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中国星空时尚网资讯新闻正文

油菜花香第23-25集剧情详细介绍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09-24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冯家妹
油菜花香第23集剧情介绍

  贾翠兰找人又去刺探宋氏绣业是如何解决难题的,被英子识破,提高了警惕。英子给员工发奖金,使公司更有凝聚力了。邓京生从乐坑考察回来,发现光给穷人发钱或许害了他们,因为最可怕的不是贫穷,而是懒惰。他决定弃商从政,回北京考公务员,要从政治体制入手,改变人们的观念,真正过上好日子。他和英子谈了他的决定后,英子很支持他。但是又引起福禄误会。

  龙哥到处找水凤,想请她做自己的助手,但水凤婉言谢绝,但是答应和龙哥拜了把子,成了龙哥的干妹子。英子一家在庙会上逛时,水凤因为一个不认识的女子蹭脏自己的名贵大衣而争吵起来,被贾翠兰发现。这名女子叫李俏,也是贾翠兰的手下。贾翠兰说现在收拾不了周英子,先收拾水凤这个贱人也行,反正她们是姑嫂,是一家人。贾翠兰的手下红英找人进酒店水凤的房间打她,被水凤躲过。英子给奥维兰先生的绣品在中东大卖,奥维兰要给她追加十吨订单,但是英子反倒犹豫。因为现在因为她越来越忙,照顾不好家庭,和福禄的关系也越来越紧张。

  她找不到人说,便请教邓京生。邓京生鼓励她做大,只有大企业才有抹杀风险的能力,宋氏绣业从他表姑手上诞生,又在英子手上起死回生,非常不容易。但英子要学会转型,不要事必躬亲,要学会做一个管理者。英子很受启发。贾翠兰让红英设了个局,转让问题美容院给水凤,被英子无意发现,提醒水凤,避免上当。但水凤受不了被人蒙骗和欺侮的这口气,主动找龙哥收拾贾翠兰。事后,水凤很得意,但英子提醒她此事至此为止,不要再惹贾翠兰了,水凤不以为然。来富找福禄喝酒,水凤要哥哥不要跟来富提她,因为她认为来富对她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福禄问来富他和水凤怎么了?来富告诉福禄,他受了水凤的刺激,知道男人必须要有钱,否则谁也瞧不起你,所以他决定去挣钱。他现在从信用社下岗了,正好有时间赚钱了。福禄听了他的话也受了刺激,回家趁着酒劲强行要和英子同床,被英子拒绝,两人争执起来,但福禄得逞了……

油菜花香第24集剧情介绍

  第二天一早英子被詹母挖苦抱窝的母鸡大呼小叫,她觉得脸上很难堪。福禄跟她道歉,但是英子为自己辩解,两人各自站在自己的角度争辩,不欢而散。贾翠兰因为两次捉弄水凤不成,决定先避开被龙哥罩住的水凤,而去整周英子。她找来李俏商量,想出一计。宋氏绣业又为沙特赶制了一批高档面纱,如果成功,将会向高端转型,但在此关键时刻詹母又摔伤住院了,水凤忙着自己出去玩,让英子一个人在医院守詹母,英子无法分身,只好让公司助理春燕守好公司。春燕给哥哥开后门,让哥哥进公司看仓库。

  晚上,仓库起火了,春燕报警,却被人打昏在地。英子赶到时,仓库里这批高档面纱已经全部烧毁。警察查出是春燕哥哥放的火,因为他欠了龙腾公司的歪嘴一大笔赌债,是歪嘴让他放火,抵消赌债。宋氏绣业这次损失一千多万,没有办法偿还货款和银行贷款,只得申请倒闭。英子心情很难过,哭着和员工们告别,处理善后之事。这时邓京生突然出现了,他把英子带到省城轻工业局的会议上。原来他被北京部里调到这里当局长。他对轻工系统的干部们说,宋氏绣业从手工作坊成长为全省乃至全国的知名品牌,没有让国家投一分钱,却给国家创造了几千万的效益,现在如果因为天灾人祸就倒闭了,岂不是让私营企业们寒心?

  让轻工业局的干部们情以何堪?在邓京生的帮助下,银行答应重新给宋氏贷款,政府也免其三年的税收,一下子让宋氏又活了。英子非常感动,福禄却说邓京生阴魂不散。暗中勾结官员做违禁生意的龙哥得知邓京生的空降,使他们一直投靠的温副局长不能扶正,很是恼火,见邓京生又帮助宋氏绣业盘活更是大伤脑筋,责怪贾翠兰如果早收购宋氏绣业,就不会有今天的局面了。

  贾翠兰更是把气撒在英子头上。英子因为工作,和邓京生走得更近了。英子到邓京生宿舍汇报工作,很自然地帮他洗衣服,劝他结束单身生活。两人又回到好朋友的状态。邓京生听了英子的报告后,建议她还是要打开思路,扩大再生产,资金上他会帮她想办法。

油菜花香第25集剧情介绍

  英子照着邓京生的建议,重做了沙特那批高档面纱。詹母要福禄看好英子,她的心太野了,水凤则让福禄拿出一家之主的威风。福禄向来富诉苦,说在县城时他挣钱多过英子,那时日子过得舒服,现在英子比他钱挣得多,他没地位了。来富拉他去集资,福禄说他只会开车。春燕因为她哥纵火的事而负罪辞职,被英子制止,劝她不要自责,要她留在公司。

  贾翠兰埋怨李俏不该动龙哥的人,致使歪嘴暴露,影响了她和龙哥,但她更忿恨周英子命大,公司都烧成灰了还能活。英子向邓京生报喜,高档面纱在沙特大获成功,邓京生鼓励他。福禄来看邓京生,问他为何要帮英子。邓京生说如果他不帮,英子还会找其他机会,而且他就是要塑造英子这样的勤劳典型,为企业做个榜样。英子接詹母出院,詹母其实心中明白这个儿媳妇好,但面上不愿说。回到家,詹母无意中喊英子儿媳妇,英子很高兴,认为詹母认了她。英子获得轻工系统奖励,在颁奖大会上与邓京生握手的照片被登上报上新闻,福禄看了很不高兴,回家后与英子争执,英子说福禄心眼小,福禄说哪个男人遇到这事心眼都大不起来。水凤买了酒菜去邓京生宿舍找他喝酒。水凤装醉留宿在邓京生宿舍,还故意让机关的人误认为她是邓京生的女朋友。

  被邓京生大骂一顿后,水凤说邓京生是不识好人心,自己是为了帮他和英子消除绯闻影响才这么做的,邓京生听了将信将疑。徐秘书告诉邓京生他开除贪污受贿的于厂长的事,得到厅长肯定。他问邓京生需不需要消除传言,邓京生说自己光明磊落,不需要越抹越黑。在企业家联谊会上,贾翠兰主动接近邓京生,要请他跳舞,邓京生婉言拒绝了。省轻工业厅厅长很欣赏英子,还要英子在公司的姑娘们中,给邓京生介绍女朋友,邓京生和英子听此话都很尴尬。来富请福禄和水凤吃饭,怂恿他们参加集资,福禄听得无味,水凤倒很感兴趣。邓京生请英子跳舞,贾翠兰看到十分生气,出来告诉龙哥,邓京生不是那种随随便便让不熟悉的女人接近的人。

  龙哥提醒她,是人总有弱点。联谊会结束后,邓京生和英子走出酒店,被福禄看见,误认两人在酒店约会开房,英子和福禄大吵一架,福禄说英子不管家,英子认为福禄不愿她有事业,两人都很委屈,不欢而散。福禄在路边不小心撞倒李俏,把她送到医院治伤……

油菜花香第5集剧情介绍

  周家没钱赔人,被丧家砸得稀烂,周满柱很生气,因为那寿材正是英子和邓京生恋爱那段时间做的,当时周满柱因为操心英子的婚事乱了心神。英子答应由她来赔这笔巨款。英子夜以继日地绣花赚钱,但是到县城摆摊时,却被供销社抓投机倒把给抓住了。

  来富有心放了英子,但是被媳妇贾翠兰盯上了,不仅没放英子,还变本加厉没收了绣品。这下英子也不能继续绣花了。可是眼见还有几天债主上门来要账了。英子找水凤借钱,水凤建议她去找邓京生,因为邓京生是有工资的人。英子担心这么长时间没有邓京生的消息,会不会已经变心了。水凤要她去当面问个清楚。

  英子决定去找邓京生,正要出发,传来消息,说邓京生死于采石场塌方。英子不相信,蒋革命把采石场开的死亡证明给英子看,英子看后昏了过去。英子昏迷了三天三夜,福禄来看她,很伤心,把英子唤醒。英子几乎失去了活下去的勇气,被奶奶责备没出息。英子坐车到采石场去看邓京生的墓,见到他的遗物,见到他勾画的日历,知道他也在盼着回乐坑,她很伤心。

  福禄陪英子给邓京生烧纸,英子准备把瓶子里给邓京生写的小字条都烧掉,但福禄说这是英子的真心,不能烧掉,他要替邓京生保留着。眼见周家过不下去了,周满柱夫妇托蒋婶把小儿子小雄送人,让孩子能吃饱饭,但是英子坚决不让,说就是饿死,全家人也要死在一起。周满柱夫妇只好准备把一直在山里当民办教师的大女儿周红接回来相亲,把她嫁出去换份彩礼,先把债主对付了。

  哪知山里发大水,周红为了救学生,被洪水冲到山下,生命垂危。英子到处想办法借钱,给周红做了手术。福禄也帮周家出了不少力,还偷了家里的钱帮周家还债,被詹母发现,一阵痛打。英子发现姐姐有喜欢的人,是她的同事张老师,便请来姐姐的意中人,希望他能尽人道主义,帮助鼓励周红。不想张老师也喜欢周红,而且已经准备把周红接到上海去治疗,这令英子大喜过望……

油菜花香第6集剧情介绍

  张老师向周红求婚,鼓起了她生命的希望,周红度过了生死难关,和张老师到上海去了。临走,周红很感激英子。大女儿没有换成彩礼,债主还是要来逼债,这令周满柱烦忧不堪。

  没想到福禄替周家还债的举动,令债主认为周家讲信用,把每月的要债改成半年一次,这令周满柱夫妇很感动,认定福禄对英子这么好,是个值得英子依靠终身的人,劝说英子嫁给福禄。而福禄这边已经气跑好多个相亲的姑娘,因为他心里只有英子。瞎奶奶见状,劝说英子接受福禄,并主动去找福禄,让他再去提亲。詹母本不愿意,但拗不过儿子喜欢英子。

  英子心中很不情愿嫁给福禄,可又不忍拂他的深情厚谊,便以自己家里没有全劳动力,自己结婚不能离家,要福禄倒插门的理由,满以为福禄不会答应,这门婚事便自然告吹。然而,这种屈辱的要求,福禄竟然都答应了,这出乎英子的意料。自然,这种屈辱激起了詹母的悲愤,她认为自己辛辛苦苦守了几十年,到头来是给别人家养了儿子。福禄恳求母亲答应,说自己如果不跟英子结婚,他活不了。最疼儿子的詹母只好答应了婚事。周满柱夫妇得知英子让福禄入赘,也指责英子太欺负人了,詹母会恨英子一辈子。但英子不以为然,认为自己是为了家里生计着想。

  婚礼在周家热热闹闹地举行,村里人都来了,但是詹母没有来,一个人在家里坐立不安。正当蒋革命为英子福禄主持婚礼时,邓京生如同空降,出现在婚礼上,令所有人都大吃一惊。邓京生看到英子嫁给别人,心中难受,连喜酒也不愿喝就离开了周家。英子心中大惑,不知邓京生为何 “死而复生”?她什么也不顾地从婚礼上跑出去找邓京生问个明白。两人就为什么邓京生没有写信,为什么邓京生没死,英子为什么要嫁别人的问题沟通解释后,都感到造物弄人,太不凑巧!而此时来富带着乡民们打着火把找到两人,想借机闹事,羞辱邓京生和英子。但是福禄仗义地化解了危机。邓京生要求和福禄单独谈谈,到底英子应该归谁……

油菜花香第7集剧情介绍

  福禄向邓京生陈述自己从小对英子的爱慕,把她当成下凡下错到乐坑的仙女,他不忌恨邓京生搅了婚礼,他认为邓京生是和英子般配的,他表示如果英子愿意跟邓京生走,他不拦着。邓京生很感动,也很惭愧,尤其当水凤仗义地冲出来骂了他一顿,说英子最需要帮助的时候,是她哥福禄伸出了手,而邓京生根本不知道在哪里!

  新婚之夜,英子独坐空房,邓京生还是在木工房过夜,福禄把那瓶叠成五星的小字条还给了邓京生,然后回家睡觉,当然受到詹母的盘问,虽然福禄掩饰过去,但詹母依然表示她永远不会认英子这个儿媳妇。邓京生看到原封不动的、由福禄保存完好的字条,读到英子真诚的肺腑之言,他哭了。他做了个决定,主动退出,回北京,不再伤害福禄和英子这么善良的人。

  英子的脚被愤怒的父亲打伤,受到以强嫂为代表的村里人的嘲笑,但福禄不顾众人白眼,当众关心体贴英子,还背她走路,让英子很感动。当晚,英子向福禄表示他对自己这么好,自己不会再想邓京生,她会把自己的心收起来,会一辈子报答福禄。福禄高兴得哭了,一把抱住英子……英子带着礼物去看詹母,却被一盆水泼出来,淋得跟落汤鸡一样。英子身心彻底接受了福禄,并和福禄开始过上了安稳日子,全家上下充满了幸福的笑声,连周满柱都夸福禄这个女婿比一个儿都强。为了让詹母放心,英子让福禄去县城求来富帮忙,给水凤介绍工作。

  来富听说英子家债还不完,好心给福禄出主意。晚上,福禄很晚才回来,可前脚进家门,后脚就来了公安人员,把福禄抓走了,福禄慌得大喊英子救他。原来,福禄利用休息日,开公社的拖拉机去拉私活。他不知道有一些孩子在后面扒拖拉机玩,结果当发现时,有个孩子已经给摔死了……

油菜花香第8集剧情介绍

  英子拿上家里所有的钱去死者家里,和孩子的父母求情,请他们撤诉,把福禄放出来。死者家属提出要赔偿260元,英子无奈只得答应。她去找詹母商量,因为只有詹母有这么多钱。詹母又心痛儿子,又忿恨英子是个倒霉鬼,儿子就不该粘她,不该娶她,所以把英子赶出去。英子又去找蒋革命,想让大队出钱保福禄,蒋革命答应了。

  蒋革命责备儿子来富不该给福禄出馊招,害他出人命事故。来富不服气,私自找死者家属讨价还价,结果说话过分,得罪了对方。死者家属不愿撤诉,不愿再谈赔偿的事,结果福禄被判三年有期徒刑。最糟糕的是,判刑后,福禄公社拖拉机手的工作也被取消了,工资也没了,周家一家人又面临苦日子了。英子没办法,只能到县城找活干。找到供销社仓库一个扛包的体力活,哪知才干了一天就晕倒了,原来她已怀有身孕。好心的仓库管理员帮她找了个打扫卫生的轻松活,却又因为被贾翠兰欺负闹事而丢了这份工作。英子走投无路,去找宋老师。

  宋老师已经开始搞机器绣花了,英子恳求宋老师留下自己,一边学机绣,一边干杂活。邓京生虽然在遥远的成都军区参军,但一直牵挂着英子。当他得知英子的老师宋孝芬就是自己的表姑时,他把自己的津贴寄给宋姨,希望她用这些钱暗中帮助英子度过难关,但不要告诉英子是自己在帮她,也不要告诉英子自己是宋姨的侄子。

  宋姨用这钱为英子买了缝纫机,还为英子的绣品找了销路,英子便回乐坑去待产和绣花。英子来到看守所看望福禄,告诉他要当爸爸了,福禄很高兴。夫妻俩经过这番磨难,感情更加深了。水凤想进县供销社商场,去找来富想办法,被醋劲极大的贾翠兰看见,以为来富除了和周英子,还和水凤有私情……

油菜花香第9集剧情介绍

  英子生了一个女儿,取名梅梅,全家都很高兴,英子让水凤代她去县看守所给福禄报喜讯,水凤却意外听见广播里说对越自卫反击战开始了。水凤给邓京生北京家里打电话,得知邓京生所在小分队在战场上失踪。英子听到这个消息后也很着急,她拿出攒的钱,让水凤去趟四川,到邓京生所在的部队打听消息。水凤找到邓京生时,他已经安全归队了。

  水凤这一次见邓京生,开始喜欢上他。她无意中得到邓京生在战场上留下的遗书。一看是写给英子的,水凤便偷偷把信藏了。在回来的火车上,水凤看到邓京生在随时面临死亡的战场上,居然最想念的是英子,他也一直还爱着英子,她又是嫉妒,又是为哥哥福禄着想,把信撕了。英子的绣品因为贾翠兰从中作梗,被供销社拒收。英子十分生气,去供销社大闹,揭穿贾翠兰私自侵吞罚没品的事,被供销社开除。贾翠兰怀恨在心,天天找来富不自在。来富想从水凤那里找安慰,才发现水凤像变了个人,不跟他亲近了,他问水凤是不是心中有人了,水凤不告诉他。

  蒋革命主动去看望英子,化解了英子对蒋家的怨气。蒋革命还鼓励英子要紧跟形势,永远跟党走。英子听从蒋革命的话,去邮局订了报纸,却无意中从报上得知县招待所要翻新。敏锐的她马上跑去找招待所领导,要求低价承接所有的床上用品,结果以她的诚恳和聪明接下了此活,挣到了第一笔大钱。英子给家里人都买了礼物,还请全村人吃饭,要大家帮着给自己介绍活儿。蒋革命对英子一番盛赞,但蒋婶因为英子让贾翠兰丢了工作,而埋怨英子太凶。正在高兴时,水凤告诉英子她要去北京打工了,还要找邓京生帮忙,英子看出水凤喜欢上邓京生,她瞬间凌乱了……

油菜花香第10集剧情介绍

  来富回家,告诉蒋革命夫妇一个坏消息,一个好消息。坏消息是贾翠兰跑了,成心拖着不跟他离婚,好消息是他从供销社调到信用社了。英子绣花的名声远近闻名,渐渐活越接越多,眼看忙不过来了。村里曾经挤兑她的强嫂等姑娘媳妇也眼热起来,都纷纷上门来要求跟她学绣花,学缝纫。英子答应了她们,但和大家“约法三章”。

  蒋革命请英子主持办一个乐坑缝纫组,争取把乐坑打造成农村改革开放示范村。英子开头怕担责任想拒绝,但是被蒋革命为了能让全村致富的善心打动,答应了。乐坑缝纫组热热闹闹地开始工作,初战告捷,情势天天见好,很快乡亲们都挣了钱,强嫂也不再把英子叫成穷神瘟神,而是把她称作全村的财神福星。周婶担心水凤离家詹母一个人没人照顾,去看望詹母,想说服她认了英子,英子也好时时回来照顾她。但詹母钢嘴铁牙地拒绝了周婶。英子带着女儿梅梅去探视福禄,福禄听信来富的谗言,以为英子这么长时间不来看他,是因为挣了钱不要他了。

  英子向福禄解释清楚,夫妻俩重归于好。福禄告诉英子水凤在北京过得很不好,英子写信劝水凤回来,和村里人一起搞绣业,也能挣钱。水凤来北京后一直没等到邓京生回来,心有所不甘,准备最后再去部队大院门口碰碰运气,结果就碰到邓京生的母亲,被邓京生的母亲带回家吃饭。水凤很会来事,博得邓京生父母的好感,得以留在邓家暂时借居。强嫂她们挣钱后,心变贪了,接了一个大订单,动员所有人把全部家产投进去做本,还劝说英子也加入。英子觉得风险太大,没有参与,还劝他们不要贪多求大,但强嫂他们根本听不进去。结果这批货被运往上海销售时,因为司机是个新手,车行半路出了车祸,连车带人栽进江里,绣品也被水冲走了,全部人的财产都泡汤了。虽说这事与英子无干,但在詹母的挑唆下,强嫂他们还是怨怪英子是瘟神、扫把星。

  全村的绣业梦破灭了,英子却从中看到了机会。因为福禄已获减刑,过完年就出狱了,这让英子又喜又忧。喜的是一家人可以团圆,忧的是福禄出狱能干什么。从这次车祸中她忽然意识到福禄是专业驾驶员,她可以为福禄买辆车跑运输。于是她去供销社借款,来富想追求她,被英子搧了耳光。英子去求蒋革命,请他卖面子,说服大家伙儿借钱给她。水凤没想到她在邓家居然等到了邓京生回来,而且连邓父邓母都没想到,邓京生居然自作主张地复员了……

油菜花香第11集剧情介绍

  邓京生从参加反击战中感受到,中国的军事战备薄弱,是因为国家不富,所以他离开部队准备做一个战争背后的商人,今后要从商。邓父邓母尊重他的选择,水凤更是暗地里高兴,这样她就可以老跟着邓京生了。英子到处借钱,可是离要借的两万元还差很多,她到信用社贷款,却被躲在暗中的贾翠兰搅局——联合信用社里她的姐妹红英,不给英子批贷款,还当众羞辱她是劳改犯的老婆,没资格找国家借钱。英子发现贾翠兰在背后搞鬼,斥责她,令贾翠兰恼羞成怒,反过来诬陷英子故意用辣椒面伤害她,还闹到公安局。英子找来宋老师帮忙作保,宋老师得知英子借钱这么艰难,给邓京生打电话告诉了英子的事。

  邓京生央求林小天的父亲从农业部打招呼,让信用社给英子贷款。在江西倒木材的林小天提议邓京生和自己一起下去,,帮英子把贷款的事办成。水凤在邓京生出发前拦住他,请邓京生带她一起走,因为她是投奔邓京生才来的北京,所以她想跟着邓京生,给他打下手。英子因为借钱饱受欺负,心情不好,奶奶劝她应该去看福禄,要不两人老不见面就生分了。英子见到福禄,英子诉苦说自己没有男人依靠。福禄误以为英子要改嫁,两人鸡同鸭讲,不欢而散。下了火车,水凤不让邓京生去找英子,因为她是自己的嫂子,邓京生没告诉她自己来是为了帮英子贷款。

  来富得知英子的贷款特批下来了,还是邓京生帮的忙,而英子并不知情,他便把这单好事揽到自己身上,装作好人地要帮英子当担保人,但条件是让英子改嫁。英子气愤地说自己不贷了,来富没想到英子这么宁折不弯,听了也傻眼。英子心灰意冷回到乐坑,却被油菜花地里传出的口琴声吸引,她不由自主地来到油菜花地,无意中却见到了阔别四年之久的邓京生……

油菜花香第12集剧情介绍

  邓京生骑车带着英子一起去县城,帮她当担保人去信用社贷款。蒋来富挖苦两人,并说按规定邓京生不能作担保,因为担保人只能是本地户口。邓京生见不得来富羞辱英子,赌气不贷款了。邓京生为不能帮英子而歉疚,英子反过来安慰他说借不到钱也好,反正家里还有一亩三分地,可以种地过活。邓京生听了很心疼,他不愿意英子过苦日子。

  他拉下脸去找林小天借两万块钱,林小天逼问邓京生还爱不爱英子?邓京生坦承自己还爱英子。林小天很不解,邓京生这么好条件,为什么要爱一个农村妇女?邓京生说他爱她,不是因为她是谁,而是因为他在她面前自己可以是谁。邓京生和英子骑一辆自行车进城时,被坐在长途车上的水凤看见,她误以为英子还和邓京生一直在暗里来往,非常生气。

  英子和她解释清楚后,她也向英子承认自己喜欢邓京生。邓京生连夜把钱送到周家,周满柱要他别再和英子来往。奶奶还是很喜欢邓京生,临别送他一句话“人好心好,幸福到老”。英子回来后看到邓京生借给她的钱和字条,上面说要英子别惦记着还。英子很感动。福禄出狱了,英子带他开着新买的卡车回乐坑,福禄和全家人都很高兴。但是詹母还是对英子成见很深,见儿子头一面就要福禄和英子离婚,说英子买车不是为了福禄,是为她自己面子。

  水凤要跟邓京生去跑生意了,詹母要水凤把邓京生领回乐坑当众承认他们的关系,水凤说自己和邓京生不是那种关系,她就是想吃亏邓京生也不肯。詹母很伤心,说福禄关了三年回来,连顿饭都不陪她吃。水凤去了北京两年,才回来几天,又要走,剩她一个孤老婆子,活着还有什么意思?水凤心一软,答应母亲先不走了……

油菜花香第13集剧情介绍

  詹母早晨醒来,发现水凤已离开家走了,她非常伤心,这时她听到祠堂里传来的热闹声,这是英子和福禄在请全村人吃饭,感谢大家借钱买车。詹母恶从心头起,把所有的怨恨都迁怒到英子身上,冲到祠堂就打英子。福禄不解母亲这是在抽什么疯,詹母说出英子买车借的两万块钱就是找邓京生借的,英子和邓京生一直就没断过。

  福禄质向英子,英子承认邓京生借钱,但否认和邓京生有关系。福禄不听,拉着英子回家大吵一顿,他也很痛苦,说用邓京生的钱买车,自己开起来心里堵得慌。福禄破罐破摔,不理英子,睡懒觉,也不去找拉货的活。周婶都很有意见,但英子却善解人意地说福禄刚从牢里出来,心情也不好,过段时间适应就好了。福禄有些感动,去找来富喝酒分析此事。来富却怪福禄傻,英子买车写的她的名,就是和邓京生串通好了,以后连人带车一起到广州去和邓京生做生意,他俩本来就是一对儿。福禄一听心里又堵上了。詹母知道后,到周家质问为什么车子不写福禄的名字。

  周满柱以为英子真有私心,气得要打英子,英子才说出不论买车、借债,都是以她的名义,如果日后还不起钱,这些债都由她来扛,因为她不想福禄才出来,就给他太大的压力。福禄很感动,也很惭愧,向英子道歉不该怀疑她,夫妻俩又重归于好。英子和福禄到县城找活,不了解行情的福禄赔钱开了张。英子发现又怀孕了,和福禄商量这个孩子不要了,因为生孩子养孩子要耽误两年时间,而自己借钱时承诺两年内就要还债,不如先把债还了,将来有钱了再生。

  福禄勉强同意了。强嫂向詹母暗示英子去打胎,是因为前段时间和邓京生在油菜花地里见过面,肯定有鬼。詹母赶到医院,把正要进手术室的英子拉出来,不许他们打胎,要把孩子生下来。詹母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变,对英子和周家人好得出乎意料,令大家都很高兴,英子也认为幸福来得太快了……

油菜花香第14集剧情介绍

  因为水凤在生意酒桌上很会来事,帮邓京生得到了很不容易获得的货源。英子准备装一部电话,以方便找活儿。她要陪福禄去县城找活,被詹母阻拦。詹母担心英子怀着孩子到处奔波危险,让福禄一个人去安电话和买面料。哪知很晚福禄才回来,而且带去的三百块钱给人骗没了。这是家中仅有的三百元钱,英子急得和他直嚷嚷。福禄找詹母想办法,詹母给了福禄一百元钱,让他给英子买面料,但是不同意他们装电话。福禄一直找不到拉货的活,英子只好熬夜写小广告,然后又大着肚子到处去张贴。最后贴到县城里,才知宋姨成立了宋氏绣业公司。

  英子找宋姨帮忙,让福禄给宋氏绣业拉固定活,但这样福禄就得住到县城来。宋姨不同意英子和福禄分居,答应帮福禄找零活。水凤和邓京生把从广州进的小商品带到北京夜市上摆摊,俩人口才一个赛一个,赚得红红火火。邓父却一直认为邓京生离开军校很可惜,给邓京生报名参加军校的函授班,可以一边读书,一边赚钱。邓京生很乐意地接受了,但是需要回乐坑开个下乡插队的证明。邓京生把摊位交给水凤一个人看管,自己去了乐坑。詹母陪英子到医院孕检,背着英子向医生询问可不可以做亲子鉴定,以确定英子怀的是不是野种。

  英子无意中听到,心中悲愤,一回到家就大出血。只有周婶在家,慌得跑出门来喊救命。正碰上回乐坑开证明的邓京生,忙抱起英子,把她送到医院。医生说英子是受了精神刺激才早产的,问保大人还是孩子,老实的周满柱夫妇因为福禄不在,不敢做主。由于时间紧迫,邓京生做主保大人,并签了字,还为英子输了大量的血……

油菜花香第15集剧情介绍

  福禄赶到医院,见到邓京生,心中的怨气借着邓京生代他做主签字、不首先保孩子一事发泄出来,和邓京生嚷嚷。好在大人小孩都保住了,福禄才没了话说。英子因为邓京生救了她和二女儿妞妞的命,而福禄却一句感激的话都没有,就让人走了,她心里很过意不去。詹母到医院看英子,英子心中别扭,不愿见她。更没想到的是,詹母喊来全村人,气势汹汹地到来到周家,要求英子把怀中的妞妞与福禄当众滴血认亲,看到底是福禄的后,还是野种。英子悲愤地提出,如果她是清白的,要詹母给她赔礼道歉。

  妞妞和福禄的血相融了,众人都承认英子是清白的,但是詹母还是拒不认错。蒋革命和福禄都怨詹母太过分。但是詹母不承认,认为从根上,都是英子对不起詹家,对不起福禄。奶奶知道自己要走了,临终前吩咐英子要对福禄好,更要对福禄妈好。奶奶的苦口婆心让英子意识自己当初不该让福禄倒插门,就是这个原因让詹母对她结了仇。水凤以为和邓京生朝夕相处,一起打拼,夜市摆摊,邓京生已经对她建立了感情,哪知邓京生从乐坑回来后,就神不守舍,和她的距离又重新拉大了。这令水凤十分郁闷。

  在奶奶的丧礼上,强嫂带头发难,让英子还钱,詹母还告诉大家,自从英子买了车,一单货钱都没挣到。众人一听都急了,说英子借大家买车玩,于是差点打了英子。英子断然宣布,她和福禄要离开乐坑,迁到县城去,到那里白手起家,靠拉货挣钱还债。全村人很突然,全家人很不舍。蒋革命知道英子是被村里人伤透了心,才背井离乡的。临走这天福禄去跟母亲告别,詹母不开门,一个人在里面哭得唏哩哗啦的。

  周满柱夫妇和孩子也千叮咛万嘱咐,眼泪汪汪地把英子一家四口送走。英子和福禄到县城租了个铺面,宋姨帮他们安了个公用电话,方便联系拉货。英子也准备除了安排运货,绣花要继续进行。一家四口又孤单又恩爱地迎来了迁到县城的第一个春节。吃年夜饭时,到处打听他们的来富终于找到铺面来了……

油菜花香第16集剧情介绍

  来富给福禄找了个往北方拉桔子的活,运价比行价高一倍,福禄如果拉了,可以赚一千多块钱。福禄很动心,跟英子商量,但英子不干,理由是来富这人不可靠,从前就是来富给找活,结果出了事故,福禄给关了三年。福禄为此跟英子第一次发火,说英子穷怕了,有大钱都不敢挣,难怪村里人说她是穷命。英子听了气哭了。

  福禄还是偷偷跟来富运货去了。哪知来富耍了个心眼,不是拉桔子,而是鞭炮。这是违禁物品,福禄不愿拉。来富说事成之后给他五千。福禄一想五千块钱就可以把全村的债还上了,也就答应了。他不顾疲劳、精神紧张地连夜驾车,生怕被警察拦下来。终于顺利地把鞭炮拉到目的地,对方村长带人来卸货,也付了货款。来富正在高兴,哪知警察突然来了,把鞭炮和货款作为赃物赃款全没收了。回去的路上,来富懊丧不已,要福禄也帮着赔货款。福禄却感觉不对,突然刹车往回开。福禄和来富看到村长和那几个假警察在一起分钱,原来他们是串通好的。

  福禄跟他们打了一架,抢回钱,和来富开车夺路而逃。来富问福禄怎么看出那是假警察?福禄说他坐过三年牢,对警察太熟悉了,一看那假警察没戴臂章,就发现问题了。来富因此很佩服福禄,说从前瞧不起他,现在才觉得他胆子大,有勇能谋,认他当大哥。来富又良心发现,把货款的一半、两万块钱分给福禄,作为感谢。英子看到这么一大笔巨款,高兴坏了,夫妻俩也重归于好。福禄挣了钱,也有了享受生活的意识,想买电视机,但英子不让,说一天不把债还清,一天都睡不踏实。福禄只好随了她……

油菜花香第17集剧情介绍

  邓母劝邓京生不要跟水凤那么近乎,还是跟大院里一起长大的姑娘方子婼多来往,邓京生听不进去。英子和福禄已经挣了六万块钱,英子再次怀孕了,夫妻俩决定趁着过年,衣锦还乡。回到乐坑,他们除了用大把大把的钞票地孝敬父母,对乡亲们也大摆宴席。英子带着两个女儿和福禄给詹母拜年,詹母虽然心里高兴,但还是不肯拉下脸来承认这个儿媳。水凤和邓京生也赚了不少钱,邓京生分给她上万块钱,她很感动,向邓京生表白,但邓京生委婉地拒绝了她,说他们就像两条铁轨,永远只是平行线。

  水凤为了让哥哥福禄也挣钱,回来过年,想让他们给自己跑运输,从广州拉货到北京。她先回了乐坑,送母亲花毛衣,詹母非常高兴。水凤这才知道福禄英子他们挣到大钱了,这很出乎她的意料。她又去看望哥嫂,送了时髦的衣服给他们,引起全家人的笑声。水凤建议福禄英子也卖时髦的小商品,英子觉得小县城也有时尚的商机,同意了。水凤看到英子一家过得很幸福,哥哥很爱英子,她很有感触。可是当她一想到英子这么幸福,还有邓京生一直还爱着她,却没人爱自己时,她心里说不出的难受。她找不到人说,便去找来富喝酒,说自己到北京以后变了一个人,真心爱上邓京生了,对他百依百顺,就是希望能感化他。

  好不容易有点希望了,结果邓京生回乐坑开证明,回去之后,又回到从前那种不冷不热、敬而远之的态度。她感觉他们俩,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了。来富听了很生气,说邓京生有什么好,你们都喜欢他!他又说起自己的伤心事,贾翠兰一直找不到,故意躲着他、拖着他不离婚,就是要把他一辈子给毁了。本来是水凤借酒浇愁,结果水凤走了,来富独自边喝边流泪……

油菜花香第18集剧情介绍

  福禄和英子开始在跑车、绣花之余,兼卖小商品。水凤来到店铺里,认为英子绣花做衣服太辛苦,劝英子不要绣花了,只卖小商品,这样赚钱既快又轻松。英子却说绣花是她的手艺,她不会光为了赚钱而放弃绣花的。英子找水凤要邓京生地址,想还借车的钱,水凤不希望英子和邓京生再接触,便推说不知道。哪知英子要水凤打长途电话给邓京生问。

  在电话里,邓京生不要英子还钱,英子便让水凤把钱带到广州充成货款还给邓京生。水凤见英子与邓京生之间很坦然,放了心,反过来提出,希望英子帮她撮合她与邓京生。英子有些为难,问水凤邓京生会听她的话么?水凤说只要英子劝,邓京生肯定听。英子答应了,水凤很高兴。英子店铺的小商品卖得很红火,每天顾客把门槛都挤破了。很多小店老板也来找英子批货,英子干脆让福禄跑货,他们由零售改做批发。由于英子的精明,他们赚钱很顺畅。但是天有不测风云,小商品市场开始整顿,邓京生和水凤的小摊撤了,他们的合作也散了,英子这边的小商品当然也不能卖了。

  这时宋老师因为得肺气肿生命垂危,临终前她拜托英子帮她把宋氏绣业开下去,还告诉英子邓京生是她的表侄儿,这么多年一直在暗中帮英子,她借给英子的那些钱,其实都是邓京生给的。英子回到宋老师家,看到邓京生那些给宋老师的信时,感动非常。正巧这时邓京生也赶来奔丧,英子情难自已地扑倒在邓京生怀里痛哭。英子把邓京生请到家里,英子当着全家做了个决定,全家从县城迁到省城去。她想把宋氏绣业开到大城市去,实现宋老师的遗愿。七年后,英子在省城的宋氏绣业已经初具规模,虽然生意冷清,障碍颇多,但英子一直在顽强地坚持。

  邓京生这几年读完了函大和研究生,空余时间则周游全国。林小天在深圳的房地产生意出现危机,他请邓京生去帮他卖房子,邓京生本想拒绝,但是林小天说当初邓京生帮英子借钱买车时,就是他借的钱给邓京生,现在邓京生应该回报他。邓京生只好答应了。而这时,邓母从北京打来电话,催邓京生回北京去和方子婼结婚,邓京生变得很郁闷。英子遇到来自中东的奥维兰先生,看上宋氏的绣品,英子很想做这生意,但技术上遇到困难。她说给福禄听,福禄却并不支持她,说以前都没人做成,那肯定是不能做的,叫英子别异想天开,英子得不到福禄的支持,也很郁闷……

油菜花香第19集剧情介绍

  邓京生要回北京结婚,但是一直爱着英子的他,决定在结婚前要再见英子一次。于是他来到省城,找到英子。英子明白他的心意,要他不要老执着于初恋的美好,不要为了一个人抛弃整个世界。两人在湖边谈心时,被一个人影看见。英子下班后,又来到湖边,被两个流氓拦住,险些出了人命。幸亏此时邓京生也来到湖边,解救了英子,却被流氓捅了一刀。

  邓京生被送进医院,幸亏伤势不算太重。英子来看他,感激又内疚。邓京生却为自己因受伤而能与英子多些机会相处而高兴。英子回家告诉福禄此事,福禄赶到医院感谢邓京生,还要英子多照顾邓京生。英子本来要出差,但是因为要照顾邓京生毫不犹豫地取消了。福禄在邓京生病房里指使英子做这做那,邓京生看着心里不舒服,质问福禄结婚前不是说要把英子当仙女供着吗?福禄说他一直让英子关了绣业,可英子犟,不愿当仙女,只要当女强人。英子虽然也愿意照顾邓京生,但是她觉得还是应该给邓京生的家人打电话,免得他们着急。

  虽然福禄同意英子照顾邓京生,但他心里始终不放心,偷偷跟踪英子到医院,发现邓京生的未婚妻方子婼也来了,他这才放了心。方子婼来到病房,看到英子在给邓京生擦背,两人有说有笑,关系融洽,心里有所忌惮。英子回家后,福禄险些说漏自己跟踪一事,但是当他知道方子婼就是英子通知来省城的,英子在与邓京生的相处上并没有私心时,他才真正放了心。方子婼要给邓京生擦背,被邓京生拒绝,坚持要让护士来擦,方子婼生气了,说周英子也不是护士,邓京生怎么挺受用的?贾翠兰这么多年傍着龙腾贸易公司的老板龙哥,龙哥成立绣业公司为暗里做违规生意拉幌子,让贾翠兰负责绣业,收购民间的绣业公司。英子无意中在大街上,见到贾翠兰坐在小汽车里,她便马上打电话告诉来富。

  这些年过得一直不好的来富,一听这消息,马上收拾东西赶往省城。英子没想到离开七年的水凤突然回来了,还带着一个五岁的女儿,叫桃桃。英子把水凤和桃桃领回家住,受到孩子们的热烈欢迎。水凤得知邓京生也在省城,而且住院了,十分牵挂,也很纠结,要不要去看他?……

油菜花香第20集剧情介绍

  水凤到医院看望邓京生,向他讲述了自己这七年的遭遇。她嫁过土老板,做过贪官的情妇,为了养活自己和孩子,她什么活都干过,什么苦都吃过。邓京生听了很不忍心,但水凤却真诚地感谢他,说邓京生是正人君子,是真正对她最好的人。方子婼找水凤询问,邓京生心里埋得很深的那个人是谁?水凤告诉他是英子。

  贾翠兰找奥维兰先生想拿到出口中东绣品的订单,遭到奥维兰先生拒绝。奥维兰先生到宋氏绣业考察,看中了英子绣品,决定与宋氏绣业合作。福禄回到家见到水凤,兄妹情深溢言于表,但当得知水凤的经历时,福禄嫌她给老詹家丢脸,生气地打了她一耳光,赶她走,水凤赌气跑出家门。方子婼来找英子,在英子不经意的怀旧话语中,她发现邓京生真正爱的人的确是英子,而且这种情感相当深。方子婼下决心跟邓京生分手,到美国去做访问学者,继续在她最喜爱的物理学领域中奉献。邓京生担心她是在赌气,她说不是,她爱的男人,她要占领他整个的心和生命,而对于邓京生,她办不到。于是两人和平友好地分手了。水凤无意中在湖边遇到来富,在听了来富的遭遇后,仗义的她决定帮来富去找贾翠兰的线索,来富感动地哭了,说水凤对他真好。

  水凤找到线索,英子帮他们指路时,看到行凶的那两个流氓。水凤和来富跟着两个流氓来到酒店。水凤让来富在外面等着,自己则进去探听情况。贾翠兰从酒店看到门外的来富,叫两个流氓把来富赶走,但不要伤害他。水凤从一旁听到贾翠兰已经傍上龙哥的情况,于是在路上拦住贾翠兰,要她放了来富,跟他办离婚,遭到贾翠兰拒绝。邓京生离开了省城,走之前他给英子留了封信,说愿意帮助水凤,可以让水凤到深圳去找他,他帮林小天卖房子,可以给水凤找口饭吃。龙哥在夜总会过生日,水凤来了……

油菜花香第21集剧情介绍

  水凤冒险找到龙哥,说贾翠兰瞒着他没离婚的事,现在她男人到处举报,不要坏了龙哥的名声和大事,龙哥知道后很生气,打了贾翠兰。水凤要去深圳找邓京生,英子阻拦,说已经给水凤安排好到宋氏绣业上班,水凤指责英子自私,不愿自己去深圳,生怕邓京生跟自己好。又埋怨英子当初答应撮和她和邓京生,但英子没有这样做。

  两人不欢而散。福禄知道此事后,也说英子有私心,不愿水凤跟邓京生好。英子只好同意水凤去深圳,并主动提出帮她带桃桃。来富终于离成了婚,给英子打电话报喜,想请水凤吃饭感谢,才知水凤已去了深圳。邓京生把水凤安排到样板房里住,水凤才知道在深圳就是这样艰苦创业的。贾翠兰向龙哥哭诉,说龙哥不理她了。龙哥说他们缘分尽了,要和贾翠兰只做普通朋友。贾翠兰恨死了水凤。龙哥还催问为什么没有收购到宋氏绣业?贾翠兰不敢说自己不愿主动找英子,只推说还在谈。龙哥说其他一百家都抵不上宋氏这一家。

  签下奥维兰先生这批大订单,英子率领公司加班,并制定出很合理的加班计划,得到全公司员工的支持和配合。小雄要高考了,英子鼓励开导他,小雄终于考上大学,成为家中第一个大学生。英子想起自己早年为了这个家,放弃上大学,十分感慨。深圳的别墅卖不出去,聪明的邓京生发现销售思路有问题。他想出好办法,进行分割出卖,结果在房地产低迷的情况下,居然还大获成功,几十套别墅都卖了出去,只剩下几套。林小天为感谢邓京生,把这几栋送给邓京生。邓京生知道水凤生活不容易,转手送给水凤一栋。

  水凤高兴,想把自己给邓京生作为报答,但遭到邓京生断然拒绝,说她再要这样,他们连朋友都不再是了。英子和福禄商量过年把詹母接过来,福禄担心母亲跟英子处不好,英子说她有心理准备。已回北京的林小天得到内部消息,小平同志的南巡可能导致中央对房地产将有大动作,让邓京生把那几栋别墅先别卖。英子和福禄带着小雄和孩子们终于回到乐坑,一大家人其乐融融……

油菜花香第22集剧情介绍

  英子、福禄带着孩子们去看詹母,詹母一个人过得很凄凉、很邋遢。英子和福禄把她接到省城里居住。一进家门,詹母就病倒,英子把她送进医院,才发现她得了很严重的糖尿病。英子对她百依百顺,但她还是满不高兴。詹母溺爱娇惯孙子童童,和英子的教育方式相抵触。水凤的别墅出手后,赚了大钱,回了省城,在豪华酒店包了长包房,请来富吃高档餐,请他到房间参观,两人发生了关系。

  因为水凤此时有了很多钱,却彻底失去邓京生,她有些报复性地恨上邓京生。来富想和水凤结婚,水凤不愿意,一脚把他踢下床。龙哥没回省城过年,但让手下人给贾翠兰捎来消息,要让她赶紧和宋氏绣业谈收购的事,尤其需要她们的这批出口中东的绣品。贾翠兰一向瞧不起英子,不愿和她平起平坐谈生意,便想办法搞破坏。让人冒充送盒饭的,进到宋氏绣业偷看绣品。贾翠兰找奥维兰告密,说周英子把这批出口绣品搞得乱七八糟。奥维兰赶到宋氏绣业,察看全部的货,宣布统统不合格。

  原来因为赶进度,绣品上有不少线头和粉痕瑕疵。在英子的再三争取下,奥维兰同意给她们三天时间返工。这对于宋氏绣业的几十号员工来说,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如果完不成,宋氏绣业就得关门。贾翠兰得意地登门,提出可以帮英子提供两百个旗下绣业的员工,以解燃眉之急,但条件是收购这批出口货。英子当即拒绝,说这批货花了她太多的心血,她绝不出让。英子终于想出巧妙办法,在三天内圆满完成了返工。这令贾翠兰十分惊讶也十分恼火,她一计不成,又生一计……

油菜花香第26集剧情介绍

  警察来找邓京生,说查出龙腾公司的进口绣花机夹带走私品,怀疑龙腾公司利用收购绣业小公司为名义,暗中走私,要邓京生提醒宋氏绣业加强防范。福禄接到李俏电话,以为她伤重了,赶去找她,没想到李俏说自己哄他的,要他请自己吃饭。老实的福禄答应了,这时英子打电话来要和福禄吃饭道歉,福禄撒谎推托了。

  李俏怂恿福禄开货运公司,不要为了老婆牺牲自己的事业,并表示自己愿意帮他,福禄感到很暖心。两人有说有笑的场景被散步的邓京生无意中看到。警察来找龙哥质询,龙哥否认走私,说可能龙腾被人利用,又说歪嘴已辞职,不知去向。厅长找邓京生谈话,肯定他工作成绩,同时提醒邓京生在作风上不要遭人诟病。福禄回家,英子主动向他道歉并想和他燕好,但被福禄拒绝。福禄提出开货运公司的事,又被英子拒绝。在李俏的一再怂恿下,福禄回家找英子要五十万元,作为注册资金开货运公司,英子不肯。

  福禄又找来富借钱,来富想从集资款里以高利息给福禄,福禄答应。英子向邓京生请教福禄开货运公司的事,邓京生怀疑福禄受人鼓动,告诉英子他曾看到福禄与陌生年轻女人一起吃饭的事。英子用巧妙的方法,引出福禄背后帮他出主意的女人,并再次拒绝福禄开公司,夫妻两人大吵一架,不欢而散。福禄无奈,趁着英子熟睡,偷走了家中的存折。福禄的货运公司开张了,李俏成了他的主任、会计兼出纳。福禄信任李俏,把所有的事都交给她办,甚至连看不都不看就在票据上签字。没几天,公司就亏损了。

  福禄要把账本拿回去给英子看,李俏不让。李俏把福禄约到酒店房间,谎称自己过生日,在酒中下了药,和福禄发生了关系。英子在家发现福禄已把存折偷走,又急又气,一晚上都睡不着觉,打福禄电话却关机。第二天早上,英子没有上班,在家等到了一脸愧疚的福禄。她找福禄要存折,发现福禄已取走五十万元。两人为此争执起来……

油菜花香第27集剧情介绍

  英子冷静下来,认为既然公司都开了,她有责任去看看。她独自来到福禄公司,李俏居然一口一个“福禄”亲热地叫着,而且对英子很不客气。英子质问李俏,李俏居然说出她已经和福禄睡了这种话,气得英子打了她一个耳光。福禄护着李俏,回打了英子耳光。英子伤心地捂脸夺门而出,福禄要追出去,被李俏喊住。李俏要福禄离婚,福禄傻了。

  英子伤心地驾车回乐坑,告诉父母自己要离婚。这时邓京生正好打电话到宋氏绣业,听春燕说英子班也不上回乐坑了,不知出了事,紧随着也赶到乐坑。周满柱怀疑英子要离婚是因为邓京生,英子连忙解释说不是。邓京生劝英子不要离婚,福禄也是男人,也有尊严,英子平时太强势,不尊重他。英子决定不离婚了,回去和福禄好好谈。周婶见邓京生一直对英子这么好,什么都不图,很后悔,当初不该拦着英子和邓京生好。来富到贾翠兰办公室,找她要集资返利的钱,贾翠兰没钱给他,给了他两个移民的指标。原来,来富一直在做的集资是贾翠兰找的,而这个集资的后台就是龙哥做的,但是对外只说了一个子虚乌有的公司。

  贾翠兰只得去找龙哥要钱,但龙哥搪塞她,贾翠兰很失望。英子到货运公司找福禄,才知道货运公司成立后,司机不好好运货,李俏也态度不好,得罪了古玩城的孟老板。英子想跟李俏好好谈谈,劝她放弃福禄,不要当第三者,却被伶牙利齿的李俏骂回去。这时宋氏绣业也出了点事,急着要出口的一单绣品没有排到船期,英子只好主动去找贾翠兰商量帮忙。贾翠兰告诉龙哥此事,一直盼着有出口货物以便掩护走私的龙哥很是欢心,对贾翠兰也有了笑脸,贾翠兰很高兴。福禄告诉母亲自己要离婚的事,詹母同意,孩子们就跟詹母闹起来。

  英子跟福禄沟通,不希望离婚,但是福禄还是希望离。福禄表示愿意净身出户,坚决要离婚,这令英子很痛苦,她连夜跑出去,打电话给邓京生哭诉。邓京生赶来安慰开导她,结果被一个黑衣人偷拍了。李俏催着福禄赶快离婚,因为她都怀孕了,福禄很为难。李俏拿出偷拍的邓京生和英子的照片,要他拿给英子看,如果英子看见一定会离婚的。福禄却把照片撕了,说够对不起英子了,不能再拿这照片伤她。李俏与英子见面,把照片给她看,威胁说如果不离婚,她就把这照片传遍全城,会让邓京生这个局长大伤颜面。英子还是不同意离婚。李俏又敲诈二十万元,因为自己已怀了福禄的孩子。英子不愿李俏的孩子一出生就没有父亲,只好答应和福禄离婚。英子和福禄刚办完离婚手续,福禄就接到电话,公司被几个司机弄垮了,要赔一大笔钱……

油菜花香第28集剧情介绍

  英子陪福禄随同法院工作人员去货运公司清算,发现公司的进账被李俏挪走。英子质问李俏,李俏却说自己没有怀孕。福禄气坏了,打了李俏,说她是骗子。

  福禄很伤心,也恨自己傻,英子拿出自己的钱来给福禄,让他去交罚款和赔款等善后,要振作起来。李俏把从福禄公司挪来的钱给了贾翠兰,贾翠兰很高兴,李俏却说贾翠兰的账消了,现在转成她的了,她没有打败周英子,她要跟英子没完。泰国警方要把唆使春燕哥哥纵火烧宋氏仓库的歪嘴引渡回国,龙哥暗中找轻工业局的温副局长打听时间地点和行程,作为交换,龙哥答应找机会扳倒正局长邓京生。李俏主动对龙哥投怀送抱,要他给古玩城的孟老板打招呼,收拾福禄。因为货运公司的司机损坏了孟老板的一车古董,孟老板不仅要福禄赔钱,还要告他让他坐牢。詹母怪英子,福禄说这是自己的错,小雄听说福禄外面有人了,跟英子离婚,护着他二姐,和福禄打起来,一家乱成一团,詹母摔了。

  英子找邓京生帮孟老板解决了古玩城碰到的难事,免除了福禄的赔偿,福禄对英子十分感激。詹母因为盆骨骨折和并发症又住进了医院,但她对英子还是生气。龙哥暗中安排心腹彪子枪杀了引渡回国的歪嘴,并进行潜逃,但彪子在火车上被警方抓获,他拒不招认。李俏见孟老板没有买龙哥的账,又给龙哥出主意,把她让人给英子和邓京生的偷拍照放在日报里,送遍全城。轻工局里的同事在邓京生的背后指指戳戳,厅长也批评邓京生太不注意影响,而被邓京生处理过的于厂长等人,借此翻案,想搞臭邓京生。邓京生义正辞严地当众说,他和周英子是清白的,他生活中没有偷鸡摸狗的勾当,工作中也不会徇私枉法。宋氏绣业此时也出了大事,由龙腾公司代运的绣品在香港被查出夹带毒品,被警方扣住,宋氏的账户也冻结。

  英子本想借龙腾公司的船期解决公司运作的困难,没想到出了这样更大的难事。她急得要给邓京生打电话,却无意中看到夹在报纸里的偷拍照,她反应过来,知道被李俏骗了,她给了李俏二十万,却没有消灾,还给邓京生添乱,她悔恨交加,急火攻心,突然晕倒了。大家把她送进医院,医生为她做了所有检查,却发现她并没有任何病,只是不知为何不苏醒。这种情形叫长时昏迷者,只有百分之三四十的苏醒率。大家都鼓励安慰英子,但她都没有醒。福禄去求母亲去看英子……

油菜花香第29集剧情介绍

  詹母以她自己的方式跟英子说话,但英子还是没有醒。周满柱一家老小都从乐坑赶来看英子,但英子还是不醒。水凤和来富因为一起参与集资,也好上了,此时见集资返利给得越来越不爽快,想退出集资。周婶向邓京生道歉,当年把邓京生调到采石场是她找蒋书记办的,是她截了邓京生给英子的信,她很后悔不该阻拦他们好。邓京生换福禄在病房守英子,他的秘书来告诉他,厅长要他回北京述职,下午必须走。邓京生不愿离开英子,秘书说可以到北京的大医院为英子咨询病情,此话打动了他,他与英子告别。

  他告诉福禄这次他不会再让了,如果英子醒来,他会和福禄公平竞争,福禄听了很伤心。福禄对昏迷的英子说了许多心里话,他发现离不开她。邓京生回到北京,专家告诉他英子得的这种病叫心理假死,是她不愿醒来,不愿回到现实中来。国外有一种最新的催醒药,也许能治,但是要二十多万。邓京生告诉福禄这消息,不让福禄出钱,他来想办法。但福禄不愿依靠邓京生,他开始自己想办法。他找水凤借钱,可水凤因为集资的事,利钱拿不到,本金也抽不出来。詹母有钱,但不愿给英子,怕治不了病打水漂。福禄到英子公司借钱,春燕说因为绣品涉嫌夹带毒品的事,公司账户被冻结,拿不出钱来。而家中英子给孩子们攒的学费,因为福禄不知道密码,也取不出来。福禄只好不断地跑长途,想多挣些钱。

  而邓京生此时也在北京四处借钱,他很想快点回来,但是部里不让他走。福禄因为连续不断地跑长途,疲劳驾驶,出了车祸,车翻到山下,脊椎摔断了,再也不能站起来,神经受到损坏,也不能说话了。詹母得知后伤心得大哭,一个人拄着拐杖到英子的病房,骂她是扫把星,躺在床上还要害人,不把福禄害死她不咽气。说着她拿起拐杖打她。水凤赶来阻止她,看守英子的小雄却发现英子醒过来了。英子来到福禄病床前看他,她流着泪要福禄要挺住,她不会离开他的。福禄又高兴又感动,流下了热泪。邓京生从北京请来的专家诊断福禄病情后告诉英子,福禄的手术没有做的价值,因为他的寿命只有几天,英子听了很伤心……

油菜花香第30集剧情介绍(大结局)

  但英子还是强装笑颜告诉福禄,自己现在才明白,一家人在一起,才是幸福;知足才是幸福。孩子们都来看望福禄,看着争气懂事的孩子们,福禄眼角流下了不舍的泪。邓京生从北京回来赶到医院时,福禄已在弥留之际。他拼着最后一丝力气,把英子和邓京生的手往一块拉,并用眼神托孤,邓京生明白了他的意思,答应他会一辈子照顾英子和孩子们。

  福禄听完这话,放心地闭上了眼睛。英子把福禄送回乐坑安葬,但是愧疚让她一蹶不振。邓京生开导她要振作起来,不要自责,福禄在天上看着她呢。英子向悲伤的詹母道歉,说她当初不该让福禄倒插门,伤了詹母的心,也伤了詹家的门面,她会像对亲妈一样对她。詹母伤心得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来富告诉水凤实情,找他集资的是贾翠兰。水凤和来富怀疑集资的公司就是龙腾公司,这是一家很危险的公司,他们决定退出,移民国外。警方让邓京生故意把查出龙腾公司运毒的证据透露给温副局长,诱使龙哥去彪子家找证据,打伤了彪子父亲。

  警方的攻心战取得胜利,彪子不愿再为忘恩负义心狠手辣的龙哥卖命,他向警方全部招供,温副局长被双规了。得此消息后,贾翠兰急忙来李俏公寓找龙哥报信,没想到龙哥已经知情,正让李俏收拾东西,准备逃走。李俏傲慢地说龙哥只带她走,此话激怒了贾翠兰。她拿起电话报警,准备同归于尽。李俏情急之下,举起花瓶砸死了贾翠兰。警方接到报警,赶来将龙哥和李俏收网,水凤和来富也被警察逮捕。詹母得知女儿因非法集资入狱,急火攻心,晕倒过去,命在旦夕。英子让小雄开车,把詹母带回乐坑,去看英子出资重修的祠堂。詹母看到自己的名字被刻进族谱的石碑,是英子帮自己实现了最大的心愿,她感动地说如果来世有缘,还做婆媳,之后就含笑而逝了。邓京生来到福禄的坟前,告诉福禄自己要去向英子求婚了。

  与此同时,一直打心眼里愿意英子和邓京生能走到一起的周满柱夫妇,却商量好不能答应英子改嫁邓京生,即使邓京生愿意也不行,他们不能害了邓京生。因为英子已是三个孩子的妈妈,四十多岁人了,邓京生还没结过婚,他的父母还想抱孙子呢。都是做父母的,不能只顾自己。老两口希望英子也懂得这一点。阳光照着金黄的油菜花地,英子站在地里,微笑着看着邓京生穿过地里,向她跑来,就像当初他刚插队时,也是这样兴奋地笑着跑过来。虽然经历了那么多风雨岁月,然而当他们重逢在油菜花地时,一切像又回到了美好纯真的从前……

“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可以联系本站!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