自己真的很爱他。

  杨穆青说李艳又骗她,问她是不是跟国安还没有断绝父女关系,还竟然口口声声的说她爱自己。随后杨穆青又告诉李艳说让她帮自己做一件事情,实际上就是去把国安给他的钱拿回来,藏在暗处的国安偷偷地看见了是李艳去接头的地方拿了钱。

  李艳拿了钱之后去杨穆青家给了杨穆青,国安一直在后面偷偷地跟着。杨穆青拿到了钱之后不让李艳问那么多,让她先回去,国安等女儿走后去了杨穆青的家。国安看到是杨穆青之后说果然是他,说自己给他拼了,国安给杨穆青说他折磨自己也就算了,但是为什么要把李艳也给扯进来。

  国安回家之后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了,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样去阻止这一切的发生,不知道该怎么样阻止李艳跟杨穆青在一起,他知道杨穆青就是个无赖。东树在去买菜的时候跟着王警官又回家里面看了看,依萍在屋子里面跟国安说着话。国安说如果世界上有卖后悔药的自己一定要买回来,但是自己不想又没有什么用。

  依萍让国安把心里面的事情给自己说说,国安说自己不想说,自己太累了,东树看到了国安跟依萍在一起拉着手的时候高兴地走了。依萍在看了加工坊的账之后发现了清香在记账的时候记得不细,有很多细的开支都没有写出来,这时候李艳也添油加醋的说管账又不是清香的强项,做饭多好呀。

  清香听后说自己年纪大了账又管得不好,其实自己也都早就考虑好了要把账给交出来。清香还说自己知道这作坊是小本经营,不该养闲人,这时候国安说这账以后还是清香管着,自己放心,但是依萍听后又生气了,他说原来国安都一直不相信自己,一直的防着自己。(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依萍要离开木工坊说自己不干了,李艳拉着依萍说不让她走,她一走有人就高兴了,还说眼看就要拿下她爸了这么走了就会前功尽弃的。依萍说自己太累了,想一个人清静清静,第二天清香也没有去木工坊里面上班。国安找到了清香让她去上班,但是清香说让他去把依萍找过来,自己不打扰他们。

  国安说怎么所有的人都在逼他,他一个人真的就快撑不住了。清香说他知道国安一个人不好过,但是他们俩前面已经没有路了,随后说自己去把依萍给找回去。清香去依萍住的地方找了她,她告诉依萍说了自己不打算在木工坊里面干了,还说了老太太说的话,两家人不应该走得太近了,毕竟是两家人,还说是国安让自己来的。

  清香给依萍说国安这人爱面子,好多话心里面是这么想的可是偏不这么说,依萍听后就跟清香回去了木工坊。清香把依萍带回去了之后就给国安说自己不干了,他回家之后告诉婆婆说自己准备开个豆腐坊自己卖豆腐,老太太听后高兴得不行。

  赶紧张罗着一家人帮着清香干活。

  老太太第二天特意的去监狱里面看望了东树,她告诉东树说清香开了一间豆腐坊准备自己买豆腐,让东树好好地表现,早点出来一家团圆。东树说以后不让她老人家一个人过来了,有什么事情就让清香过来,路上万一出了什么事情自己该怎么办呢。

  杨穆青就能是当年死去那几个工人其中之一的一个孩子,他现在长大了,他跪在了自己父亲的坟前说了自己心里面的痛处,还说自己一定会让李国安承受折磨的。杨穆青喝了一些酒之后就昏倒了小清的裁缝店门口,他把那三万块钱给了杨穆青之后就睡了过去。

  小清赶紧去把大树给找了过来,大树给杨穆青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杨穆青醒了之后告诉大树说自己真的不喜欢李艳,他真的希望大树能跟李艳好了别老缠着自己。大树说杨穆青是个混蛋,杨穆青说自己喜欢的是小清,有些事情大树早晚有一天会知道的。

  加工坊的工人因为吃惯了清香做的饭说依萍做的饭不好吃,还说要是再不改善伙食的话他们就不干了。依萍没有办法就去找了清香说了这件事情,她想让清香去给工人们做饭,清香说怎么的也要一个月给自己五六百块钱吧。依萍听后说这件事情呢自己也做不了主,要去问问国安。(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国安告诉清香说过两天是自己的生日,要办几桌请自己的朋友吃饭,想让清香多费费心,还让清香去家里面吃饭。而依萍跟李艳也商量着在家里面做点菜给国安好好过一次生日,国安回家之后看见依萍跟李艳已经做菜做的差不多了,国安告诉依萍说不让她做了。

  国安去了清香家里面叫老太太去自己家里面吃饭,这时候清香做菜也做得差不多了,让国安帮着给端过去。清香过去了之后看见依萍已经弄得差不多了,清香十分的生气,说不带这么欺负人的。这时候李艳带着杨穆青也去了,杨穆青非让清香在他们家吃饭。

  大树去叫老太太跟小清去过安家吃饭,吃饭的时候杨穆青说的话又把国安气得不行,国安让杨穆青滚,杨穆青走了之后李艳又追了出来,杨穆青说李国安既然生气就证明他快被自己给气疯了,他要的就是这种结果。李艳问他为什么要把他爸爸给气疯了,杨穆青说让李艳滚,别来烦自己。

  被杨穆青打过的那个流氓小黑想认他做大哥,小黑还问了杨穆青是不是讨厌李艳,还说自己挺喜欢李艳的,要是他不喜欢就让给自己,自己不嫌弃。清香把那三万块钱要还给杨穆青,说自己不能要,要是李艳看到了就更加的说不清了。杨穆青说自己就是喜欢小清,他不管李艳怎么说。

  清香说杨穆青这么折磨李艳太无耻了,杨穆青说自己是无耻,就是想让李艳早点离开自己,自己真的是很喜欢小清。杨穆青说他们都被李国安给骗了,小清让杨穆青赶紧走,两个人正在拉扯的时候李艳过来了,李艳看到了之后气得不行,说小清真不要脸,还骗自己男朋友的钱,说着还要打李艳。

  杨穆青把李艳拉出来了之后说别让李艳来烦自己,自己的事情不要他管。小清一个人在店里面哭着,李艳一直跟着杨穆青,杨穆青说李艳不管做什么自己都不会爱他的。李艳说自己就去告诉小清说这钱是怎么来的,杨穆青气的打了李艳一巴掌,他告诉李艳说要是敢说出来自己就杀了她。

  东树跟王警官去买菜的时候王警官给了他十分钟的时间让他再回家里面看看,东树回了家之后看到了清香,他想跟清香亲热亲热,但是清香说大白天的没有答应他。这时候老太太听见了动静去看了之后发现是东树,东树看见了他妈之后说了几句话就说自己时间到了要走了。(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依萍看见大树在做梳妆台,她就告诉大树说在他们的木工坊里面是不能接私活的,要是接了是要按市价给钱的。大树没有理依萍,没想到依萍借题发挥说的更加有劲了,这时候要走的东树听见了依萍的说话声,就要过去看看。

  东树跟清香去了之后看见依萍正在数落大树,清香排在桌子上了一百块钱,依萍看了之后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他说就是想让大树知道干什么事都要有个规矩,大事听后也没有说话就出来了。东树交代大树说以后要听清香的话,随后自己就走了。

  老太太告诉清香说让她把大树给叫回来,清香说她怎么就没有看出来呢,大树那是看上他们家李艳了,老太太听后说自己怎么就没有想到呢。杨穆青带着李艳去了小黑开的酒吧,李艳看见了小黑之后就要走,但是杨穆青拉住了李艳说先进去再说,自己在跟他解释。

  李艳告诉杨穆青什么时候跟这种人搅和在一起了,小黑给李艳道了歉,说自己是真心想认杨穆青做大哥的。小黑喝了酒之后说自己真的很喜欢李艳,杨穆青也说既然黑子喜欢李艳就让李艳跟了他算了。李艳听后生气的掀翻桌子就走了。

  国安回家之后清香和老太太告诉他说依萍对大树也太苛刻了,国安听后告诉依萍说大树就跟自己的亲儿子一样,跟其他的工人不一样。李艳喝多了酒之后杨穆青送李艳回家,李艳不让她他走,国安生气的骂李艳没有出气,让大树把李艳扶到了屋子里面。

  杨穆青出来的时候见到了小清,他拉着小清问为什么不要自己的钱,还说自己就是喜欢小清。这时候清香出来把小清拉到了屋子里面,他告诉小清说就算是杨穆青喜欢她也不行,她不能喜欢上那个男人,杨穆青是李艳的男朋友,不能干对不起李艳家里面的事情。

  国安告诉依萍说让她今天晚上留下来照顾一下李艳,依萍听后答应了,说只要艳子不嫌弃她,她肯定会待艳子向她亲生女儿一样。大树知道李艳不爱自己,一个人出来了,第二天依萍去大街的时候遇见了清香,她跟清香说着国安的事情。国安听到了之后把依萍叫到了屋子里面,说有话对她说。

  国安给依萍说让她以后不要再说那样的话了,依萍听后心理面十分的难受,哭着走了。杨穆青在大街上告诉小清说不管她怎么看自己都改变不了自己爱她这个事实。(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小清在家里面告诉清香说自己现在心理面挺矛盾的,但是现在一想要是这个家散了等她爸回来一看要多伤心呀,清香说自己都知道。小清出来的时候被杨穆青给叫住了,小清没有理她自己走了。国安晚上的时候站在院子里面告诉清香说自己思前想后还是决定他们俩不能那样做,清香还是自己嫂子。

  清香说不让国安那么作践自己,都是自己一时冲动才那么说的,不算数的。清香让国安忘了自己跟依萍结婚吧,两个人站在院子里面隔了一堵墙都哭了起来。杨穆青问小清说她一直都在回避自己到底是她因为李艳还是因为她根本不喜欢自己,小清说为什么他要逼自己。

  小清说自己承认她爱杨穆青,但是他们不能在一起,杨穆青不让小清再说傻话了,他们两个人都要面对现实,随后两个人相拥着倒在了一起,发生了关系。小清去监狱里面看了东树,他告诉东树说自己跟杨穆青好上了,还说自己这是不是夺人所爱呀,东树说这没有什么,既然爱那就要爱了,但事先要保护好自己。

  杨穆青去医院问了小清的手术需要多少钱,医院的大夫说至少也需要七八万八,杨穆青听后知道自己的钱还差得很多,他没有办法只好又给国安打电话要钱。他威胁了国安一番之后说给他两天的时间让他把钱放在老地方,国安听后说杨穆青实在是太卑鄙了。

  依萍从老家回来之后看到国安的脸色不太好,他问国安说是不是那个人又打电话找他的麻烦了,国安说自己真的快撑不下去了,依萍说自己也难受的很,她也快撑不下去了。国安听后说自己这个样子根本就不值得依萍为他这个样子,老太太见依萍回来之后找他说话。

  老太太告诉依萍说不能让她轻易地放弃国安,依萍说国安心理面已经有人了容不下她,老太太说自己现在是害怕呀,她是害怕国安跟清香陷得太深,以后没有办法收场了,她让依萍多下下功夫,不光是为了她,也是为了自己。

  清香又去监狱里面看了东树,东树说自己想明白了,让清香过自己的日子去,清香说她真的没有干什么对不起东树的事情,国安更没有。东树说让清香好好地去过她的日子,自己怎么样,他的感受怎么样不重要。清香说让东树好好改造,争取宽大,他会等着东树的。

  国安把自己前妻留下来给李艳的金银首饰卖了凑够了杨穆青要的钱,他告诉杨穆青说自己的忍耐是有限度的,希望他不要欺人太甚,不要对李艳打什么歪主意。杨穆青说自己不会把兔子逼急的,他跟喜欢另一种方式折磨国安。(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国安回去之后告诉大树说要他一定要把李艳给追回来,不能让他在外面受到伤害,还说自己在背后支持大树的,大事听后坚定地点了点头。杨穆青把小清的住院手续给办好了,他拉着小清去了医院做检查,他说自己要把小青的病给彻底治好了,然后带小清远走高飞离开这个地方。

  小清说这件事情自己还没有想好,要是他妈知道了不好,随后他说以后别让杨穆青对自己那么好。李艳以杨穆青不跟小清来往为条件去陪黑子喝酒,李艳心理面不好受,黑子让李艳喝完了酒之后杨穆青还让李艳去唱歌,李艳拿着麦克风唱着唱着就哭了起来,杨穆青听着心理面也不高兴难受了起来。

  大树去酒吧里面接李艳,李艳唱完哥之后一句话也不说做到了一边,黑子拉着李艳言语轻薄的还让李艳喝酒,杨穆青在一边也不说话,最后干脆站起来要走。杨穆青走后黑子对李艳动手动脚的,这时候大树看到了,大树打了黑子一顿之后拉着李艳就要走。

  黑子叫了几个人打了大树,李艳不让黑子打了,黑子还让李艳喝酒,这时候杨穆青过来看到了之后大树问他就是这么对李艳好的。杨穆青没有组织大树带李艳回家,李艳在路上醉的一塌糊涂,她说自己知道大树喜欢自己,但是自己就是喜欢杨穆青。

  大树把李艳送回家了之后被清香给看见了,清香看见大树受伤了之后就知道他肯定是为李艳出头了,他生气地说自己就是不答应李艳跟他在一起,不同意他们两个人的事情。小清回家了之后请想让她去给大树送点药过去,大树照顾着李艳,李艳说都怪大树坏了他的好事,本来自己就要成功的,都被大树给搅黄了。

  小清给大树送的药大树没有接,说自己不用,里演出啦看到了小清之后又是一顿冷嘲热讽,她说自己真的没有想到她这么不要脸还感到自己家里面来。还说这一切都是小清害的,自己该做的不该做的什么都做了,但是还得不到杨穆青的心,随后又说自己得不到的东西谁都别想得到。

  清香找到杨穆青说自己不想让李艳和家里人太难受了,不让他们以后再来往了。杨穆青说不管发生什么都不会离开小清的,他么俩说的话全都被李艳给听见了,李艳推门而入的说杨穆青骗了她,还告诉小清说让她别得意的太早了,随后自己就生气的跑走了。

  黑子在大街上遇见了李艳,她带着李艳去喝酒,说什么难过的事情都会忘掉的。(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国安在家里面等着不见李艳回来就拉着大树出来找李艳,黑子把李艳灌醉了之后拿出了海洛因想让李艳沾上,他想着这样李艳就会依赖上自己,到时候自己想让她干什么都可以。黑子抱着李艳说自己真的很喜欢她,让她跟了自己,到时候自己什么都依了她。

  李艳不答应黑子,黑子想要对李艳施暴的时候被李艳拿着桌球打了头,李艳趁机赶紧跑了。清香问小清说李艳失踪了他知不知道,小清说自己跟杨穆青好了,清香知道了之后说小清还是干了对不起他们家的事情。小清说自己不是故意的,但是杨穆青根本就不喜欢李艳。

  小清第二天在大街上面见到了李艳,李艳精神恍惚的问小清说是不是她特别盼着自己出事,李艳说非要拉着小清找清香评评理说看看她女儿到底在外面干了什么好事。李艳拉着小清回了家之后当着国安和清香的面说小清是个狐狸精,她抢了自己的男朋友,还被自己当场给逮住了。

  清香拉着小清回家了之后问她事情都成这个样子了该怎么办,小清说自己想跟杨穆青结婚,他们俩是真心相爱的。清香第二天去找了国安说小清给自己摊牌了,说她要跟杨穆青结婚,国安说这绝对不行,这根本就不是谁对不起谁的事情,那杨穆青根本就不是个好人,小清嫁给他就坏了。

  清香说要拆散两个相爱的人是多不容易的事情,说到这儿的时候国安也不说话了,两个人都沉默了。李艳天天在夜总会里面喝的烂醉,大树一直跟着李艳关心着她。小清因为家里面的人都不同意自己跟杨穆青的事情就在东树去卖菜的路上等着东树,他见到了东树之后告诉了东树自己要跟杨穆青结婚的事情。

  东树细问了之后才知道那是李艳以前的男朋友,东树听后说这就是小清的不对了,这怎么能对得起人家,随后东树让小清跟那个姓杨的赶紧断了,不能惹清香生气。国安接到了一份很大的订单,那个雇主自称是县体校的主任,专门订购五十套学生用的衣柜,但是暂时付不了定金,等货全都做好了之后一次付清。

  依萍说这样不给定金就接生意恐怕是不妥当的,但是国安执意要接下这笔单子,他告诉依萍说他们加工坊最近一直没有什么大的单子,资金也周转不过来,但是要是不接的话他们这次恐怕就要关门了。依萍给国安借了一些钱让他把木料给买齐了,国安感谢地不行。

  小清在家里面收拾好了东西之后要离开家里面跟杨穆青在一起,清香没有留住小清。(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国安找依萍说清香晕倒了让她赶紧过去照看一下,小清去找了杨穆青,没有想到李艳跟杨穆青在一起,小清看到了之后也没有上楼。依萍在屋子里面陪清香说话,国安炖了鸡汤让她给清香端过去,依萍有些醋意,让国安自己去送。清香问了国安生意上的事情,国安说刚接了一批大单子。

  小清去了阿华家里面,小清伤心的不行,说自己太傻了也许就是自己的报应。李艳晚上接到了一个人送的花,那个人说是杨穆青送的,还给了李艳一个地址,李艳看了之后高高兴兴的去了。大树看李艳出来了之后一直跟着李艳,他担心李艳出什么事情。

  李艳去见了杨穆青之后看见黑子带着人也在,李艳想走,但是杨穆青说这是专门给她办的宴会,黑子还给李艳道了歉,但是李艳浑然不觉自己已经上了杨穆青的套。李艳喝醉了酒之后杨穆青就离开了,这时候黑子拉着李艳要给她注射海洛因,李艳害怕的大喊着救命。

  大树听见了李艳的求救声之后就赶了过去阻止了黑子让李艳赶紧跑了,这时候杨穆青过来准备打大树,但是被杨穆青给阻止了,大树说杨穆青不是人。但是杨穆青给大树说了当年在工地上电死人的事情,还说他这么多年来认贼作父,但是电闸根本就不是他拉的,还说东树坐牢是因为他猜想电闸是大树拉的,但是大树根本就没有拉电闸。

  杨穆青给大叔说了事情的真像,还说国安才是真正的凶手,自己的父亲就是当年被电死的一个,还说自己要报仇。大树知道了真相之后求杨穆青放过李艳和小青吧,但是杨穆青说自己对小青是真心的,但是李艳根本就不爱大树,大树说自己知道李艳不爱他,但是求杨穆青放过她。

  大树知道了事情的真相之后心理面一直十分的难受,李艳偷偷听到了事情的真像之后也哭得不行。国安去杨穆青住的地方找了小清,说小清已经离开家里面两天了,她妈都被气病了,但是杨穆青说小清不在他那里住,杨穆青想了想肯定是昨天晚上小青来找自己的李艳跟自己在一起被小清给看见了。

  杨穆青找到小清说要给小青解释清楚,还说小清的妈妈病了,让她赶紧回家看看。晓庆在大街上看到了大树,大树心情不好没有给小青说话,黑子因为大树两次都坏了自己的事情想要报复大树拿他出出气。清香跟杨穆青在一起说了小清的事情,请想让杨穆青放过小清,但是杨穆青说有好多事情清香不知道,还是不知道的好,自己真的很爱小清。(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清香知道小青没有跟杨穆青住在一起之后就去找了阿华,清香在门外给小清说自己过来看她了,还说了李艳的事情。国安去体校送柜子的时候一问知道了那个张主任是被开除的,自己签的合同上面的公章也是假的,学校里面的人说国安被骗了,那个张主任是不是跟国安有仇啊。

  国安知道自己被骗了之后把柜子拉回了家里面一句话也不说,国安不知道那个张主任为什么要害自己,依萍说这不对,肯定是有人指使的。清香回去之后知道国安被骗了。清香知道了之后心理面也十分的难受,他去劝国安说让国安想开一点。

  李艳在自己屋子里面关了撒天之后开开了自己屋子的门,李燕告诉依萍说让她早点离开她爸,因为国安配不上她。杨穆青给国安打电话说五十个柜子没有卖出去还不至于破产吧,随后又说李艳的状态是不是也很好,国安生气的说杨穆青不要欺人太甚,要不然自己就跟他拼了。

  国安去找杨穆青问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国安见到了小清,他告诉小清说奶奶病了,让她赶紧回家去看看,小青没有说话就走了。杨穆青说自己对小青是真心的,自己折磨李艳就是等于折磨国安,他说只要国安能放弃自己心爱的女人跟国安结婚自己就放了小清,问李国安能不能做到,国安点了点头答应了。

  大树染上了毒品,他去买毒品的时候被国安给撞见了,清香回家之后跟大树在一起说话知道大树真的没有拉电闸,大树说现在说什么都没有用了。国安因为那一批柜子的事情忙的焦头烂额的,清香在大街上见到了王警官,王警官知道了之后说去监狱里面问问领导看看需不需要。

  国安给依萍求婚了,还是当着清香的面,依萍让清香当个见证人。清香说让他们俩趁早把婚事给办了,省的夜长梦多。国安说完了之后回到屋子里面心里面也说不出来是个什么滋味,国安跟依萍出来吃饭的时候依萍问国安真的还要继续照顾清香家吗,国安说是的,结过婚的时候还是跟以前一样。

  吃过饭的时候依萍给国安说了自己以前有过一段失败的婚姻,但是国安说过去的事情就让他过去吧,自己也不在乎。大树晚上头图吸毒的时候被国安给看见了,国安生气的说这东西能沾吗,一旦沾上了他这辈子就毁了。国安打了大树一巴掌之后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李艳回去之后告诉国安说大叔这个样子都是因为自己,还说自己恨国安。国安给大树说让他好好地把毒品给戒了,他给大树跪下来求大树,大树说这个家已经毁了。小清知道了一点事情之后去找杨穆青,他打了杨穆青一巴掌之后问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杨穆青说自己就是为了抱负李国安,就是要让他流落街头,小清说自己怎么会爱上他这种人,还说他怎么还害她哥吸毒。小清要走的时候被杨穆青给拉住了,小清受到了刺激之后心脏病又犯了,杨穆青把小清送到了医院,大夫说小清急需输血,还说小清的血型十分罕见,要把他的亲人找过来,要不然小青就危险了。

  杨穆青听后赶紧去找小清的家人,清香去告诉国安说一会儿王警官跟东树买完菜要过来,让他去亲自问问王警官。杨穆青去找清香告诉她小清病危,急需输血,这时候东树听见了之后说只有自己的血型跟小青一样,要去给小清输血。王警官说事关重大自己做不了主,要请示一下。

  东树等不急了就拉着杨穆青去了医院,王警官说这下子完了,出大事了,郑东树这是越狱还劫了警车,结果是一样的。老太太也急的犯了病,东树给小清输了血,杨穆青把小清住院的费用和动手术的费用也一起给交了,他高兴地说小青的病这下次终于可以完全治好了。

  东树等小清脱离了危险之后要被带走了,东树临走的时候告诉杨穆青说让他好好地待小清,杨穆青说自己保证会把小清给照顾好的。东树要走的时候杨穆青追上了东树要告诉他当年的事情,但是东树说自己知道,自己是当事人比谁心理面都清楚,还说过去的事情就让他过去吧,他只要对小青好就行了。

  王警官告诉东树说他真是糊涂,要是再晚走一会儿上级同意了就没有事情了,东树说自己不会后悔的,不管上级怎么处理自己都没有意见,自己这是救了女儿的命。王警官说让东树好好表现,他们现在都在向上级申请争取宽大处理。

  老太太在床上告诉国安说这么多年来他做得太多了,自己知道他和清香的感情,国安说让老太太放心,自己会照顾好这个家的,等东树回来一定还给东输一个完整的家。老太太说自己这么多年其实早就原谅国安了,这人谁没有个糊涂的时候。

  杨穆青告诉小清说自己是真心爱她的,让她再相信自己最后一次,自己一定会带她离开的。依萍想离开国安,她说自己知道国安忘不了清香,国安不想让依萍走,依萍出来的时候遇见了清香,清香让依萍好好跟国安过日子,依萍说自己有事就先走了。

  杨穆青给国安打电话,说自己要走了,不会再找他麻烦了,国安说自己想杀了他,杨穆青说晚上让他出来做个了结。(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国安去跟杨穆青见了面,国安说自己犯的错自己无法原谅自己,都是自己的懦弱造成的,十几年来自己的心里面没有一点安定。国安说自己原想着认认真真的赎罪来祈求老天的原谅,但是没有想到现在杨穆青又来折磨自己。杨穆青说这是他活该,他毁了自己的家,毁了自己的一切,这都是李国安造成的。

  杨穆青说自己是当年死去的那个电工石大海的儿子,自己的童年是多么的凄苦,连自己的梦想都给放弃了。李艳让大树不能再折磨自己了,她说大树真傻,真的不值得为自己这么做,还说让大树戒了毒品。杨穆青给国安说完了之后国安跪在了石大海的墓前说起了自己的心里话。

  国安说这么多年来自己真的是生不如死,还说当年要不是为了赎罪自己早就不想活了。杨穆青想到了小清,也知道了自己的做法伤害了小清,他想着或许是自己这么多年来背负的包袱太大了。清香去医院看了小清,国安回家之后跟李艳说了对不起,李艳说他对不起的人是清香她们一家。

  国安说自己当年之所以不敢承担就是因为害怕李艳年纪小,李艳说够了,她现在也好不到哪去,她自己注定一辈子要活在阴影之下。国安说李艳不原谅自己没什么,要她对大树好一点,大树是真心爱她的。国安决定第二天去派出所自首,把大树给换回来,他不想再躲下去了。

  国安说完之后要把事情的真相告诉清香,他去了清香家里面之后老太太已经不行了,清香见老太太去世了之后跑到院子里面哭了起来。小清从医院跑回了家里面,小青也伤心的不行。国安操办着给老太太举办了葬礼,依萍要走的时候路过清香家得知老太太去世了。

  东树回家看的时候老太太已经下葬了,国安跪在老太太的坟前面说自己是个畜生,自己没有办法原谅自己,他说自己实在是受不了这种煎熬了,东树是冤枉的,是自己对不住东树。清香不让国安在说了,他说自己跟奶奶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情谁都不愿,老太太早就原谅国安了。

  清香问国安说现在才说出真相不觉得太晚了吗,东树现在回来并不能改变什么,清香说一个人能有几个十年,自己已经支离破碎遍体鳞伤了,自己回不去了,再也回不去了。东树在王警官的带领下去了老太太的墓地,东树说自己当年为了义气把这个家一扔就是十几年,让老太太受委屈了。

  东树说自己谁都不怨,不愿清香也不怨国安,要怨也怨自己,东树哭得不行。(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李艳在酒吧里面唱歌的时候看见了东树去找黑子买毒品,杨穆青看到了之后让那个黑子把钱给大树,大树拿着毒品慌慌张张的跑了。杨穆青生气的打了黑子,说如果黑子以后不干了自己就放了他,黑子要找杨穆青拼命,还说自己已经报警了。

  这时候李艳推门进来问杨穆青说为什么要这么做,既然他跟国安有仇为什么要害自己害大树,杨穆青给李艳说了声对不起。李艳知道杨穆青一直是把自己当成了一个工具,根本就没有爱过自己。黑子拿着刀威胁杨穆青的时候划伤了李艳,杨穆青把李艳送到了医院,杨穆青告诉清香说自己是真的很爱小清,他已经离不开这里了。

  杨穆青说自己真的很爱小清,这时候东树过来打了杨穆青一拳让他滚,李艳醒来之后让国安好好地振作起来,国安说自己以后再也不会躲躲闪闪的了,要面对现实。清香告诉大树和李艳说自己是最有理由恨国安了,但是自己相信如果时光可以倒流国安肯定会选择的,这么多年来国安活得很不容易,他一直活在自己的大牢里面。

  清香发现了大树吸毒之后气得要打死大树,她哭着说郑家的脸都让他给丢尽了。杨穆青跪在了自己父亲的坟前说自己想好了,自己要好好地找一份工作,然后把小清娶进门。大树跪在老太太的遗像前面说自己知道错了,自己一定要把毒给戒掉。清香哭着说大树一定要戒掉,她相信大树。

  大树去医院看李艳的时候李艳说他太傻了,要是他戒不了毒那自己也会很痛苦的,大树发誓说自己一定要把毒给戒掉。杨穆青去找小清祈求小清的原谅,小清说他已经是自己家里的罪人了,杨穆青说自己真的没有想到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

  大树让清香把他关在屋子里面戒毒,大树毒瘾犯得时候要死要活的,清香没有办法叫来了国安,国安让清香拿着绳子把大树给捆了起来,随后又把大树锁在了屋子里面。李艳看着大树被捆起来痛苦的样子自己也哭了起来。

  小清把裁缝铺交给了阿华,说自己以后不去了,她在家里面帮着清香卖豆腐,清香知道是杨穆青去找小清了,也没有说什么。大树想要出来的时候李艳去找了大树让他回去,大树说自己真的受不了了,自己挺不过去了。李艳哭着抱住了大树,她说大树一定会挺过去的,自己会一直陪着他的。

  清香跟国安带着大树去看了东树,东树看到大树瘦了一圈,他说自己要是在外面非要打断大树的腿,他问大树为什么会染上毒品。(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东树告诉大树说自己是第一个知道真相的人,国安早就说了那个闸是他拉的,但是自己不信,以为是大树拉的。但是这么多年来自己什么都不恨了,他让大树好好地把毒给戒了,然后正经的把李艳给娶回家。清香去找了李艳,他告诉李艳说让她去看看大树,大树有东西要给他看。

  李艳去了大树的屋子里面,大树用一块木头给李艳刻了一个像,李艳问大树为什么对她这么好,大树没有说话。杨穆青又找了小清,他告诉小清说自己在县体校找了一份教师的工作,他要让小青过上好日子。小清说他还有脸来自己家,还给自己说过上好日子,要不是因为他根本就不会有这么多的事情。

  杨穆青说让小青再给他一次机会,就算小清现在不原谅自己,但是他可以等,一直等到小清原谅他为止。杨穆青走了之后小清哭了起来,大树因为受不了了又让国安把他给捆了起来,李艳看了之后心理面难受的不行,她已经开始慢慢地接受大树了。

  李艳去找了小清,她问小清是不是忘不了杨穆青,她说自己再也不会跟小清抢了,杨穆青心理面一直喜欢的是小清。李艳说了自己的心里话,她说这事情不怪杨穆青,怪他爸,杨穆青对小青是真心的,她劝小清跟杨穆青好好在一起,别做让自己后悔的事情。

  东树在监狱里面加工厂干活的时候发现机器电线老化的太严重了,但是监管说先凑活着用吧。国安在大街上遇见了依萍,他想让依萍再回到他的木工坊里面,依萍说自己走的时候就没有打招呼,现在再回去会有人笑话的。国安说现在家里面发生了很多的事情,自己都快支撑不住了。

  国安把事情的真像和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告诉了依萍,他让依萍回来,说木工坊需要她。大树戒掉了毒瘾,家里面的人都十分的为他高兴,最高兴的要数李艳了,清香对着老太太的遗像说大树回来了,她的大树健健康康的回来了。李艳跟大树两个人好了。

  依萍去了国安的木工坊,但是没有进去,国安看到了她之后让她进去坐坐,清香看到依萍之后拉着她去家里面吃饭。国安在吃饭的时候告诉清香说要不要把李艳跟大树的事情给定下来,大家都高兴地不行。清香开了一间豆腐店,生意也算是可以。

  清香问依萍现在有没有着落,依萍说还没有,正找着呢,清香说让依萍回来吧,既然她知道了真像就应该理解国安,国安心理面其实是很喜欢她的,他自己真心希望依萍跟国安能好好地过日子。

  东树他们工作的工厂着火了,东树受伤住院了。(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国安跪在东树的病床前说自己对不起东树,东树说自己早就原谅国安了,让国安起来说话,他们俩还是好兄弟。东树因为表现好立了功被提前释放了,但是因为抢救国家财产受伤了一条腿。东树出狱的那天国安特意的带着孩子们给东树放了炮迎接他。

  晚上东树没有跟清香一起睡,自己睡到了外面的床上,第二天一大早东树就起来了,他跟清香显得有些生分了。清香说自己去豆腐坊了,东树要去帮忙,但是清香让他在家里面呆着好好的养伤。东树去了国安的手工坊,想让国安给他找点活干,他说自己都好的差不多了。

  国安跟东树出来喝酒,国安说自己必须去派出所投案自首,要不然自己心里面的坎过不去。大树在家里面实在是闲不住,大家又不让东树干活东树以为自己没用就搬回了老家一个人住。清香去找到了东树问他为什么不吭一声就搬走了。

  东树说都这么多年自己一个人都生活习惯了,他们也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忙,现在自己回来了反而大家不习惯了。清香说东树要是东树不跟他回家自己就一直坐在门口等着他。国安告诉依萍说让她第二天以自己媳妇的身份和大家一起去把东树给劝回来。

  依萍说这也太突然了吧,还没有跟孩子们商量,李艳出来说让依萍答应了吧,他早就把依萍当成一家人了。清香告诉东树说让他回家吧,他们踏踏实实的过日子好好的生活,东树说最好的日子全让他给耽误了,他让清香好好休息,第二天还要赶路回去忙豆腐坊的生意。

  第二天一大早国安就带着依萍和孩子们一起来找东树,东树让他们都回去,国安说自己这么多年来都在代替着东树,他要是不回去这个家这个家就不算是完整的。清香拿出了东树一直存放着的离婚协议书,让东树撕了跟大家一起回家,东树撕了离婚协议书之后就跟着大家回了家。

  国安给依萍说自己想去自首,依萍说自己不会离开国安的,不管国安怎么选择,但是依萍说那就再国安去自首之前把婚给结了。李艳跟大树还有小清他们在一起商量着怎么才能把国安给留住了。

  杨穆青在省城的机场找了一份工作,他可以天天看到飞机,他让小清照顾好自己,他很快就会回来看小清的,让小青给大家问好,小清看后高兴地哭了。

  李艳和大树还有小清商量着给国安和依萍,东树和清香四个人一起举办一个婚礼,东树跟国安他们都激动地不行,最后两家人砸开了院子中间的一堵墙,彻底地成为了一家人,国安的心结也解开了不少。

  晚上的时候国安站在院子里面还想着要去自首,东树说让他放心,大家伙都等着国安回来。(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可以联系本站!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